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佬退休之后 > 144:安心等死吧(求月票)

144:安心等死吧(求月票)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墨镜女人一手扶着被撞疼的腰,躲到一边。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厉鬼不停从口袋掏出大把大把的符篆,砸得锁魂链火花四溅,金属特有的尖锐声音几乎要刺破墨镜女人的耳膜。她再迷糊也知道少年厉鬼在保护自己。

  不过——

  阴差为何要偷袭她?

  墨镜女人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先逃!”

  她掏出法器将阴差布下的阴魂结界轰开一道口子,原先紧锁的大门终于能打开了。

  墨镜女人一把抓住少年厉鬼,一人一鬼往楼道逃跑。

  “别坐电梯了,爬楼梯下去。”

  刚才的电梯故障多半也是这两名古怪阴差弄出来的,想置她于死地!

  若是死于电梯故障,魂魄再被阴差用锁魂链勾走,天师联盟和药宗都查不出她的真正死因。

  少年厉鬼一摸口袋的符篆,掂量之后果断选择跟墨镜女人一起爬楼梯逃跑。

  “你是天师吧?快点搬救兵啊,将消息传递出去也行!”

  这名少年厉鬼自然是应鳞。

  他以为追杀墨镜女人的假阴差也就一个,谁知道人家一来就来两个,裴叶给的符篆不够用!

  “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你为什么又要救我?”

  墨镜女人一边掏出手机用面部解锁,一边点开通讯录拨通熟人电话。

  药宗位于B市,来不及搬救兵,只能先找T市的朋友。

  一连打了三个电话,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还有就是手机欠费。

  艹!

  天师穷归穷,但连手机话费都不充也太夸张了。

  墨镜女人被少年厉鬼抓着跑下三层楼梯,拨通了第四个电话。

  电话刚拨通出去就有人接了。

  “丹师,发生什么事情了?”

  墨镜女人便是丹师,当微商的药宗小公主。

  她出了电梯就给几个熟人群发消息,朱淳安恰好收到,等他要拨通电话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机主不在服务区。朱淳安判断丹师肯定出事了,一直守在手机旁边没离开,电话一来就接。

  “艹,我也不知道啊,一回来就被两个阴差追杀。”

  她又没有作奸犯科,阴差追杀她做什么?

  最搞笑的是,她还被一个浑身萦绕着黑红煞气的厉鬼给救了。

  “你现在在哪里?”

  朱淳安没有细问阴差为何会追杀丹师,直接询问她的地点。

  甭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先救下来再说。

  “我家——”

  丹师刚说完,信号被迫中断。

  手机脱手砸在楼梯上发出声响,回音在寂静的楼梯口显得格外清晰。

  应鳞一手拉着丹师跑,一手抓了两张符篆击中如蛆附骨的锁魂链,击歪它们的角度。

  锁魂链克制阴魂,同样也会克制生魂。

  被它们触碰缠绕的生魂会脱离肉身,丹师刚才就是右手被锁魂链击中,右手魂魄不稳才会抓不住手机,被迫脱手。锁魂链被击飞之后,她缓了两秒才重新感知到自己的右手。

  “你朋友什么时候来?”

  应鳞不是不想跟假阴差正面交手,一个他不怂,但两个他心里打鼓。

  他上有老下有小,又不能丢开丹师,想想还是撒腿跑吧。

  鬼魂没有肉身束缚,跑得比凡人快得多,丹师全程被应鳞抓着跑。要不是丹师的反射神经还不错,平日也有健身房跑步的习惯,这会儿多半跟不上节奏,被应鳞拖着往楼梯下摔了。

  “不知道啊,鬼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天师联盟人手紧缺,灵异事件又这么多,几乎每个天师都是超负荷加班工作。

  鬼知道朱淳安这会儿在哪里?

  应鳞叹了一声。

  “算了,指望你朋友来,还不如指望裴叶过来。”

  丹师一怔。

  裴叶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

  她从朱淳安那边听过,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不知名老鬼!

  “桀桀——还挺能逃的!”

  因为丹师速度太慢,应鳞他们在六楼被阴差追上。

  前无退路,后有追兵。

  两名假阴差冷笑着看着一人一鬼,宽大黑色兜帽下的鬼脸似乎带着猫捉老鼠一般的戏谑。

  “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应鳞没说话,丹师责问他们。

  “你们为什么追杀我?酆都的命令还是别的?”

  听说基层阴差会被一些心术不正的天师收买,帮忙干一些丧尽天良的坏事。

  以前觉得不太可能,现在却不敢肯定了。

  应鳞道,“他们是假的阴差。”

  阴差制式衣袍下分明是厉鬼!

  假的?

  丹师被这个答案惊到了。

  假阴差那头也收敛了戏耍的心思,杀意顿生。

  丹师发出质问,说明她并不知道阴差有假,而应鳞却如此笃定。

  看这情形,调查药店的人并非丹师而是应鳞!

  追杀目标出错,还打草惊蛇,真是失算。

  不过也无妨,全部灭口就行。

  裴叶塞给应鳞的符篆足有上百张,之前陆陆续续用了四十来张,还剩一大摞。

  丹师发出不合时宜的感慨。

  “土豪啊!”

  假阴差也被应鳞的大手笔弄得烦不胜烦。

  符篆明明是天师的手段,一个厉鬼鬼王存这么多符篆干嘛?

  应鳞靠着符篆又拖了一阵,且丢且退,抓着丹师来到了一楼,跑进小区公园。

  假阴差在身后紧追不舍,冷笑连连。

  “我看你们还有多少符篆能丢!”

  等应鳞的符篆丢完了,这一人一鬼也该死了。

  应鳞见口袋符篆不足十张,干脆将它们全部塞到丹师手中。

  “找个方向逃,我先缠住他们给你争取时间。要是你这样还逃不掉,安心等死吧!”

  说罢,应鳞双目倏地化为猩红,周身萦绕的红黑鬼气霎时暴涨,漆黑的裂纹从脸部一直蔓延到脖子,青筋暴起,鬼气似海藻一般挥舞扭动。一瞬便将四周环境笼罩成一片鬼地。

  鬼王爆发实力,寻常阴差只能被抓着吊打。

  磅礴的鬼气让丹师白了脸。

  她抓紧了符篆,遵从应鳞的叮嘱朝小区门口逃跑。

  为了逃得更快一些,她在楼上就甩掉了高跟鞋,目前是赤脚踩在的水泥地、石子路。

  跑了几分钟,眼瞧着小区门口近在咫尺,黑影急速接近,锁魂链直射左胸。

  丹师脚心踩到一片碎玻璃,疼得向前踉跄扑倒,手肘在地上划出血痕。

  千钧一发之际,蓝紫交加的雷霆在丹师身边炸开,硬生生将锁魂链击成两截。

  https://www.biqukan.com/60_60201/4774285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