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守望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守望


  “大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洛洛的脸上写着满满的急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地向白解示意。
  “还剩多久?”
  “什么?!”
  “还有多久,这里就会彻底崩溃?”白解郑重地问道。
  “按照现在的情形,估计这里撑不了五分钟。”
  “五分钟?那就五分钟吧,如果五分钟内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些特殊禁法,那时再离开这里。”
  “可是······”
  “我已经决定了。”白解打断了洛洛的话,“如果你要现在离开这里,就离开吧。”
  “大人,您是要赶我走吗?”
  “我们俩本来就是萍水相逢,虽说我帮你拿到了契约,但是你也帮了我不少。我们双方都不欠对方的人情,如果你要走的话,我也不拦着你。”白解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么,大人···我···”
  白解心中叹息一声,“快走吧,晚了可就迟了。”
  说完,白解往前方大步地走去。
  还没走出多远,白解的身后忽然响起短急的脚步声。
  “大人,我决定和您一起。”
  白解回头瞧去,发现洛洛正一脸紧张地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中充满了认真。
  “你不怕死?”
  “大人,要说死的话,我早就死过几次了。”
  白解突然想起了发现她的时候,向她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拼一下,看看老天会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老天?”洛洛的脸上露出诧异之意。
  白解打个哈哈地说道:“老天是我们家乡的语言,意思指的的是运气。”
  发现洛洛似乎被他糊弄了过去,白解小心地松了口气。
  圣族墓地的溃散已经越见狰狞,大地一片狼藉,所有的墓冢上方都出现了扭曲变形的恶魔躯体,伴随着令人耳膜刺痛的嘶哑低吼。
  “嗷!吼!”
  躲着不断裂开的地缝,两人绕过这些墓冢,往圣族墓地的更深处行去。
  按照洛洛的说法,特殊禁法不太可能存在于圣族墓地的边缘,越往里面去,墓冢下面的恶魔之魂愈加强大,也更需要特殊禁法的控制。
  这里貌似只是圣族墓地的一角,行了几公里,两人便来到了这片墓冢的深处,周围的墓冢更显残破凋敝,反倒是浮在上方的恶魔躯体,看起来一个个凶焰滔天。
  “怎么样?想起来了什么没有?”
  “还是没有。”洛洛无奈地撇着嘴角,“我来圣族墓地的次数特别少,这里我就从没见过。”
  看来,洛洛已经指望不上了,白解有一丁点失望。
  特殊禁法到底在哪?
  打从进入这片墓冢的深处开始,白解便放开了所有感知,全力运转着能力,搜寻任何有可能的踪迹。
  只是,这片墓冢似乎真没有特殊禁法,一点可疑的感应都没有。
  在这里耽误了十多秒,两人只得放弃,继续寻向下一片墓冢。
  这里墓冢的分布,有点像泾渭分明的棋盘,中间是一大片荒地,需要穿过它们,才能到达另外一片墓冢。
  怕耽误太多时间,每到一片墓冢区域,两人寻找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十五秒,时间一到,两人又前往下一片区域。
  距离五分钟的限时越来越近,大地已经全是网状的裂纹,墓冢上方的恶魔躯体,也变得愈加活泛,一张张令人头皮炸裂的可怕面孔,不知不觉地显露出来。
  当两人踏入一片崭新的未知墓冢,洛洛忽然发出一道充满惊讶的声音。
  “这里,我似乎见过。”
  “那快想想,有没有想起什么!”
  “我记得,这里似乎是十绝圣者的墓冢所在,当初,我就是来过这里几次。”
  “十绝圣者?”
  在天方圣族的实力体系中,圣者可是仅次于无上至尊的强大存在。
  “她是圣族中最古老的圣者之一,据说还做过两位至尊大人的老师,后来因为星空恶魔的偷袭,意外死在了星空绝路里面。因为她的死亡,几位至尊大人还特别震怒过,闯进星空恶魔的老巢,在那里灭杀过几位强大的星空大恶魔。”
  白解听完洛洛的解释,对这里感到更加有兴趣,说不定,那些特殊禁法,就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感知能力完全展开,就像多层交互的感应网络,对这片区域不漏一角地进行着搜索。
  很快,一处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地方,进入了白解的感应。
  “跟我来。”
  白解带着洛洛来到他发现的地方。
  这里只有一座占地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墓冢,周围数百米的范围以内,没有其他的墓冢存在。而且,这座墓冢的上方,并没有先前见过的恶魔躯体。
  “你知道,这是谁的墓冢吗?”
  从一见到这座墓冢开始,洛洛的脸上便露出了沉凝之色。收到白解的问题,洛洛回道:“它就是十绝圣者的墓冢,我记得很清楚。”
  “这就是十绝圣者的墓?”
  白解惊讶未定地观察着这座墓冢,黑色的墓碑像是守卫一样,一声不吭地守护着墓冢,墓冢上寸草不生,只有光秃秃的,呈外方形的墓顶。
  往前靠近了一些,白解发现,这块墓冢上竟然写有秀气柔雅的文字,密密
  麻麻的,像是一篇记叙生平的长篇大论。
  “这里,原来是没有墓碑的!?”洛洛突然指着它,“这块墓碑是从哪里来的?”
  “你会记错了吧?”
  “不会的,”洛洛非常笃定,“十绝圣者当初留下过话,葬后绝不立碑,就是至尊大人都没有违背她的意思。所以,绝不可能有圣族擅自做这种事情。”
  说话间,洛洛已经凑到了石碑面前,眼神古怪地扫略着石碑上面的内容。
  这种文字白二郎特别学过,那还是小时候的事情,白解自然也会辨识这种文字。
  石碑上面的内容,连篇累牍都是称赞的话语,其用心的程度,让白解都会觉得脸红。
  只有最后的一段话,终于有些不同的意思,不过,话中的所隐含的意思,白解却不太明白。
  “为什么会是‘你是全族的罪人,也是大时代的开创者’?‘只有死亡才能成全你的命运’?“
  在这段话的后面,还有“赤瞳之王”的四字落款。
  白解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赤瞳之王’,是近古圣族的一位强大圣者,当初与圣族很是交好。”
  “那他与这位十绝圣者,是什么关系?”
  “这···”洛洛有些迟疑,“我不太清楚,或许是好朋友吧。”
  白解觉得洛洛有些言不由衷,她那游移不定的眼神中明显藏着什么。
  “那这最后两句话,你觉得有什么含义?”
  既然立碑的也是一位强大的圣者,特别把这两句话刻上,肯定有着非比寻常的深意。
  “或许,是在述说某件事情,而这件事情还关系到十绝圣者的未来。”
  “十绝圣者不是死了嘛?哪里还有未来!难道······”
  说着说着,白解面色一变,目光不由地转向墓冢。
  “咔咔···咔咔···”
  白解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像是木板摩擦时发出的声响。声音的来源,就在眼前。
  “不会吧···”
  白解咽了咽口水,心跳不自觉加速,脚下已经做好了撤退的架势。
  “十绝,是你吗?”
  忽然响起的明亮声音,惊得白解浑身一震,眼神意外地看向身旁。
  洛洛的脸色阴晴不明,不断出口的喊声,像重锤般敲打在白解的心上。
  “你还记得我吗?是我啊!”
  可是,这些充满了急迫感的喊声,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本就死寂的墓冢,在明亮声线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孤冷幽寂。
  “这位十绝圣者,没死?”
  洛洛像是没有听到白解的质疑,继续着她的举动,并且脚步往墓冢上靠近。
  可是,还没等到洛洛靠近墓冢,墓冢中忽然冒出一圈紫中带红的异芒,将两人都赶出了十几米外。
  “这是她的力量。十绝!你怎么了?”
  对于洛洛来说,这种异芒非常熟悉,只有十绝的力量,才会带有这种光芒。
  白解已经确定,这座墓冢中一定隐藏着大秘密,并且,洛洛说不定还知晓这个秘密。
  “这里有特殊禁法吗?”
  白解冲着洛洛严肃地问着,眼神中多了一些压迫。
  许是白解的声音特别严肃,洛洛终于从其他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有些惊讶地看向白解。
  “特殊禁法?这里绝对没有。”说完之后,洛洛又犹豫了一下,“不过,这里虽然没有特殊禁法,但是这座墓冢的主人,肯定知道禁法的具体位置。”
  “你是说这位十绝圣者?”
  “没错。当初这些镇压‘恶魔之魂’的星阵,就是她设计的。”
  原来如此,白解有所明悟。看来这位与十绝山脉同名的圣者,还只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那她现在还活着?”
  “我···不太确定,”洛洛抿着嘴角,“当初将她葬入圣族墓地的时候,她明明是处于死亡状态的,活人是不可能葬入圣族墓地的。”
  “那她有没有可能是假死?”
  洛洛仍然摇摇头,“如果是假死的话,几位至尊大人肯定看得出来,要想瞒过几位至尊大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见她接连否定掉他的两个猜测,白解眉头一皱,说出最后一个猜测。
  “会不会有人霸占了这个墓冢,或是这位十绝圣族的躯体?”
  想到极大的可能性,洛洛的脸上浮起一股寒意,狠厉的眼神落在不远处的墓冢上。
  墓冢仍然被那圈异芒笼罩着,隐约可以听到沉闷的“咔咔”声,就仿佛有人正在挪动着木棺沉重的盖子。
  “如果真有哪个家伙敢做这种事情,我一定会把它碎尸万段。”
  洛洛就像是在警告墓冢中的存在,自言自语地说着。
  白解意外地瞅了洛洛一眼,想不到洛洛竟会这么霸气,这可不是普通人敢说的话。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地过去四分钟,白解瞧了一眼还剩下的区域,对洛洛说道:“你有什么办法确定墓中存在的身份吗?”
  “有是有,不过需要一些准备时间。”
  “那你在这里继续,我去别的区域看看。”
  “行。”
  “这个给你,一有消息就联络我。”
  白解将从异族手上得来的
  联络器,往洛洛那边扔去。
  接住了扔来的联络器,洛洛冲着白解点点头。
  旁边还剩下五片区域,依次分布在不同的五个方位,白解只好循着最近的距离,探查完这片区域,然后再继续后面的区域。
  时间所剩无几,白解探查得颇为粗糙,就像大网拦鱼一样,不能保证有没有错过。
  一分钟的时间才花了四十秒,白解就已经探查完这五片区域,然后往洛洛那边赶回去。
  才刚回到那座墓冢的旁边,一片无法言喻的耀眼光芒,就像深海明珠一样,吸引了白解的注意力。
  原本应该站在墓冢旁边的洛洛,此时不见踪影,周围完全没有留下她的痕迹。
  “人呢?”
  白解大步走向亮光的墓冢,在离它不到五米的位置停住,没有继续靠近。
  “这种感觉···就好像呼吸一样。”
  白解的感知能力已经渗入了这片亮光,可以捕捉到任何蛛丝马迹的感知,感应到了一股时重时缓的波动。
  正当白解想要继续上前,这片亮光突然像火焰般炸开,猝不及防,他被光芒的余波击中,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十多米远,像个沙包一样,重重地摔在地上。
  “大人,您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在白解的耳边响起,白解不经意地抬头一瞧,除了满脸关切的洛洛以外,旁边还有一位长着圆脸的雀斑少女,杂乱的绿色刘海,像是被风吹散的柳条。
  “我没事。”白解拍着屁股站起,“她是···谁?”
  雀斑少女就像许久没有看到生人一样,逮着白解的面孔来回细看,薄荷绿的眼睛中充满了好奇。
  “时间已经来不及介绍了,先让她把特殊禁法唤出来吧!”
  “那就开始吧。”
  雀斑少女从白解的脸上收回目光,像是净手一般地让双手带上淡淡银芒,然后冲着龟裂的地面划出几道美妙的弧线,就和作画一样。
  地上本来空无一物,下一瞬间,一缕缕暗芒在雀斑少女的身前汇聚,最终汇聚成一个像灰熊般的奇特光团。
  “小熊,禁令!”
  动听得如同羽毛抚柔着耳朵的声音,从雀斑少女的口中吐出。
  灰熊般的光团顷刻间往外吐出一枚五彩骨片,然后,便像随风飘散的蒲公英一样,化作了满地暗芒。
  “给!”
  白解第一次对上雀斑少女的眼睛,薄荷绿的双瞳就像未经打磨的宝石,散发着幽深神秘的光蕴。
  “该怎么使用?”白解看向洛洛。
  “只要把血脉力量输入进去就行。”
  “是这样?”
  白解试着往骨片中输入溯回之力,虽然他的精神力已经枯乏,但是血脉力量还剩下不少。
  当溯回之力进入骨片,骨片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瞬时发出一闪一闪的炫芒,然后,白解便感觉脑海中多了许多东西。
  “诛魔星阵!”
  不是完整的诛魔星阵,只有其中的关键阵点,不过,现在一些阵点已经熄灭,剩下的残阵还在不断熄灭。
  当白解把这个情况告诉洛洛以后,洛洛旁边的雀斑少女,突然开口。
  “把溯回之力输入星阵中第六排第三列。”
  雀斑少女的话显然更加准确,洛洛没有异议,朝白解点了点头。
  白解便开始按照雀斑少女的说法输入溯回之力。
  那个阵点就像无底洞一样,溯回之力不断进入其中,一点充满的反应都没有,并且它的胃口越来越大。
  不过,效果倒是立竿见影,当溯回之力输入这个阵点,整个星阵的湮灭顿时制止,并且逐渐地开始恢复,尽管速度无比缓慢。
  就过了半分钟不到,白解却感觉仿佛有几天那么长,积蓄在血脉中的溯回之力,已经被那个阵点吸收一空,一股无与伦比的可怕吸力,竟然还蔓延到了血脉之中。
  白解突然感觉手背像是受了重重一击,手背生疼的同时,那枚骨片已经从手心中消失。
  白解满是后怕地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隐于脉络中的溯回血脉,竟然在刚才的短短瞬间,已经不知不觉地萎缩了十三分之一。
  一瞬之间,血脉修炼回到了原点。
  “谢谢。”白解看向洛洛,以为是她帮的忙。
  谁知道洛洛却微微摇头,“不是我,刚才是玉守姐姐救的你。”
  “竟然是她。”
  白解有些意外地看向雀斑少女,发现雀斑少女正在观察着在她手下的五彩骨片。
  “谢谢。”白解还是向雀斑少女感谢道。
  “你的血脉之力,来自穷极圣族吗?”
  没曾想,白解却收到了一个古怪的问题。
  “穷极圣族?”他有些不明所以。
  “玉守姐姐,他怎么会是穷极圣族的人,他可是人类。”
  洛洛显然知道有关穷极圣族的事情,也明白雀斑少女为什么会这样问,便替白解主动地解释着。
  “人类!”
  雀斑少女突然劲步上前,与白解脸贴着脸,死死地盯着白解的双眼。
  “神魔禁区,已经被你们完全消灭了吗?”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712384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