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初端

第四百一十三章 初端


  “星空绝路?”
  “是圣族曾经探寻星空留下的一段星路,原来是与星空恶魔交战的最前线,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圣族放弃了这条星路。”
  “那岂不是说,这条星路现在成为了星空恶魔的地盘。”
  “也许吧。”
  关于这条星空绝路的情况,当初,洛洛还没有成为祖地看守之前,曾经也是这条星路中的一名战士,与不少强大的星空恶魔交战过。
  那时候的星空绝路,是属于鲜血与战斗的地方,只有圣族中最强大的战士,才能登上这条星路。
  两人仍在交流时,不远处的鬼魅群山,迤逦地飞来十几道光焰如织的身影,周围的万物似乎受到了震慑,全都变得死寂异常,仿佛一处绝地。
  “是那两个家伙!”
  白解冲着洛洛示意一下,然后两人偷偷往角落中躲去。
  那群身影之中,领头的正是天纹王和皓日王,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群身披不知道兽皮的异族,看上去气定神闲,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紧张。
  “独长老,麻烦您了。”
  一群异族停在白解他们先前待过的位置,天纹王冲着一位同样是花蛇一族的老头,恭敬地说着。
  眼前这位独长老虽说也是花蛇族人,但是已经成为族老二十多年,曾经是上代族长最有优势的继承者,可是后来突然舍弃了继承者的身份,自愿成为了族老。这在当时,成为了族群间的一桩美谈,毕竟不是每个异族都能舍弃成为一族之长的地位和尊荣。
  也正因为如此,独长老在各大异族之中都拥有不错的声望,掌管熊猫人族的祖地禁制这件事情,也自然地成为了他的责任。
  “这件事情,真的是那位大人吩咐的?”
  一旁有位白骨族的族老,出声质疑道。
  天纹王不自然地抬了抬眼角,这位来自白骨族的血长老,已经在路上质问了他们几次,显然,因为他们都不是白骨一族的族人,这位长老不太确信他们的话。
  “血长老,这种事情我们怎么敢开玩笑,如果不是事情紧急,我们也不会贸然把各位请到这来。”
  “不用说了,你们让开。”
  独长老出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就在其他异族往外退出十多米的瞬间,独长老向外抛出一排骨片,在空中悬作圆环形状,然后往圆环的中心吐出几口异芒。
  异芒就像接触到了腐蚀的液体,空气中响起爆裂的声音,不一会儿,所有的骨片像是被晶液冲刷了一遍,显露出不一般的银色亮芒。
  独长老顺势念出一串秘语,字音低沉神秘,就像回荡在山涧的晨钟闷响。
  如果特别靠近独长老,就会清楚地听到秘语的内容。
  “逆转···诛魔···星阵···!”
  原来熊猫人族的祖地外面的禁制,也是逆转诛魔星阵,只不过有些地方做了特别的改动。
  秘语的声音没有消散多久,一片由晶材铸就的高大碑林,便如同尘封已久的宝库一般,展现在众人面前。
  望着那至少有十多米的巨大晶碑,白解深吸一口气,不由地看向旁边。
  “这些晶碑,是天方圣族留下的吗?”
  “不是,”洛洛摇摇头,“圣族墓地里面只有用石块制成的碑,这种样子的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是熊猫人族做的···?”
  白解觉得有这种可能,不过还需要小心求证。
  碑林一开,这群异族便飞了进去,等他们进入了一会,白解才和洛洛跟了上去。
  碑林之中的异常气息,远比外面要弱,往前行出不到数百米,白解他们就发现那群异族停在了一处特别的地方,那是一个类似祭台的场所。
  “这里原来也有吗?”白解向洛洛问道。
  “好像···这里原来是镇压星空恶魔的石泉,现在怎么变成了祭祀的地方?”
  这群异族显然有备而来,各种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样样光芒四溢的物品,依次地投入祭台中的凹坑。
  白解担心他们会被发现,所以躲在较远的位置,看不清楚那些物品的具体样子,也不知道祭台中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好了,继续下一个。”
  独长老出言中断了物品的放入,将一枚先前看过的骨片,随手扔到了凹坑之中,然后就带着其他异族往下一个地方行去。
  发现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远处,躲在一旁的白解和洛洛,才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
  两人一进入祭台的范围,就感觉浑身仿佛被鬼魅盯上,心中泛起毛毛的感觉,越往祭台边上靠近,这种不适的感觉越浓。
  还没完全走到祭台边上,洛洛已经伸手拦住了白解,并向他说道:“大人,不能再靠近了,我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白解扫视着那个只有幽暗的凹坑,向洛洛问道:“是什么东西?”
  “当初圣族与星空恶魔作战,曾经改造过星空恶魔的一道秘法,用来定位追踪恶魔的痕迹。那个凹坑里面的,应该就是这道秘法——‘恶魔之眼’。”
  “如果真是‘恶魔之眼’,那他们想要用来干什么?”
  那道
  这群异族想要寻找到强大的恶魔,在星空绝路中获得它们的保护?
  白解没有否定掉这种猜测,毕竟,这些异族的底牌,什么都有可能。
  “除了定位和追踪恶魔的痕迹,‘恶魔之眼’还有别的用处吗?”
  “这道秘法在圣族中并不算特别高阶的秘法,我没听说过,还有别的用处。不过,他们有可能研究出来了新的东西,这也说不定。”
  讨论没有得到准确的结果,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任何的结果都需要多方面的信息来验证。
  白解和洛洛继续追踪这群异族而去。
  在几公里以外,这里同样是处祭台,规模与刚才的祭台大致相同,祭台之上同样有个幽暗的凹坑。
  白解和洛洛赶到的时候,这群异族已经快要结束手上的动作,凹坑之中同样丢进了许多光芒四溢的物品。
  等这些异族离去,白解和洛洛再次走上前,这次他们没有完全靠近祭台边缘。
  “怎么样?”
  “差不多的感觉,这里也有个‘恶魔之眼’。”
  “和上一个‘恶魔之眼’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洛洛微微摇头,“它们给我的感觉一模一样。”
  白解冲她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两人继续循着这群异族的踪迹跟去。
  没过一会,又一处祭台出现在两人面前,这群异族重复先前的操作,在凹坑之中放入一堆光芒四溢的物品,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白解本来以为,这里的也是“恶魔之眼”,可是,等他们小心地走上前去,从洛洛的口中却发出了惊疑之声。
  “‘恶魔之鼻’?!”
  “那是什么东西?”白解诧异地看着她。
  “这也是圣族用来追踪恶魔痕迹的一种秘法,只不过,和‘恶魔之眼’相比,用的是不同的材料。”
  “不同的材料?”
  “对,其实这些秘法都是用恶魔的躯体制成的,‘恶魔之眼’用的是一种鬼眼恶魔的眼睛,而‘恶魔之鼻’用的则是一种诡鼻恶魔的鼻子。”
  “这两种恶魔的实力厉害吗?”
  “实力普普通通,算不上厉害。只要这些恶魔遇到圣族的人,它们就会主动地躲开。当初为了制成这些秘法,圣族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寻找它们的踪迹。”
  天方圣族的厉害,白解已经有所了解,那是一群可以征战星空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像是鬼眼恶魔这种层次的恶魔,可能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别人来说,鬼眼恶魔可能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除了‘恶魔之眼’和‘恶魔之鼻’,还有其他类似的圣族秘法吗?“
  “有,”洛洛点着头说,“其实它们是由一门叫做五识通天禁的禁法改变而来的,我记得,除了这两种秘法以外,还有‘恶魔之耳’,‘恶魔之口’以及‘恶魔之心’这三种秘法。“
  “所以一共是五种秘法。”白解露出深思的目光,“那他们凑齐这五种秘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想组成你说的那门五识通天禁?”
  “不可能!”洛洛厉害地摇着头,“禁法只有圣族才能施展,没有圣族之力,就算强行施展,也只会获得可怕的反噬。”
  其实,她还隐瞒了一部分讯息。禁法的施展不仅需要圣族的身份,还需要禁忌之力,除了圣者和至尊以外,普通的圣族实际上同样施展不了。
  “那就奇怪了,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白解感到越发的好奇,目光不由地眺望向了这群异族离开的方向。
  两人继续追踪这群异族。
  一直不紧不慢地跟踪着他们,发现他们又去了七个祭台,按照方位,正好环绕了碑林一圈,最后,这群异族进入了碑林的中心区域。
  白解和洛洛还没有跟随着他们进去,停在了最后那处祭台的位置。
  “大人,我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怎么说?”
  “这里的地势,与原来有了一些不同的变化。原来用来镇压恶魔之魂的禁制,竟然开始往外显露了。”
  “那按你的意思?”
  “他们似乎想要借助逆·五识通天禁的能力,将镇压在这片地下的恶魔之魂释放出来,然后打开通往星空绝路的通道。”
  “这里的地下镇压着恶魔之魂?”
  “大人,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没有说出来。当初,圣族虽然击败过许多强大的恶魔,并且擒下了它们,但是有一些特殊的恶魔很难被杀死,不得已,圣族便将它们的神魂从躯体中抽出,用星阵镇压在这片区域之下。”
  白解听完她的讲述,仿佛从脚下听到了无数可怕的嘶吼厉啸,脸上顿时泛起阴晴不定的神色。
  “如果这些恶魔之魂都放了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当初,这些恶魔中有能够媲美圣者的存在,如果重新出现,恐怕······”
  “恐怕···会生灵涂炭吧?”白解已然明白她的意思。
  这种可怕的情况当然最可能出现。虽然,首先遭殃的会是十绝山脉的异族,但是以这些恶魔的强大凶残,周围的人类城市,同样会成为它们的屠戮乐园。
  “必须得阻止他们!”
  原本白解只是想冷眼旁观,圆满地完成监视任务就行,可是既然知道了事件会波及到人类身上,作为一名胸口流淌着热血的能力者,他绝不能坐视不管,舍弃掉作为能力者的责任和尊严。
  “这就是人类吗?”
  看着从白解的眼中燃起的如同火焰一般的亮芒,洛洛若有所思地想着。
  “你知道,有什么手段可能最大程度的阻止这个过程吗?”
  洛洛回了神,低头想了想,回道:“这些祭台之上都有可怕的禁制,我们没办法靠近,要想最大程度地阻止他们,目前看来,只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
  “潜入星阵。”
  “什么?”
  “在这片镇压恶魔之魂的星阵中,我记得,圣族曾经设下过一些特殊的禁法,就是为了防止有恶魔之魂从星阵中意外逃出。只要找到这些禁法,再对它们稍加改动,应该就能削弱逆·五识通天禁的影响。”
  “既然如此,那我们立即行动吧。”
  这群异族已经进入了碑林的中间区域好一会,恐怕,他们已经快要完成所有的布置。现在,白解必须与他们争分夺秒,在他们的布置完成之前,找到洛洛所说的特殊禁法,并对它们施加改动。但是,谁也不知道,白解能不能争得先机,唯一能做的,只有拼尽全力,不惜一切。
  白解跟着洛洛回到了开始进入碑林的位置。
  藏有“恶魔之眼”的祭台上方,已经聚集起了一片晦暗深邃的漂浮云团。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从里面不断地传出,就仿佛有个可怕的魔物正在出世。
  “大人,跟我来。”
  白解跟着洛洛来到祭台的后方,那里是片寸草不生的空地,与周围茂密成蔟的刀草格格不入。
  白解的手突然被洛洛紧紧抓住,然后,一串神秘的暗语,进入白解的耳中,就仿佛某种来自自然的秘语。
  “解!”
  两人脚下的土层忽然像沼泽般变软,两人的腿脚立即没入其中,没一会,整个身躯,就只剩下脑袋还露在外面。
  “大人!”
  白解感觉一阵香风从旁边袭来,脑袋顺势一转,还没看清洛洛的表情,唇上就已经满是水润,还带着一点淡淡的香甜。
  “她在干什么?!”
  惊讶就停留在那一瞬间,当白解再次恢复意识,发现他已经站在了一片墓冢之地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白解下意识地看向旁边,他的手仍然被洛洛紧紧抓着,不经意地,他的目光从对方粉嫩的嘴唇上扫过。
  “这里是圣族墓地,恶魔之魂,就被镇压在这些墓冢里面。”
  看着这些如同荒野孤坟般的墓冢,有些墓冢就连墓碑都是残缺,白解想象不到,这些墓冢竟然镇压着可怕的恶魔之魂,而它们的主人,还是曾经叱咤星空的超级强者。
  “这么多墓冢,你说的特殊禁法藏在哪里?”
  “我不知道。”
  洛洛的回答让白解大吃一惊。
  “你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关于特殊禁法的事情,是我从某位至尊大人那里偷听来的。那位大人就说了一句,‘禁法与人有缘’,至于它的位置具体在哪,我真不知道。”
  “‘禁法与人有缘’?”
  白解重复念着这句,脑海中对它进行多重分析。
  “这是不是一句暗语?你快想想,在你知道的讯息中,有没有什么与它有关?”
  “我已经想过了,没有找到与它有关的事情。或许,大人可以试一下。”
  “我?你的意思是?”白解不太确定地问。
  “既然这句话说的是,禁法与人有缘,也可以说成是禁法与人类有关系,而大人又正好是人类,说不定,大人可以有办法找到它。”
  洛洛的推测有些儿戏,白解不太认为,一位实力强大的至尊人物,会如此随意地用这样的话当做暗语。
  “吼!”
  四周的墓冢上方,突然升起鬼魅般的黑烟,伴随着令人横生寒意的哭嚎,大地开始剧烈震颤起来。
  “大人!您听到了吗?”
  “什么?”
  “恶魔之魂的怒吼。它们开始暴动了。”
  洛洛的声音已经带了点颤声,白解感觉到她的手心渗满了细汗。
  “到底特殊禁法在哪?”
  白解大声问着自己,然后又像猎鹰般地眺望四周苍茫无垠的大地,可是,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脚下的震动已经上下起伏,大地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不断地分崩离析,墓冢上方的黑烟已经凝聚成形,那是一个个身形怪异的魔躯,扭曲变形的躯体上布满了可怕的恶魔符号。
  “大人,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这些苏醒过来的恶魔,似乎闻到了两人身上鲜活的血肉气息,正贪婪地往这边投向目光。
  如果换成别时,白解可能会听取洛洛的建议,但是,唯有这次不行,他不能做个逃离险境的能力者,舍弃能力者的荣耀。
  能力者的荣耀之一,永远要直面挑战。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712478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