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迟来的消息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迟来的消息


  振刀劈开一只有着腥红长舌的恶魔,白解来到防御战线的最前沿,将后备兵力带了上来。
  “一号,这条防线快撑不住了!”副手的声音非常嘶哑,仿佛能够听到血丝,身上已经满是恶臭的污血。
  “我刚与那边联络了,他们已经快要歼灭那边的敌人,最多再有半个小时,我们就可以对这些恶魔形成反包围。我们必须坚持住这半个小时!”白解大声说道。
  副手眼前一亮,似乎得到了强大的支持,口中说道:“既然如此,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坚持下去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白解其实是在说谎,这种紧急情况下,白解根本没有时间与那边联系,刚才所说的一切,完全是为了稳定军心。
  “十分钟后,我们退到第三条防线去。”白解接着说。
  “一号,那我们的防守范围可就太狭窄了。”
  “那些神秘消失的家伙,似乎快要出手了,我们保持这样的战线,太容易受到他们的偷袭,而且防不胜防。”
  有那些恶魔如鲠在喉,他们的头顶就像悬着锋利巨剑,许多的计划不得不随之改变。
  过了五分钟,恶魔的攻势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再如钢铁般坚强的战士,都无法无视数量上的绝对差距,过了一会,部队开始提前往后撤退,并在撤退的路线上留下大量的陷阱。
  这些陷阱毕竟只能暂时减缓恶魔的移动速度,在它们躯体上留下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进入了最后的防线,部队只能背水一战,没有几个人的身上不带着伤,气氛一时有些低迷。
  或许是发现了他们的颓势,隐藏在暗处的恶魔开始不断显出身形,背部融入黑暗的双翼,全身寒光闪闪的骨刺,双手抓着形态变幻的暗影,血红的双眼,仿佛中了兴奋药剂一般。
  “出来了。”白解暗道。他已经暗中注意这些恶魔很久,虽然不知道它们的具体实力,但看那充满杀戮般的外形,就知道这些恶魔极不好惹。
  “副队长,我们这样做······”白解把副手和异族的负责人叫来,细加商议了一遍。
  “一号,它们会上当吗?”
  “我不知道,”白解没有太过自信,“但我们现在别无选择,如果不能让这些恶魔知道我们的厉害,要是让它们大举进攻,我们只怕很难撑住这半个小时。”
  “我觉得可行。”骨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上面还染着恶魔的血丝,“我们的人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誓要和这些家伙拼个你死我活。”
  和人类相比,十绝山脉的异族对这些恶魔的态度更加仇视,这些恶魔夺走了他们的家园,让他们沦为了无家之狼,他们恨不得将这些恶魔连皮带骨的吞掉,以解心头之恨。
  “你们的人还大有用处,这波行动由我们的人来主导,你们只需要在旁边辅助就行。”白解说道。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行动让异族来主导,但是为了确保行动的成功,还是让人类来执行更为妥当一些。
  骨火点点头,他还以为白解是真心这么想,闪烁的眼神中竟多了一丝感动。
  商议结束,三人开始分头布置战局,先由异族的人出手,假装在防线的一边漏出了缺口,然后再由白解他们在里面为这个缺口划出个埋伏圈,只要那些神秘的恶魔从这里闯进来,就会直接陷入埋伏圈,被他们以全力围剿。
  在沸天的战声的刺激下,那些神秘恶魔快速靠近了防线,很快发现了那个缺口。
  如此摆在眼前的缺陷,这些恶魔没有理智去无视,流淌在血脉中的暴虐杀戮,让它们只会做出一个选择,那就是杀死面前的每个异类。
  白解已经率领着部队中最精悍的士兵,包括学院的人,静守以待地准备着伏击,只要这些恶魔进来,就给予它们雷霆般的打击。
  不一会儿,这些恶魔就像提线木偶一样,从缺口闯了进来,见人就杀,绝无二话,迅速地到了白解他们的面前。
  “出手!”
  发觉它们已经快要完全进入伏击圈,白解当即下令,身先士卒地冲在了最前方。仿佛忘了他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
  与恶魔那强有力的骨刺对上一击,火花在意刀的刃上亮起,手臂被反震的力量轰得酥麻不止,白解的身体不由地倒退几步,在这次交锋中取得了下风。
  “可恶!”白解嘟囔道。他的力量尚不足全盛之时的十分之一,面对这些力大无穷的恶魔,局势上完全处于劣势。
  但白解毕竟身负多种本领,并不是定要亲手击败这些恶魔,才能最终取得胜利。他开始用别的方式帮助其他人。
  恶魔的身旁出现了一道迅如闪电的身影,在无距术的加持下,白解的速度可以快到无法被这些恶魔捕捉,在哪一边出现劣势的时候,他总能最快地赶到战场,帮助那边的队员将战局逆转。
  这样的效果立竿见影,这些恶魔就算是有独特能力的上位恶魔,但在数量同等的对战下,它们还是被完全歼灭,尸体被堆成战利品般的小山,让后续的神秘恶魔变得更加疯狂。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二十多分钟后,伏击的圈子里已经堆上了几座小山,
  旁边还有不少的人类尸体,白解又帮助一个队员干掉眼前的恶魔,站在尸体帮大喘着气,握着意刀的右手已经不受控制地颤抖。
  “你还好吧?”
  白解刚一问完,面前的队员便脱力地瘫倒在地,不管暗绿色的瞳孔有多么倔强,身体都无法再正常地站起,只能咬牙发出自责的闷声。
  “你已经尽力了,不要责怪自己,我们能够将战局脱到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可以无愧于心了。”白解说道。
  嘟——嘟——
  没有哪次的讯号声能比这次让白解感到惊喜,但他的手已经无力推开联络器的盖板,只能用牙齿将其咬开。
  “我是白解。”
  “我们已经歼灭这边的恶魔,你们的位置在哪?”对面的声音中充满了自信。
  白解将他们所在的位置告知了严敏。
  “我知道了,你们还好吧,那些双影恶魔,应该没有对你们造成重大的打击?”
  “你说那些神秘消失的恶魔,”白解抬起目光,扫过旁边仍在战斗的队员,“它们没有战胜我们!”
  “再等我们一会,我们马上就到。”
  挂断通讯后,白解重新举起意刀,体内最后仅存的一股力量,开始运转三术汇合的法门,很快,没有一丝血迹的刀刃上亮起了灿烂耀眼的白芒。
  “劈天——”
  刀锋对着防线的缺口,随着刀芒穿过人群,缺口旁响起接连不断的破灭声,不论汹涌冲来的恶魔有多么强大,都无法在这道刀芒下坚持一下,摧枯拉朽,数百米范围内的恶魔被横扫一空。
  “封号强者!”
  队伍中接连有人捂住因惊讶而张开的嘴,探询的目光不断落在白解的身上,可是白解的身体,已经缓缓地倒了下去,这一刻,他已经用尽了体内的所有力量。
  一个小时后,沼泽边缘的一处山洞中,大战过后的部队正在修整调理,并为那些死去的队员记录战功。这些用生命换来的战功,或许是他们的亲人,朋友,唯一能够铭记于心的东西。
  山洞的一角,温暖的火光照亮了美丽的钟乳石,白解的衣服已经完全脱光,正赤条条地暴露在两个人的面前。
  “他真是太鲁莽了,知道自己的伤势还没痊愈,竟然敢发出那样的攻击,真是不要命了!”严敏说道。
  副队长不好接她的话茬,只能一脸尬笑,目光不停地看向外边。
  “对了,你们的伤亡统计出来了吗?”
  副队长的脸色变得沉重,语调有些降低:“这次我们一共死亡了一千两百多人,五百人的队伍,就只剩下几个医疗兵没有受伤。”
  “这么多!”严敏不由说道。虽说他们也伤亡了一些,但是却不到这边的一半。如此想来,这边战况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咳咳,咳咳······”
  咳嗽的声音突然在空旷的山洞中响起,白解已经醒来,正在挣扎着撑起身体。
  “好好躺着吧!”严敏斥责道。
  “我们的行动过程已经完全上报给总指挥部,他们准许我们接下来自行修整,而且,就算我们现在想要再次发动攻击,就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也是有心无力。你就好好地在这休息吧。”
  过了一会,严敏离开,副队长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别人,才来到白解的身旁,压着声音说道:“一号,刚才你的联络器接到了紧急通讯。”
  白解正觉得奇怪,听完这话,目光一凝,问道:“内容是什么?”
  副队长摇了摇头,“我没有权限阅览,只能你自己查看。”
  “那帮我把联络器拿过来。”
  副队长非常有眼力见,帮白解把联络器放在身旁,然后便自觉地走了出去。
  听到脚步声已经若不可闻,白解用手打开联络器,看到了画面上那个特别的紧急标志。
  会是什么内容,他有些好奇。
  “我是仗剑侯······”
  开头就是仗剑侯的声音,他的面庞,同时出现在画面中。
  “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战果,干得不错,但是,现在另外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仗剑侯的语气直转而下。
  白解渐渐提起了精神。
  “经过我们的秘密探查,恶魔将会在守望塔中实施一个计划,你的任务,就是探查清楚这个计划的详细过程,如果对我们人类不利,你就设法去破坏掉这个计划。当然,我们会给你配备帮手,她会在第十号战争堡垒上等你,你们的接头暗号是······”
  “最后,这个任务会持续两个星期,我们批准你用这个任务来作为第三轮比赛的成绩,如果顺利完成,到时候你可以直接获得最后的出线名额。”
  通讯是记录数据,所以白解无法通过沟通获得更多的详细信息,但他明白,能让上面做出这种让步的任务,恐怕其中牵连到的事情,非同小可。
  经过大半天的修整,在黄昏到来的时候,这支部队终于回到了第十三号战争堡垒。
  战争堡垒上充满了行迹匆匆的人群,或许是哪里的战局不太顺利,人们的眼前似乎能够看到焦虑之色。不过,现在这些都与白解没有了关系
  ,他已经顺利晋级下一轮比赛。
  在离开这座战争堡垒前,白解去了军功处一趟,去领取属于他的战功奖励。联盟对于在大规模作战中获得的功劳毫不吝啬,只要核实完战功的真假,便会爽快地下发。
  从上尉迈入少校,白解比大多数人都快地跨越这道门槛,不到二十周岁的少校,还是实打实用军功晋升的少校,白解应该为此感到自豪,这是用鲜血趟出来的荣耀。
  走在路上,不少的军人会对白解敬礼,他觉得有些新奇,但也只是一时的感想,毕竟,他很快就要离开这里。
  晚上八点左右,在很多队员都在庆祝这次行动的胜利之际,白解默默地关上房间的灯,避开他们的目光,偷偷地离开了第十三号战争堡垒。
  横穿大半个血窟,三天之后,白解按时到达了第十号战争堡垒。
  这边的战局似乎更加紧张,过关的时候,满脸冷峻的士兵不自觉地盯了白解许久,让他还以为是不是被当成了逃兵。
  堡垒中的军人也更加匆忙,一股大战将临的氛围,仿佛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
  白解来到堡垒一角的军人酒馆,仿佛弹头般的外形,充满了金属感的设计风格。这里向来都是军人们最喜欢的场所之一,时常爆满,但是今天,里面却客人稀少,服务员的兴致也提不上来。
  “一杯血骨酒。”白解来到吧台。
  这是一种最新推出的酒种,在第十三号战争堡垒中非常受欢迎。
  “没有。”酒保眼皮都没抬起。
  “那来一杯火雀兰。”
  “没有。”酒保看了白解一眼。
  “这也没有?那随便来杯,能喝就行,钱我放这了。”白解正要从吧台离开,酒保却把钱推了出来。
  “我们今天不营业,如果想喝酒,可以改日再来。”酒保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长话。
  可当白解问到原因,酒保又恢复了先前那种冷冰冰的态度,这让他顿时生疑。
  虽然酒没有喝成,但白解没有离开这里,挑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直接翘腿坐下,同时将身上沾满灰尘的斗篷挂在旁边。
  “人应该快到了······”
  约定的时间是早上九点,现在刚好八点五十左右,他还提前了十分钟。
  “酒来了!”
  莫名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桌上多了两杯色泽血红的酒。
  “怎么是······”白解抬起目光,与面前的人对视。
  “没想到会是我?”火歌笑着说,身上穿着类似的斗篷,“喝吧,这是我从别的地方弄来的,这里几天都不会营业。”说完,她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早就到这了?”
  “没错,比你提前几个小时,那时候这里才刚刚打开进出入口。”
  白解喝了一口那血红色的酒,味入肝肠,余香不绝,似乎是陈年佳酿。
  “好酒!”他不禁说道。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你怎么会参与进这个行动?我记得你的行踪很早就不见了。”
  “说来话长,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任务是我申请的。”
  “什么?!”白解的酒杯一抖。
  “不要这么惊讶,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这段时间都去干了什么,时间还早,我可以慢慢给你说来。但在说这些事情之前,我得先问你个问题,你得毫无保留地回答我。”
  “问吧。”白解说。
  “你是不是认识个叫做十绝圣者的女人?”
  白解瞳孔微缩,下意识想要摇头,可是看到火歌那咄咄的目光,犹豫了下,最终点了点头。
  “嗯,我是认识她,但她不是人类。”
  “我知道。”火歌的脸上露出笑意,“她是天方圣族的人,据说还是天方圣族的守护者之一。”
  白解倒是不知道这个情报,“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消失的这段时间,你一直都在暗中调查天方圣族?”
  “只是巧合罢了。”火歌回道,“我目前掌握的情报也不多,但是,我知道这个十绝圣者,现在就在守望塔上。”
  “她在那里干什么?”白解追问道。
  “据说与他们封禁在守望塔里的东西有关。”
  “封禁···难道是永痕之骨?”白解只能想到这件东西。
  “果然,她说的没错,你还记得这件东西。”
  白解已经将酒杯放下,他看着火歌,目光有些逼人,“谁告诉你的这件事情?十绝圣者?还是别人?”
  “一个你认识的人,我想你很快就会猜到。”火歌捉黠的说。
  “洛洛?”白解试着说。
  “对,的确是她。”火歌说,“这段时间,她和我说了很多有关你的事情。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厉害。”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707633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