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189章 探病

第189章 探病


  抬头三人间的病房,每张病床周边的位置都有限,这来的一帮人一下让病房显得十分拥挤。

  好在住院的人都经历过被人探病的经过,亲朋好友拥到一块的更是正常,人家也没说的,偶尔一次,又不是天天来。

  钱彬因为后怕的直抹眼泪,他也好不容易在周重诚醒了之后鼓起勇气过来探望,嘴里说着他出钱治病,还说什么不要工资之类的话,不过就他那点工资,想要凑齐周重诚的手术费可不容易。

  手术费还是钱楚刷信用卡刷出来的,当时太急,根本顾不上更多。

  工人说没钱,其实她也没有钱,就算带了银行卡里面也没钱,毕竟她每个月的收入着大部分都用来还债了,因为每个月的收入多少不稳定,有时候还得多,有时候还得少,每个月发完工资,手里肯定是没有钱的,所以急用钱的时候,她只能刷卡。

  钱楚坐在周重诚旁边,手被他握着不撒,她就老实的坐着,在外人面前给足他面子。

  一帮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好半天,钱楚终于开口:“好了,你们还要去上班,看完了没什么事了,就赶紧回去忙吧。这里我照顾他,有什么事我会跟你说的。”

  “姐,那我们先回去了。”钱彬抹了把眼泪,跟大家一起先回去了。

  钱楚在病房门口看到周策似乎在那里站了半天,急忙开口:“周叔叔,您怎么不进来?那些都是店里的工人,没事的。”

  “我在外面特地站了一会,发现我儿子人缘还不错,这么多小伙子都挺担心他,说明他是个好老板,工人爱戴他。”周策从门外进来,还朝那帮离开的小伙子们方向看了看。

  周重诚还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眼珠子朝钱楚看去,抿嘴不说话,还想假装不熟悉。

  “别装了,我跟丫头都坦白了,认错了,也道歉了,我儿子都这样躺床上了,我能躲着不来吗?”周策说:“人姑娘心底好,还大度,一点都没跟我生气。你就知足吧。”

  钱楚看了周重诚一眼,抿嘴不说话。

  周重诚打哆嗦:“楚楚……”

  钱楚又看他一眼:“你养着吧,没力气就别说话了。

  周策没看到钱楚的眼神,还在说话:“人醒了就好,我跟你妈也是一夜没睡。你是不知道,昨天把我们吓成什么样了,哎!”

  看看钱楚,周策对周重诚说:“这丫头昨晚上守了你一夜,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周重诚开口:“知道……”

  他半夜醒了一次,只是没跟叫醒她而已。

  周策点头:“你妈早上还有会,她说开个会就过来。”

  周重诚没有表情,又小心的摸索去拉钱楚的手,钱楚觉得周策在,不让他钱,一下躲开了。

  周策假装没看到:“你店里那机器可千万别让其他人用了。”

  周重诚说知道,“已经特地通知了,厂家那边的人听说出事,人已经到了。这事我会安排,爸你不要操心。”

  周策叹气:“我是不操心,我就是担心。”又掉头对钱楚说:“丫头,你以后得多提醒提醒他,他很多事嘴上答应好好的,可惜就是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周重诚着急:“爸,你别在楚楚面前瞎说。”

  “我怎么瞎说了?”周策又对钱楚说:“丫头啊,签记着我这话,这小子,就是典型的嘴上听话,私底下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钱楚点头:“我知道了周叔叔。”

  周重诚不敢说话。

  周策在旁边跟他说话,钱楚出去给他打饭吃,临出门之前问周策:“周叔叔,您吃了吗?”

  周策说:“我吃过早饭来的。对了,护工昨晚上是不是没来?”

  钱楚说没人过来,周策才说:“说是今天来,昨天说好来的,但是又说不行,我想着你刚好在,也就不折腾了,估计上午护工就回过来。”

  钱楚去食堂打了点,买了点包子拿回来,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有陌生人的声音,进去一看果然来了一个中年阿姨,说是请来护工,平时负责照顾。

  周策正跟对方说话,熟人朋友介绍的客户,照顾起来放心。

  周策看到钱楚进来,对她招手:“丫头你过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找的护工,朋友介绍的,张阿姨。张阿姨,这是我儿子的对象,叫钱楚。”

  钱楚跟护工张阿姨打招呼:“阿姨您好,接下来的几个月要请您多多照顾他了。”

  “行,我专门在医院里给人当护工,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我都照顾过,您就尽管放心吧。”张阿姨嘴巴挺会说,人的面相看起来也和善。

  周策坐在床边跟周重诚说话,人醒了,心里提着石头就落了下来,只要人醒了,后续慢慢养就行。

  钱楚把他的头垫得高一点,一点一点给他喂饭,周策就在旁边看着,怎么着看都觉得钱楚那是真的好,不愧是他儿子喜欢的姑娘。

  护工在旁边倒是没事做了,也不觉得被抢了活,还跟周策说:“这姑娘不错啊,面相看着就贤惠。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把你整得脸蛋尖尖,还是这姑娘面相看起来大气,不化妆也漂亮。老周先生,您儿子眼光好呀,会挑女朋友。”

  简单几句话,把老周小周还有钱楚都夸了个遍。

  周策乐呵呵道:“可不是嘛,我就觉得这姑娘好着呢。”

  钱楚原本觉得很正常的喂他吃东西,毕竟他现在整个身体都不敢移动,只敢喂他喝点粥,然后揪碎了包子一口一口喂他,结果被张阿姨夸的都不好意思了。

  周重诚看着她,抽空说了句:“楚楚,我也觉得你好。”

  钱楚看他一眼,“吃吧。”

  喂完早饭,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周策来得早,他今天也不打算去上班,就打算在医院陪他,周重诚让他走,周策也不走,倒是钱楚看看时间,“既然周叔叔和张阿姨都在这边照顾你,那我就抽空去公司开个会,开完会我再回来,好不好?”

  周重诚一听她要走,就有点不高兴,他迁怒周策,觉得都是他爸非要留下来,钱楚才要走的。钱楚看他的视线,忍不住小声说了句:“跟周叔叔没关系,我没跟公司请假,我就过去两三个月小时就回来,我过来陪你一起吃午饭还不行?”

  周重诚只好说:“你说得啊,不能忘记了。”

  “好,我不忘记。”钱楚微笑着点头,又跟周策说:“周叔叔,我先去趟公司,中午我就过来,您先陪他一阵子,要不然他一个人也孤单。”

  周策急忙说:“去吧,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事。”

  人没事,什么事都不是大事,周策表示很理解,“路上小心点。”

  钱楚应了一声,跟护工打了招呼后,赶紧回去洗漱一番,匆忙赶往公司。

  她去的时候公司的大早会正开了一半,她猫腰跑到李广等人围她留在座位上,这迟到的行为让李广一行人瞪着她,钱楚只能双手作揖求原谅。

  过来也就二十分钟后,大早会就结束了。

  李广逼问:“楚楚,你干什么去了?还有,昨天怎么突然跑出去了?有什么急事吗?今天还这么晚才来。”

  钱楚回答:“周重诚出了点事,腰椎断了两处,能捡回条命就谢天谢地了。我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李广震惊:“就昨天的事?”

  钱楚点头,“嗯。下午做了好几个小时的手术,医生说幸亏没伤到神经,要不然整个人都瘫痪了。现在都不知道要养多久,才能养好呢。”

  “不行,我得买点东西去看我周哥!”李广都有点不敢相信,他一眼看到陈甜还不知道这事,撇嘴:“喂,那个谁!”

  陈甜听到了,但是当没听到他叫得是谁,直接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

  李广提高声音:“那个小矮子,跟你说话呢。周重诚你认识吧?他出事了,差点没命,刚做了手术,还在住院,你难道不打算去看看?”

  这下陈甜听到了,她猛地转身看向李广:“你胡说什么呢?”

  李真在大早会过后正跟内勤老师在讲话,一边走,一边打算从后门出去,结果刚好听到李广提高嗓门的话,她一愣,下意识的看向钱楚,发现钱楚竟然还微微勾着唇角在笑。

  周重诚出事,她还能笑得出来?

  那边陈甜立刻看向钱楚,眼神带着求证:“姐,你是真的吗?”

  钱楚点头:“嗯。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陈甜一把拽住钱楚的胳膊:“姐,我得去看看我哥,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我都不知道。”

  “已经做完手术了,现在没什么大碍,你不用太担心。”钱楚说:“我们今天简单开个二早,我待会带你们一起去。”

  陈甜很是担心,她抹了把眼泪问:“姐,我哥在哪个医院啊?”

  “在文苏第一人民医院……”钱楚安抚:“手术很成功,他现在真的没什么大事,慢慢养着就好了。”

  李真看了陈甜一眼,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钱楚平常特别看重陈甜这个下属了,原来不单单是因为陈甜是她的直辖,还是因为陈甜是周重诚的亲戚。

  两人不同姓,又喊周重诚哥,那只能是亲戚关系了。

  李真抬脚走了出去。

  -

  钱楚在公司跟团队开了二早,明确了下团队其他人这两天的工作状况,她也只对李广和陈甜提起周重诚这事,跟其他人自然不会乱说,她也提醒了两人不要对外乱说,生怕自己的状态会影响到其他人。

  李真离开大培训教室,在走廊上面站了一会,随后回办公室收拾东西,直接拎包出门。

  文苏第一医院,她就算一间一间病房找,也能把人给找到,不过那么大一点医院而已。

  李真的穿着打扮在医院那种地方跟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找不到病房没关系,她可以问人,一路问下去,很快找到了骨折的那一片区域。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声音清脆响亮,她尽量小心的避让周围的人,不让自己撞到别人,也不让别人碰到自己。怀里抱着的那捧花也让周围的人不由自主避让。

  最终她一间普通病房门前站了下来,透过门缝,她一眼就看到了周重诚的脸,他刚好躺在靠近门的那张床上。脸上并不好看,毕竟是手术过后的人,麻药过了药性,似乎开始疼起来,周重诚的表情有些痛苦。

  李真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此刻该不该进去,屋里似乎还有别人在,李真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否适合。

  陈玉飞从拐个弯过去,就看到病房门口站着一个时装时尚身材高挑的女人,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站着,她怀里还抱着一大捧漂亮的鲜花支棱起来,刚好挡住了陈玉飞进门的路,她不由开口:“这位姑娘,你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啊?”

  李真本能的后退一步,“对不起。”

  陈玉飞多看了她一眼,直接推门进去:“醒了?”

  李真这才发现刚刚那个中年妇女是周重诚的母亲,陈玉飞朝门口看了一眼,发现那姑娘还在,问周重诚:“外面有个姑娘,也不知道是找谁的,站在门口不进来。”

  周重诚立刻说:“爸,你去看看是不是楚楚!”

  他知道亲妈不喜欢钱楚,生怕钱楚因为陈玉飞来了不敢进来,所以特地让周策出去看看。

  周策一听,自然出去看了一眼,李真紧张的后退一步,“您好。”

  在周重诚父母面前,李真少了在其他人面前的骄傲,因为她很早之前就能猜到,周重诚的父母非富即贵,人嘛,崇尚强者,面对比自己强的人时,多少都会软和下来。

  周策一看是李真,他在公司见过李真,当时也偷听到不少话,这姑娘强势啊,确切的说厉害着呢,跟钱楚那丫头不是一个类型的,一般人根本HOLD不住这种类型的姑娘,他不由咂嘴:“姑娘你是找周重诚的?”

  李真只能点头:“是的,叔叔您好,我是李真,我……我是他的朋友,我听说周重诚刚做了手术,特地过来探望一下。”

  周策只能说:“既然人都来了,那请进来吧。”

  等李真一进入病房,周重诚一看不是钱楚,眉头就皱了起来,她来干什么?!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39937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