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乘龙佳婿 > 第三百零八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三百零八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皇帝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轻车简从,张寿这个有所准备的人尚且感到惊讶,那些没准备的人,无所适从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很好了,更多的人都是惶惶不安,心惊胆战,就连纪九和张大块头这种在外头常常强横霸道的人都是如此。

  要知道,此前天子选婿,他们并未应选——至于事后看着张武张陆和那个姓冯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选中之后有没有捶胸顿足,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可既然缺乏单独面对皇帝的经验,也就意味着来到这种场合之后,他们紧张得腿肚子都有些打颤。

  因为今天皇帝亲临国子监,那就是冲着作弊之事来的!

  张大块头发现父亲襄阳伯张琼来了,登时更加战战兢兢。而纪九发现来的是父亲的顶头上司左都御史朱恒,父亲却没来,司礼监掌印楚宽也不见踪影,反倒是自己见过两次的随堂吕禅随了皇帝过来,他登时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把握不准事态了。

  而相比惴惴不安的当事者,张寿就显得轻松得多——他本来就坦坦荡荡,心里没鬼,慌什么?他饶有兴致地扫了一眼面色凝重的国子监周祭酒和罗司业,又数了数到场的其他官员。其实也不存在其他,只有襄阳伯张琼和左都御史朱恒两个。

  满朝文武数百,他总共上朝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名字和脸对得上号的人屈指可数。但至少内阁诸位大学士,六部尚书之类的高官大佬,他还是认得的。也不知道这是因为皇帝发话无需他们过来此地,还是他们用不出场来表示无声的抗议。

  坐在正中央的皇帝微微颔首道:“半山堂分堂试,朕亲自出了三道题,结果却不合听说分堂试上有人舞弊。今日,半山堂监生全都在此,而另一边,与此有涉的父执长辈也大多到了,朕就亲自来问一问此事。”

  此时此刻,半山堂除却那几个派出去公干的,请假的,出走的,余下的监生全都齐聚在这明伦堂。即便足有百多号人,可这偌大的地方却仍旧显得空空落落。毕竟,这座国子监最大的讲堂曾经是太祖皇帝亲自定下规制的天下最大讲学之所。

  如今皇帝虽说不是来讲课,但大多数人都不由自主地屏气息声。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第一个说话的不是张寿,也不是周祭酒,竟是绳愆厅的徐黑子!

  “皇上,半山堂分堂试,乃是臣带人寻常监考,事后阅卷,也是臣一人所为。所以这所谓舞弊,臣有话想要禀奏。吴庆祖所言张无忌作弊,乃是因为张无忌悄悄携带手抄笔记一册。臣已经查阅过,此手抄笔记乃是事前张无忌和其他五人于纪清臣处购得。”

  徐黑逹的陈述就和他为人处事的性格一样,一板一眼,声音平淡得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而纪清臣的笔记,乃是他平日上课记录整理誊抄而成,总共整理了十五册,卖给张无忌等人的乃是其中三册,为张博士去岁年底于半山堂最初开讲时的内容,大约是十天的课。”

  听到这里,朱恒顿时眼睛一亮,当即打断道:“皇上,臣听说纪清臣乃是国子博士张寿亲自点选的半山堂代斋长,如今徐监丞又说张无忌等人乃是从纪清臣处买的笔记,足可见早有预谋!众所周知,张寿讲课天马行空,若非与他早有暗中勾结的人,哪能记录下来……”

  还没等他这话说完,皇帝就突然打断道:“纪九郎,你怎么说?”

  纪九刚刚一听朱恒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自己,就知道这位左都御史不怀好意,非但打算证死他和张寿早有勾连,兴许还打算把自己的父亲拖下水。然而,当皇帝亲自问时,他心中一跳,非常犹豫是否要把楚宽托付他的事抖露出来。

  但最终,他还是硬生生压下了这个念头,垂下头低声说道:“皇上,学生资质驽钝,但唯有对速记还有些心得,所以每天上课的时候大多会尽力记一些课程摘要,回去之后再整理成笔记,以备不时温习。至于卖给张无忌等人,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只是为了赚点钱。”

  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种道理纪九当然非常清楚,因此他直接把赚钱这两个字摆在了明面上,用非常坦然的态度说道:“臣每月只有一贯月钱,但平日性好奢侈,喜欢在酒楼食肆呼朋唤友,又喜欢品相精美的文房四宝。可没有其他的生财之道,之前臣一度债台高筑。”

  “所以,分堂试在即,臣只好出此下策。”

  张大块头没想到纪九竟敢这么说,一时暗自如释重负。他很想解释一下,自己压根没看过那笔记小抄,只不过是随身带着求一个心安——可皇帝没问到他,他也不敢开口。

  “巧言令色,混淆视听!”朱恒一时大怒,“你若有此向学之心,又怎会落到半山堂!你若有此向学之心,怎会拿着笔记去换钱?一个月一千足文还不够开销,你让天下士子情何以堪?奢侈无耻,有辱斯文,简直是败类!”

  “朱都宪这话我也很赞同,一个月一千足文,寒门士子确实是可以丰衣足食了。”张寿好整以暇地打断了朱恒的话,“但我想问一问,出身江左豪门的朱都宪,当年读书的时候一个月开销多少?我记得至今仍有朱郎进京,美婢环绕,艳姬入幕的佳话,不是吗?”

  眼见朱恒登时气得胡子颤抖,皇帝顿时忍俊不禁。

  这要是寒门出身的大佬指责纪九奢侈也就算了,朱恒自己一个豪门出身的高官说这话,那就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不知道这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张寿是从哪听说的……如果让他来猜的话,十有八九是来自于朱莹。

  然而,张寿的话还没说完,张大块头就瞅准机会补上了最后一击。

  “张博士说得正是!朱都宪骂纪九奢侈无耻,令孙在半山堂,每日衣衫从不重样,从最名贵的蜀锦云锦,再到闪缎杭绸,松江棉布,样样都极尽华美,文房四宝更是径昂贵,他常常对人炫耀说价值千金,半山堂中也是满堂皆知的,未知此举做何解?”

  襄阳伯张琼见纪九身后站着的朱佑宁登时面色涨得通红,他难得觉得这个一贯觉得没用的儿子有点顺眼,当即哈哈大笑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朱都宪当御史时间太长了,只给别人挑刺,却压根忘了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的道理。”

  朱恒没想到张寿揭了自己年少轻狂的底,张琼父子竟然也跟着发难,登时气得够呛。他不由得怒视长孙,只恨不得把这个不成器的一脚踹死。奈何他儿子虽有三个,孙子却连连夭折,最后养活的只有这一个,因此老妻和儿媳妇一个劲溺爱,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下他强打精神冷哼道:“我朱家的钱一文一文都来得堂堂正正,你们管我祖孙如何开销?再说,我就不信纪清臣几个月如一日整理这笔记,便是为了勤学苦读!”

  “我是勤学苦读也好,是别有目的也罢,那十五册笔记一字一句都是辛辛苦苦整理而来,不劳朱都宪管我派什么用场!”纪九因为张寿和襄阳伯张琼的帮腔而振作了精神,当即硬梆梆地反唇相讥,“我既是用此换钱,确实不配当半山堂斋长,我今日辞了就是!”

  这一次,纪九的话也没有说完,因为皇帝突然咳嗽了一声,随即笑呵呵地说:“纪清臣这笔记,张卿你拿来给朕看看。”

  张寿立刻上前将那小巧玲珑的一册小抄呈递给了皇帝,眼见皇帝翻了几页之后,脸上就露出了相当玩味的表情,他便瞄了纪九一眼。

  就只见人的表情从紧张到一张脸死死紧绷,再到渐渐松弛下来,想来也是确证了先前的猜测。

  果然,在翻了好几页之后,皇帝就合上那册子,对纪九微微颔首道:“朕之前就很好奇,半山堂中究竟是谁能够几个月如一日,记录整理出那样详尽的笔记,以至于朕不用常常去国子监,也能对张卿讲课进度了若指掌,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他似乎没看到朱恒那惊骇莫名的表情,笑吟吟地问道:“你叫纪清臣……那左副都御史纪长睿,是你父亲?”

  纪九只希望皇帝能够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心满意足,压根没想到皇帝竟会坦然承认派人收取笔记时时过目这件事!心情激荡到无以复加的他慌忙低头行礼道:“正是家父。”

  “原来如此。不错。”

  皇帝微微一点头,随即就泰然自若地说,“那所谓的笔记之事就不用再说了,要说指使,朕就是指使的人。既然绳愆厅赫赫有名的徐黑子都说其中内容和试题无关,那襄阳伯家里的老三行为失当不错,要说舞弊却还勉强。襄阳伯已经给了他一顿家法,也算是一个教训。”

  朱恒顿时又惊又怒,可偏偏就在这时候,襄阳伯张琼盯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朱都宪,接下来是不是该弄清楚,你家孙儿一个人怎么能做出两份卷子?”

  此话一出,朱佑宁顿时大惊失色。他下意识地大声申辩道:“此事是有人陷害我……”

  这一次,出口打断他的人却是绳愆厅监丞徐黑逹。他郑重其事地深深一揖,随即一字一句地说:“启禀皇上,承蒙张博士信赖,所有卷子都是臣一个人批改的,有两份朱佑宁的卷子,此事确凿无疑。臣对照过半山堂的学籍名单,最后确认,少了唐实的卷子。”

  唐实是谁?一旁的半山堂众多监生只觉得刚刚这一幕一幕看得目弛神摇,乍然听到徐黑逹的这个名字,大多数人忍不住交头接耳。而这时候,人群末尾就传来了扑通一声。有人回头一看,就只见是一个面色苍白的监生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候,方才有人轻声说道:“什么唐实,原来是有名的唐老实!”

  被人称作为唐老实的监生,此时便牙齿打颤地说:“是吴四郎逼我的……他带着我去赌钱,眼看我输了一百贯却拿不出来,就逼我写了借条,然后要挟我在卷子上写朱大郎的名字!”

  “哟,又是吴太仆家的四郎?”襄阳伯张琼嘿然一笑,但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狞笑,“揭发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作弊,也是吴太仆家的四郎。要挟这唐实在自己的卷子上写朱都宪你孙子名字的人,也是吴太仆家的四郎。人人都知道他是你孙子的跟班,你做何解?”

  朱恒之前听到长孙的卷子竟然有两份,他就隐隐发现事情不妙,此时更觉得自己已然陷入了一桩险恶的阴谋。就在这时候,他听到皇帝沉声问道:“这吴四郎人呢?”

  张寿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张琼,心想自己直接对这位襄阳伯点明关键人士还真是没做错,就凭张琼这性格,只要知道儿子是背黑锅,那自然而然就会去顺藤摸瓜。

  果然,下一刻,张琼就嘿然笑道:“他做出了这么多好事情,还会不知道怕?那天分堂试之后,人回到吴家就说病了,就没踏出过家门一步。皇上要见,只怕还要派人去吴家请!”

  “皇上,吴四虽说和学生有些交情,但他做的事情,学生又怎会知情?事情都是他忌恨于我,暗中使诈,学生也是被他害了!”朱佑宁终于慌了神,他直接冲了出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说,“学生要坑唐老实干什么?他成绩再好,也不过和学生仿佛……”

  他这话音刚落,徐黑逹就冷冷说道:“有唐老实笔迹的那张卷子,判分为八十八分,半山堂排名第八,另一张署名为你的卷子,却不过七十八分。十分之差,名次更是相差十六名,哪来的相差仿佛?”

  见襄阳伯张琼志得意满,一副已经胜券在握的姿态,朱恒已然申辩乏力,而朱佑宁更是哑口无言,而纪九以及张大块头满脸痛快,唐老实哭丧着脸依旧坐在那儿,张寿微微眯起了眼睛,心里猜测着某个重要人物应该出场的时间。

  就在皇帝眉头紧皱,分明已然动怒的时候,他听到外间传来了楚宽那熟悉的声音:“皇上,奴婢奉旨去次辅孔大学士府上赐物,却在门口遇见一个被阻拦在外的监生。听说是半山堂的吴四郎,就自作主张把人带了过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觉得一整件事颇有些蹊跷,原来从一开始便是连环套!

  (https://www.biqukan.com/58_58069/469067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