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刀断了,却胜了

第八百四十五章 刀断了,却胜了

  项央与剑痴相距约有七丈左右的距离,彼此手持木质刀剑,静默对立,目光,元神,如同一刻也不曾停歇的机器,细细观察对方身上的破绽,对于耐力,心力,实力,都是极大的考验。

  一息,两息,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从太阳当中而照,金光撒遍大地,到日落西山,天色暮黑,再到月兔升起,圆盘皎洁,两人就如同两块没有任何生命波动的顽石,始终一动不动。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飞瀑崖边,也多了些陌生人的踪迹,约莫十几个,尽皆是造诣不浅,境界先天的剑客,也就是除剑痴外,剑殿当中地位最高的大剑师。

  “原以为传言不实,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如何能达到如此造诣?现在看来,是我等坐井观天,小觑天下英杰了。”

  出声的剑客浓眉大眼,相貌憨厚老实,背后一柄巨剑宽阔厚实,一看就是走的势大力沉的路子。

  八叶闻名康州,乃是一等一的高手,仅次于天人强者,如何能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所杀?这谁能相信?

  如今,事实在眼前,他却不得不信。

  在他的眼中,项央与剑痴已经完全化作一柄刀,一柄剑,彼此交缠,撞击,碰撞,窥测彼此气机中可能一闪而逝的破绽。

  这正是武学之道上最为上乘的意念交战,虽看不见剑气,剑招,然而凶险无比,尤胜过见血比斗。

  “不错,殿主与这个项央已经足足对峙了五个时辰,都是毫无破绽,浑然天成的状态。

  继续耗下去,实则考验的已经不单单是实力,还有个人的心理素质,这一点,我相信殿主是绝对占据优势的。”

  另一个手持长剑,身材高挑的女剑客面色凝重,在她的印象当中,似乎除了刀宫之主刀痴,还没有哪个高手能与自家殿主斗到这般境地,不由得也对项央升起一抹敬意。

  不只是她,在场高手都是剑道有成的大家,至少修成先天,能让他们拜服如神明的,也只有如剑痴这个等级往上的高手了。

  月正当中,淡银色的光辉如同轻扬的薄纱飘落,映照在项央与剑痴满是汗水的面庞上。

  陡然,项央率先动了,在双方意识交战中,他与剑痴鏖战无数招,始终寻不到对方的武学破绽,纵然再耗下去,也难有起色,不如率先出手,以动求变,以变求胜。

  木刀凌空划出,化作一道弧线,在月光之下如雪如霜,快,稳,狠,挥动间有哧哧的风声响起,刀风凛冽铺面,却又充斥着一种虚幻之感,仿佛下一刻,这一刀来不及斩在剑痴身上,便要消散无踪。

  怪异,别扭,奇葩,总之是项央绝不该斩出的一刀。

  项央练过的刀法实在太多,各式各样,各有侧重,实在很难分说的清楚。

  而不同的刀法,对于刀的阐述与理解也是截然不同的,比如有的刀法招式简朴,以实用为主,便如血战十式这等刀法,追求的是杀戮。

  有的刀法一改寻常,走轻灵路线,追求快绝之道,如狂风刀法。

  七大限为项央现在所掌控学习到的第一刀术,乃是从天地宇宙,自然生灭当中启发所创,威力惊天动地,鬼哭神嚎,却也逃不过一个刀字。

  所以项央时常在在想,什么样的刀是才纯粹,洁净,不掺杂丝毫杂志的刀呢?

  任何一种刀,自创出的那一刻起,便已经与创始之人结下了不可磨灭的联系,或者说羁绊,所以任何一种目下已经出现的刀法,对于今人而言,都算不得真正的刀。

  而项央这一刀,仍残留许多刀法的影子,算不得真正的刀。

  然而此刀却是从心而发,要以刀问刀,以刀问道。

  这一刀,甚至不含杀气,而是拷问,问剑痴,也是在问自己,什么是刀?

  “哈哈哈,你已经是普天之下堪称绝顶的刀者,竟然问我什么是刀?果然是与众不同,非同凡响。

  好,那你便听清楚,在我的心中,刀就是剑,人也是剑,万事万物,不过是剑,而剑,最终则为我所用,所以这一刀,便也给我破吧。”

  剑痴在项央动作的刹那已经感知到,严阵以待时,蓦然间见到对方斩出这么一刀,凝重之余也不由得放声大笑。

  旁人看不出这一刀的奥妙,玄奇,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诚如他所言,项央自小小的安远县走出,从一柄普通的雁翎刀起步,直到现在,直到执掌却邪,早已经成长为天下有数的绝顶刀者。

  他心中存疑,并不代表他弱小,恰恰相反,这更加证明了项央的境界实在高深到普通的武者难以理解的程度。

  这就像是学习,普通的武者,不过处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等等阶段,尚在学习,而项央,已经到了探究真理,寻求真相的科学家境界,在于发现世界的真相,差距令人绝望。

  好在项央目下还未有所得,尚在迷惘阶段,不然剑痴面对这一刀,简直可以弃剑投降,免得自取其辱。

  而剑痴应对项央这一刀的表现也很出彩,朝着迎面而来的烈烈刀风递出木剑,似曲非曲,形成一个又一个圆圈,大大小小,目光所及,无穷无尽。

  这一剑,剑在曲中取,莫在直中求,简直颠覆了剑道中人的认知。

  然而再离谱,只要出现,便有存在的意义。

  这只是两人现实中真正以木刀木剑对手的第一次。

  于电光火石间,在侧观看的剑殿一众大剑师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即爆发出无比灿烂的光芒,盖下月光,充斥在飞瀑崖中。

  木剑,木刀随机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千千万万次碰撞,发出低沉的砰砰之声,每一次挥舞,撞击,都会爆发比之真正刀剑碰撞还要绚丽的色彩。

  而持刀剑的两人,早已经与手中之物无分彼此了。

  直到一声咔嚓的断裂声响起,众大剑师眼前才恢复正常。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令得众人沉默的画面。

  项央的木刀已经折断,半截刀面却抵在剑痴的脖颈上,纵然断了,纵然只是木刀,但众人毫不怀疑,项央足有一刀杀死剑痴能力。

  剑痴的木剑完好无损,然而剑尖距离项央的喉咙尚有三寸间距,他同样可以催发剑气击杀项央,却掩盖不了输在项央手中的事实。

  这并不是生死决斗,而是彼此成就,彼此互助的切磋。

  (https://www.biqukan.com/54_54435/4668433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