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兄弟对决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兄弟对决


  “···胜利者——白解!”
  裁判终于说出胜利者的名字,当声音落下的那刻,四周猛地响起沸腾的呼喊。
  “不可能!”
  “这家伙作弊了!”
  “他的衣服上明明沾到了星火!”
  ······
  “闭嘴!”裁判冷酷无比的说。“你们是在质疑本裁判的目光吗?”
  原本将要闹起来的支持者,顿时噤若寒蝉,慢慢放下举起的手臂,回避着裁判利刃般的眼神。
  过了一会,西门·菲利普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你···赢了。”他仍然保持着优雅的表情,似乎没有感到一点可惜。
  在西门·菲利普的鞋跟上,不多不少,正好有两条星火留下的痕迹,白解竟然在最后的那一瞬间,改变了星火的性质,让星火可以直接碰到西门·菲利普的身上,更重要的是,西门·菲利普的注意力完全被面前的分身吸引,没法对身后出现的对手做出及时的反应。
  当然,这也是因为白解的分身过于真实,可也许就是这样,分身存在时间才会短得不到数秒。
  “恭喜你进入下一轮。”西门·菲利普面带微笑,祝贺着白解。从他的微表情中看不到一丝不满,但白解知道,这些只是虚伪的面具罢了。
  “欢迎你找我挑战。”白解放下话来。
  这次失败并不意味着西门·菲利普就会从比赛中淘汰,因为是双败制,所以他还拥有一次发起挑战的机会。
  “你太厉害了,我只怕不是你的对手。”
  恐怕你的内心完全不是这么想的吧!白解暗道,他可不会被这种话所迷惑。
  失利的懊恼让西门·菲利普的支持者面对白解的经过,发出众多恶毒的唾骂,对于这种赛场以外的事情,裁判或者工作人员完全视而不见,反而饶有兴趣地瞅着这边,似乎想看看白解会不会生气。
  但白解也似乎没听见一样,径直走了过去,完全无视了他们的咒骂。直到西门·菲利普朝他们挥了挥手,他们的咒骂才告一段落。
  在中间休息室里,西门·菲利普为此向白解表示了歉意。
  “抱歉,我的那些支持者太鲁莽了,要是有得罪到你的,我愿意代他们付出赔偿。”
  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家伙的内心,藏着一个凶残无比的面孔,他的优雅谈吐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但白解不喜欢这种伪装的面孔,尤其是作为对手。
  “不用了。”白解冷冷的说,然后便不再搭理。
  比赛的进行时长都差不太多,选手们陆续来到了休息室,在刚才比赛中受了伤的人,趁着这段休息时间赶紧治疗,而大多数选手,则在默默地等待着下一轮的开始。
  前十天比赛每天都会进行三轮,完全覆盖整个白天时间。到了后面五天,将会进入排位争夺阶段,规则有些类似白解当年在彩虹岛上参加过的祭典比试,不同的地方是,前五百名会提前由主办发指定,然后其他选手就向他们发起挑战。不限制挑战的名次,可以挑战第一名,也可以挑战第五百名。只要对方正好处于挑战期。
  后面两场比赛,白解的对手不再是夺冠热门,比赛内容则和第一场类似,都考验的是在星空环境下的生存能力。拥有近两年星空生活的白解,无疑拥有丰富的经验,两场比赛毫无悬念地拿了下来。
  可惜的是,白解只能知道第一天的比赛对手,后面几天的对手,将会通过主办方抽签决定,所以白解只有半个晚上的备战时间。
  月色爬上天空,空气中充满了躁动的气息,吃完晚饭的行人在热烈讨论着白天的比赛。
  谁是新的黑马,谁看走了眼,谁获得了暴利······
  可能就是正在备战明天的选手,都禁不住这种气氛的影响,一时加入他们的讨论之中。可往往控制力强大的选手,会主动避开这些喧嚣,让它们不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战斗。
  “少爷,有个人自称是您的熟客,想要来拜访您。”
  羽贞站在白解的新住处面前,敲了敲巨大的石门。
  过了好一会,里面才传来回应。“他有说自己的名字吗?”
  “他说他叫宫甲。”羽贞回道。
  山洞深处的白解突然睁开了双眼,似乎有些惊讶,没想到来客竟然是他。
  “把他带到这来吧。”
  山洞位于道简书院驻地里一处特别幽寂的山峰上,如果没有熟悉的人领路,只怕很难找到这来。
  过了大概十分钟,山洞的门口响起两道深浅不一的脚步声。
  “羽贞,你可以回去了。”
  在羽贞走远后,宫甲打量着这里偏僻的环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白解主动打破了平静。
  宫甲清了清嗓子,“你没忘记我们当初的契约吧?”
  “契约?”白解一时没有想起。
  “在荒漠那次,我们掉进了地下宫殿······”宫甲提醒着。
  “你是说那个主仆契约?”
  “没错。”宫甲点点头,虽然白解不在面前,“再有一个月不到,契约的时间限制就到了。”
  “所以你想解
  除契约?”
  “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这两年我弄到了不少好东西,只要你愿意解除契约,价格随便你开。”
  “五十枚拳头大小的星核。”
  “五十?!”宫甲惊得失声,但他很快又恢复过来,咬咬牙说:“可···以,但我手头上现在没有这么多星核,能不能宽许我一点时间,不长,两周就好。”
  山洞中突然陷入了沉寂,宫甲犹豫了一会,狠了狠心,问道:“一周!一周之内我一定筹到五十枚星核!”
  “不用了。”
  白解的回答让宫甲大惊失色,连忙说道:“价格还可以往上加,相信我,绝对可以让你感到满意!”
  “我是说,不用交易了,你现在直接进来吧。”
  话语刚落,巨大的石门就向两侧敞开,露出干风阵阵的洞口。
  两人这是时隔一年多的见面,双方的变化都挺大,宫甲变化的是体型,白解变化的则是气质。
  看着变成了小胖子的宫甲,白解的目光从鼓鼓的肚腩上扫过。
  “你的实力怎么才提升这么点?”
  对比两年前的宫甲,他的实力才提升两个中等位阶,由橙月境提升到了紫月境,虽然已经是普通人眼中的天才,但就白解现在的目光看来,只能算差强人意。
  “这事说来话长···”宫甲有些吞吞吐吐。“你叫我进来,真的是打算解除契约?”
  “你既然已经猜到了,为什么还不敢相信?”
  “我···”宫甲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我是有些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得这么容易。”
  “当初我们之间的契约本来就是强迫的,与其这样维持我们的关系,不如直接解除了它。而且,你原来也给予了我很多帮助。”
  “哪里,哪里,都是份内的事情。”宫甲笑着摆手。
  “你在那站好,我现在就给你解除契约。”
  宫甲听到,立刻站直了身体,一动不动,似乎怕干扰到白解的施法。
  不过施展这种类型的秘语,白解已经不需要任何口令,术随意走,心到则法到。
  短短的一秒时间,对于此时的宫甲来说,有如一年那么长,当锁在意念核心中的契约印记如飞灰般消失,他终于忍不住地跪了下来,双手用力地抱着脑袋,口中传出喜极而泣的哭声。
  能让一个成年男人哭成这样,可想而知,这个契约带给了他多么沉重的影响。
  看着哭得如此厉害的宫甲,白解默默想起那个施立契约的女人,沙漠女王,白麻衣。他和那个女人之间还有个命运约定,距离约定的时间,似乎也只剩下一个月不到了。
  嘟——
  毫无感情色彩的讯号声,将白解拉回到了现实,他拿起放在旁边的联络器,上面显示着明日将会面临的对手。
  “破术大师···风暴王子···双面魔女···嗯?”
  白解的目光落在双面魔女的面容上,盯了一会,眉头微微皱起。
  “对了,当初我让你去找米家姐妹,她们的情况如今怎么样了?”
  宫甲停止了哭泣,抬起泪眼婆娑的眼睛,“我原来一直没有联系上你,没办法告诉你,我调查到她们在岭峻市发生了一场意外,然后就双双消失了。”
  “那是什么时候?”
  “大概你吩咐我去调查的前一个月。”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她们到底去了哪里?”
  宫甲点点头,“你难道有了她们的消息?”
  “你看看这个。”
  白解把联络器直接递给了宫甲,他也不怕宫甲把上面的内容泄露出去。
  宫甲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双面魔女的外貌上,倒不是双面魔女的外貌有多么倾国倾城,而是这张熟悉的面孔,完完全全就是印象中的样子。
  “你再看看后面的资料。”白解说。
  “明月,五海自由同盟妖孽级天才,有着魔女称号的可怕年轻人,战力预测在日境巅峰左右。战斗方式不祥,必杀技不祥······”宫甲念出后续的内容,稍后疑惑的说:“她应该不是米花儿,这么短的时间,实力怎么可能跨越这么多的位阶,从星境直接突破到日境。但是,她的容貌······”
  “是不是和米花儿一模一样?”白解问道。
  宫甲点了点头,“何止一样,就像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但她真的会是米花儿吗?”
  “现在还不能确定,”白解说。“也许只有面对面,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交流了一些情报后,宫甲就离开了山洞。
  第二天,白解独自来到了比赛场馆,很快发现宫甲留下的记号,循着这些记号找了过来。
  宫甲正在一个场馆里观看一场比赛,战况似乎进行得有些焦灼,双方谁都没有取得上风。而观众们也紧张地望着场内,双手不自觉地抓紧大腿,直到疼痛通过神经传输到了大脑,手才随着“嘶”的一声松开。
  白解拍了拍宫甲的右肩,他正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场内,完全没有注意到白解的到来,猛地一个激灵,颤着转过了脑袋。
  “···你吓我一跳!”宫甲压低着声音。
  “这里进行比赛的是什么
  人,让你这么全神贯注!”
  “这两人都不是夺冠的热门选手之一,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他们,但他们的父亲可是非常有名的人,说出他的名字,你可能听过。”
  “哦?”
  “五海自由同盟的传奇船业大亨,拥有上百条战船的独裁者,菲林亚王国的国王,福林公爵。”
  “猎鲨者!血腥公爵!”白解说出知道的两个名号。
  “没错,就是比鲨鱼还要恐怖的血腥公爵。这正在交手的两个人是他仅有的儿子,他们来参加这届大赛,就是为了争夺王国的继承权。”
  “这不和打架一样吗?血腥公爵不管管?”根据传闻,这位国王可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宫甲耸了耸肩,“老国王要是想管,恐怕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血腥公爵死了?!”这可真是一个大新闻,当然,其他地域不一定关心。“他怎么死的?”
  “死因现在还没有确切的结论,反正说什么的都有,现在菲林亚王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也没有人会追着死因不放。”
  说话的期间,比赛场内的局势似乎发生了转变,一边开始占据了上风,并且对着另外一边赶尽杀绝。
  “他们要杀死对方?”
  “这是血腥公爵的安排,王位继承人只有一个,谁能将兄弟姐妹赶尽杀绝,谁就能继承王位。”宫甲说。
  如此行径,可能也只有血腥公爵才会想得出来。让自己的孩子把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全部杀光,想想,就会感到一阵恐怖。
  场地内处于劣势的一边,似乎已经完全无力改变局势,身上不断绽开灿烂的血花。但是,白解注意到,宫甲的眉头却皱得越来越挤。
  “不应该啊···哪里出错了呢···”宫甲小声嘟囔着。
  “你把钱押在了谁的身上?”白解记得,宫甲可是非常贪财的家伙。
  “这不是钱的问题。”宫甲看着白解,“这兄弟俩性格完全不一样,他们继承王位以后,采取的外交策略也会完全不同。要是现在处于上风的弟弟继承了王位,恐怕未来的五海自由同盟,会难以保持现在的平静了。”
  从战况中也看得出来,弟弟的招式异常狠辣,每招都仿佛计算过一样,绝对瞄着哥哥的要害之处,而哥哥躲得非常狼狈,尽管招式还算精妙,但架不住攻势的凶猛,已经有点支撑不住的迹象。
  “只是一味防守,就相当于慢性死亡,没有反击,结果已经没有悬念了。”白解不看好只是防守的哥哥。
  宫甲却没有放弃,突然站了起来,向着场内大喊:“博尔斯!战胜他!”他似乎不知道里面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但宫甲的这一喊,如同滚烫的热油放进了沸水,顿时激起了此起彼伏的支持声。
  “博尔斯!加油!”
  “英雄博尔斯!——”
  ······
  原本气氛压抑的观众席,顿时被博尔斯的支持声所掩盖,相较而言,弟弟的支持声寥寥无几,弱不可闻。
  可是,再多的支持声终究磨灭不了实力上的差距,场上的博尔斯已经无力抵抗弟弟凶狠的进攻,那张混着血水和泪水的面孔,默默地看着弟弟,等待着性命的流逝。
  白解的眼前突然浮现了一幕,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忐忑不安地抱着刚出生的弟弟,四周全都是凶神恶煞的野兽。
  “这是我欠你的···”
  就当白解以为,弟弟的拳头将会击穿哥哥已经血迹斑斑的胸口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却直接决定了胜利者的归属。
  “···现在该还给你了。”
  博尔斯的拳头以不可思议的方式中穿了弟弟的胸膛,而始作俑者,正是弟弟剩下的一只胳膊。
  血花绽放,灵魂黯淡,急剧流逝的生命气息,让那双安然睁着的眼睛显得可有可无。
  虽然博尔斯成为了这场比赛的胜者,但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喜悦,只有潸然流过脸颊的血泪。
  如此突然的一幕,让场外的观众不知所措,已经冲到嘴边的欢呼声,却像堵了塞子一样,无意识的张了张嘴,才发现没有半点声音出来。
  “血腥公爵错了!”白解说,“他不会想到,今天的比赛结果会是这样。权利可以让人产生迷失,但权利不能战胜一切。”
  “你是对的。”宫甲默默坐了回来。
  随着裁判宣布了胜利者的名字,场外的众人终于欢呼了起来,在如此热烈的氛围下,却有两道人影悄悄离开了这里。
  “你不多待一会?”白解问道,“你和那位博尔斯王子,应该交情不错吧?”
  “现在他需要的是平静,我就不打扰他了。”
  两人来到白解即将比赛的场馆,入口处的观众已经排起了一条长龙。
  “我们快点进去。”白解提起速度。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70613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