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绯色樱花忆 > chapter 90 一定要找的人

chapter 90 一定要找的人

        chapter  90  一定要找的人

        “师傅,麻烦您再开快点。”宫野洵坐在出租车上,探头看着窗外一幕幕滑过的景色,满脸焦急。

        “小姐,已经最快了,再快就要超速了。”司机脚踩油门,透过后视镜看她。

        汽车从市中心一路驶往城郊,飚得飞快。道路两边的高楼渐渐变成了平房,来往的车辆越来越少。

        汽车驶入岸汀路,两边都是光秃秃的枝丫,宫野洵一会看看导航一会望望窗外,忽然,她的目光被电线杆下一个少年的身影给吸引住了。

        冬日萧条的街头上,少年倚着电线杆,两手拿着拐杖,僵立在寒风中。他微微仰头,盯着头顶白茫茫的天空,侧脸清冷孤寂。

        “师傅,停车!”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宫野洵一个箭步走到他跟前,眼中含着愠怒。

        “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跑到这儿来了?”

        冷秀宇似乎被她的声音惊醒,转头看她,眼神渐渐有了温度,“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这个残疾人呗!”宫野洵冷冷道,上前搀扶他,“信上的地址就是这里了,你发现什么了吗?”

        冷秀宇的眼眸瞬间一黯,他抿着唇,沉默了半晌,开口却道:“我们回家吧。”

        宫野洵抬眸看他,他的脸像被一层厚厚的阴霾笼罩着,黑眸没了往日的光彩,仿佛隐隐噙着忧伤,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看起来像只受伤的小鸟。

        她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她没问原因,只是点了点头,扶着他往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走。

        “秀——”苍老的嗓音忽然从身后传来,莫拉疾步走了过来,“你,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神色有些着急,冷秀宇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担心,他是怕他们的基地暴露。

        这个藏在垃圾场背后的煃洛总部,大概是连那个犯罪组织也不知道的秘密基地,否则,若冷轩泽真是暴露的卧底,那这个地方早在八年前,就该随着冷轩泽的去世一起被毁掉了。

        冷秀宇冷冷看了莫拉一眼,然后伸手从兜里掏出了那封信,莫拉接过来一看,瞳孔瞬间放大,拿着信的手微微颤抖,“这……这是老板的笔迹……这难道是,是他的遗书吗?”

        当年冷轩泽虽然是病逝,但其实莫拉早就怀疑他的死没有那么简单。如今看来,他早就预料到自己可能会被害,所以在临死前偷偷藏了这封信,留给自己的二儿子。可谁知,他去世后没多久,冷政伟也坠楼身亡了。

        之后也不知从哪传出来的流言,竟说冷政伟是弑父的不孝子,而后又畏罪自杀。而这些事件背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冷政雄。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封信的?”莫拉有些激动地问。

        “有人掉了个怀表,被我们捡到了,怀表里面藏了纸条,纸条暗示了这封信的位置。”冷秀宇言简意赅道。

        “怀表?”莫拉脸色一沉,“是不是一个瑞士怀表?表面上有珐琅雕绘?”

        “对。你怎么知道?”宫野洵警惕地盯着这个来历不明的老人。

        “那是老板以前天天随身携带的物品。”莫拉一把抓住了冷秀宇的手臂,神情越来越激动,“你说表是捡到的?是谁?是谁掉的?”

        “一个男人,没看到脸。”冷秀宇有些不耐烦道。

        “一定要找到那个男人。”莫拉一脸严肃,眸色凌厉,“老板去世后,我偷偷去医院看过他的遗体,他身上只有这个怀表丢了!那是他最珍惜的宝贝,一刻不离带在身上的,怎么会丢了呢?又怎么会被你们捡到?变成另一个人丢的东西?”

        他白花花的胡须微微颤动着,苍老的脸上青筋直爆,看得出特别激动,“那个男人,很可能就是害死老板的凶手,你一定要找到他……”

        一阵冷风吹来,寒气偷偷钻进衣袖,一点点地渗入人的五脏六腑。

        出租车司机鸣了一声喇叭,探出脑袋冲他们喊:“你们还上不上车啊,不上我走了!”

        冷秀宇眼眸一敛,沉默无声地甩开了莫拉的手,“抱歉,我要离开了。”

        宫野洵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转动,而后扶着冷秀宇钻进了车后座。

        回程的两个小时,车厢内静谧无声,她在等他主动开口告诉她,可他却只是闭着眼睛靠在皮座上,一路无言。

        回到公寓的时候,冷秀宇一头钻进厨房,拿了酒架上的一瓶白葡萄酒,倒了满满一个高酒杯,端着就往嘴里送。

        宫野洵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手,眼神带着严厉的制止,“医生说你不能喝酒。对骨伤恢复不利。”

        “你别管我。”冷秀宇想夺过酒杯,宫野洵却依旧紧紧抓着不动。

        许久,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冷秀宇抬头看着她,眉头深蹙,唇瓣轻启:“我难受。你让我喝一杯吧。”

        他的嗓音嘶哑低沉,漆黑的眼睛望着她,带着哀伤与恳求。那样的眼神,轻轻的一句“我难受”,让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

        宫野洵缓缓松了手,冷秀宇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莎士比亚说,雪莉酒是装在瓶子里的西班牙阳光。”冷秀宇摇晃着酒杯,轻笑,“呵,我怎么没品出阳光?”

        “是你心中缺少阳光。”宫野洵拉开椅子在他旁边坐下,“人家莎士比亚说的是雪莉酒的口味柔和,香气浓郁,给人以清新之感......”

        她伸手夺过他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麦黄色的酒液在玻璃杯中荡漾着,她端起酒杯,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

        冷秀宇直接拿过整支酒,仰头就要往嘴里送,宫野洵快速伸手,一把夺了过来。

        “说好的一杯。”宫野洵幽幽盯着他,“你不打算告诉我,今天那个老人是谁吗?”

        冷秀宇低下头,垂着眸,灯光在他的眼眸下投出一层阴影,看不出他眼底的情绪。

        沉默许久,他低声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曾经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那,要怎么办?”

        寒冬腊月,即使是室内,也到处冷冰冰的,头顶橙色的水晶吊灯也暖不了这一室寒意。

        “接受它。”宫野洵淡淡开口,“人改变不了过去,可无论如何,那都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除了接受之外,别无选择。”

        “宫野洵,”他嗓音低哑唤着她,“如果,如果,我曾经,是和乔希一样的人,你会不会害怕?”

        他沉湛的黑眸像深不见底的枯井,他的目光有些许的迷离,带着茫然与无措,复杂与沉重。

        宫野洵迎上他的眼神,久久地,她的唇角轻轻一扬,平静道:“是你的话,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冬夜的室内很安静,落针可闻。静谧的厨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

        冷秀宇微微一怔,回过神来时已经伸手把她揽进怀里,他靠在她肩上,仿佛在汲取她身上的温暖。

        宫野洵没有动,她不知道他今天得知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他很难过,她从没见他这样悲伤,此刻的他,需要安慰,需要她的怀抱。

        良久,他轻轻在她耳边道:“谢谢你。”

        冷秀宇把今天从莫拉那里得知的事情都告诉了宫野洵,包括那个犯罪组织的存在,包括“煃洛”这个杀手组织,包括他爷爷特种兵和杀手教父的身份,包括,他曾经被他爷爷亲手培养成杀手的过去。

        宫野洵静静地听着,眼神从震惊到愤怒到恢复镇定,最后,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担心他们找上你吗?甄迪,还有乔希,都是那个犯罪组织里的人,是吗?”

        “我不怕他们找上我。我只担心,”冷秀宇顿了顿,看着她的眼睛,“你因为我,成为他们的目标。”

        “放心吧,我外公一直有派人在保护我。”宫野洵轻轻一笑,“而且,我的身手也不算差吧?”

        况且,就算他们不找她,她也会去调查他们,总有一天,她要查清楚甄迪和她父亲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冷秀宇微微一笑,“是,没几个男人打得过你。不过,你还是不要住在这里了,既然有人保护你,那你明天就搬回自家的别墅吧。”

        宫野洵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这个对她下逐客令的人,“你这是在赶我走?”

        她忽然想起来,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他也叫她以后别去看他了。他说他请了私人看护,可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唬她的。

        宫野洵眼眸一冷,犀利的目光射向他,“是不是我爷爷去找过你?”

        冷秀宇眨了眨眼睛,“哪有呢。你想多了。”

        宫野洵鼓着嘴冷冷道:“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之前我脚受伤也是你非要赖在我家,这回我也要等到你脚好了才离开。”

        冷秀宇诧异地看着她,缓缓地,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流光。

        她大概不知道,自己这样傲娇的模样有多迷人。

        他忽然伸手,轻轻捏了下她的脸,“好吧,那就勉为其难让你留下来。”

        宫野洵脸一拉,快速拍掉他的手。

        她忽然想起来什么,问:“话说回来,那个掉了怀表的人,你查到什么了吗?”

        冷秀宇脸一沉,“没有,我托人去查了,他在那个度假小屋登记的身份证,是假的,那是一个已故的人的身份证。”

        他说着掏出手机,把那张假身份证的照片给她看。

        宫野洵探头看过来,表情瞬间像见鬼了般,她的脸变得惨白,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半晌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冷秀宇看到她那奇怪的表情,紧张地问。

        “这个人,是那个卡车司机。是当年撞上我们之后肇事逃逸的卡车司机……”宫野洵感觉胸口像压着巨大的石块,喘不过气来。

        这张身份证上那个男人的脸,宫野洵怎么也忘不了。这个叫张鑫的人,就是几个月前自杀了的卡车司机,警察找上门来告诉他们,这个人在家里上吊自杀了,并且留了遗书,坦白了自己八年前肇事逃逸的事情,这才让那桩时隔八年未破的车祸事件结了案,冷政雄也因此被排除了嫌疑。

        “他的身份证怎么会被别人拿去用?”宫野洵颤抖着问。

        冷秀宇沉思了一会,道:“你不是怀疑那个卡车司机不是自杀的吗?可是警察却没查出什么他杀的可能性。或许,这就是个突破口。这个掉了怀表的人,肯定认识这个卡车司机。这一切,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宫野洵冰蓝的瞳眸泛着冷意,“我们,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或许,找到这个人,一切真相就都可以知道了。

        这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操纵着这一切?

  https://www.biqukan.com/58_58344/23161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