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良民 > 第007章 滚刀肉

第007章 滚刀肉

        “10…15…16…21…71……”

        关秋骑到没人的地方停下数了数,82块,加上一瓶矿泉水,总共讹了83块5,让他惊喜不已。

        03年人民币还是很值钱的。目前苏杭月平均工资不过才1500,很多人还是“被平均”的,就鹿城工厂普通操作工而言,一般也就1000块左右,且都是加班加点熬出来的。

        像他租的那间民房,一个月才50块,还包水电。

        目前的83块,其综合购买力绝对不啻于18年的830块,也就难怪关秋这么高兴了。

        收拾心情,关秋把毛票子整理好仔细踹进裤兜,这是他傲笑鹿城的本金。

        随后蹬着自行车朝工厂赶去,他要到劳务公司去拿身份证,顺便把这个月的工资要过来。

        ……

        龙江路,这是鹿城第二条主干道,贯穿南北,沿途有数不清的电子厂、机械厂,像鹿城赫赫有名的沪士电子、四海电子、合丰机械都在这条路上。

        那位手持青龙偃月刀的龙哥就是在合丰机械厂附近折戟沉沙的。

        闲话少说。

        关秋吭哧吭哧蹬着自行车来到龙江路时已是半个小时后,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心里想着得赶紧弄辆摩托车,实在不行电动车也行,要不然太耽误事了。

        从兜里掏出电子表看了眼,已经4点30,得抓紧时间,要不然人家可能就下班了。

        关秋思考着怎么去要回身份证和这个月的工资?

        身份证好说,关键是工资。

        不管现在还是将来,这些狗—日的劳务公司都是周扒皮转世,趴在打工仔身上喝血吃肉,资本家发的那点血汗钱要先打到他们账户上,然后按照合同抽取一部分所谓的“劳务派遣费”后再转发到打工仔手里。

        想从他们手里抠钱,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何况他本来就迟到两次,再加上今天又旷工,工资够呛能全要回来。

        边想辙边慢腾腾往工厂门口骑。

        软的不行,资本家良心都是黑的,哀求无济于事;硬的也不行,不提他一个人势单力薄,派出所就在前头,一个电话五分钟就到。

        在经过一家门头挂着“诊所”招牌的小卖铺时,关秋眼珠转了转,有了主意。

        “老板,帮我车看一下。”关秋架好车递了根烟给店门口凉棚下修鞋的老头,然后快步朝小卖铺旁边的窄巷里走去。

        过了十分钟,右手包裹着厚厚一层白纱布的关秋又快步走了出来,跟修鞋老头道了声谢,推着自行车朝工厂赶去。

        接下来就是表演的时间了。

        工厂没有工牌,进出全靠辨认工作服,以及保安室里的手工打卡表,那上面有照片。

        顺利进了工厂,还没到车间,轰隆隆的机器声已经传了过来。

        他在组装线,领班是个跟他年龄相仿的本地人,嘴脸一向比较丑恶。虽然不想见到他,但是需要他报备一下离职申请,这样劳务派遣公司才好确认。

        来到组装线,路上同事、老乡以及曾经的职高同学,纷纷朝他托在胸前的右手看来,冷漠、同情、幸灾乐祸,什么样的目光都有,不一而足。

        关秋咧嘴朝他们笑笑,根本不以为意。甚至心里有种领导下乡巡视的感觉,投过来的复杂目光被他自动替换成羡慕、嫉妒以及崇拜。

        “卧槽,我撒时候这么不要b脸了?”关秋心里嘿嘿笑了笑,然后又自问自答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要过脸?”

        一直走到组装线尽头,在高高摞起的周转箱后面有一张临时办公桌,那位领班……关秋不记得对方叫什么名字了,反正桌子后面坐着个20上下,理着板寸头的年轻人。

        见到关秋过来,板寸头斜斜乜了他眼,没吭声,继续趴在桌上写单据。

        关秋走上前用手敲敲桌子,语气平淡道:“帮我办一下离职手续,快点。”

        反正双方以后也没什么交集,关秋懒得笑脸相迎,自然是怎么高兴怎么来。

        板寸头很不爽,抬头看着他不耐烦道:“敲什么敲啊。我问你,今天为什么旷工?”

        劳务公司马上就下班了,关秋有些着急。见这个领班这么不上路,他竖竖那只裹着白纱布的右手吓唬道:“告诉你,这是早上来的路上摔的,算工伤。我现在疼的厉害,不想跟你多废话,你要不快点给我办了,我立马就去找经理,看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

        关秋不是正式工,出了什么意外主要由劳务派遣公司负责。但是雇佣方多多少少也是要受牵连。

        那个本来一肚子火的板寸头,听到关秋说的话,立马不敢装逼拿乔了,涨红着脸看着他吭哧了几秒钟,然后拉开抽屉拿出离职单填写了起来。

        他是正式工,而且工作既清闲,工资也不少拿,万一闹起来人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倒霉的还真就只能是他。

        很快,离职单写好,板寸头把离职副本撕下来递给关秋去劳务公司交差,“喏。”

        关秋用左手夹着单子朝对方挥了挥,“拜拜~”

        后面的板寸头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目送关秋离开后,把火气发泄到刚过来的一位女员工身上。

        ……

        紧赶慢赶,在劳务派遣公司驻工厂临时办公室关门前一刻,关秋赶到了。

        办公室在食堂二楼,里面人不多,两女一男,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而坐南朝北的办公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主管,在看到关秋进来后放下腿问道:“有什么事吗?”

        “离职。”关秋一脸痛苦的走上前,把离职单往女主管面前一杵到。

        女主管接过去看了看,皱着眉头说:“关秋……你今天旷工是吧?”

        “我出了点意外。”关秋没说什么事,只是眼睛里隐隐透出痛苦的神色。

        女主管朝他纱布上隐隐渗透出红药水的右手看了眼,那张克夫脸上面无表情,砸吧了下嘴巴说:“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不过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你这样无故旷工而且不请假……”

        尽管关秋对这些人的无耻程度有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在听到对方说出口的话时,心里依然避免不了愤怒。

        虽然伤是假的,可对方看到他受伤后,不仅连一句出于人道主义的关心话语都没有,还跟他提什么规定,潜台词还是要扣钱。

        看到这位女主管那副丑恶的嘴脸,关秋心里打好的腹稿也懒得说了,一言不发的走到靠墙边的长条椅上坐下。

        他本来只打算要回工资,既然对方这么不要脸,那他今天就让对方见识见识什么叫神仙难日……不对,什么叫滚刀肉。

  https://www.biqukan.com/57_57249/22539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