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术师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井底之蛙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井底之蛙

  方夺眉心微皱,听到景轩的话就有些不舒服,红莲门掌门也是有些不悦,厉声喝道:“景轩,不得无礼,是谁教你这么没规矩的?”
  清池也想景轩他投去了不悦的目光,“师兄,人家是来帮我们的,你没必要说出这样一番话吧?既然大家的目的相同,在没有接触到敌人之前就要升起内杠吗?”
  景轩不以为然的看着方夺对掌门说道:“师父,我觉得对付修罗门那些混蛋,有我们几个人就够了,其他人要跟着就让他们跟着好了,还有清池,我希望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这次要不是师父执意要让你去参加降灵大会,你以为你会有这样的机会吗?我告诉你,在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景轩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红莲门除了掌门之外能力最强的一个,说起话来自然也是底气十足,就连掌门平时都会百般忍让,毕竟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当然,说起天才要分和谁去比较,在红莲门这种小门小派之中自然会被众人推崇,可放眼整个宗门之间的标准,这个叫景轩的资质根本不值一提。
  没等方夺说些什么,姚依依一脸不屑的走到景轩面前,冷冷的哼了一声,“哼,听你的意思貌似解决修罗门你一个人就够了似得,既然你这么厉害的话,不如就你自己去怎么样?我们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如何?”
  景轩翻了翻白眼,身为一个大男人那种姿态别提有多娘炮,“如果师父同意的话,我自然愿意一人前往,左右带着你们去也是累赘,还不如我亲力亲为来的痛快。”
  清池深深皱眉,一脸怒意的看着景轩,“你……”
  掌门完全看不下去了,狠狠的将手掌拍向了椅子的扶手,一把上好的椅子顿时四分五裂,“够了,景轩你太放肆了,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
  景轩见掌门生气,立刻收敛了一些,但看向方夺等人的眼神之中依然没有任何的善意,“我知道错了师父。”
  掌门轻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方夺说道:“唉!方夺你别介意,他性格就是这样,都怪我平时不够严厉,才给他养成了现在这样的臭毛病,景轩,还不给方夺道歉?”
  方夺微微一笑,“没关系,完全没必要道歉,有能力者会孤傲一些完全正常,我不会介意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该出发了,毕竟早点出发也能早点到不是,可我并不知道修罗门的位置,不知道掌门能否告知?”
  掌门点了点头,“当然,这有什么难的。”
  随后掌门告知了方夺一行人修罗门的具体位置,并让他们用纸笔记下来。
  其实她也是通过特殊渠道得知的修罗门位置,毕竟修罗门消失了这么久,也是进来这段时间才横空出世。
  到底这个位置是不是真的,就连红莲门的掌门也不知道。
  这种情况方夺早就预料到过,毕竟各个宗门之间平时的联系并不是很多,除非特别友好的宗门之间会互相知道位置,一般情况下是没人愿意将自己宗门的位置暴露出来的。
  可无风不起浪
  ,要不是她所说的那个位置,也一定不会传出这样风声。
  方夺双手抱拳,对掌门说道:“那好,那我们即可出发,就不多做打扰了。”
  掌门点了点头,“好,还请你们先出去等候一下,景轩留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方夺眨了眨眼,和姚依依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与清池几人一起向大厅外走去。
  在所有人都走后,掌门来到景轩面前,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景轩不敢置信的看着掌门,瞪大了双眼,“师父……”
  掌门一脸的怒意,恶狠狠的瞪着景轩,“你以为你是谁?在红莲门你可能是天才,但我告诉你,你在刚刚那个少年面前什么都不是,刚刚要不是为了给你留些颜面,我早就想抽你了。”
  景轩眉心紧锁,依然是一副不屑的样子,“为什么所有人都说这个人很强,难道就评您在清池那里得到的一些情报,就断定这个人很强吗?”
  掌门深吸一口气,“无极门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我知道,无极门近年来有一位先天道体的天才下山,想必就是这个方夺无疑了,你说我为什么说他很强。”
  景轩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小声的嘀咕着,“那又如何,还不只是对付鬼厉害一些,切……”
  掌门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景轩连连开口,“没什么,没什么,好,现在我知道了,他很强,可那又如何呢?”
  掌门无奈,“总之你千万不要去得罪他就是了,如果让他怀恨在心,我们整个红莲门都要跟着你陪葬,我这绝对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清楚了吗?”
  景轩点头,“我知道了。”
  他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心里面却更加的不屑,不但瞧不起方夺,还有些质疑掌门的胆量。
  只是一个无极门人至于这样小心翼翼的吗?更何况看方夺一副土包子的样子,就知道实力也不怎么样,先天道体又怎么了,还不是要找红莲门联手才敢去修罗门。
  “好了,你知道就好,记住我说的话,要是你在给我惹出什么麻烦的话,等你回来有你好看。”
  景轩离开了大厅之中,和方夺等人聚合在一起。
  其实刚刚他和掌门的对话,完全被听觉异常灵敏的方夺听到,但他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冷冷的笑了笑。
  像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方夺还真的懒得去和他计较,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
  随即一行八人向修罗门进发。
  根据红莲门掌门的说法,修罗门并不在滨海市,而是在杜江市的一片山脉之中,具体是那座山,就连她也不清楚。
  众人称作火车,前往杜江市,在火车上,红莲门四人的的穿着异常眨眼,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相比他们而言,方夺四人的服装要正常的多,除了方夺的一身有些破旧的衣服之外,姚依依等人的还算看得过去。
  一路上景轩一直保持着孤傲的表情,全程没有要和方夺等人交
  流的意思。
  倒是清池,和方夺等人聊的火热,云深和逸尘的性格也都还好,偶尔还会参与一些话题。
  从滨海市到杜江市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是很近,有五个小时的车程,这还是在乘坐高铁的情况下。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姚依依主动购买了扑克,和清池等人玩牌,刻意没有邀请景轩。
  而人家也牙根没有参与的意思。
  这段时间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都没能好好休息,就直接前往了红莲门,他不明白为什么姚依依可以一直保持精神亢奋。
  童乐则万年不变的看着各种古书,吴为被强迫着和姚依依玩牌,气氛倒也没有那么糟糕。
  方夺则不断的思考到时候到了修罗门要怎么挖出事情的真相,不知不觉他便睡了过去。
  ……
  “方夺醒醒,该下车了。”
  方夺被姚依依摇晃着醒来,他揉了揉惺忪双眼,赫然看到火车已经到达杜江市。
  八个人肯定坐不下一辆出租车,众人很自觉的分成两组,当然是方夺四人一组,红莲门人一组。
  在前往山脉的路上,姚依依一脸气氛的撇了撇嘴,对方夺说道:“你为什么现在脾气这么好了?我看那个叫景轩的娘炮就浑身不舒服。”
  方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理会那种人干嘛,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敢保证,他这种人是最怕死的那种,一旦爆发大战,他肯定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为点了点头,“是啊,这种人你和他生气完全犯不着,可能实力是有的,但就凭他这样的性格,我就敢保证,他也就到现在这种程度了,不会再有任何的进步。”
  姚依依双臂环于胸前,“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嚣张的样子,还真的拿自己当根葱了,要不要到地方之后我教训教训他?”
  方夺摇头,“我看还是不必了,毕竟我们此行的目的相同,能不惹出事端再好不过了,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你觉得我们还会和红莲门有什么交集吗?”
  姚依依将头转向了一边,看向窗外,不在说话,同时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去整治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炮了。
  童乐眼睛在盯着书,忽然开口说道:“那个叫逸尘的你们也要多注意一些,我觉得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别看他表面一副和气的样子,实际上不知道要怎么瞧不起我们呢。”
  方夺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这样说?”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小心一点就是了。”
  方夺和吴为相互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也就没有多问。
  等八人到了车辆能够行驶的最边缘处,纷纷下了车。
  景轩站在原地,一脸玩味的看着方夺:“无极门的大天才,现在该怎么走?可千万不要说你不知道,要不然可就白白让师傅高看你一眼了。”
  姚依依本来就在强压着怒意,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你特么怎么这么烦?你能找到你找?冷嘲热讽的给谁看呢?”

  https://www.biqukan.com/56_56556/30546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