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三三一章 初战告捷,扬眉吐气

第三三一章 初战告捷,扬眉吐气

  “轰轰轰轰……”

  炮弹在密密麻麻的叛军丛中爆炸,猝不及防的叛军死伤狼藉,他们还是以前的老观念作祟,以为城墙上的火炮只是摆设,根本没多大威胁,张世豪和徐允桢被炸死也没能引起他们的警惕,殊不知司设监早已研发出了新式的开花弹,威力早已今非昔比。

  当叛军如潮水一般向着城墙涌过来的时候,一百多枚炮弹在人丛之中爆炸,被炮弹直接命中的叛军不用多说,自然是粉身碎骨惨不忍睹,更关键的是炸弹爆炸之后,还会溅射出几十块弹片出来,杀伤一大片。

  一时间,战场上到处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令人闻之欲呕,叛军士卒的惨嚎声此起彼伏,令人心惊胆战。

  叛军绝大多数人也是第一次上战场,一年操练不超过二十之数,更有三万多人是被临时抓入军伍中的壮丁,何曾见识过如此可怖的战争场面?

  他们被突如其来的炮轰炸懵了,如潮水奔涌势不可挡的攻势随之一滞,那炮弹犹如天火流星一般砸来,他们所能够做的便是狼奔豕突,拼命逃出炮弹打击的范围。

  那一轮又一轮发射过来的炮弹,如同犁地一般,炸的叛军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战场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一层层叛军的尸体、伤兵。

  叛军为了攻打北京城匆匆赶制的冲车,也被炮弹炸的四分五裂,连躲在冲车后面的叛军,也被飞溅而来的弹片击中,死伤狼藉。

  守军数轮炮击所造成的杀伤,虽说还不到一千人,比起十万大军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叛军士兵被炮弹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的场面,还是给叛军造成无比巨大的心理压力,令得许多叛军不禁望而却步。

  城墙之上每一波炮弹轰炸过来,叛军阵中就是一阵兵荒马乱,如若不是有督战队在后面拼命弹压,叛军怕是会落荒而逃。

  在后方营寨的朱由崧等人看得真切,也不免有些后怕,原来之前他能从守军的炮击中逃回来,完全是大难不死啊!

  张世豪、徐允桢惨死在守军的炮火之下,还真不冤。

  “开炮!”

  赵向阳每一次大声嘶吼,城头上便是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炮响,战场上便是一阵阵令人心惊胆战的爆炸,叛军越是逼近城墙,城头上火炮打得越是欢快。

  不过打了十几轮炮弹之后,城头上的火炮悄然停下来了,赵向阳还是第一次指挥炮战,经验不太充足,没有让火炮轮番炮击,只一昧让炮手们不断打炮,令得火炮炮管越来越烫,不得不停下来散热。

  朱由崧见到这一幕,不由大为惊喜,当即传令道:“全力进攻,所有将士皆不可留力。火铳兵、弓箭手掩护冲阵,余下全部一体冲锋,敢有后退一步者,立杀无赦!”

  “冲呀!”

  “杀啊!”

  所有的叛军将士也看到城墙之上的炮火停止下来了,顿时士气大振,纷纷加快脚步,推着冲车扛着云梯大踏步向城墙冲去。

  叛军将领也不断策马游弋,在叛军丛中大声鼓动道:“殿下有令,先登城者赏银两千两,官升六级!只要攻破京城,人人可得纹银三十两,上好田地十亩!”

  “攻破京城!”

  “攻破京城!”

  听到朱由崧开出的高额赏格,叛军士卒士气更加振奋,不说什么先登城者赏银两千两官升六级的奖赏,毕竟这个赏格离普通士卒太过遥远,大部分士卒明白是轮不到他们的,心中并不怎么cares的。

  但赏银三十两和十亩良田,则与每个叛军士卒息息相关,只要攻破京城每个人都能拿到这笔赏赐,这叫他们如何不上心呢?

  朱由崧也是豁出去了,为了打下京城成功夺位,巨额的赏格他毫不吝惜就开了出去。

  当然,朱由崧背后有江南大家族的撑腰,根本不差钱,更何况打下京城后,崇祯丰厚的内库也将落入他手里,所有他才视钱财如粪土,把巨额的赏格开了出去。

  “殿下,士气可用,京城在望啊!”张溥欣喜的道。

  朱由崧点头赞许的道:“不过守军的火炮还真是犀利,破了京城之后,须得把火炮缴获下来,以防鞑子来攻。”

  张溥建议道:“不仅火炮要缴获,炮兵也要活捉,毕竟北卫六军中可没什么训练有素的炮手。”

  朱由崧缓缓点头道:“此言有理,京城很快便是孤的了,务必要保护好京城。传令官,将活捉炮兵和保护好火炮的命令传达到阵前,务必令全军将士知晓。”

  “是,殿下。”传令官应了一声,随便出了营帐前去传达朱由崧的命令。

  ……

  此时叛军的士气己到鼓到极点,无数叛军士卒眼中现出狂热的光芒,京城那高大的城墙在他们眼里已经不是天堑,而是一道通往财富的桥梁。

  是啊,只要攻破京城就能得到三十两纹银和十亩良田,有此资本,何愁自己与家人吃不饱穿不暖?

  “破城!”

  东风吹战鼓擂,潮水般的叛军士卒呐喊着向前猛冲而去。

  十万人的集团冲锋当然非同小可,似乎城墙外的原野全都被他们铺满,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叛军。

  “不要慌!火铳准备,弓箭准备!”

  站在城墙上,看着潮水般的叛军猛冲过来,袁崇焕平静地下达命令。

  不过在内心中,袁崇焕却不像表面那么平静,京城保卫战这一仗,他早就期待已久了。

  自从崇祯登基之后,袁崇焕貌似得到了崇祯的重用,一纸诏书将他召到京城,并任命为军机处行走大臣,及西山军校的副校长。

  但是每逢大战,崇祯却总把他故意遗忘,袁崇焕心中隐隐感觉到,崇祯心中似乎对他有什么不满,对他并不放心。

  可袁崇焕扪心自问,他对崇祯,对朝廷可是一直忠心耿耿的,即使有什么缺点,充其量也只是功名利禄之心过重罢了。

  袁崇焕自问有功名利禄之心并不是什么坏缺点,毕竟有野心才会催人上进嘛,他就怎么也不明白,崇祯为什么对他如此防备,从来都不给他机会。

  是以,袁崇焕内心中,对崇祯身陷辛乡堡是抱着喜闻乐见态度的,内心中甚至隐隐期盼崇祯最好死在那里,永远不要回来了。

  崇祯不在,他终于迎来了大施拳脚的机会,这一仗只要打好了,他很有可能从此成为大明的擎天白玉柱,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人,甚至是天子的打压了。

  如潮水用来的叛军,一个个狂吼大叫,人人都一副不要命的样子,城墙上的将士们,一个个不由身体发软,两股战战。

  他们毕竟没有上过战场,没有杀过人,这心理上自然不能跟那些百战老兵相提并论。

  袁崇焕身为一军主将,在城墙上来回走动着,大声激励着将士们,让将士们稳住,不要慌。

  对于激励将士这一套,袁崇焕可谓是无师自通,在他的激励下,将士们慌乱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手中的火铳、弓箭不再颤颤巍巍,对于城下那密密麻麻的叛军,也没那么畏惧了。

  袁崇焕眼看看叛军冲近城墙之外百五十步,当即下令军中火铳、弓箭手发射。

  “射!”

  随着袁崇焕的一声令下,早就等的不耐烦的火铳手、弓箭手们一个个或是扣动扳机,或是张弓搭箭,向着城墙之下的叛军射击。

  城墙之下的叛军密密麻麻,根本无须瞄准,直接对着人群射击就行了,不敢说每一枚子弹或每一支箭矢都射中一个敌人,但是城墙之上的火铳手、弓箭手超过五千多人,对叛军的杀伤力还是非常巨大的。

  只是第一波射击,就覆盖了一片区域,几乎是刹那之间,至少有七八百的的叛军士卒被铅弹、箭矢射倒在地。

  混乱之中,即使到地也并未死去的叛军士卒很快便被后面涌来的士卒践踏至死,鲜有能逃出生天的存在。

  不过北卫六军也有火铳手和弓箭手,他们靠近城墙之后,疯狂的向城墙上探出头来的守军射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射。

  火铳手们的对射尤为激烈,他们每开一枪便冒出一股浓厚的硝烟、顿时城上城下皆是一片硝烟弥漫,呛的士兵们咳嗽连连。

  朱由崧看着前方的战况,原本的一派轻松之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面色越来越凝重。

  原本他以为城墙之上的守军并未经历多少战阵,面对着己方的十万大军,应该未战先怯才是。

  可是从这一战的激烈战况看来,守军将领明显有高人呀,竟然把北京城防守的滴水不漏,根本没给叛军多少机会。

  “轰轰轰轰……”

  不知何时,城墙上的火炮又再次轰鸣起来了,经过了一时半刻的冷却之后,守军的火炮轰鸣滚滚,对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叛军狂轰滥炸。

  叛军完全没有想到,守军的火炮明明就已经熄灭了,为何又再次轰鸣起来,是以猝不及防之下,伤亡极为惨重。

  “啊!”

  “娘呀!”

  在持续不断的炮声中,叛军惨叫声不断的响起来,一枚枚开花弹,不断的落在叛军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掀起一阵阵的腥风血雨。

  开花弹的犀利早已被验证过了,即使是被开花弹的弹片不小心蹭到,都能引起极为惨烈的后果。

  有好多的叛军士兵,还未察觉到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身上的零件,已经少了一块。

  在炮火的疯狂肆虐下,大量叛军士卒不断的倒下,身上的鲜血洒落在原野之上,令得大地成为一片片红土地。

  不到半个时辰功夫而已,叛军一方至少伤亡已达上万之多,城墙下、原野上,到处充斥着惨不忍睹的残尸碎体。

  张溥见到情况有些不妙,向朱由崧建议道:“殿下,暂时收兵吧,再这么下去,将士们怕是吃不消啊!”

  朱由崧也看到了,在明军的炮火肆虐之下,本方将士明显有了怯懦之心,以至于前方的将士在城墙下鏖战,后方的将士却步不前,令得大军前后脱节,难以为继。

  张溥接着又道:“殿下,今日明军士气高昂,继续强攻下去只是事倍功半,就算最后能攻破北京城,也不过是场惨胜。

  一场惨胜确实能令殿下入主京城成为新的天下之主,可殿下不要忘了,鞑子此时应该已经活捉朱由检,向着京城杀过来了,倘若伤亡太大,又该如何应对鞑子的进攻呢?

  殿下不妨先把将士们撤回来,待为师想想办法,该如何智取北京,以减少我军和守军的伤亡,毕竟之后的北京保卫战,还得依靠将士们啊!”

  对于张溥的建议,朱由崧还是能听得进去的,他微微点了点头,传令兵传达撤退命令,顿时一阵鸣金声音响起,就见那些叛军士卒听到鸣金收兵的命令后,一个个如蒙大赦一般,飞快的向后方撤退。

  不过是半盏茶功夫而已,原本遍布在原野上、城墙下的叛军士卒撤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了遍地的尸体和伤兵。

  即使是守军的火炮无比犀利,但直接死在战场之上的士卒都还是少数,叛军直接死亡的士卒大概只有三四千人,还有六七千的受伤士卒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这些伤兵伤势或轻或重,有的重伤垂死,有的只是身体并不致命的部位中了箭伤、枪伤,还有被开花弹的弹片蹭伤,但是不管伤势如何,他们都是被自己人给放弃了,是以他们的哀嚎声,显得分外悲凉。

  “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城墙之上,眼看着叛军士卒如潮水般退去,不少守军松了一口气,随即大声欢呼起来。

  不得不说十万大军兵临城下还是给守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看着叛军密密麻麻蜂拥而来,不少士卒两股战战,几乎被吓得落荒而逃。

  只是城墙上面还有督战队四处游弋,令得守军士卒们只能忍住想要逃跑的冲动,乖乖地站在城墙上面杀敌。

  可是和叛军交上手之后,却发现叛军没什么可怕的,无非是人多一点而已,可他们有犀利的大炮,有坚固的城墙,人数上的劣势并不像他们此前担心的那样巨大。

  曹化淳、王德化、张勇军等人此时皆簇拥在袁崇焕身旁,腆着笑脸向袁崇焕道贺。

  今天的初战告捷可谓让袁崇焕出进了风头,上至曹化淳、王德化下至小兵小卒,皆被袁崇焕的大智大勇折服了。

  袁崇焕心中有股扬眉吐气之感,可口上却谦虚的道:“此战夺得诸位上下一心,方才初战告捷,不过娘娘和诸位阁老还在皇宫担忧我等呢,我等还是先向娘娘和诸位阁老报捷吧!”

  (https://www.biqukan.com/61_61820/4982115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