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三百零九章 绝望冲锋

第三百零九章 绝望冲锋


  漆黑的夜色下,蒋钦举起了手中的环首刀,稀疏的月光下,刀身一片锃亮,若仔细看不难发现,这刀乃是出自天工坊!

  虽然天工坊的兵器是只对刘备出售,但刘备与江东毕竟是盟友,很多时候相互赠礼,刘备偶尔会送上一两把刘毅亲自督造的兵器作为礼品,也是向江东彰显一下自身在冶炼上的实力。

  盟友之间的暗中较劲是常有的事,而且傅士仁偶尔也会通过一些军械上的运作,将旧的兵器当成新的发给将士,而新的兵器则暗中送给江东,至于天工坊那边回收,则以一些陈旧兵器送过去充数。

  天工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大批量熔炼一些作废的兵器,拿来锻造一些民用农具之类的东西,傅士仁做的小心,而且荆州内部也不止傅士仁一人做这种事,所以一直以来也并未被发现。

  蒋钦手中的兵器,是刘备作为礼物送来的,江东猛将不少人都配有一把,此刻那环首刀在蒋钦手中,闪烁着冰冷的光泽,蒋钦已经准备趁着夜色突围,争取重新抢夺城门,如此一来,可让周泰挥兵攻入,他们也能反败为胜,攻占江陵。

  被困在城中的江东将士集结在蒋钦周围,只待蒋钦一声令下,便立刻发动冲锋。

  夜色下,一点火光从水寨方向亮起,而后迅速向这边蔓延而来,正待下令突围的蒋钦一怔,厉声喝道:“何人放的火!?”

  “将军,并非我们的人放的火!”裨将面色难看的道。

  蒋钦此时也反应过来,那起火的位置距离他们聚集地很远,最重要的是顺风,火借风势,那火苗一下子便窜上来了。

  尚未等蒋钦反应过来,东西两面也出现了火光,并迅速蔓延,蒋钦面色大变,厉声喝道:“向北门突围!”

  其实不需他下令,江东将士已经开始乱哄哄的往北跑,灼热的气浪一瞬间将这一片区域笼罩,眼看着那滔天火势便要烧过来,若是面对荆州将士,这些江东将士哪怕身陷绝境也未必没有一战勇气,但面对这种自然伟力,人在其中渺小而卑微,没人愿意活活被烧死。

  “轰轰轰~”

  远处响起了机械运转的声音,紧跟着大批瓦罐从天而降,黑暗中,那些瓦罐碎了一地。

  一名江东将士嗅到了浓浓的火油气味,面色一变,惊慌失措的奋力往前冲,嘴中大吼道:“是火油,快跑~”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脑门儿却被从天而降的瓦罐砸中,霎时间脑浆迸裂,火油溅了一身,没了声息。

  “快!”蒋钦催促着将士往前冲,心底却发沉,对方三面放火,独留北面,固然是因为如今风向的问题,担心蔓延自身,但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既然不惜自己烧城池,那北面绝不像看上去那般安全,但此时此刻,面对三面逐渐蔓延过来的火势,他们哪还有选择的余地?

  往北冲,会遭遇到敌军猛烈的阻击,九死一生,或许能冲破对方的阻隔呢?终归是有那一线生机的,但若不冲,等待他们只有被那蔓延而来的大火活活烧死的下场。

  没得选,只有一条路了。

  不断有瓦罐落下碎裂,溅起的火油沾染了火焰,令火势蔓延的更快,哪怕一直在奔跑,江东将士也能感受到后方的火焰在不断向他们靠近,不断有人被火焰缠上,之前投射过来的瓦罐在不少人身上溅了火油,一道道凄厉的嘶嚎声犹如死神锁链,催促着众人没命狂奔。

  蒋钦咬牙冲在最前方,越过一座巷道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大片空旷的废墟,还能看到不少残垣断壁,显然,对方今天一天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

  空旷的废墟上,一支人马已经在废墟中列阵,足有上千人的军队,在见到蒋钦带着人冲出来的瞬间,一直守在此处的裨将嘴角泛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缓缓地抬起手来,而后狠狠地劈落:“放!”

  随着裨将一声厉喝,三百连弩手连同五百弓箭手对着蒋钦的方向同时放箭。

  刚刚自火海中冲出,还未来得及为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的江东将士成片栽倒,蒋钦见机不妙,连忙一个懒驴打滚,便往地上扑去,躲过了第一波箭雨,然后飞快的窜入巷子里,连弩的威力,他今日已经见过,这三十步的距离,无论是谁被射中,都绝无幸免之理。

  只是蒋钦能够避得开,跟他一同冲出来的江东将士可没有这般好命,顷刻间,就死了一片。

  随后冲来的将士连忙止住冲势,但后方的将士眼看着便要被火海湮没,哪里愿意,疯狂的往前挤,将前方的将士挤出来,有的甚至直接拔刀攻向自己的袍泽。

  看着这一幕,蒋钦只觉目眦欲裂,猛地怒喝一声,仰天狂啸,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悲怆,四周的江东将士被蒋钦的狂吼吸引了目光,不自觉的停下来,看向他们的将军。

  “将士们!”蒋钦回头,看着这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颊,其中还有一两个江陵百姓混在其中,但此刻已经无心去理会了。

  “后退,是死,等在这里亦是死,前进还是死!”蒋钦痛苦的闭上眼睛:“蒋钦无能,未能带兄弟们杀出一场富贵来,今日却要饮恨于此!”

  一众江东将士闻言,纷纷沉默下来,后方还有人在不断推挤,但正如蒋钦所说,左右是死,他们已经绝望了。

  “但……”蒋钦双目豁然睁开,看着这些将士,厉声喝道:“吾虽无法活命,然却能选择吾如何去死!大丈夫生于世间,便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叫荆州鼠辈,知道我江东儿郎绝非贪生怕死之徒!”

  缓缓地走出掩体,蒋钦默默地举起了手中的环首刀,深吸了一口气,朗声喝道:“江东儿郎,随我杀!”

  迈步冲出,紧跟着便被三支利箭贯穿了胸膛,蒋钦怒目圆睁,咬紧钢牙,艰难的踏步继续冲出数步,身体已经被箭簇射成了刺猬,就这么直挺挺的保持着冲锋的姿势,轰然倒地。

  “杀!”或许是被蒋钦的这般壮烈的死法鼓舞,更多的却是身陷绝境,自恐惧中酝酿出来一股不顾一切的悍勇,残存的江东将士纷纷举起各自的兵器,朝着对面的荆州军发起了死亡冲锋。

  这是一场已经注定了结局的绝望冲锋,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连弩在邓艾的指挥下,分成了三组,一组发射,一组待命一组填装弩匣,如此往复,形成绵密的箭阵,将冲杀出来的江东残兵尽数射杀在地。

  自然也有贪生者选择了跪地请降,然而却不多,后方的火势已然蔓延过来,荆州军这边根本无暇去收拾俘虏,但这般多番因素下造成的冲锋,带来的视觉冲击却极为震撼。

  邓艾看着最后一名江东将士在距离前排弩手不足十步的位置瞪着狰狞的双目,手中紧握着战刀,不甘的扑倒在地,一股难言的震撼在心中回荡,久久难以平息。

  战争已然结束,火势已经朝着这边蔓延过来,四周的荆州将士却是默然无语,虽是敌人,但同样可敬。

  邓艾深吸了一口气,挥手道:“退!命人灭火!”

  “喏!”

  荆州军缓步退出,安静的可怕,便是邓艾脸上,也并无太多胜利之后的喜悦感,四周早已准备好各种灭火物什的百姓连忙冲上去,开始疯狂的用土填埋,以免火势继续蔓延,席卷向整个城池,城中富户在这一刻,是最积极的,火油再加上风势,如果漫卷向全城,那受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们,各府家丁、护院纷纷被派出来协助灭火。

  一直持续到凌晨,因为邓艾做了足够的准备工作,提前拆除了大量的房屋,加上人数众多,终于将火势给稳住,并逐渐扑灭。

  江东军的尸体大半已经被烧焦,蒋钦的尸体还是通过兵器辨认出来的,只是已经没办法再割头了,而且这样一个人物,邓艾也不太愿意割其首级,顺势命人将蒋钦尸体收敛,待退敌之后,交给江东或是觅地安葬,至于其他的江东将士,邓艾只是让人将其尸体堆积起来,用树枝彻底烧掉。

  周泰在城外也察觉到城中的大火,连夜发起了疯狂进攻,想要将蒋钦救出来,只可惜,糜芳兵力充足,而且一直防着周泰连夜攻城,一夜戮战,最终周泰没能得逞,反而折损了大量将士,再难对江陵形成威胁。

  只是周泰与蒋钦情同手足,在投奔孙权之前,便已是一块儿在长江讨生活的水盗,如今眼看自家多年兄弟被困于城中,凶多吉少,江陵城却破之无望,周泰几欲疯狂,在眼见无力再攻城之后,立刻派人马前往公安、岳阳,请求调兵共同攻打江陵。

  只可惜,在同一时间,公安、岳阳两处江东军的状况,却并不比江陵好多少,甚至……更加糟糕!


  (https://www.biqukan.com/62_62177/462064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