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怂西游 > 六五 猴子出去请救兵

六五 猴子出去请救兵


        偷喝了一口西天灵山的灯油就能这么牛逼?

        这是什么油,印度神油吗?

        “琉璃盏内清油减少,致使佛灯昏暗,这黄毛貂鼠自知闯了大祸,因怕被金刚捉拿,便跑到了那黄风岭占山为王,做了个妖怪。”

        说道这,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一首儿歌,小老鼠上登台,偷油喝下不来。难道这儿歌讲的就是这黄风大圣的故事吗?

        然而,灵吉菩萨的这段话真正让我在意的并不是黄风大圣如何变的这么厉害,而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道具,琉璃盏。

        一说到琉璃盏首先想到的肯定是那个卷帘大将,未来我将收服的其中一个徒弟,沙悟净。

        卷帘大将就是因为在王母的蟠桃会上失手打碎了玉帝面前的琉璃盏,所以才被便下了凡间在流沙河里做了个河童。

        琉璃盏,从字面上来看,是一个琉璃制成的盏,什么琉璃,其实就是一种含铅的人造水晶,只不过在现在这个时代,想要制造琉璃并不容易,所以琉璃一直都是和美玉处在一个级别,也算是比较珍贵的宝石。

        盏,看着像碗,比碗要小,要矮,一般就是装上灯油做灯使用,我们现在也仍是用盏来作为灯的计量单位嘛,一盏灯。

        当然,盏也可以用来做酒具茶具的,推杯换盏。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不大的容器,一般都不会比一只手大,就这么小小的一个物件摔坏了就要一个天将被贬下凡尘,是玉皇大帝太小心眼儿吗?

        我感觉不是,同样是琉璃盏,如来佛祖面前的这琉璃盏里只是一点清油就可以让这黄毛貂鼠拥有如此强大的法力,不但可以在吃素的情况下长时间的变化成人形,还能用出足以翻天覆地的大神通三昧神风。

        同样是琉璃盏,作为诸天之主的玉皇大帝所拥有的琉璃盏,会比仅仅盘踞在西天的如来手中的差吗?

        我觉得不会。

        在这个神州世界里使用法术的代价是非常高昂的,每一个技能都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在施展,之前猪八戒就曾说过,只是一炷香的变化法术,就可以消耗掉他七天的寿命,

        而半盏的灯油就可以让佛祖养的一只黄毛小仓鼠就成为如此强大的妖魔,我推测这琉璃盏应该是个承载巨大法力的容器。

        孙悟空问道:“那这三昧神风就无从下手了吗?”

        灵吉菩萨摇着头道:“这三昧神风乃是左道旁门,修炼极难,所以少有人知,也无从抵御。”

        孙悟空急道:“这黄毛老鼠乃是佛祖面前跑过来作难的,难道不是你等的责任,你一个无从抵御倒是说的轻巧,我师父却仍被困妖洞哩!教我们师徒取经的是你们,现在取经路上遇到妖魔你们倒不管了,是何道理!”

        你这猴子着什么急啊,要是灵吉菩萨没办法治这妖怪,那护法迦蓝干嘛还让你大老远的飞到这里来求援啊。

        再说了我可是亲耳听到那黄风怪说只有灵吉菩萨能克制他的,应该错不了。

        灵吉菩萨笑道:“你这猴子就是急躁,我话还未说完你怎就牢骚起来。”

        就是就是,你看看人家菩萨的脾气多好,你给我学着点,什么叫学做人,看看别人得道者是怎么做的,多学着点才能做个人。

        灵吉菩萨继续说道:“那日黄毛貂鼠偷食了佛前灯油,佛灯昏暗,地底妖魔涌出无数,百姓也因佛光暗淡而迷失真我,有了贪杀之心,损寿折福。”

        佛家里讲,身为灯台心为盏,信为灯柱戒为油,智慧明喻如灯光,如是觉灯照无名。

        可是灵吉菩萨这话什么意思,没有了佛光那西天的妖怪就都出来了,百姓的素质也就下来了,你是在说人之初性本恶吗?是说如果没有如来佛祖的这佛光普照,这西牛贺洲就是个妖怪横行,人心险恶的地方吗?

        佛灯渐暗饥鼠出,我从长安出来一直到现在可都没遇到过什么大妖大魔的,可我知道,当我凑齐了三个徒弟之后,后面就会接连不断的遭遇妖魔,而这些妖魔所在的地方,正是我即将要踏入的西牛贺洲。

        你这西天所在的西牛贺洲如此凶险,那凭什么还要说我大唐所在的南瞻部洲是个是非恶海,我还何苦大老远的来你这里求什么真经,毕竟大家半斤八两差不多,都不是什么好货嘛。

        “佛祖重添了灯油,重振了佛光,可这大错已经铸成,我受了如来法令,捉拿了这黄风怪,如来照见说他罪不至死,便叫我在此镇押,但我见他心无恶念,便心生慈悲,饶了他的性命,放他去隐性归山,不许伤生造孽,不知他今日欲害令师,有违教令,实乃我之罪也。”

        废话,可不就是您的错吗,佛祖是怎么吩咐你的,是让你把这黄耗子给捉回去,您倒好,却把他给放了,这是一般的因为馋嘴偷吃了一点灯油的耗子吗,他可是让你们西牛贺洲变成妖魔聚集地的大罪人啊,您怎么一心软就给放了呢。

        孙悟空倒是根本不关心这西牛贺洲到底变得有多凶险,只在乎眼下能不能顺利的通过这黄风岭。

        “菩萨你既可捉了那怪一次,想必是有法宝可以克制那三昧神风。”

        灵吉菩萨看向身旁漂浮着的那根龙杖,道:“如来赐了我一颗定风丹,一柄飞龙宝杖,用来降服此妖。”

        什么意思啊,佛祖给你一颗定风丹你就能降服这个妖怪,佛祖给我的锦斓袈裟上也有定风珠啊,然而并木有什么卵用啊!

        这是厚此薄彼吗,算不算偏心眼啊,给人家的东西就能降服这么厉害的妖魔,给我的就只是个装饰品,到底咱是个身份低微的外人啊。

        孙悟空道:“既然菩萨有此降妖法宝,还请菩萨随我去降服妖魔救出师父。”

        灵吉菩萨道:“那我就不多留你在此长叙,便随你去一趟。”

        心急的孙悟空跳起来就往外走,灵吉菩萨却突然又开了口。

        “你过来。”

        灵吉菩萨轻轻的招了招手,示意孙悟空到他面前去。孙悟空也是听话,便又来到了灵吉菩萨的面前。

        灵吉菩萨微笑的看着孙悟空的眼睛,可我却感觉灵吉菩萨这和蔼的目光仿佛是在透过孙悟空的眼睛在看着我。

        只见灵吉菩萨伸手轻轻的拂了一下孙悟空的眼帘,孙悟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我的眼前也随之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感觉到灵吉菩萨温暖的手盖在我的眼睛上,然后听到灵吉菩萨缓缓道:“这神通有伤本源,你身无法力,不可久用。”

        又是那阵尖锐的耳鸣声,我闭着眼睛皱着眉,双手按在耳朵上用力的压了几下,耳鸣声渐渐变弱,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灵吉菩萨的那座禅院,而是眼前这阴暗的山洞。

        看来灵吉菩萨是真的通过孙悟空的眼睛看到了我,孙悟空那可是法力无边的长寿大户,不可能是菩萨所说的身无法力,这话可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

        恢复了原本的视角,感觉有一点点的疲倦,我正想伸手揉一揉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动弹不得。

        哎呀我去!我是什么时候又被绑起来的!

        “快去禀告大王,这和尚不翻白眼做死鱼了。”

        我翻白眼了?你特么说谁是死鱼!你给我过来,看我不踢死你!

        哎呀我去!脚也被绑住了,看来在我分享孙悟空视角的这段时间里,我是被妖怪们发现了,并把我绑在了这根名叫定风桩的石柱子上。

        我还想着一会万一被发现了我就变成个小精灵飞走呢,没想到转过身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绑成了个粽子。

        我低头看了看绑在身上的绳子,这尼玛是谁绑的!你是不是在某个岛国学过,怎么绑的这么眼熟!就差把绳子换成红色的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不眼熟不眼熟,贫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绑法!

        “大王有令!将这和尚带去大王面前问话!”

        问你大爷!小样的等着!我们家猴子已经请来了救兵了!你们这群逗比要小心了!等会儿你们想跑都难!

        解开了绑在我身上的其中一根绳子,我被押到了黄风怪所在的那个主洞穴正厅里,扔在了黄风怪的面前。

        黄风怪仍是那个中年男人的模样,看来他也是个不惧怕法力损耗的主。

        押到了黄风怪的面前,他倒没有摆架子的让我跪下,当然,我也不会跪,出家之前跪天跪地跪父母,出家之后只跪神佛。

        黄风怪一只手撑着脑袋,皱着眉对我说道:“你便是去往灵山取经的和尚?”

        我跌坐在地上,看了黄风怪一眼,然后一扭头也不再看他,歪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在想,刘胡兰当年估计也就是这么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吧。

        一旁的小妖不耐烦的踢了我一脚,道:“我家大王问讯,你这和尚怎不应答?”

        应答你妹啊,你看我是像小娜还是像西丽,你一说话我还就得答应啊。

        黄风怪冷笑了一声:“倒是个倔强的和尚。”

        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我在风中大声地唱!

        “你也莫怕,本大王无意吃你,不爱吃这荤腥。”

        我当然知道你不想吃我,你一吃素念佛的耗子对人肉估计也没什么兴趣,老实待着吧,你也嘚瑟不了多久了,灵吉菩萨和孙悟空已经在来这黄风洞的路上了,你还是抓紧时间,能享受一秒是一秒吧。

        想到这黄风怪即将被降服,我也冷笑了几声。

        黄风怪不解道:“和尚,你因何发笑?”

        我笑道:“灵山老鼠不吃肉,只爱佛盏一口油。”

        听了我的话,黄风怪蹭的一下从那张石质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你这和尚到底是什么人!”

        儿子儿子,我是你爸爸,你过来,坐下,咱爷俩今儿谈个话!

        我故作神秘的说道:“黄毛貂鼠,你莫问贫僧是何人,你若此时与我松绑绳索,贫僧亦可为你求一分情。”

        “莫要故弄玄虚,不知你这信口妄语的和尚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藏在我洞中,定是用了手段从哪里打听到了本大王的本相,莫要枉费工夫在此诈我。”

        哎呦,不错哦,居然还能看得出来我是在诈你,但是我也同样看得出来,你已经上了我的套了,接下来就是贫僧拖延时间等待救援的表演时刻了。


  (https://www.biqukan.com/56_56222/220831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