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世缘桃花开 > 第127章 酒不醉人人却醉浮生长恨欢愉无

第127章 酒不醉人人却醉浮生长恨欢愉无

        风玉楼听水中月问到若云,不由得想起若云那如花的笑颜,飘逸若仙的风姿,不自觉的嘴角上仰,满脸含笑道:

        “她的父亲是一个皇商,姓秦。”

        水中月看着风玉楼脸上满是,压也压不住的傻笑,心底忍不住叹道:呃,陷入爱河的便宜弟弟真真是,像个,呃,像个二傻子啊!

        水中月越看风玉楼,越觉的这陷入爱河的弟弟,真是,真是傻气的没法看,估计这会人家就是把他卖了,他都能欢快的去替人家数钱!

        呃,感到身上压力很大的水中月,忍不住又看了看自己那傻缺的便宜弟弟,叹了口气,勾了勾嘴角,便宜弟弟这么傻,可是自己还是好喜欢他,怎么办?

        水中月心中欢快的鄙夷着自己的便宜弟弟,安静的等着他冒完傻气,心里暗道:无论那女子是何种样人,和那楚凤溪又何种纠葛,有自己在一旁看着,总不会让自己的便宜弟弟吃了亏去!

        风玉楼在这里自我沉醉了片刻,清醒过来之后,见兄长水中月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不由得一时有几分羞涩,几分汗颜,便赶忙转移话题道:

        “兄长一路奔波,又刚为玉楼动了干戈,想必一定是累了,弟弟给您安排个住处,先歇息一番吧!”

        说完不待水中月回答,便匆匆的出了客厅,给水中月安排住处去了。

        水中月惊鄂的看着落荒而逃的便宜弟弟,不由睁大了眼,娘啊,不就一个女子,至于么?

        在边关,曾听说便宜弟弟惊才绝艳,计谋百变,把个匈奴大军打的屁股尿流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啊,确定不是讹传?

        若不是讹传,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那么的本身,能把一个惊才绝艳、计谋百变的便宜弟弟,变成了智商都不在线啊!

        这一刻,水中月真是对这未来的弟媳充满了好奇,若不是碍于礼教和自己未来大伯子的身份,自己都想立马去看上那么一看。

        可是很快他就会知道,人生有太多时候,当谜底解开,久待之人浮出水面,等待自己的不是恍然大悟,而是为何会如此?

        当然现在这些还是后话,风玉楼殷切的给兄长水中安排好了住处,又亲自去下厨整了几个小菜,让门口的林伯去卖了几斤好酒,准备和久别重逢的兄长好好畅饮一番!

        风玉楼家底薄,自然比不得那些个豪门贵族,家藏佳酿,他平日里冷清,不好酒色,所以对酒一项不是怎么爱好,但如今兄长来了,为表郑重欢迎,当然要整上几分好酒,才像个样吗!

        于是晚间,好久不见的兄弟二人,在风玉楼心中有些冰释前嫌,和水中月对前人故事有些愧疚的情况下,那真是想谈甚欢,比那些表面亲如一团,内心三刀两面的兄弟,关系简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于是如今关系进了一步的二人都喝的有点醉,人有时候醉了,也不见的就是酒喝的多了,有句俗话说的好: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如今对这兄弟二人来说,他们醉的不是酒,更不是色,而是这冰释前嫌、坎坷多磨、得来不易的兄弟之情!

        对于自幼六亲无靠、食不饱腹的风玉楼来说,这突然冒出来的兄弟,且对自己相救多次,他在想通了一些之后,是非常珍惜的,是,他的母亲害的自己父子相离,母亲生无可恋,悲伤不已的死去,可是当年他的母亲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尚且幼小,并不知情,所谓稚子何辜?

        他有什么错呢?在这场灾难了,他也失去了他的母亲,他也是个受害者,可现在他从不曾怪过自己半分,还一心的要补偿自己所受的苦,无论何时都表示无条件的维护自己,得兄若此,夫复何求?

        想清楚的风玉楼,如今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哥哥,满意的简直不要不要的,两人醉了之后,风玉楼仍撑着把兄长送到,自己给他安排好的卧室里休息去了。

        风玉楼回到自己的卧房,躺在床上,摸着枕头下,若云那天给自己的信,不由心底充满了甜蜜,过几日,若云就会嫁进来了,到时候自己娇妻在怀,兄长在侧,亲情爱情自己都有了,该是何等的幸福,何等的满足!

        被风玉楼日思夜念,被水中月好奇不已的若云,此刻正在做什么呢?

        正在做嫁衣,红红嫁衣,充满了喜庆,若云轻轻的抚着,绣着上面的一朵花,其实作为京城有名的贵女,若云的绣计和其他的技能比,不算出色,但若云还是绣的很是满意,嫁衣好不好不是最关键,只要嫁的人够好、够美、够喜欢、够真心待自己就足矣!

        若云心里感叹着的,情不自禁的拿出风玉楼那日给她写的回信:

        君住京城东,吾居京城西。

        日日思君不见君,孤灯影相随。

        此情绵绵无绝期,天长地久无尽时,

        惟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若云看着信上的诗词,不由一阵甜蜜涌上心头,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啊!

        二人这里不得见,却满是甜蜜,可是也有二人却心神难定、充满愁绪、夜不能寐,那二人是谁呢?

        当然之一就是楚凤溪,白天白白忙活了一场,本想把风玉楼给打个狗血喷头,面目全非,让他一时迎不的亲,娶不得妻,自己好能多些机会去争取若云。

        可不曾想,竟被意外飞来之人给搅了局,没能打风玉楼个狗血喷头,让他迎不的婚事,当然如果到了最后,自己赢不来若云的心,自己也不能放弃,要不自己这从来一世又和意义?

        实在不行,实在不行自己就只好用抢亲,这招毁了他和若云的婚事。

        当然这招实在太损,会毁了若云的名誉,虽然若云对风玉楼千里追寻,独身一人跑到边关去,如今的名誉也未必就能好到哪里去,但若云此举也会有一些人夸她,重情重义。

        但若是若云被自己抢了婚,那恐怕不会有人会为她辩解,只会说她水性杨花,勾搭自己,早在婚前和自己有私,要不然自己好好的谁都不抢,偏去抢她的婚?

        当然也会有人说,自己可能和风玉楼有积怨,要不然自己怎么和他曾大打出手过,这也就是今日自己和风玉楼一场拳脚、毫不避人的另一个目的!

        但如今事情做到了这个地步,楚凤溪却觉的内心坎坷不已,为毛呢?因为这突然出现的水中月,楚凤溪虽查不清楚他的来历,但只要不是真傻,就会明白,他不可能是个小倌!

        至于他具体是何等身世来历,暂且不说,就他那一身出神入化、深不可测的武功,就让人无可奈何啊,想在他面前抢个婚,那是何等的不可思议,恐怕真的会,如同痴人说梦一般不可实现!

        可是千难万难,放弃最难,自己若是放的下,前世又怎会落的为她舍了富贵、老爹,白白打上一条命呢?

        所以在这月色朦胧的夜里,楚凤溪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外加咬牙切齿,心里恨不得,立时就去把风玉楼家的祖坟给扒了。

        这之一的,夜不能寐的是楚凤溪,那之二的,夜不能寐的是谁呢?是水中月,当然不是?他喝了小酒,兄弟交好,正心生欢喜,睡意正酣呢!他这会可不会夜不能寐,他夜不能寐的时候还在后面呢,大家不要急!

        那这之二的究竟是谁呢?

        当然是太子容云轩,上次因为绿腰的身死,唤起了太子对绿腰以往的那些个怜惜,所以对于一见钟情的若云,想起终是有些背叛绿腰的感觉,虽然太子并没有爱过绿腰,但以往他对绿腰的多年相伴,也是有几分心意的!

        如今她刚死,尸骨未寒,自己就慌着去找自己的心仪之人,未免有些太过薄情寡义!

        但是正当怕别人觉得他薄情寡义的太子,此时却意外的听到了风玉楼和秦若云要大婚的事,这下太子慌了,虽然他早就知道若云和风玉楼有婚约,他也正盘算着怎么去给他弄散了,但这突然就听到人家要大婚了。

        这个消息,这个消息吗!对于一个一心爱慕秦若云的太子,真有点像个晴天霹雳,当然这也许是有些夸张的,毕竟太子么就是太子,儿女情长什么的,要是和国事撞在一起国事,那还是要往一边站滴!

        他总不能和楚凤溪似的,为个女子就连命都不要了,虽然那样痴情的男子是很了不起,是很让女子心仪,可那样痴情的男子,如果是将来的一国之君,那可是会吓死人的!

        所以这容云轩虽然喜欢若云,但他不会和楚凤溪一般,为若云生为若云死!

        这楚凤溪也是迷了头,要说这天下的女子千千万万,比若云美的也未必就没有,可楚凤溪对若云就像是入了蛊一般,舍不得,放不下,不能弃!

        是缘是孽?恐怕是连楚凤溪也说不清,他这么前世今生的执着,可值得?

  https://www.biqukan.com/57_57689/228514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