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魔鬼经纪人 > 第二十三章 演戏很拼命的经纪人

第二十三章 演戏很拼命的经纪人

  白少峰冷声说:“我家主人自有安排,无需阁下过问!”

  耿植转身,背负双手缓缓向前两步走:“阁下主人如何安排我不会过问。只是希望,你我之间是友非敌!”耿植突然回身,眯起眼。“回去告诉你家主人,石九从来有敌无我。望他好自为之!”

  邓导看着监视器,对耿植这番戏几乎想拍手。

  这场戏中,耿植不管是走路的背影,突然转身后的表情,还有对白的语气,都带着他想要看到的天下第一杀手的冷冽。

  可是邓导对这一场戏却非常不满意:“停!”

  “白少峰你怎么回事?你演的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心腹。结果你却演出这么个怂样?”这场戏白少峰都快成透明的了,白白浪费了耿植的好状态。

  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条了,而是第四次NG。邓导甚至觉得这个白少峰以前看着还行,现在和耿植演对手戏,简直是突然变成群演的水平了。

  一个演过好几部戏的演员,竟然被一个第一次拍戏的新人压戏。

  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白少峰涨红了脸。面对邓导,他没耍大牌的底气,陪着小心:“导演,对不起。我需要调整一下。”

  邓导挥手说:“你先休息二十分钟。准备下一场!”

  白少峰虽然觉得羞辱,但心里是有苦自知。

  刚下戏,他都能感觉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那是被耿植这个他看不起的新人演员的气势吓到的。

  在演戏时候,他都反复告诉自己:这只是演戏。但一旦开演了,那个耿植就像是真的天下第一杀手。哪怕只是一个背影,那股逼人的煞气都让他手脚发僵。

  他知道耿植是故意!

  但只要导演没有提出让对方收着演。他一个演员有脸说自己被人压戏了,让耿植别演那么好?

  那以后他还用不用在这行混了?

  不过现在这情况,白少峰就算没开口也已经丢尽了脸了。

  他走到休息区瘫坐在椅子上接过助理递过来毛巾,低着头小心擦汗。被自己看不起的人压戏压得不敢演下去,他都有点不敢见人了。

  两位导演和耿植都没管白少峰的心情。他们要准备下一场戏。

  这场戏是动作戏,耿植需要吊钢丝。

  邓导将耿植叫过去,说:“下一场戏,只有一个镜头。整个镜头虽然不是很长,只有有五秒多钟。但你要在空中完成多个动作变换。关键在于你要在这五秒钟内保持平衡。这场戏难度不小。你先回忆一下刚才的分解动作。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开拍。”

  上一个“石九”,拍这场戏NG  了四十多条,用了将近六个小时才勉强过关。

  耿植想了一下,说:“导演,要不我先试一次。在地面做那样的动作和在运动中做,肯定还是有区别的。”

  “好。那就先试拍一次!”

  他说着对剧组各部门喊:“下一场,先试一条。”

  试拍除了不用胶卷之外,其它都要和真正拍的那样运作。邓导一声令下,耿植就去准备挂上钢丝。

  这个镜头的时间并不算很长。但耿植也没有信心保证一定能做好。

  通常要拍演员飞身镜头都是腰侧两边都挂上钢丝,那样挂钢丝演员才能在空中漫步时保持平衡。

  但耿植马上要拍的这个动作,要完成从斜向上变成直立,然后空中180度转身,完成一个抛掷动作后,再逆向转180度,并再次向前倾斜向前飞。

  如果是两条钢丝,在飞的过程中更容易保持平衡,但演员很难准确转体。钢丝的缠绕会给空中的演员施加一个额外的力,让演员的逆向转身角度难以保证。

  其实,“石九”在空中的动作,大部分都只能用一条钢丝吊着完成。大部分都是难度很大的动作。

  马上要拍的这个动作,只能说是中等水平的。

  耿植听说过演员吊钢丝出意外的故事。

  虽然这次他飞起的高度不算很高,最高点大概是四米左右。但在空中玩动作时摔下,他身手再好也够呛。而且他这次要飞越一棵树和屋檐。

  如果钢丝脱落,他不敢保证能完好无损。

  他检查过钢丝后,对邓导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了。”

  “各单位预备。开始!”

  耿植听到开始,背着双手向前走。开始几步如同闲庭信步,接下来几步逐步加快,最后一脚稍稍里一蹬。这就是钢丝向上的信号。

  他只觉要腰部被勒紧,整个人被吊着往上。于此同时,他身体前倾大概三十多度。双手张开,一个是为了保持平衡,一个是为了动作好看。

  他飞行的速度的不慢。

  邓导要求这个戏不能用慢动作,所以钢丝移动的速度不慢。耿植盯着前面那棵大约四米的树。树梢上有一个用绿色钢架支撑小平台。他要落到那个平台上。

  转身这个动作不能太晚也不能太早。

  耿植看大概还有三米多,在空中的一脚向前踢,上身挺胸。两只手暗中用力让自己转身。

  邓导盯着监视器。监视器中耿植的背影一直都是向前的,镜头却一直在拉伸。耿植的背影一直都在镜头中间,这一幕可以清楚看到镜头没任何切换的痕迹。

  当看到耿植左脚前伸,邓导眼睛盯着屏幕。不一会,拍了一下大腿。

  失败了!

  耿植在空中晃悠了一阵,被放下地。

  刚才他在挺身和转身的转换中估计错误,身体转的角度不够,而且在树梢的落点也没能保持平衡的。

  耿植深呼吸两口气,对邓导说:“导演,再来一次。”

  ……

  “再来一次!”

  ……

  为了这一场戏,耿植上上下下吊了十几次钢丝。之前有十来次是尝试,后面正式拍的时候还是NG了六七次才让邓导满意了。

  等拍完这场戏,邓导宣布上午的拍摄结束。先吃午饭,下午再继续拍。

  周川今天的戏份已经结束。不过他还是和以往那样留在片场观摩,顺便帮一下剧组的忙。他帮耿植取了饭盒,两人找了个没人地方坐着一边吃饭盒一边说着悄悄话。

  “你总说自己不是演员,可真开拍了却这么拼命!”周川看了那些群演一眼。“下午还要拍呢。你的脚真不用去看看医生?”

  “就是歪了一下,没什么大碍。”耿植右脚在树上站定还没能稳住平衡时,钢丝突然松了一下。他失衡扭到了脚,有点肿,也有些疼。但他还能撑得住。“今晚我请了假,等下戏了再去看看。”

  下午要拍耿植和陆道明的戏。陆道明档期紧,下午他必须要留在片场拍戏。

  周川看身边没人,小声说:“你扭到脚那一下,可能是有人想整你!”耿植在树上失足,是一次拍摄事故。但他一直看着,看出了一些猫腻。

  耿植一惊:“你看到什么了?”

  “那拉钢丝被绊倒的那个,我看着像是故意摔倒的。”周川看了一眼武行那堆人,声音压得更低。“你忘了,给你拉钢丝的三个武行中,有两个是试镜过‘石九’的。”

  他不说,耿植还真没想到这一茬。

  又听周川说:“你先前不是说刘场务故意针对你?有人说,那个武行是刘场务的便宜小舅子!”

  耿植听到这个消息。之前一直不明白无冤无仇,之前没有什么过节的刘场务怎么会那么针对自己。

  他先前只是以为有人在对方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

  而且那样的针对于他没有什么损失。

  他只要拍完戏就走人。而周川更加是再有两天就杀青。所以他只是不理对方。

  如果说刚才那次事故是刘场务和人合谋的。那就过分了!

  虽然他就算在树上摔下,有树枝的缓冲不至于受重伤。但树枝很容易刮伤裸露的部分,比如脸。

  只要他脸上受伤,石九这个角色可不会等他伤好了再拍。

  按照这个思路想,刘场务的刻意针对,耿植觉得也就有了合理的动机了。

  (https://www.biqukan.com/59_59979/437753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