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怂西游 > 五十 取经担子愈发沉

五十 取经担子愈发沉


        大饼,厚厚的大干面饼,死面的,目测是九寸的,加厚。

        你要不要点脸啊,居然面不改色的跟我说不知道箱子里有什么,你告诉我这满满当当的两箱子大饼是哪来的啊!是我打劫了高老庄的面点铺吗!

        你说,你是不是把我所有的行李都给扔了,箱子里是不是装的全是饼!你到底是个猪精还是个饼精啊!

        见到一直装到箱子口的大饼山,我真的怀疑这只黑猪扔了我的行李,扔我什么东西都可以,但是我那两个法箍你要敢碰你就死定了!

        因为担心丢失法箍,我连忙起身去查看箱子。

        猪八戒见我慌忙的过去,还以为我是要去抢吃的,着急道:“师父莫要多取,够饱一顿即可!”

        成堆的面饼分别用布包装着,原本就不是很大的行李箱被塞的满满当当的,我试着拎了一下,居然拎不动,我想要检查箱子里的东西也根本是无从下手。

        我忙吩咐孙悟空道:“悟空!快,把这些饼子全拿出来!”

        孙悟空一只手就把装了十几个大饼的布包拎了起来,猪八戒着急的围着行李箱团团转。

        “师父,你和师兄若是饿了多吃几个也无妨,只是给徒弟留下几个啊!”

        我这是要跟你抢吃的吗!尼玛,老子还没沦落到要跟一头猪抢饭吃的地步!我是担心我那俩箍!

        孙悟空一连拎出了四五个装着面饼的布包,我这才看到箱子底部的那些行李,虽然已经被这些大饼压扁了,好在什么东西都没少。

        猪八戒看到箱底的那一层行李,还低声的抱怨着。

        “这箱子也忒小,行李也忒多,装不下更多吃食。”

        你大爷的,还他妈嫌我的行李多!还嫌我的箱子小!明天我找木匠专门给你打两口大箱子,让你挑两个冰箱你信不信!

        翻出行李,见到那俩箍都还在,我也松了一口气,“悟空,再装回去吧。”

        这猴子倒是十分了解我的心思,将那两个法箍认真的包裹起来,放到了箱子最底部,然后才一一的将那些大饼放回箱子里,最后只取了一个在手中。

        猪八戒见孙悟空只拿了一个大饼,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道:“既然还有些吃食,还请师父和师兄先用。”

        我擦!要你现在跟我在这装客气!这叫有些吃食,你信不信就这两个箱子干饼,够我和孙悟空吃半年的!

        猪八戒继续说道:“想来师父和师兄的饭量,半个饼子已是够了。”

        我擦!猪八戒你过分了啊!有这么多吃的居然都不舍得给我一个整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孙悟空弄死你!

        孙悟空见我真的有点生气,将面饼双手送到我面前,笑道:“师父莫理会这呆子,请先吃些。”

        我不悦的看着猪八戒,道:“八戒,这锅盔干饼可是你从高老庄带来的?”

        猪八戒想也不想的摇头道:“这是师父的行李,徒弟哪里知道。”

        还敢不承认!不承认就算了,还敢往我身上推!

        孙悟空上去就揪住了猪八戒的耳朵,“呆子!如何与师父说话呢!你当你私藏的那些锅盔干馍我们不知么?你那前岳母与你装饼进去时我可全都瞧见了。”

        原来这些饼是这猪头的丈母娘给装的,老人家的好意我是应该领的,只是这分量给的也太足了点吧。

        我今天是怎么了,好久没生过气了,今天居然为了这猪动了怒。

        我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咱们先吃点东西吧。”

        我原本想翻篇过去,这事就先不提了,可是这该死的猪头居然还敢嘟囔。

        “师父,你为弟子起名时,曾教诲徒弟,时过中不食,日中一斋,这怎还向徒弟要起吃食来了。”

        我擦!这货敢顶嘴啊我去了!而且你这肥货记忆力倒挺不错的,啊?还拿我之前教你的东西反过来教训我!反了你了!

        “好!那咱们都不吃了,直接休息吧。”

        我一个眼神过去,“师父先用,悟空,今夜你好生看管行李,莫让人偷了东西。”

        听到我说所有人都不许吃了,猪八戒忙改口道:“师父若是饿了,徒弟自然应该陪师父吃一些。”

        我接过面饼,你还别说,分量真实在,甚至有些压手,要把整个面饼都吃了甚至能撑到。

        我对孙悟空道:“悟空,师父仍与你分食一饼吧。”

        孙悟空高兴的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等着我将面饼掰开分给他,就像一只眼巴巴盼着主人喂东西吃的宠物。

        我想起刚救出孙悟空的那会儿,孙悟空在我面前表现的还很拘谨,那时候我就是与他分时一饼才打开了孙悟空的心门。

        想想孙悟空一开始也是没队伍敞开心扉,可能这猪头也是没有真诚的对待我吧。

        至于增进感情的方法,其实我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吃饭聊天,而现在就是很好的一个机会,毕竟我也不想接下来的路始终是在不和谐的气氛下走完的,团队是要靠人维护的。

        或许挑起行李担子的任务是分配在了猪八戒的身上,可是取经的这个重担,始终都是在我的肩头,唉,领导不好当啊。

        吃着锅盔饼,我借着机会和两个徒弟闲聊了起来。

        “八戒,师父听悟空说,你本是天上的天蓬元帅,怎的如今却落得这幅模样,在凡间做起了妖精。”

        猪八戒一手一个锅盔面饼,咬一口就能直接吃掉半张。

        “师父,想当初徒弟在天上时可是威风的很,统领天河水军,做的乃是行军布阵运筹帷幄的上等买卖。”

        说到这,猪八戒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在王母的蟠桃会上,我多饮几杯酒水,借着酒意撒起了泼,在广寒宫胡闹了一番,触怒了玉帝,原本是要受以极刑灰飞烟灭,幸得太白金星求请轻饶,这才只打了两千锤,贬下凡间重新投胎。”

        “既是重新投胎,你怎么选了这么一个猪胎,甚是难看。”

        猪八戒叹了一口气,道:“我被贬下凡,本应重新轮回,六道之中,阴曹自有安排,可我被贬下凡时,神识尚存,我不甘所有修为化为乌有,便用夺舍之法仓促间入了猪胎。”

        什么时候说来八戒还是很有本事的,在天庭被打了两千锤,本应该是魂飞魄散,重新入轮回,具体去哪一道是人道,天道,是畜生道,这些都是未知数。

        可是猪八戒竟凭着一缕不灭的神灵,强行夺舍,投入了猪胎,什么叫多少那就是鬼上身啊。

        只是灵魂中残存的一缕意识,猪八戒就可以强行挤走那已被安排好的灵魂,夺了人家的命运。这叫什么?这叫穿别人的鞋,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如果说猪八戒只是夺了别人的躯壳,占了别人的肉身,那他不算什么本事,很多孤魂野鬼也可以做到这些。

        可是猪八戒不一样啊,他夺了别人的肉身,不但保留了前世所有的记忆,而且带着以前所有的神通法术,甚至自己的兵器都带着过来了。可见这天蓬元帅生前是多么的强悍。

        猪八戒继续说道,“我咬死了母猪,吃了其他降生的兄弟姐妹,积攒了第一口力气开始重新修炼,应保留前世法律,几年间,我便有了如今的样子,从此便吃人度日,在凡间做了个妖魔。”

        好一个吃人度日啊,猪八戒说这话的时候,感情没有一丝波动。在妖怪看来,吃人和我平时吃个饼是真的是没任何区别的。

        说到猪八戒,这保留了全身的法力和武器,我好奇的问道,“方才还见你使的武器,那把钉耙如今却放在了哪里。”

        猪八戒道:“我那上宝沁金耙可随心变化,此时正收在我心间。”

        哎哟我去,你这武器可比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牛逼的多啊。

        那定海神针也只不过是可以随意大小,孙悟空平时还得放在耳朵眼儿里,你这个倒厉害了,直接放在自己体内呀,这倒是不怕弄丢。

        仔细想想也是,虽然同样都在天上做官,孙悟空只不过是个看马的小吏,而猪八戒却是统领数万水军的天蓬元帅。

        这职级不同所使用的武器自然也有分别吧,不过我们家猴子本来也不是攻击系的,就算给了他强力的武器,他也未必能使得好,有个自己使的趁手的棒子,我觉得就已经不错了。

        我又问道:“在来这高老庄之前,你在何处修行?”

        猪八戒回答道:“徒弟开始居无定所游走四方,后路过福陵山,云栈洞,在那里有一卯二姐,她帮我做了上门的夫婿,我便在那里与他共同修行。”

        哎呀,我去,你这个猪头,居然还以前就结过一次婚,而且两次还都是被人家看上的倒插门。

        我就不明白了,这些女人都他妈瞎了吗,没见过男人啊,怎么都喜欢找你这样的猪头来倒插门呢,没天理啊。

        一个妖怪可以结两次婚,我这个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光头和尚居然没人能看上,你说悲催不悲催。


  (https://www.biqukan.com/56_56222/21836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