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二二五 当朝格杀

第二二五 当朝格杀

  无怪乎朝臣们一脸懵逼,皆因崇祯处置的实在太狠了,李承祚、刘世安、顾名武、张大奎、张功灿、黄德彪等叛军首脑且先不提,跟这些叛军首脑沾亲带故的武勋世家,同样在诛杀九族之列。

  如果当真按照崇祯旨意处置叛贼,受两次叛乱牵连处死的人口将在一万以上,几乎可以和动辄处死数万人的明初四大案相提并论了。

  一个个名声显赫的勋贵,一家家崛起超过百年的世家,要么满门抄斩九族一体灭绝,要么流放至天涯海角,族人被贬为奴。

  崇祯的严厉处置,终于让朝堂上的大臣们清醒地认识到,经过两次政变初步掌握京营兵权的崇祯,羽翼已丰,不再是任由大臣们糊弄的少年郎,而是杀伐果决,一言可断人生死的强势天子!

  脑子经过十多个呼吸的凝固后,一些勋贵武将终于反应过来了,作为武勋集团一员,家族之间自然少不得联姻一番,以壮大自家势力。

  可原本以为是强强联合的联姻之举,而今却成为一张催命符,按照崇祯的旨意,他们身为丰城侯、宁远侯、镇远侯等逆贼的姻族,岂不是也在九族一体诛杀之列?!

  “扑通扑通……”

  惨遭牵连的一些武勋想通之后,当即向崇祯跪了下来,痛哭哀求,甚至不惜和参与联姻的子女断绝关系,以作切割。

  “陛下饶命啊!我孙家虽然与逆贼刘世安有联姻之亲,但刘世安之子常有虐待妻妾之举,微臣之女不堪虐待,已经着手办理和离手续,从此和逆贼家族再无瓜葛了呀!”

  “陛下明鉴,赵慧乔不守妇道,与李承祚之子李中基私定终身,微臣早已在族谱之中除去赵慧乔之名,与我赵家没有任何关系!”

  “陛下冤枉啊!我家明兰何辜,只因一次偶然,前往天宁寺上香,却不幸被顾名武之子顾廷烨觊觎美色,被其坏了名节,这才不得已嫁入顾家,我家与顾家非但无亲,反而有夺女大仇呀!”

  崇祯听到这些姻亲武勋的胡搅蛮缠,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来人啊,将这些逆贼拖下去,斩了!”

  崇祯要杀这些跟李承祚、刘世安等叛军首脑有瓜葛的姻亲武勋,还真不是枉杀无辜,他已经派遣厂卫调查过了,这些武勋世家大多作恶多端,常有为非作歹之举。

  崇祯下令将他们全杀了当有会殃及一两个无辜,但隔一个杀一个,必定还有许多漏网之鱼。

  在两次叛乱中,他们作为叛军首脑沾亲带故的姻亲家族,虽然没有亲自参与叛乱,但为叛军传递消息,甚至里应外合给叛军大开方便之门,几乎每家都在做。

  殿前的大汉将军听到崇祯的旨意,当即走入殿内,欲将这些胡搅蛮缠的武勋拖拽出去,斩首示众。

  不过这些武勋虽然带兵打仗大都是酒囊饭袋,但身为武勋,自然也有一些家传功夫的。

  他们都非常明白,一旦被大汉将军拖拽出去,等候他们的便是身死族灭的下场,是以他们全都拼了命地挣扎。

  而大汉将军们虽然武力比武勋强得多,但还顾忌着武勋以往的显赫身份,动起手来不敢使用全力,是以大汉将军们一时之间竟奈何他们不得,形成了僵局。

  “皇上饶命啊!”

  “皇上且听微臣分说……”

  武勋们一边挣扎一边大叫,在他们的胡搅蛮缠下,朝堂犹如市井一般,杂乱无章,毫无秩序可言。

  崇祯看到更加不耐烦了,怒道:“好好好,到了这种地步尔等还要跟朕纠缠不休是吧,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朕是病猫不成?大汉将军听令,不必将他们拖下去了,可将他们就地格杀!”

  大汉将军们闻言,当即兴奋的道:“遵旨!”

  说实话,大汉将军们早就对武勋们的胡搅蛮缠不耐烦了,只是顾及他们以往高贵的身份,不敢动作太大,这才被武勋们缠住。

  如今可好,天子下令可将这些缠人的武勋就地格杀,那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于是大汉将军们纷纷抽出刀剑,对武勋展开凶狠的砍杀。

  到了这个时候,武勋们终于发现求饶无用,反倒破罐子破摔,对崇祯展开赤果果的咒骂。

  “崇祯,你昏庸暴戾,滥杀无辜,必有报应!”

  “崇祯,你杀我满门,我做鬼也饶不了你,我诅咒你国破家亡,死后永世不得超生!”

  “崇祯,你不得好死……”

  然而这些咒骂只是武勋们的垂死挣扎罢了,随着大汉将军们刀剑齐出,不过是眨眼之间,十多位武勋已经身首分离,倒在血泊中了。

  杀戮过后,朝堂上的群臣全都被吓得呆若木鸡,这可是皇极殿啊,放到后世那就是妥妥的人民大会堂,是一个无比庄严的神圣之地。

  可如今却成为了刑场,十多位武勋的人头、尸体零零散散倒在无比光洁的玉石地板上,那冲天的血腥气,熏得他们当初便呕吐起来。

  说实话,崇祯闻着这些血腥气,还有朝臣们呕吐出来的隔夜饭,他也很不好受。

  只是看到朝臣们争相呕吐,甚至不乏一些胆怯的文臣当场吓尿,崇祯便气不打一处,怒斥道:“尔等不妨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又是呕吐,又是吓尿,你们还有一些朝廷大臣的体面吗?

  朕知道,你们心中肯定满腹冤屈,说不定还在腹诽朕,这一切都是朕造成的,朕是桀纣之君,不,甚至是比桀纣隋炀更加残暴的昏君。

  可是你们也不想想,朕登基之初对你们何其宽仁,就连你们当朝顶撞于朕,朕也没把你们怎么样。

  可你们是怎么回报朕的?对朝政稍有不满便向朕叩阙逼宫,甚至更有乱臣贼子煽动京营发动叛乱。

  朕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对朕仇恨若斯?是挖你家祖坟了还是杀你们满门了?

  通通不是!

  当今天下,若分十成利益我天家占其三,勋贵士族占其三,地方豪族占其三,而人口占据九成的平民百姓只占其一。

  这样的利益分配结构是极不合理的,长此以往,我大明是要亡国的!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大明亡了,我朱由检固然要为社稷国祚殉葬,可你们又能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

  不能这样下去了,不仅是勋贵士族,亦或是地方豪族,乃至我天家皇族,都必须拿出一部份利益还给老百姓,如此才能拯救大明,拯救包括朕在内的所有人!”

  (https://www.biqukan.com/61_61820/4645938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