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玉帝让我来找茬 > 第0161章、危险气息

第0161章、危险气息

  赵仙儿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起身还要强闯。

  小黑姣精劝道:“仙儿,咱们进不去的,枫哥说过,这困龙阵力量超凡霸道,咱们是妖,进这困龙阵就是自寻死路。”

  赵仙儿气得直跺脚道:“那怎么办?”

  小黑姣精示意道:“别急,我刚刚看到袁道长和明道长已经冲进了困龙阵了。”

  赵仙儿急道:“就他们两个怎么够,就没有别的人了?”

  赵仙儿目光往四处搜索着,很快就发现太一派那些家伙,居然带着法器准备开溜。

  赵仙儿连忙制止道:“喂,你们干什么?大敌当前,有人在破坏困龙阵,你们居然还想开溜?”

  太一派的弟子们心头一震,连忙低声问道:“大师兄,怎么办?被发现了。”

  青道子头也不回道:“别理这个疯丫头,现在不跑更待何时,破阵的家伙手法专业,必然是有备而来,谁知道暗处有多少敌人,咱们进去保不齐也得折进去。这困龙阵一旦被破,迷魂谷内的尸妖一族就会倾巢而出,到那时咱们更是死无葬身之地,此处不能待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山门吧。”

  “大师兄说的是,留下来实在是太危险了。”

  太一派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们顷刻间便跑得没影,把赵仙儿气得不轻。

  最后,赵仙儿目光对准了还在一边打坐的净明真人,呼喊道:“净明真人,你怎么还在这?”

  净明真人虚弱道:“仙儿姑娘,我伤势未好,实在是有心无力,我净明派的弟子都进困龙阵了,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赵仙儿这才愤然道:“行,行,你安生养伤吧。”

  巫志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瞭望全场,看到困龙阵内黑气阵阵,符旗接连倒下后,他脸色越发的得意。

  扭头对着身后的大长老趾高气昂道:“刘长老,我说你老了,你还不服气,看看现在的场面,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什么道门,也只是徒有虚名,压根架不住我们北巫派的精兵悍将,破阵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巫志甚是得意,仿佛已经看到胜利在向他招手。

  刘长老面色飘忽不定,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蓦然站在巫志身后,静静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上了年纪的老人,对死亡的来临是有预感的。

  刘长老这会心里就有一股强烈的预感,预感今日就是他的死期,一道危险的气息正在悄悄的朝他们靠近。

  困龙阵内的道门弟子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况且袁道子与明道子也及时赶到,指挥道门弟子紧守剩余的阵角,决不让北巫教的家伙钻了空子。

  北巫教二长老与四长老带领教徒久攻不下后,也有些急躁,不停的用巫术释放黑气。

  另外一边,麒麟八将很好的完成了声东击西的任务,将徐枫一行人牢牢吸引住。

  这请来的巫神也确实凶悍,硬是扛住了青玄真人,二茅真人与元贞真人的三重攻击。

  其后,徐枫用洪荒之力催动真气,用道门秘法破了麒麟八将的巫身,巫神败退,麒麟八将的身体恢复正常后,再也抵挡不胡青玄真人等人的符法攻击,不到半刻钟就悉数被拿下。

  困龙阵中的二长老与四长老,看麒麟八将遭了秧,抓紧时间,发动了最后一波攻势,但硬生生的被袁道子与明道子给拦了下来。

  丢下十数个弟子的尸体,二长老与四长老急忙撤退,与三长老汇合后,逃回巫志的身边。

  巫志不大高兴了,麒麟八将比他预想的要脆弱,居然只撑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尽数覆灭,三大长老也只砍到了三面符旗,破了三个阵角,与他预期的战果有一定的差距。

  三位长老垂头丧气道:“少主,我们已经尽力了,但这伙牛鼻子太厉害了。”

  三长老弱弱的补充道:“我还遇到两个妖精,差点把小命给交待了。”

  巫志黑着脸,没有过多责怪三人,示意道:“你们做得不错,这阵已经破了三分之一,想来威力已经大打折扣,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先后撤,找机会再出手。”

  “是,少主!”三大长老急忙拱手拜谢。

  北巫教一行人想要开溜,可徐枫比他们的速度更快,驾着地府飞毯转瞬即逝。

  其实,在破麒麟八将巫身的时候,徐枫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麒麟八将凶悍无比,却只是在阵外的地方现身,等徐枫他们带着大队人马杀来后,困龙阵内黑气弥漫,符旗被砍到,摆明了是声东击西,其目的是为了破困龙阵!

  组织这么严密,必然是有备而来的。

  麒麟八将只是棋子,冲锋陷阵去破阵的也是棋子,真正指挥的大佬肯定躲在安全的地方。

  迷魂谷外什么地方最安全,徐枫早已一目了然,所以不等大部队撤回,便驾着地府飞毯冲到了北巫教众人的跟前。

  徐枫横剑在前,高声道:“搞完了破坏就想逃,你们也太不把我道门当回事了。”

  巫志冷冷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得道高人,原来是个毛头小子,现在的年轻人有点能力就狂得不得了,怎么,就凭你想挡住我们?”

  巫志这人心高气傲,自付有点本事,便以为可以横着走,但很显然他这次是碰到了硬石头。

  巫志身后的三个长老也没把徐枫放在眼里。

  只有刘长老脸色微变,因为他从徐枫身上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少主,别乱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刘长老开口提醒道。

  巫志又不耐烦了,这死老头子,每次巫志耍威风的时候,都站出来拆台。

  “刘长老,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发现你这个老头儿思想觉悟很低啊,每次都要当着外人的面拆我的太,我特么的忍你很久了。”巫志龇牙咧嘴的骂道。

  刘老头心情复杂,自己尽心尽力的辅佐少主这么多年,但少年就是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颇有一种我将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凄凉感。

  罢了,活了这么多年也够了,今天就当做报恩了。

  (https://www.biqukan.com/62_62695/469069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