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186章 升降机的意外

第186章 升降机的意外


  田娜终于成功说服了亲妈,让亲妈相信她换的那家保险公司更好。

  毕竟田娜在之前的保险公司,底薪只有一千五,还是要田娜开单之后才能拿到,现在的健康公司可没这么多条件。

  田娜的心里,给底薪拿提成的公司才是正规的。

  田娜的妈妈则觉得,能拿工资的工作,才算是真的工作。虽然都是保险公司,但是田娜之前可是拿不到工资,公司还明确跟田娜说不开单就拿不到底薪,但是现在这家公司不是,去了就有工资。

  至于钱楚,田娜的妈妈倒没觉得钱楚骗了田娜,毕竟钱楚自己还在那公司待着,她去的时候,听说一毛钱底薪都没有。等于是钱楚也是被公司骗了,所以田娜的妈妈那是真心实意的为钱楚好,看到钱楚就劝她去田娜待的公司,算是想帮钱楚,同时也是想帮田娜找个人挂在她名下。

  钱楚真是哭笑不得,只得跟田娜的妈妈解释自己不能过去,她在这边奋斗了两年多,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成绩,她要是走了,还得从头开始,跟田娜换一家的性质不同。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田娜没因为从公司离开跟我成了生死冤家。”钱楚说:“听阿姨说,田娜过去就是业务经理,比在大福公司待遇好,还挺高兴。没怪我,我就谢天谢地了,她本来待在公司,传达的也是负能量的东西,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挺好的。”

  周重诚感动死了:“楚楚,你真是太善良了!田娜背叛了你,还这样说!”

  钱楚:“……”

  小黑应景的叫了一声:“汪!”

  “小黑也说你特别善良!”周重诚恨不得自己每天都在夸她。

  “你最近工作还好吗?”钱楚想起来也会问问他的情况。

  周重诚点头:“挺好的,就是最近有台升降机老出问题,上上下下老卡住,已经连续了厂家。”

  “那升降机就先别用了,”钱楚说道:“你那边一共才几个呀?有一个出问题,其他都不够用了。”

  “嗯,所以偶尔车多的时候,还要用一下。”周重诚随口道:“我会注意的,也没坏,就是老出问题。”

  钱楚点头:“嗯。机器久了就会出问题,人还年纪大了还会生病呢。”

  提到生病,周重诚就想起来了:“我好多天没看到阿姨了,也不知道阿姨身体怎么样。”

  “她挺好的,精神也不错。”钱楚说:“你也别担心,真有事,钱彬肯定会说的。”

  其实两人相处和大部分情侣一样,高兴时一起笑,不高兴了陪着难过,有时候也会吵嘴,平时相互说说工作上的事,彼此相互分析情况,商量解决的方式和对策。

  哪天要是想起来,也会一起去看电影,虽然很多时候让周重诚安排的约会经常会让钱楚气的半死,不过看在他还算努力说好听话的份上,钱楚大多时候都不会跟他生气。

  谁让她遇到的就是个情商负数还不肯承认的男人呢?

  李真好像认清了事实,此后都没找过钱楚麻烦,当然,钱楚的活动方案也是经常会被驳回,有时候活动定了,为了支持活动完成,她就不得不自掏腰包做完活动。

  公司的外勤对李真都不喜欢,公司的活动中,以林霜为首的销售人员更是极力反对,可即便如此,李真也毫不在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在这个过程中,华江北的团队逐渐成型。他跟林霜呈现了完全不同的状态,林霜因为钱楚晋升受到了打击,而华江北则是因为钱楚的晋升受到了鼓舞,他在公司的大早会上当众宣布,说要在今年的年底之前晋升高经。

  这种话一说,那就是目标定了下来。钱楚趁机追着陈甜,“甜甜,你的团队结果其实比华江北稳定。”

  陈甜握拳,咬牙切齿的发狠道:“我肯定会先成功!”

  李广在旁边幽幽道:“最近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陈甜拿眼角看了他一眼,李广顿时浑身一哆嗦,这眼神李广太熟悉了,陈甜用这诡异的眼神看她,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人告诉他,以致李广现在一看到陈甜的眼神就条件反射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说错了什么。

  陈甜则收回怜悯的眼神,一副得胜的模样。

  心态好,必须好,因为她早就知道李广暗恋自己这件事了,李广还以为她不知道,嘿嘿,二缺。

  钱楚目睹全程,施舍了李广一个复杂的眼神。李广一头雾水,他什么时候需要人可怜了?

  正要调侃两句,手机响了一声,她拿出来一看,潘同学的信息。

  潘同学是个合格的大学同学,从一开始就信任钱楚,还帮她介绍客户,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钱楚都会想着他,要买送点礼品,要么送当即水果礼盒,维护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他一般不会主动联系钱楚,这一点界限潘同学划得十分清,钱楚深知潘同学主动联系的话,肯定是有事了。

  她立刻回复:老潘,我在呢,有空。

  潘同学:我同事,就是给宝宝买保险的那位,你记得吗?

  钱楚回复:记得啊,我客户我都记得。怎么了?

  潘同学:刚刚她接到她家里先生的电话,说孩子游泳的时候出了点事,去医院检查,好像查出点什么来,她请假去医院了,我不确定什么问题,先跟你说一声,你最好问一下,她走得特别匆忙,我感觉挺严重的。

  钱楚:好的,多谢老同学提醒,我这就联系她。

  陈甜探头过来问:“姐,客户有人出险啊?”

  钱楚摇头:“还不确定,我先问问再说看什么情况。”

  她给潘同学的女同事打电话,女同事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听到钱楚询问,不得不说,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因为紧张和害怕,女同事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她爸就跟我说,孩子学游泳的时候老觉得耳朵嗡嗡响,他今天就带去医院看了,拍了头颅CT,医生说孩子脑子里长了东西,我先去看看再说。”

  钱楚安抚:“好的,姐,有什么事再跟我联系,看看具体什么情况。”

  女同事应了:“小钱,多谢你啊。我回头再跟你联系!”

  很快女同事那边给了钱楚反馈,孩子发现颅内长了肿瘤,当天就住院了,准备做手术切除。手术前一天,钱楚特地带了礼物去医院探望,女同事拉着钱楚的手问:“手术钱都是借的,也不知道之前买的保险会不会保险。”

  “姐,你现在担心也没什么用,先把孩子的手术做完再说,等到病历报告出炉了,我们再看可以申请哪样理赔。”钱楚现在也不能说什么,颅内肿瘤也分良性和恶性,肯定要看最终检测结果后,再看公司审核认定。

  钱楚整理了下自己最近几年的出险情况,不得不说,天灾人祸生老病死在保险人的身边的客户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身为保险人,每年客户都会出点大小状况,虽然多以意外为主,但是这种自身疾病的客户也不少。

  钱楚是真心希望每一个买了保险的人,最好永远都不要出险,就把买保险的那点钱作为养老的储蓄用最好,可事实根本不可能,毕竟谁都不知道疾病会什么时候落到自己头上。钱楚想到这里,愈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且深远,如果商保能帮到更多人,她为什么不再尽力一点呢?

  毕竟,这个社会有做各种投资被骗光钱的,有买股票一贫如洗的,有做生意亏的血本无归的,还从来没听说过买保险贫穷的。

  保险最坏的结果就是保险买了,生病了保险公司审核后不认定附和理赔范围不予赔偿,最起码客户花得钱还在,哪怕怒而退保,也能退回一部分。

  钱楚见过很多客户不理赔的情况。比如双方斗殴,挨打的弱势方最终获得强势方赔偿医疗费,弱势方出院后拿发票要求保险公司出险,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拒保。落败的弱势方认为自己是挨打了,却没想过,打架斗殴是违法事件,保险公司是不赔偿任何违法造成的伤害。被人打和双方打架根本是两个概念,搞不清的人得不到赔偿,自然就会认为保险都是骗人钱的。

  再比如买的时候舍不得钱,只买了意外险,生病的时候却想要保险公司买单。

  要不然就是隐瞒病史购买重疾,结果后期疾病发出来,保险公司调查审核后拒保。

  类似这样的拒保例子太多,导致保险业务员都懒得再提。

  钱楚看着那些获得理赔的人,只能说庆幸自己卖出的保险帮助到了人,更多的还是希望客户永远都不出险。

  钱楚把资料整理好,打算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再出门,钱彬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她接起电话:“喂?钱彬。”

  “姐,周哥出事了!”钱彬的声音带着哭腔。

  钱楚脑子轰了下,出事?出什么事?

  “周重诚怎么了?他人呢?”钱楚问。

  钱楚哭着说:“车突然从升降机上掉下来,把周哥给砸了,刚刚救护车过来,把人给拉走了……”

  钱楚立刻站起来朝外冲去:“去哪个医院了知道吗?”

  “不知道,刚刚店里几个大哥跟着去了,让我打电话通知你。我们都不知道周哥家里人的联系方式……”

  “他人还活着吗?”钱楚只关心这一点。

  钱彬说:“我不知道啊……”

  钱楚要了跟车的一个人的联系方式,问清去了哪家医院,直接开车跟了过去。

  前一天周重诚刚跟她提到店里有个升降机有点问题,结果今天就出事,果然那个人说话都是忽悠她的,嘴上说不用,结果今天还不是在用个?他什么时候才能吸取教训?

  说不怕肯定是假的,她不但怕,还怕的要死,人千万别有事,车突然掉下来砸的,一辆车啊,又不是超人,能完全没事吗?钱楚不敢想。

  车超速,路上还被拍了,钱楚顾不上,到了文苏的第一医院,直接就找急诊科询问,好不容易才找到几个蹲在手术室外的员工。

  钱楚一去,那几个人就围过来,“钱小姐,我们的钱不够,让快点交钱,我们打电话借的钱还没送来,里面等着手术呢。”

  钱楚什么话没说,赶紧去交钱。

  等待手术的过程中,钱楚想来想去,最后只能给唐之远打电话,唐之远确认再三:“你是说小周现在在抢救?”

  钱楚说是,“我问了跟来的修车厂员工,说是店里升降机出问题,一端突然掉了下来,他正好在下面准备修车,把他给砸了。唐医生,我不知道他家里父母的电话,能麻烦您跟他父母说一声吗?这么严重的事,一定得通知他父母过来才行。”

  唐之远立刻回答:“我知道了,你别太担心,他那个人打小就壮实,反应也比一般人快,应该不会又大问题。”

  钱楚抹了把眼泪,“嗯。希望如此。”

  唐之远立刻给周策去了电话,说周重诚在抢救,周策和陈玉飞十万火急的放下所有事往医院赶。

  儿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钱楚跟几个店里的工人坐在抢救室外面,脑子里就剩下害怕,脸上的表情也很木然,就靠墙坐着一动不动。

  陈玉飞和周策在医院楼下碰到,陈玉飞一把抓住周策:“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周策安抚:“还不知道,小唐没说那么具体,走,咱们先找到人再说。小唐说他过来带我们去。”

  唐之远找了同事代班,赶过来领着周策夫妻俩去抢救室,三人拐个弯就看到钱楚和几个穿着汽修店工装的工人等在抢救室门口。

  陈玉飞的高跟鞋急促的冲过去:“我儿子?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

  钱楚一看到陈玉飞,赶紧站了起来:“阿姨……”

  陈玉飞看都没看她一眼,一把抓住旁边的一个工人追问:“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他到底怎么了?”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40011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