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截教次徒 > 第252章 原始怒了

第252章 原始怒了


  封神是道祖的谋划,但封神也是洪荒一个纪元所积累的因果煞气的纠缠演化。

  而十二金仙不曾斩尸也是封神的原因之一。

  换句话说就是十二金仙都在劫中。

  要是以前太乙真人还可以遁去元神重修肉身,但是这时太乙真人的元神却飘飘荡荡得向着封神榜飞去。

  “好胆!”

  就在这时昆仑山上传出一声怒喝。

  这声音怒到了极致,随着这声音昆仑十万里内皆被冰封。

  圣人一怒,天地变色。

  一只手从昆仑伸出,这手一把抓住太乙真人的元神,同时将太乙真人几件宝物卷回昆仑。

  却是圣人原始出手了。

  曾经诸圣相商,生死无论,各凭本事上榜。

  但他原始却终究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子上榜,他原始违背了曾经诸圣的约定。

  阐截两教已经见血,原始出手更是打破了一切的规则与底线。

  未来封神之战将变成什么样子徐思远也不清楚,但有可以肯定的是封神之战必将更加血腥残酷。

  这时石矶娘娘还想将哪吒斩杀,徐思远拦下石矶。

  放哪吒离去后徐思远对石矶娘娘道:“师妹你想报仇却不必亲自动手。”

  “哪吒将死,师妹随我去瞧一瞧吧。”

  ···

  李靖刚回到陈塘关不久哪吒便也回来了。

  哪吒感知到背后有一道杀气一直锁定着自己,哪吒甚至没有回头的勇气。

  他知道自己回头便可能死。

  哪吒也知道是徐思远饶了自己一命,这当然是看在女娲娘娘的面子上。

  原来哪怕离了娲皇宫最能庇护他哪咤的也是女娲娘娘呀。

  只是不知哪吒心中可有悔意。

  哪吒刚回陈塘关便有四方山神来问罪,有天庭旨意来问责。

  擅杀山神罪无可恕,黑云压城,欲毁陈塘。

  满城人族大恐,李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哪吒。

  也许自己的儿子本来就是个妖怪吧,也许自己在他刚出生时便该将他斩杀了吧。

  李靖有悔,悔不当初。

  可惜已经晚了。

  哪吒朝自己的父母看去,殷夫人仍是爱子情深,李靖却似乎不敢再直视哪吒的目光。

  哪吒便懂了。

  父亲,也许是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了吧。

  我哪吒乃女娲童子,连圣人我都伺候过了我难道能不懂规矩。

  我是先天器灵,生而聪慧难道只懂闯祸?

  若你为我出头一次,哪怕只是一次我哪吒也能做一个慈孝乖巧的儿子。

  但,一次也无!

  从前只觉得红尘热闹,有万般情义,但其实连父子亲情都经不起考量,世间还有多少情爱值得留恋。

  滚滚红尘,不过如此。

  哪咤注视着满城人族。

  我哪吒乃器灵化身,器灵无心,但你们比我多了一个心却似乎更加冷血。

  哪吒对天大喝:“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罪过我哪吒一人承担。”

  “不就是一山神嘛,今日不过一命换一命!”

  “今便削肉还母,削骨还父。”

  哪吒手中显出一剑,哪吒剖自己的腹、剜自己的肠。

  一点点剔去自己的骨与肉。

  鲜血淋漓,哪吒就这般将自己全身的血肉一点点一片片的削了下来。

  动作略有些生疏,但握剑的手却无半点颤抖!

  哪吒的眼中也全无半点感情波动。

  人世有情,但却只教会了他哪吒无情。

  殷夫人昏死过去,李靖眼中终于也出现一滴热泪。

  “一命还一命!”石矶道:“清了!”

  ···

  昆仑山上,太乙元神拜见原始。

  大罗金仙的元神除了小了些,其他与真人几乎没有差别。

  不过如今元神脸上有着无比的愤怒与怨恨。

  肉身被斩,未来大道难期。

  他太乙恨呀!

  “可愿去轮回?”原始看着太乙真人的元神问道。

  太乙摇头:“弟子本就身在劫中,弟子如今更是与那徐思远做过一场,弟子并无天大的气运伴身,如今已是深陷量劫之中不能自拔。”

  “除非了断了因果,不然弟子轮回之后也很难再有所进步,所以还请师尊帮我重塑肉身。”

  原始叹道:“便用你为灵珠子准备的莲花?”

  太乙真人点头。

  灵珠子从娲皇宫入凡尘,他自然也还是想再回到娲皇宫。

  灵珠子其实并不怎么在乎凡人的肉身,他是先天宝物的器灵,最适合做他肉身的自然是先天灵宝。

  他太乙真人对灵珠子其实还有几分真心,但是终究更多的是为阐教考虑。

  如何能让你灵珠子轻易离开,你可是未来封神时的重要棋子。

  所以早早的便为灵珠子准备了莲花。

  原始道:“重塑肉身虽然能恢复你的修为,但莲藕的潜力毕竟有限,以后你的肉身便将成为你的禁锢,甚至将永远束缚你。”

  太乙真人道:“如今去轮回弟子也无望大道,重塑肉身却总还有机会找截教复仇,师尊,弟子心意已定。”

  原始不再劝说。

  原始取来莲花莲叶莲藕。

  原始将莲花铺成三才,又将荷叶梗儿折成三百骨节,荷叶,按上、中、下,按天、地、人分布。

  又放上莲藕,原始将一粒金丹放于莲藕之上,法用先天,气运九转,分离龙、坎虎,绰住太乙真人元神望莲藕里一推,喝声:“不成人形,更待何时!

  太乙真人一跃而起,落地化作一丈六男子。

  这男子自是太乙真人。

  以藕为身,以叶为骨,以花为肢,太乙真人复生。

  ···

  兔死狐悲,太乙真人落到如今这地步,其他阐教弟子都有些感伤。

  其中尤以广成子最是失落,本是天衣无缝的计划,本该是一石多鸟才对。

  但为何他徐思远会出现在骷髅山,而且太乙真人只被徐思远两剑就给斩了。

  你徐思远可知我广成子暗中谋划了多久。

  他广成子多年的谋划就被徐思远这般轻飘飘得破了,他广成子如何心甘!

  这世间果真还是拳头最大。

  但他广成子的拳头却比不上徐思远啊。

  广成子来见原始:“师尊,那徐思远实力强劲,而且也精通推演之道,他总是能算在我阐教前头,有他在我阐教纵有千般谋划怕也无济于事。”

  原始脸上也有愠怒,这还是广成子第一次在原始脸上看到如此表情。

  太乙真人陪他原始无数年,但是徐思远却斩去太乙真人的肉身,原始怎么可能不怒。

  不过随即原始脸色就恢复了平静,原始缓缓道:“为师的局已经布下,那徐思远嚣张不了多久了。”

  广成子大喜:“师尊将要亲自出手?”

  虽然徐思远是截教中人,但广成子也不得不承认准圣中有能打败徐思远的,但要杀徐思远怕是必须圣人出手。

  “到时也许不止为师会出手!”原始道。

  圣人也有怒火,他原始已心生杀机。


  (https://www.biqukan.com/62_62433/460195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