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四十三章 请诛魏忠贤!

第四十三章 请诛魏忠贤!

  魏忠贤被贬去凤阳守陵,阉党核心亦烟消云散,朱由检以为朝臣们会把注意力从党争中转移,投入到本职工作中去。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朱由检想得太天真了,虽然东林党人没有听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句红宝书名言,但是道理他们都懂得的。

  今天是十月三日,逢三六九正好有朝会,满朝文武再次聚集一堂。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随着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的一道高声唱喏,十月份的第一次朝会拉开帷幕。

  几乎是王承恩的声音才刚刚落下,朝班末尾处便迫不及待走出一个大臣来,他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模样,昂首阔步来到大殿中央,向着朱由检躬身说道:“陛下,臣户部主事王守履,有本启奏!”

  妈蛋!这厮是东林党人,难道朕贬谪魏忠贤去了凤阳守陵,他们还不善罢甘休?

  朱由检虽然不喜,但还是忍耐着说道:“今日乃朝会日,文武百官均可畅所欲言,王卿有本,大可奏来。”

  王守履当即朗声说道:“谢过陛下。臣今日代国子监贡生钱嘉征弹劾魏忠贤十大罪状:一并帝,二蔑后,三弄兵,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无圣,七滥爵,八掩边功,九脧民,十通关节。

  此十大罪状皆证据确凿,满朝文武皆有所闻,魏忠贤之罪大恶极,罄南山之竹,不足书其奸状,决东海之波,难洗其罪恶。

  今圣天子在位,有敢言之士,万死何辞焉,臣以眇眇之身,伏乞陛下独断于心,敕下法司,将魏忠贤明正典刑,以雪天下之愤,以彰正始之法。”

  王守履声音才刚落下,便见到翰林学士黄道周出班启奏:“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吏部主事钱元悫出班启奏道:“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翰林院编修倪元璐出班启奏道:“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礼部主事吴弘业启出班启奏道:“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詹士府左赞善姚希孟出班启奏道:“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

  东林党人好像排练好了一般,自王守履始,一个接一个站出来高声疾呼“请诛魏忠贤”,于朝堂上形成了强烈的排山倒海之势。

  在此气氛感染下,连英国公等素来打酱油的武将,亦是纷纷出班,启奏道:“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原本保持中立的文臣亦不由面面相觑,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赶紧起身,启奏道:“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满朝文武,除了仍然站立于朝班的阉党,竟已齐齐出列,鞠躬施礼,口中大呼:“微臣附议,请诛魏忠贤!”

  这种排山倒海的声浪甫一落下,东林党人无不欢欣鼓舞,中立文臣和酱油武将心中亦充斥着汹涌澎湃的滔天正气,只觉得自己现在做的是一件名垂千古,永垂不朽的大好事。

  朝堂上正气昂扬,形成澎湃的冲击波,身上有屎的阉党们则无不惊恐万状,即使老辣如黄立极、施凤来等内阁阁臣,亦不免身体惴惴,惶惶不安。

  东林党还当真要置俺们于死地呀!

  这下阉党们终于明白了,明明魏忠贤已经被天子贬去凤阳,为何东林党仍然不肯罢休?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东林党人嘴巴喊的是“请诛魏忠贤”,实则真正目标却是朝堂上还屹立着的阉党文官啊!

  没错,东林党人的目标并非魏忠贤,毕竟魏忠贤是内官,虽然天子已经贬谪了魏忠贤,但阉党文官仍然高居于庙堂之上,这叫如今还仅仅是五六品官的东林君子们如何有机会为国效力【贪污腐败】啊!

  所以,诛杀魏忠贤仅仅是顺带,只要天子点头诛杀魏忠贤,他们就可以顺势把魏忠贤打为逆党党首,逆党党首魏忠贤既然伏诛了,逆党党羽还要不要明正典刑?

  当然要!

  历史上东林党人便是在魏忠贤伏诛之后,大兴逆案,与崇祯皇帝一道,将阉党二百六十余人,或处死,或遣戍,或禁锢终身,使气焰嚣张的阉党受到致命打击,而东林党人则趁机上位,形成崇祯初年的众正盈朝之势。

  魏忠贤你个狗东西是不是刨东林党祖坟了?

  如今可好,你这老小子倒是南下凤阳潇洒去了,老子却还要在朝堂上给你擦屁股!

  看到朝堂上对魏忠贤的一片喊打喊杀声,朱由检不由有些震惊,魏忠贤的人缘未免也太差了吧,东林党也就算了,毕竟魏忠贤杀得东林君子人头滚滚,东林党人欲置魏忠贤于死地这没什么好说的。

  可如今就连中立文官和酱油武官也大呼“请诛魏忠贤”,魏忠贤到底是做了多少天怒人怨之事,这才引得衮衮诸公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看到如斯场面,朱由检对魏忠贤这个臭名昭著的权阉巨宦,倒算是有了比较直观的认识了。

  诚然,魏忠贤强收商税、矿税给大明续了命,从结果来看魏忠贤对大明功大于过。

  但是但魏忠贤的行事手段太不讲究了,常以卑鄙腌臜的阴谋手段来对付政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形容的便是他这种真小人。

  不过,现在朱由检可没有时间去猜度魏忠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今东林党已经向阉党发起了排山倒海的攻势,如果自己再不拉偏架,那么阉党可就要完蛋了。

  “够了!”面对强势的东林党,朱由检大喝一声,道:“你们弹劾大臣能不能换点新鲜花样?每次都是堆砌华丽辞藻言之无物的战斗檄文,朕最看重的证据在哪里?

  更让朕感到荒唐的是,本次上书弹劾的人仅仅是个贡生,却行使了御史之责,难道朝廷养的御史都是废物吗?需要小小一个贡生指手画脚?

  还有,国子监是怎么教育贡生的?前有陆万龄逢迎权贵国子监立生祠,后有钱嘉征妄议朝政攻击大臣,这是国子监贡生该有的表现吗?

  朝廷花了那么多钱建立国子监,目的是为国家培养官员后辈人才,可现在的国子监贡生都是个什么样子?

  朝廷本就已经很艰难了,外有后金、蒙古威胁边关,内有天灾人祸不断,老百姓都快活不下去了,贡生们还活在醉生梦死之中,对得起朝廷的培养吗?”

  (https://www.biqukan.com/61_61820/4299244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