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一九八章 郑太妃的要求

第一九八章 郑太妃的要求

  正旦大朝会开了差不多整整一天,朱由检原本还想着给刚从东江赶回京城述职的毛文龙和郑芝龙举办授勋仪式,但想到日后东林党很可能会怂恿地方势力造反,京城不能生乱,所以他就取消了授勋仪式,以免刺激掌握京营的权贵勋戚们。

  朝会虽然结束了,但今天是年初一,还有一些仪式要举行。

  比如海外藩国朝鲜、安南、倭国、琉球、老挝、柬埔寨、缅甸、暹罗等使节代表本国国王给朱由检恭贺新年,并献上礼物,然后还有天下各藩代表向朱由检献礼等等。

  虽然此时的大明已经是泥足深陷的虚弱病人,但没人想到大明会虚弱到快要亡国的地步,所以天朝上国的面子功夫还是做得足足的,各国使节对朱由检也十分谦卑。

  朱由检虽然受后世影响,对朝鲜、安南尤其是倭国深恶痛绝,但如此重要时刻,他并未做出失礼之事,而是戴上虚伪的假面,对各国使节以礼相待。

  只是在面对朝鲜使节权东万时,崇祯还是露出了一丝阴沉,问道:“朕听闻朝鲜与后金于去年结成了兄弟之国,李倧和皇太极甚至以兄弟相称,可有此事?”

  崇祯声音落下,朝堂上一派欢声笑语的气氛顿时一下凝滞起来,权东万脸色巨变,旋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道:“回皇上,此事万万不能怪罪我家殿下啊,实乃后金仗势欺人,我家殿下迫于无奈才签订这个兄弟之约的。

  可实际上,我国上至殿下下至平民,是从来不承认这一丧权辱国盟约的,我国自始至终,都是对大明最为忠心的属国。”

  朱由检将权东万扶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权卿家无需惊慌,朕当然知道,后金率兽食人,人人如禽兽一般,战力确实不是朝鲜可以抗衡的。

  李倧在不敌后金的情况下,被迫签订城下之盟也是为了保全国祚的无奈之举,朕并不怪他。

  只是朕要卿家转告李倧,大明是绝对不会坐视后金继续做大的,终有一日会向后金发起反攻,李倧一定要认清形势,不要首鼠两端,以免日后事有不谐,那可真叫朕遗憾了。”

  权东万如释重负,连忙拱手拜道:“皇上放心,臣一定将皇上旨意转告我家殿下。”

  ……

  崇祯会见各国使节后,时辰很快来到了晚上,乾清宫灯火通明,无数美貌宫女端着美酒佳肴穿梭往来于勋戚、群臣、外国使节之间,到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

  今天是年初一,春节第一天,虽然崇祯在大朝会上杀了个人,还罢黜了百官,把气氛搞得很难堪,但天子大宴群臣这一环节还是不能省略的。

  天子在大年初一大宴群臣早在周朝就已经有据可查了,古称“宴飨”,亦作“宴享”。

  《国语·周语中》记载:亲戚宴飨,则有肴烝。

  《后汉书·礼仪志中》记载:每月朔岁首,为大朝受贺……百官受赐宴飨,大作乐。

  《新唐书·百官志二》:朝会宴享,则节其等差。

  可见宴飨由来已久,明朝作为正宗的汉家王朝,自然也把这套仪式继承了下来。

  不过宴飨无非就是君臣联络一下感情,大家开展一下商业互吹而已,并无什么称道之处。

  和这些戴着虚伪面具的大臣们一起吃吃喝喝,朱由检颇感无趣,只跟群臣呆了不到半个时辰,他便果断离席,来到坤宁宫,参加由周皇后召开的家宴去了。

  家宴上对着艳丽无双的皇嫂张嫣,温柔可人的周皇后,还有争奇斗艳的妃嫔们,自然比那些虚伪的大臣们赏心悦目得多。

  只是让朱由检感到惊讶的是,从来跟他没有打过交道的郑太妃居然也来到坤宁宫中,参加后宫家宴。

  各位看官可能奇怪郑太妃乃何人也,其实只要一提到福王便明白了,郑太妃便是万历时候的郑贵妃,福王朱常洵的生母。

  按照辈分,郑太妃可以称得上是朱由检爷爷奶奶这一辈的,可因为福王朱常洵和朱常洛争过太子之位的关系,朱由校、朱由检两兄弟对郑太妃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然而今天不知为何,平日里跟朱由检只维持着点头之交关系的郑太妃,却大张旗鼓前来参加后宫家宴。

  虽然不喜郑太妃,但毕竟是长辈,朱由检只得向郑太妃拱手施礼,道:“皇祖母,孙儿有礼了。”

  郑太妃到了这个年纪,自然不讲究什么虚礼了,他一见到崇祯,便拉着崇祯的手念叨起来:“皇帝啊,这大过年的,普天之下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皆可以欢聚一堂吃个团圆饭,可怜哀家一只脚都快踏入棺材了,却始终孤苦无依,儿孙眼在天边,总也见不到。”

  朱由检闻言一怔,却摇摇头道:“皇祖母,朕当然知道骨肉分离的滋味并不好受,可大明自有祖制,藩王不得擅自离开封地,这……”

  “皇帝!”郑太妃打断崇祯,道:“哀家自然知道大明祖制不可违,只是崧儿并未封王就藩,把他接来京城陪陪哀家并不算违反大明祖制吧?!”

  没有人注意到,朱由检眼眸中突然溢出一缕杀意。

  崧儿?那便是朱由崧了,是历史上他自杀殉国后大明的下一任皇帝,南明的首任君主,弘光帝。

  这位朱由崧,可以说是败坏掉大明江山的最大罪人之一,其罪仅在朱由检之下。

  虽然因为岳飞之死,南宋首任皇帝赵构在后世臭名远扬,可面对差不多一模一样的牌面,朱由崧却把一手好牌打成烂牌,能力可比赵构差了十万八千里。

  朱由崧南京登基时,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南明时代的开始,如南宋一般,南明至少还可以延续国祚一两百年吧。

  可这位弘光皇帝实在太过无能,史可法评价他:在藩不忠不孝,恐难主天下;蔡东藩则评价他:这位弘光皇帝,偏信马士英,一切政务,全然不管,专在女色上用心。

  朱由崧仅仅在位八个月,便被清军打破南京,兵败被俘,翌年处死。

  “皇帝,如何?可满足哀家临去之前的最后一个请求?”

  “可。”崇祯淡淡的道。

  (https://www.biqukan.com/61_61820/4669579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