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一六三章 天子之威

第一六三章 天子之威

  听到郑芝龙的回答,朱由检心中更是坚定了重用郑芝龙的心思。

  郑芝龙到过南洋东洋,又会多国语言,即使放到后世,那也是妥妥的海归人才。

  更何况如今是封建腐朽的大明,那郑芝龙便是最早一批开眼看世界的中国人。

  不过在重用郑芝龙之前,还需敲打敲打才行,毕竟郑芝龙海盗干久了,早已养成无法无天的习性,倘若贸贸然便重用他的话,将来他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危害也会更大。

  说敲打便敲打,下一瞬间,朱由检仿佛川剧变脸一般,脸色突然由晴朗转为阴沉,突然喝道:“郑芝龙!你可知罪?”

  皇帝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郑芝龙“扑通”一声,当场就给跪下了。

  这个时候,郑芝龙才发现,初见皇帝时,认为皇帝没有天子威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想法何其可笑。

  大冷的天,郑芝龙却浑身冒汗,汗水从额头上,脸上,脖子上一路流淌下来,他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道:“陛下饶命啊!微臣当年误入歧途,不晓得朝廷天威,屡次冒犯朝廷威严,此皆微臣年少气盛之故,而今微臣知罪矣!”

  朱由检依然面若冰霜,冷声道:“朕且念你当年年少,误入歧途,这才屡次与朝廷作对。呵呵,可朕还听说,你还给红毛人做事,经常攻击我大明出海商船,可有此事?”

  “砰砰砰砰”,郑芝龙以头抢地,不住磕头道:“陛下,微臣读书读的少,少不更事,不知华夷之辨,才会为红毛人做事。

  如今在陛下的感召下,微臣终于明白事理,再也不敢打劫大明的商船了!陛下,不知者无罪,可千万要饶微臣一命啊!”

  郑芝龙以为皇帝要拿他治罪,宫门外已经安排好了一群刀斧手,就等着皇帝以摔杯为号,一拥而入将他砍成肉酱。

  此时的他当真是后悔欲死,自己当个海大王多好,为什么要头脑一热便北上京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啊!

  朱由检的脸犹如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不知何时,他的脸色已经没了冰冷严肃,反倒一片温和,笑道:“郑卿平身吧,朕虽然知道,你当年多次对抗朝廷,还杀了不少朝廷官兵,打劫了不少大明商船,不过当时你和朝廷对立,算是各为其主吧,也怪不得你。

  你多次击败福建水师的围剿,还控制沿海航道打劫过往商船,反倒显示出你年纪轻轻,却颇有能力和魄力,正是朝廷所需要的人才,所以朕并未打算治你的罪,反倒要对你委以重任呢。”

  “呼……”

  郑芝龙心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此时的他这才感觉到,在这短短十几个呼吸里,他身上的衣衫,包括内衣里裤,已经全部湿透了,整个人如同刚从海里捞出来一样,湿哒哒,水淋淋的。

  郑芝龙稍稍平静了些,这才对皇帝大礼叩拜,道:“陛下宽宏无量,微臣叩谢皇恩!”

  此时的郑芝龙对皇帝再无一丝小觑之意了,原来读书人常常挂在嘴边的“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很有可能的现实。

  妈的比!皇帝短短两句话就差点把老子给吓得心脏爆裂,这样的人又岂是可以用相貌来揣测衡量的?自己还是太飘了啊!

  朱由检道:“郑卿不必多礼,想必你上京之前,张朝忠已经跟你透过气了。

  没错,时至今日,大明开国两百余载之后,中土神州之地已经越来越难以养活大明的亿兆生民了,是以朕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郑卿是天下闻名的大海商,看法想必与那些抱残守缺的顽固之辈不同,当知海贸之富远胜内陆十倍百倍。”

  郑芝龙定定神,回道:“陛下圣明,烛见万里,海贸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危险,但是一旦顺利完成交易,所获之利至少是内陆贸易的十倍,一些海外急缺的商品,甚至获百倍之利亦不鲜见。”

  朱由检笑道:“英雄所见略同,以郑卿之见,海贸当大有可为咯?”

  郑芝龙点点头道:“陛下圣明,只要熟悉水文航道,又有足够强大的海上力量庇护,海贸确实大有可为。”

  朱由检道:“想必张朝忠已经跟郑卿通过气了,朕有意扩大海贸,于广州、泉州、上海、青岛、天津五大港口新建市舶司,不知郑卿意下如何?”

  郑芝龙想了想道:“微臣大体无异议,只是微臣认为,大明与南洋、天竺的贸易获利更加丰厚一些,为何朝廷不在南方开放更多港口,反而在青岛、天津开放港口呢?陛下恕罪,这是微臣的一点浅薄之见,还请陛下指正。”

  朱由检道:“以利润而言,确实开放南方港口城市获益更多,但朝廷治国,却不能仅仅只考虑利益。

  实不相瞒,当今大明已经呈现出南富北贫的格局,朕在天津、青岛开海,确实有意扶持北方富裕起来,以实现天下大同南北均富的理念。”

  郑芝龙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立刻摆出一副恍然大悟之色,心悦诚服的道:“陛下之英明果然非微臣所能及万一也,微臣拜服。”

  朱由检道:“郑卿不必妄自菲薄,郑卿能支持朕扩大海贸的政策,见识就已经远胜朝堂上屹立着的衮衮诸公了。

  郑卿入京亦有些时日了,当知朝堂上许多大臣并不同意朕扩大海贸的政策,甚至准备串联起来反对朕。

  朕知道,他们之所以反对朕扩大海贸,绝非他们口口声声说的与民争利,而是朕扩大海贸之后,断了他们海上走私贸易之利。

  郑卿对此,又如何看待呢?”

  郑芝龙这个时候当然要顺着朱由检之意表明立场啦,他毫不犹豫的道:“此辈为了一己私利反对皇上,当为不忠不义之辈也,皆可杀之!”

  “说得好!”朱由检豁然站立起身,大声赞道:“朕没有看错郑卿,郑卿果然深明大义!

  朕设立市舶司后,准备向天下海商颁发海贸许可证,海商获得许可证的唯一途径,便是向市舶司上缴两成的关税,并每年向朝廷交纳三千两白银,作为行商保证金。

  只要愿意缴纳三千两保证金及向市舶司缴纳两成关税,任何海商皆可下海行商,无有限制!”

  (https://www.biqukan.com/61_61820/470322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