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星空

第四百一十五章 星空


  神魔禁区?
  白解完全不知道雀斑少女的意思,就觉得这双盯着他的薄荷色瞳孔,仿佛可以噬人一般。
  “大人,现在神魔禁区还存在吗?”
  洛洛也关心着这个问题,语气却不像雀斑少女那么咄咄逼人。
  “什么是神魔禁区?”白解不解地说,“我只知道,现在世界上只有九大异常禁区,不知道它们与你们说的神魔禁区有没有关系。”
  “异常禁区?”
  洛洛面露困惑,与雀斑少女对视了一眼。
  “大人可以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白解对这九大异常禁区知道的也不多,就将从书本上看到的资料,简单地转述了一遍。
  “它们竟然扩张了!”洛洛喃喃说道。
  “你们把它们称作神魔禁区?为什么?”
  洛洛看了一眼雀斑少女,沉吟地说道:“在我们那个时代,这些禁区是十大圣族互相征战的地方,陨灭过无数的强大圣族,为了告慰这些圣族的英魂,所以我们把它们称作神魔禁区。”
  洛洛的解释看似合理,白解细思之下,却发现了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如果只是战斗的场所,那就直接称作战场好了,为什么偏偏要称作禁区,这可不是普通战场应该有的名字。
  而且,十大圣族为什么要在禁区中征战,只是为了击败对方,还是有别的更深远的目的?
  “刚才,你们为什么会问我,神魔禁区有没有被毁灭?”
  白解将目光移到雀斑少女的脸上,颧骨上犹如花瓣般的淡斑,似乎正在向着他开放。
  “人类,你的问题太多了。”
  白解没有想到,雀斑少女说翻脸就翻脸,态度变得如同周围的环境一般。
  “玉守姐姐!”
  洛洛提醒着雀斑少女,同时用眼神向白解表示歉意。
  雀斑少女似乎还没转变过来身份,冷然地看了白解一眼,然后冲着洛洛微微颔首。
  “大人,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白解没有对雀斑少女的话感到不爽,反而通过这种话语,暗暗猜测雀斑少女的身份。
  “这里还有很多地方没有仔细探查,我觉得,我们可以再多待一会。”
  白解的建议没有受到重视,雀斑少女噗嗤地冷笑了一声。
  “你以为我们已经安全了吗?看看周围吧。”
  白解按照雀斑少女的意思往旁边扫去,目光环绕四周,发现周围已经是鬼影重重,数不清的恶魔目光,像凶狼一般地狠狠盯着他们。
  白解还以为,随着星阵崩溃的中断,这些恶魔之魂会再次回到墓冢中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恶魔之魂看样子已经摆脱了束缚。
  “它们在等待什么?”
  “当然是在等待我们离开,”雀斑少女主动地说,“有我在这里,它们不敢轻易放肆。”
  像是正应雀斑少女的话语,当雀斑少女的目光扫向周围,被她目光扫到的魔影顿时隐藏了起来,像是受到震慑的幼熊一样。
  “隆!隆!”
  三人的脚下再次响起回声不断的震荡,可是这种感觉有些怪异,明明脚下的地层丝毫没有裂痕,这道声音是怎么来的?
  “回归开始了。”
  雀斑少女突然眺望着天空,像是机器人一般地说着。
  “大人,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吧。”
  洛洛再次向白解建议道,这次白解终于点了点头。
  白解也意识到,在某个地方正有大事发生,而要想探查那些事情的情况,首先必须得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的过程没有进入时香艳,三人只是互相搭着对方的手,然后在洛洛的控制下,一起消失在了这片墓冢之间。
  回到地面上的时候,三人正好出现在距离晶碑林两百米不到的位置,周围是一堆嶙峋怪石,遮住了如银的光华,当然也替他们做足了掩护。
  “洛洛,这里是?”
  雀斑少女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征询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玉守姐姐,这里是圣族墓地,在你葬下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成型。”
  “他们终于还是听从了我的计划。”
  虽说圣族墓地是由雀斑少女一手设计,但是在她存世之时,天方圣族中反对这项举措的族人很多,并且诋毁她,这是为了她自己而建的墓地。
  迫于反对者众多,当时作为主裁的至尊,不得不放置了这条建议,而雀斑少女一直没有放弃,仍然顶着压力继续完善这个计划。
  虽然最终证明雀斑少女的计划非常有远见,但是那时候雀斑少女已经死在了一群星空大恶魔的偷袭之下。
  “熊猫族的人呢?他们不是应该按照协议,守护着这里的一切。为什么周围完全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雀斑少女像是猎鹰般扫视着周围。
  洛洛正想解释些什么,旁边突然传来“啧啧”的声音,一群不速之客降临此地。
  “看看,我就说那些家伙一定不会放弃,果然,你们就在这里。”天纹王含笑说道,明亮的目光就像看到了珍宝一样。
  糟糕!白解忽然咬紧牙关,他们竟然被这群异族给发现了!
  这群异族明明应该待在晶碑中间才是,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留下的破绽。
  “这个人类,我见过。”皓日王说。
  “你认识他?”天
  纹王目露异色。
  “他是这次祭品选拔的最终获胜者之一,身上的血脉之力,非同一般。”皓日王扫了白解两眼。
  “说这么多干什么,你们俩快把他们拿下。”血长老不耐烦的说,语气像极了使唤奴隶。
  虽说天纹王和皓日王看上去很是尊重这群族老,但也是因人而异,除了独长老以外,对于其他族老的尊重都只是表面功夫。
  天纹王和皓日王无言地对视一眼,让血长老的话留在了阴冷的空气之中。
  “人类,如果不想被我们折磨,最好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看你们表现的程度,我们可以对你们宽容处理。”天纹王说。
  白解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三人的中心,洛洛和雀斑少女站在了他的身侧,不声不吭,似乎有些刻意躲避。
  “我们之间又没有不可破解的矛盾,两位大人为什么一定要非抓我们不可?”
  “谁让你们出现在这的,要怪只能怪你们命运不好。”
  “命运?你们这些家伙也能懂得命运?”
  “谁?是谁敢这么大言不惭!”
  白解已经感到后背冷汗直流,心脏像是重锤般地直跳,脸上呈着墨色。但他又不好责怪雀斑少女,雀斑少女的身份已经被他隐隐猜到,如果真是那位圣者存在,以她的实力,的确可以这样说话。
  “你们理解命运吗?”雀斑少女又用神秘的语气说着,“命运已经快要降临,但是你们却一点都不知道,可不可笑?”
  “你是谁?”
  本来没有留意白解三人的独长老,突然往雀斑少女的方向看去。
  “你有些特别,”雀斑少女正视着独长老的目光,像个智慧老人,“竟然已经捕捉到了真灵的痕迹。”
  “你到底是谁?”
  独长老的语气中带了一丝逼迫,对方竟然看穿了他隐藏最深的秘密之一。
  “我自十绝,十绝于我!”
  雀斑少女说出一段白解听不懂的话语。
  “你是···?!”
  独长老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张不显的眼睛顿时瞪大,脑海中像是一片洪浪经过。
  突然,周围的空间传出一股异常的波动,就像有张巨口正在撕扯着空间一样。
  本来对于雀斑少女的身份感到疑惑的这群异族,登时面色一变,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碑林的中间。
  那条通往星空绝路的空间隧道,就在那个地方。
  “我们走!”
  独长老忽然冲着其他异族命令道,舍弃了白解他们,率领其他异族飞回了碑林。
  “这是···?”白解觉得周围的这股波动有些熟悉,细细一想,一个地方脱口而出,“天方祖地!”
  “玉守姐姐,玉守姐姐!”
  洛洛唤了雀斑少女两声,可是雀斑少女却像入迷一样,盯着空间波动的来源一动不动。
  “我们也去。”
  “什么?”洛洛不解地看着雀斑少女。
  “去星空之路,祖地的降临,必须防止星空恶魔的破坏。”
  “但是我们目前的状态···”
  “你的实力,以为我没看出来吗?不用隐藏了,你瞒不住我的。”雀斑少女含着淡淡笑意。
  “玉守姐姐!”
  洛洛露出一丝尴尬神色,冲着对方埋怨地说着。
  “至于你,”雀斑少女看向白解,“如果你想留在这里,那就留下吧。”
  白解当然不是临阵退缩的家伙,心中的确有着些许不安,不过正是这些不安,让他下了狠心。
  “我早就想进星空看一看了,正好有免费的门票,错过了岂不是可惜!”
  “你不怕死?”
  “死有什么好怕,”白解冲着对方挑眉,“我已经死过两次了。”
  “人类,可不要后悔。”
  白解的勇气虽嘉,但是在雀斑少女的眼中,却只是一种有勇无谋的行为。想要在星空之路中活下来,只有勇气还远远不够,还必须学会趋势避险,忍常人所不能忍之极。就是这样,也只不过是略微增加一些生存率而已。
  雀斑少女领头,洛洛居中,白解断后,三个人呈列状飞进了碑林的中间。
  先前进入这里的异族已经消失,一个巨大的晶台之上,像是珍宝般地供奉着个七彩萦绕的光圈,有股星空的气息从里面透露出来。
  光圈的直径足有二三十米,三个人站在它的面前,就像被动缩小了一样,不得不仰起头来观察它的全貌。
  白解忽地吸了口凉气,发现上百米宽的晶台材料,竟然都是珍贵异常的空灵晶。空灵晶可是一克价值数百万华彩币的特殊材料,平常在黑市之中,往往有钱也难以买到。
  “你们俩先进去,这里必须改动一下。”
  白解于是跟着洛洛往光圈中走去,就在身体穿过光圈的刹那,从后方传来一阵令人耳膜震裂的波动。
  双脚踏在震动不已的石块上,白解有些惊奇地瞧着周围,无数大小不均的黑色星石,像潮流一般地往前涌去,鼻子可以闻到浓郁的硝烟味道,仿佛这里弥漫着战场的气息,空气中还有着比例合适的氧气。
  过了一会,黑色潮流经过了一块巨大的,足有几十公里长宽的悬浮星体,有些黑色星石受到吸引,像陨石般地坠落到这块星体之上,而其他的黑色星石,则继续往前。
  洛洛一直没有告诉白解停下,她正
  一边搜寻着四周,一边与记忆中的中接点对照。
  中接点是天方圣族用悬浮星体改造成的特殊补给点,平时隐藏不现,只有当圣族的人经过,才会从禁制中显现出来。
  没过一会,雀斑少女从后方追上了他俩,并且落在他俩站着的星石上。
  “玉守姐姐,中接点好像都不见了!”
  “我已经发现了。”雀斑少女点着头,“估计是那些东西做的好事!”
  “那我们该选择哪个战场离开这里?”
  在这条黑色星流的周围,围绕着层出不穷的巨大星体,其中被天方圣族选作战场的,只有九个而已。按照排序,分别是第一战场,第二战场,······,以及第九战场。
  战场的序列数越大,就意味着战场越靠近星空恶魔的巢穴,也意味着危险程度越高。
  “我们不进入战场。”雀斑少女说出一个让洛洛深感意外的答案。
  “到了,我们进去!”
  此时,黑色星河恰好经过一片混乱的星海,雀斑少女带头往里面坠去。
  白解和洛洛紧跟着雀斑少女。
  经过数十秒的坠落,三人终于在撞击地面之前,将下坠的身体停住,然后缓缓落在满目疮痍的地面上。
  这块星体的地面布满了上百米宽的坑洞,就像不规则的蜂巢一样,空气中弥漫着似哭似笑的可怕风声,仿佛鬼哭神嚎一般。
  “玉守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
  洛洛从未来过这里,对于眼前的一切,都感到格外陌生。
  雀斑少女却拿出了那枚可以控制诛魔星阵的骨片,没有回答洛洛的问题,随手扔进了一个坑洞。
  “骨之审判者,快快现身!”
  周围的坑洞忽然传出呜呜的短促声音,大地开始不易察觉的震颤。
  “咯咯,是谁吵醒了本尊?”
  一具像标本一样残破的人类骨骼,缓缓地从不远处的坑洞中爬出。
  “咯咯,”这家伙的两个眼洞之中,燃着亮银色的火焰,“天方的人?原来是你们。”
  “骨之审判者,我要知道祖地降临的位置和星空大恶魔的去向,出个价吧?”
  “咯咯,”骨之审判者毫不含糊地说,“十斤星魂,愿意交易就先把星魂给我。”
  “我手上现在没有星魂。”
  “咯咯,那就不好意思了。”
  “不过,这个东西怎么样?”
  雀斑少女取下戴在手腕处的一条蓝色链子,往对方那边扔去。
  “咯咯,”骨之审判者本来没太在意,扫了一眼链子后,眼洞中的火焰瞬间爆燃起来,“这是······?你的真要把它给我。”
  在骨之审判者看来,用这条链子交易那两个情报,相当于白送给他。
  “我的话说到做到。”
  “那好,这是你要的情报。”
  骨之审判者生怕对方后悔,爽快地甩出两道带着尾芒的焰光,接连没入了雀斑少女的双眸。
  交易一完成,骨之审判者立即往坑洞退去,就像是赶着逃跑一样。
  “慢着!”
  “怎么,”眼洞中的火焰捉摸不定,“难道堂堂的十绝圣者,也会突然反悔?”
  “我还要和你做个交易。”
  听到不是要回那条链子,骨之审判者偷偷地松了口气。
  “说吧,什么交易。”
  “我要把他留在你这里,七天之内,再把他从你这里接走。”
  “他?一个人类?”骨之审判者打量着白解,“我为什么要收留他?”话中的嫌弃之意,就算再单纯的人,都能听得出来。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做这个交易了?”
  “这个嘛,”骨之审判者考虑了一会,“算了,就算我亏本吧,这个交易我接下了。不过你可要遵守交易,七天之内,一定把他从我这里接走。过了这个时间,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管。”
  白解又是惊讶,又是疑惑地听完他们的对话。对于雀斑少女的决定,感到非常不解,不明白她为什么把他安排在这里,难道只是因为他的实力缘故?
  “小子,跟我来吧。”
  对于这种实力的人类,骨之审判者可没有什么好语气。
  “我还有些事情要和他吩咐,等会再让他去找你。”
  “随便你们。咯咯。”
  骨之裁决者迅速消失在坑洞之中。
  “圣者大人。”白解向着雀斑少女敬声说道。
  “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把你安排在这里,是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你仔细听好。”
  白解点了点头,像是学生一样凝神倾听,听完雀斑少女的话,眉头不由地染上一层凝重。
  “如果他发现了呢?”
  雀斑少女交代的事情不算特别麻烦,只是需要小心不被骨之审判者发现。
  “你只管做自己的事,就算被他发现了,也没有问题。他们一族是以情报交易为生的特殊种族,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违反交易协定。”
  雀斑少女对于这一族的行为原则知之甚深,要不然,她也不会把那么珍贵的链子交易到他们的手中,那可是用禁忌之光凝炼出来的宝物。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712057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