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九零空间小神医 > 第三十七章 往事

第三十七章 往事

  下午安夏收拾了一下院子里的菜地,她找麻婶重新要了些辣椒、西红柿和扁豆的秧子,抓紧时间种下去,夏天还是有菜吃的,又得了麻婶给的一大筐红薯。

  然后她又去树林里拾了好多树枝,回来把它们摊在柴火垛上晒着,晒干了好生火,然后她又把屋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把外婆床上的床单被套全都扯下来,洗的干干净净。

  全都弄完就到了晚饭时间,安夏煮了一点稀饭,从空间里找出红枣和枸杞,一起放在稀饭里,她有些感慨,山洞里的东西真的太全了,成药、药材、居然就连食补的东西都不少。

  而有这些食补的东西,安夏想了想,也许是因为那些如海般的医书里,专门有一部分食补医书,她这些日子看了几本,其实中医的理念非常先进。

  中医的本质理念并不是治病,而是预防,从根源上减少得病的风险,从根本上对人体的五脏六腑进行调理和食养,这样极大地减少个体得病的次数,而且强壮的体魄,即使得病也比气血不足的体魄更能尽快痊愈。

  所以食补被极大地推崇,认为是固原的根本,因此山洞里还藏了好些既可以食补的食物,安夏掏出一把桂圆干、还有上好的银耳泡在碗里,明天去看外婆的时候,她要给外婆炖银耳糖喝。

  弄完这些后,她正准备烧水洗澡,因为天色昏暗,拿柴火的时候没注意衣襟被几个树枝勾住衣襟,“撕拉”一声,衣服前面扯出几条大长口子,前面的衣服变成布条子了。

  安夏苦笑一下,这是自己仅有两件外套的其中之一,这件还是麻婶大儿子的校服,他长个后穿不了了,麻婶见自己没啥衣服,就那么一件外套,洗了都没衣服穿,就送给自己的。

  样子就是个运动装,颜色也清爽,穿上这衣服干活行动都方便,所以她一直穿这衣服,这下这件衣服也寿终正寝了。

  安夏叹了口气,把衣服脱下来,看了几遍,确实没法补了,想了想洗洗干净放了起来,破衣服以后也有用,她只能把自己剩下的最后一件外套穿上,这是个红色的夹棉袄子。

  袄子里棉花不多,冬天穿冷,春天穿又热,就这件衣服还是外公给买的,已经穿了六个年头了,袖子也短了,衣服也不够长,除了肥瘦还是很合身,袖口的一圈已经被她还用红色布包了一层,为的是能再穿几年。

  “看来真的要买件衣服,这钱省不了了。”安夏郁闷地叹了口气,想起外婆生病后给她的的东西,她小心地打开木头箱子,从衣服的最下面翻出用收卷包好的两封信和几张钱。

  这两份信住院的时候,她就翻出来看过,一封是外公写的,当年打仗的时候,外公是陆柏川爷爷手下的兵,曾经在死人堆里把陆柏川爷爷救出来,腿上中了一弹,为了躲避敌人追击,外公忍着钻心的疼,背着陆柏川爷爷跑到安全地方,自己的一条腿因为中弹感染而高烧,差点死掉,治好后这条腿也瘸了。

  信里外公说,他们安家终于有个小姑娘了,当年安珠没能结成的姻缘,希望老班长能喜欢安夏,让安夏跟他孙子结为夫妻,又说自己最对不住安夏,孩子跟着自己吃了不少苦,想把安夏托付给老班长照顾,让这个孩子别再吃苦,过平静的生活就行。

  还有一封信是给安夏的父亲林荣伟的,这封信措词十分严厉,直指林荣伟背信弃义,欺骗自己的女儿安珠,现在安夏已经被他们养大成人,要林荣伟善待自己的姑娘,还警告林荣伟,当年的证据他还留着,如果林荣伟不要安夏,他绝不善罢甘休,他已经把证据给了靠谱的人。

  这就是她死活都想不通的事情了,首先外公手里有什么证据,这个证据看来是林荣伟的软肋,因为前世她找上门的时候,林荣伟可是一脸的不耐烦,甚至想撵她走,但是被许美凤拉住。

  而她太单纯,三言两句被许美凤的花言巧语迷昏了头,从小到大除了外公外婆和四舅,从没有第四个人对她这样好,所以她傻乎乎地把外婆给她的东西全都交给了许美凤,包括外婆留给她的一百多块钱,这是外婆用命留下的钱,她宁可疼死饿死,都没有动这笔钱,而是把这笔钱早早给了自己,外婆尽了全力拼命给安夏一个最后的退路。

  而许美凤利用她的善良,骗走这些东西后,没想到安夏外公居然跟一个老将军有如此深的渊源,她带着安夏和林月娇去拜访陆柏川的爷爷,还装好人似的提到安夏与陆柏川的婚事。

  看到刚毅冷峻的陆柏川,安夏的心漏跳了一拍,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如天神般站在她面前,带着军人特有的凛冽气质,高大内敛稳重霸气,她心底甚至觉得外公给她安排了一段上好的姻缘。

  可谁知林月娇也看上了陆柏川,可不管林月娇怎么努力,陆柏川都未曾给过她一个眼风,林月娇得不到陆柏川,她也不想让安夏得到这样好的男人,母女二人利用安夏对她们的信任和感恩之心。

  安夏做了这辈子唯一一次让她良心刺痛,一辈子都无法安宁的坏事,她污蔑陆柏川,说陆柏川轻薄了她,甚至还闹到了部队上,还让陆柏川的爷爷狠狠揍了他一顿,把他撵出家门。

  这件事情后,安夏再也没有见过陆柏川,但那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被许美凤母女骗了,她以为陆柏川轻薄了林月娇,她是为林月娇出头,她用这种方式对许美凤母女两报着恩,可笑的报恩!

  前世一辈子为她们当牛做马,就连母亲留给她的项链,也被林月娇抢走,而她只能低头认了,谁让许美凤给了自己母亲般的温。

  安夏自嘲的笑笑,自己真是太傻太单纯了,也因为许美凤心机太深,太会做表面功夫,自己前世就这样折在这对母女两手中。

  但此生,她将为自己的前世讨回一个公道!

  (https://www.biqukan.com/62_62819/473489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