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海兽牢笼

第五百四十六章 海兽牢笼


  白解明白娜迦的意思,以退为进,先答应下来,然后再想办法弄到进入千重海涡的名额。
  不过,这是娜迦想到的办法,却不是白解的想法。
  “三长老,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进入千重海涡?”
  听到白解的话,娜迦的脸色变了,偷偷观察着三长老,不经意间看向白解,眼神满是不解。
  “小朋友,你可知道千重海涡对于我们海魂一族的意义,如果你不是小奇的朋友,我已经让人打碎你的骨头,然后丢进大海。”
  三长老说得轻描淡写,话语中的威胁却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解却好像没有察觉到半点威胁,直视着它:“我只是想借贵宝地修炼几天,你们可以派人看着我,如果我有任何妄动,随你们处置。“
  三长老摇摇头,态度没有改变:“我现在已经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小奇的朋友,他的朋友,可都是怪胎——”
  唰——
  十枚拳头大小的灿烂星核,像一团阳光,突然照亮了整个别墅。
  “它们,够不够!”
  白解的行为让三长老面色一变,眼睛微微眯起,锐利的目光仿佛要刺穿星核后面的白解。
  “赶紧把它们收回去,海兽协会的人根本不喜欢星核。”娜迦偷偷告诉白解。
  “哦?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喜欢星核,臭小子告诉你的。”
  娜迦的行为根本瞒不过三长老,他的语气有些玩味,让人无法琢磨不透。
  “好!我可以给你一个名额,但是你的一切行动都要由我们安排。”
  “可以。”白解回答得非常爽快。
  “啊!”
  “怎么,小丫头,你有什么意见?”
  “我···没有,没有意见。”
  娜迦被突然改变的情况弄得不知所措,三长老刚刚还反对着,突然之间,竟然答应了白解的要求。难道,真是那些星核起了效果?
  她不太明白,白解却隐隐明悟,事情的转变就是因为星核,三长老先前的那番言语,只是想获得更多利益。
  虽然白解不知道海魂族的禀性,但是通过和空奇的交锋,他隐约察觉,海魂族对于利益相当看重,所以他用了十枚星核作饵,没想到,这位三长老真的上钩了。
  看着手上的璀璨星核,三长老的眼眸闪过贪婪之色,胸口正是一阵燥热,忍不住想要发泄。
  “你们下去吧,我会让人给你们安排住处,明天早上,你们就跟着我的人进入千重海涡。”三长老挥了挥手。
  等白解和娜迦告退,别墅的大门自动紧闭,完全隔绝里面的声音,不过白解留下了一缕意识,没过多久,主动把意识收了回来。
  “你的脸色怎么有点古怪,这么红?”
  白解不能说自己刚刚看了一番活春宫,只好随便找个借口,把娜迦糊弄了过去。
  “我问你,刚才,你为什么说他们不喜欢星核这类宝物?”
  娜迦正回想着三长老的奇怪之处,听到白解的提问,随口一回:“海魂族以海兽为尊,只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海兽,对于金钱珍宝,向来没什么兴趣。不然,他们也不会把岛屿的商业开放权交给别人。”
  说着,她的语速变缓:“不过,三长老刚才为什么收下了你的星核,在我印象之中,他不是那样的人。”
  白解点点头,相信娜迦的判断。
  如果是个贪财之人,别墅不会如此老旧,而且里面没有富丽堂皇的装饰,给白解的感觉,还不如江南市的普通商人。
  “你有没有其他熟人,在这座岛上?”
  “你想干什么?”
  “我要知道岛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可以试试,但是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白解没有过多地逼迫娜迦,她性子畏缩,优柔寡断,处理事情不够全面,但是,白解现在只能选择信任,并且继续信任下去。
  这座岛的幅域非常辽阔,几条蜿蜒山脉盘踞岛的中心,沟壑遍野,乱石嶙峋,城镇基本上不能建在山脉周围,晚上,白解所住的地方,就位于岛偏南的一座小镇。
  镇上大概有两三千人,分布在狭长的街道两侧,黑夜降临,家家户户亮起油灯,拉着亲朋好友,享受晚间闲隙,怡然自得。
  如果没有停在镇外的几辆重型运输车,白解可能误以为自己回到古老时代,耕耘劳作,织布放牛。
  通过对镇上这些住户的观察,白解更加坚信,海魂族不喜欢金钱财宝,能让他们动心的,只有海兽。
  夜深,月色迷蒙,海上飘来散乱薄雾,渐渐笼罩了整座岛屿。
  一道婀娜的身影,小心翼翼地来到白解的房间门口,看了看周围,推门而入。
  “啊——呜——”
  就在尖叫刚要传开的时候,白解的手捂住了娜迦的口鼻,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声音,双眼惊慌地看着白解。
  “是我!别出声。”
  听到熟悉的声音,娜迦的眼神缓缓镇定,呼吸不再急促。
  看她大概恢复了正常,白解松开她的口鼻,后退一步,眼神明亮地问
  道。
  “有消息了?”
  娜迦抚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点点头,正要张嘴,门外突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不要说话!安静!”
  白解示意着她,脚步移到了门边,附耳倾听,不过,脚步声没有在门口驻留,直接经过,然后消失在走廊尽头。
  白解不敢掉以轻心,又等了一会,再也没有脚步声响起,这才拉着娜迦回到房里。
  “你···要对我做什么!”
  娜迦坐在床上,看着一双充满压迫感的眼睛,心头狂跳,呼吸又有些不太正常。
  白解一看娜迦忸怩不安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想多了。
  “我对你没兴趣。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到白解的想法,娜迦如释重负,整个人轻松不少。
  “岛上的确发生了一些特别事情,不过不是这几天,是大概三周之前。”
  “三周之前?”
  白解内心一凛,貌似正好是他们对于异常点源头的时段。
  “三周之前,一场可怕的风暴突然袭击了这片海域。无法想象的可怕,岛上的金属建筑,一夜之间,全都像冰层般融解。更重要的是,这场风暴还影响到了岛上的海兽牢笼。”
  “海兽牢笼?”白解琢磨着。
  “一种特殊的牢笼,专门禁锢海兽,能够让它们的身体渐渐虚弱,然后被海魂族的人夺走魂魄。”
  “这些牢笼在什么地方?”
  “大海。”
  “嗯!”
  “准确的说,是这座岛屿周围的大海。”
  想一想,白解点点头,貌似海兽也只能这么禁锢,它们生于/大海,离开大海,只会加速死亡,必须用大海维持它们的生命。
  “这场风暴,直接摧毁了大量海兽牢笼。那段时间,岛的周围每天都是风声鹤唳,人们不得不转移到中央山脉,躲避那些海兽的围攻。”
  “结果呢,哪一方赢了?”
  娜迦的表情有些复杂:“结果谁都没赢,那些海兽毕竟刚脱离牢笼,虚弱不堪,只是靠着一股凶势包围岛屿,等海魂族构建起强硬的防线,它们的攻势就无法继续下去。”
  白解微皱眉头:“但你说海魂族也没赢?”
  娜迦点点头:“这场变故发生得太突然,刚好那时海魂族的一部分高层去参加同盟会议,岛上缺少顶尖力量,虽然拦住了海兽,也付出了巨大伤亡。最终,双方签订了生死协议,海兽可以不包围岛屿,但是海魂族必须对它们进行赔偿。”
  “那些海兽竟然这么聪明?”白解的面色无比怪异,难怪三长老突然变得贪财,恐怕海兽给出的赔偿数目非同小可,已经迫使海魂族改变规矩。
  不对,白解突然灵光一闪。
  “海魂族就这么心甘情愿,没有想过,寻求五海自由同盟的帮忙?”
  这里是五海自由同盟的势力范围,海兽势力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强过五海自由同盟,只要海魂族肯向五海自由同盟请求,这件事情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
  “这···我不太清楚。”
  白解站起来,在沙发和桌子间来回走动,眸光仿佛能够刺破墙壁。
  “你······”
  作为白解的俘虏,娜迦可以感受到白解身上的气息,只能用伟大来形容。
  “恐怕不是海魂族不愿意寻求帮助,而是被他们禁锢的这些海兽,有些家伙的身份非比寻常。”
  等白解回过神来,往旁边看去,眉头一挑,娜迦竟然跪在了地毯上,从他的角度,可以完美领略娜迦的婀娜身姿,雪白肌肤,以及让人怦然心动的眉眼。
  呼——
  白解深吸口气,强迫自己撇开眼神。
  “你可以回去了。”
  没有思考的时间,楚月继续和白解沟通,“我们打算把你身上的两股能量引导出去,接下来要这样做······”
  意识上的沟通,比开口/交流最好的地方,在于不需要说任何铺垫的废话,想到了什么,立刻就能传达给彼此,并且双方完全能够理解接受。
  听楚月说完他们的计划后,白解立刻回了一个“好!”。
  显然,克克·飞羽的这种手段,比他的那种自救方式要强得多,只需要自己付出一丝精神印记,而不会对身体造成难以恢复的损伤。
  不过,失去了近乎全部意识本源的他,还有余力抽出一部分意识,凝成一丝精神印记吗?
  白解的回答是肯定,绝对,以及必须做到。
  “将精神印记交给你们后,我只能再继续维持一分钟的稳定,我只有这一分钟的时间,让你们将这两股能量转移。”白解已经将意识完全放开,不再计较分毫的消耗。
  楚月立刻明白了白解的潜意思,如果一分钟内做不到能量的全部转移,那么他就只有走上那条死路了。
  “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两人之间的沟通,随着楚月的一句誓言而戛然结束。
  听到了这句充满力量的誓言,白解的心头忽然涌出了更多的力量。
  如果连其他人都这么想要
  拯救自己,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全力以赴,将自己的性命,努力地从死神的爪下给夺回来。
  信心的明亮火焰,顿时在白解的意识中高高燃起,驱散了心头的阴霾,也照亮了求生的道路。
  这会功夫,楚月已经将和白解确定的事情,除了沟通的细节外,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克克·飞羽。克克·飞羽不知道她是如何成功与白解沟通的,想来这应该又是他俩之间的秘密,对于他们的真实关系,他是越来越好奇了。
  过了片刻,白解的眉心突然亮起一道发丝粗细的紫芒,黯淡的光芒仿佛一吹就灭,克克·飞羽看到后,赶紧用那张“替身卡”将其纳入其中。
  还好,启用这张“替身卡”并不需要太强的精神强度,不然,以白解这道精神印记的虚弱程度,恐怕就连启动个低阶秘术都够呛。
  将精神印记稳稳地融入“替身卡”后,克克·飞羽侧转身面向楚月。此时楚月已经放开了精神防护,自然地面对着他。他将卡牌的正面对准楚月的眉心,口中默念完一串字音神秘的秘语,随后指尖轻轻一弹,“替身卡”就像羽毛一样,轻飘飘地落在了她的眉心。
  紧接着他厉喝了一声,“开!”
  “替身卡”随即化为了一团灰黑色的雾气,由楚月的脸部,迅速地笼罩了全身。
  当这团雾气随着微风消失,一个与白解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解”,出现在了克克·飞羽的面前,包括脸部表情和体态气质,全都一模一样。
  “现在,该怎么继续?”楚月的嗓音也完全变成了白解的音色。
  “你保持好凝神静气,然后什么都不要做,其他事情都交给我来完成。”克克飞羽回道。
  楚月点了下头,便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克克·飞羽深深地吐了口气,面色无比凝重,眉眼间像是挂上了霜冻,接下来的过程,才是这次行动中最艰难的部分,只是他没有告诉楚月而已。白解更是不知道这一点。
  那丝精神印记的抽离,让本来已经捉襟见肘的平衡,更加难以继续维持,两股能量的实力再次出现了明显的落差,这让战况彻底陷入了决战之中。此时白解再想维持平衡,已经没有足够力量来让他使用,他只能主动出击,以自损八百的方式,强行让双方的实力落差趋近同一个层次。
  但这种方法毕竟不是正途,他的那点意识完全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这时,一道带着锋芒气息的能量突然涌入白解的体内,顿时激起了那两股能量的剧烈反应。它们就像突然联手了一样,想要将这道陌生能量,一起逐出白解的体内。
  但这道能量似乎根本不怕它们的联手,在白解的体内来来回回地窜动,并且在经过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气息。
  这种大胆的行为,马上被那两股能量视为了一种挑衅,毕竟它们已经认为白解的身体是它们的地盘,怎么能容忍其他的能量如此放肆。
  三股带着不同气息的能量,随即在白解的体内开始了疯狂的追逐。
  那股陌生的能量,明显从实力上来说,不如其他两股能量强大,但它也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路径诡秘,伸缩迅疾,其他两股能量没法穿过的地方,它都能轻松地穿过。所以它虽然比其他两股能量要弱,但它们想要抓住它,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白解的身体旁边,克克·飞羽满头大汗,呼吸已经有些微喘,不过他的右手掌心仍然紧紧贴着白解的眉心,那道正在被追逐的陌生能量,就是从他手心导入进去的。
  眼看那两股能量已经被勾引得差不多了,他贴在楚月眉心的左手掌心,随即发出一股导入的力量,同时右手将那道能量缓缓地收回。
  整个过程不能有任何一丝急迫,因为那两股能量天生就有躲避危险的本领,只要稍有不慎,让它们察觉到了危险,它们立刻就会重新躲回白解的体内。
  克克·飞羽觉得自己仿佛正在刀尖上行走,并且身旁就是万丈悬崖,不管是走快,还是走偏,或是走岔,都会造成前功尽弃的后果。
  还好他毕竟是能力天赋达到“禁”级的超级天才,整个过程在他精细无比的操控下,顺利又迅速地不断完成。
  距离白解所说的限制时间,此时已经剩下不到10秒,而白解体内的那两股能量,还未完全导入楚月的体内,至少还有三成多的能量,仍然需要转移。
  这时,剩余的那些能量已经从本能上察觉到了不对,它们开始抵抗克克·飞羽的牵引,然后往白解体内不易寻找到的地方藏去。
  眼见情况出现不妙的势头,克克·飞羽随即将手心的力量改“牵”为“吸”,将已经被牵引过来的能量完全吸住,不给它们溜走的机会。
  至于那些恰好逃走的一部分能量,只能等他将眼前的这些能量处理妥当,再抽空把它们给抓回来了。
  如此一来,白解体内的暴躁能量又迅速地减少了两成,而这最后的一成多的能量,却开始在白解的体内大肆作乱了起来,就像一个发疯的抡锤手,似乎已经知道无法占据白解的身体,所以打算将它彻底地毁坏,与白解同归于尽。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684487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