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京极家的野望 > 第十七章 京极高广打出了GG!

第十七章 京极高广打出了GG!

        坐着牛车离开京都,又走了俩日京极高广一行到了宇治川附近。

        到这里,雇佣的牛车就要回去了。

        九条稙通只给京极高广付了这一段路程的路费,若是京极高广还要继续坐牛车的话,那么从宇治川到上平寺城这一段路的路费便要京极高广自己掏腰包了。

        然而京极高广已经没钱了,于是只能带着琴川夫人下马步行......

        好在这次上洛京极高广还带了十多名旗本和侧近,即便是走路,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主公,在下从此间卖茶的商人处打探到,最近近江各地似乎都爆了战事,尤其以高岛郡和坂田郡的战事最为激烈!”

        “据卖茶的商人所言,高岛郡的战事乃高岛家挑起,高岛郡的国众全部参战,不过据说合战已经分出了胜负。”

        “至于坂田郡方面,似乎是六角家出兵攻打浅井家,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听到旗本的话,京极高广还没有什么反应,倒是身旁的琴川夫人心里顿时一慌,捏着京极高广的手急切的说道“六角家出兵北近江,那本家是否也有危险?”

        “阿琴且放宽心,家中有三郎在,定然无事。”京极高广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也非常没底。这可是六角家进犯,浅井家若是挡不住的话,京极家保不准也会被对方顺带消灭的。

        这一刻京极高广开始后悔起来了,自己就不该跑去京都,若是此时自己在领内的话,凭借自己的威望至少能让家中兵势安心不少吧?

        琴川夫人并没有因为京极高广的话便放下心来,而是继续说道“不管如何,妾身心里总有些放心不下。我们还是返回上平寺城吧。”

        “如此也好!”

        从宇治川这里返回上平寺城有三条路。

        第一条是向东经过六角家的领地前往上平寺城,一路都是大路,而且六角家领内治安稳定,不易遇到山贼。

        第二条是向北经过滋贺、高岛二郡,但需要从浅井家的领地经过,京极高广自然不会跑去送死。

        第三条便是到滋贺郡延历寺的地盘坐船,然后在长浜城上岸。坐船度最快,即便琵琶湖里不时有“水贼”出没,但是若从比叡山延历寺的港口坐船,琵琶湖的水贼是不敢招惹的。

        琵琶湖被近江包围,是十分重要的内6湖泊,湖上贸易是比较达。是以也滋生了一些在湖上劫掠过往商船的“水贼”。

        而在“泛琵琶湖商业圈”中,拥有“水军”的只有比叡山延历寺和六角家等少数势力,而比叡山延历寺控制琵琶湖西岸,是整个琵琶湖水运系统中实力最强的势力。一般的水贼是不敢招惹悬挂有比叡山延历寺标物的船只的,所以从延历寺的地盘坐船最为安全。

        说走就走,京极高广让人付了茶钱便动身前往北边的滋贺郡。

        到达滋贺郡南部的坂本乡时已经入夜,京极高广等人便在坂本乡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之后才从坂本乡的渡口坐上了前往今浜乡的渡船。

        当日下午,京极高广等人便从今浜城上了岸。

        重新踏上坂田郡的土地,京极高广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触的,不过京极高广最挂念的还是之前听闻的战事。

        “先去今浜城,上坂民部若在的话,家中情况一问便知!”京极高广指着不远处的今滨城大声说道。

        今滨城的城代是上坂宗信,京极高广决定先进今滨城问问情况再说。

        小跑着前往今滨城,还未走到城外,京极高广等人的去路突然被人拦住了!

        “哪里来的贱民,竟敢在吾面前放肆!”

        本来面前突然窜出来一个人京极高广还被吓了一跳,但是看清楚来人的打扮乃是寻常农民之后,京极高广又有了底气,当即指着对方的鼻子开始装起b来。

        京极高广话音刚落,几名跟在京极高广身侧的旗本顿时上前将京极高广护在了身后。

        “主公,此人不似寻常农民,身上有血迹,而且随身带着兵刃,小心为妙!”一名旗本拔出太刀警惕的说道。

        这时候京极高广才猛然觉,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确实不像是个善茬。

        “你是何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旗本当即呵斥道。

        拦路的男子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将遮住眼睛的头往后一抛,露出一口大白牙“诸位别误会,在下并无恶意。”

        “在下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若是诸位身上带有吃食,可否给予在下一些?”

        “在下?你是武士?”京极高广从旗本们的中间探出半个头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男子当即点头道“在下林左兵卫,出身美浓林氏。此前从家中出奔,机缘巧合之下出仕了浅井家。前几日浅井家和六角家在内保河原大战,在下亦曾随军参战,但是因为得罪了浅井家一门的浅井远江守等人,所以为主家所弃。”

        “今日若得阁下一饭之恩,他日在下必然相报!”

        林政信身上一文铜钱都没有,出阵时带的几枚饭团也很快吃完了,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就剩下一柄佩刀。

        但是作为武士,佩刀乃是堪比性命的东西。林政信就算是饿死,从伊吹山上跳下来,也不可能拿出去卖。

        至于吃霸王餐、偷窃财物这些事情,林政信也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便硬生生的饿了俩天。

        今天是饿得实在没有办法了,本来想找个势单力薄的行人“借”一点东西吃,谁知道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好不容易终于有人来了,结果跳出来之后现,对面的人似乎有点多.......

        动刀子明显是不行的,那就只有“讲道理”了。

        “你说你前两天在浅井家参战,那你可知道内保河原的战事现在是何情况?”京极高广一时间也顾不上其他了,连忙出声问道。

        林政信连忙点头道“知道是知道,只是在下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

        “给他拿块饭团。”京极高广对身旁的琴川夫人说道。

        琴川夫人身旁随行的侍女连忙从布袋里面掏出一枚由叶子包裹起来的饭团递到了林政信的手中。

        林政信也不客气,将饭团丢在嘴里就是一通狼吞虎咽。

        “饭团给你了,现在能说了吗?”京极高广一脸急切的追问道。

        林政信砸吧了几下嘴,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京极高广说道“内保河原的战事?五天前就结束了啊!”

        “什么?已经结束了!”

        京极高广一脸震惊,突然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京极高广的心中升起“六角家不会这么快就击败了浅井家吧?”

        京极高广心里突然慌的一哔。

        “完了完了,以六角定赖的脾气肯定会向本家动手的。”

        “京极家百年基业,今日终于毁在我的手中了吗?”

        京极高广在这一刻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京极高广随后打出了gg!

  https://www.biqukan.com/57_57077/22543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