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好斗角的规矩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好斗角的规矩


  好斗角这片老城区,虽然日益衰败,人口流失严重。但周边与其他城区接壤的地带,还是靠着资源互补的关系,建有不少的加工型工厂,或是贸易集散点。

  这住在老城区中心的大多数人,都在那些地方上班。所以每到上班的时间,这赶公车的行为,就会显得特别拥挤。再加上他们骨子里带着的那丝好斗角的痞气,这抢公车经常能够闹起事来,不过谁也不怕谁。

  老许头本来凭着一身挤公车的经验,偷偷摸摸地挤到了车门旁,却忽然感到身后一空,还没等他回头看看发什么了什么事情,这转眼间各种粗鄙低俗的叫骂声就像大雨一般簌簌而下。

  正赶上司机骂骂咧咧地要关上车门,老许头来不及多管闲事,手往身后那么一抄,拽着白解的胳膊就往车上涌了进去。终于,赶在车门关上的瞬间,两人挤进了公车里。

  瞧见车门关上,那些放声叫骂着的上班族,顿时慌了,一个个的连拖带拉地拽着车门,但是车门纹丝不动。有几个痞里痞气的年轻男子,腾出手来,从旁边抱起几个小垃圾桶,就往车窗上扔,只看到几个虚影,垃圾桶砰地撞在了车窗上。

  砰——砰——

  车窗一侧,传来了爆鸣的声响,像是炸弹爆炸一样,这可把白解吓回了神,白解连忙往车窗上瞧去。却发现,车窗上一丝裂纹都没有,再看车上拥挤的人群,一个个脸上淡定无比,似乎根本没当回事。倒是自顾自地扯着大嗓门,和旁边的人骂骂叨叨。瞧他们怒眉拔张的样子,似乎下一瞬间就要打了起来。但是他们再怎么互喷口水,也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似乎,他们在忌惮着什么。

  白解两人靠着车门边,相较于人扎堆的里面,要好上不少。最起码,那股子“多姿多彩”的味道,没有那么浓烈。

  老许头帮白解交了钱,便略带诧异地上下打量着白解。直把白解看得尴尬无比,还以为是先前撞飞那些人的事情,让老许头笑话了。

  “许大叔,刚才我是不是不应该那样做······”

  老许头其实没想到刚才是白解干的事,等上车后,听车外那些人的叫骂声,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等他明白过来,立刻眉毛一挑,对白解说:“嘿~嘿~。你什么都没做错。如果刚才我是你,我不仅要撞飞他们,我还要狠狠地踩他们一脚。”

  “这······”白解一时无语,眉头上不禁浮起几道黑线。他没想到,这看似普普通通的老许头,欺负起人来,原来这么霸道。

  “在我们‘好斗角’生活,可不像市里面守那么多规矩,”老许头意味深长地看着白解,“遇到这种事情,只要你拳头够大,身体够强,一路撞过去就行。那些怂货,都只会嘴上喷水,你要是打算恶狠狠地给他一拳,他准跑得比鬣狗还要快。”

  “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那边。”老许头眼角忽然往车内中部挑了挑。

  白解顺着老许头的余光看了过去,恰好看到个背着双肩包,戴着球帽,长相秀气,但身形却强壮无比的八尺大汉。他紧绷的肌肉,将短衬衣撑得鼓鼓囊囊,手臂在摆动的时候,衬衣看上去随时都会突然崩裂。

  这大汉,正从车内尾部往白解这边推着过来。每移动几步,他就箍着旁边人的脖子,然后在他们耳边细说着什么。他那秀气的面庞,和被他箍着脖子,面色惊恐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些眼神惊恐的人,颤巍巍地从身上掏出一些七彩颜色的纸币,然后任由这大汉抢了去,而不敢有任何反抗。

  等到后面的时候,只要这大汉一来,他身旁的人就会主动地掏出一些七彩纸币,交了上去。白解看到有好几个强壮程度不逊于大汉的男人,也不吭声地服了软。

  没过多久,这大汉就来到了白解两人身旁。白解的身子一瞬间绷了起来。他身上可没有一丁点华彩币。要说也是白解自己经验不足,他一直用的是信用点支付卡,从没用到过华彩币。所以也就没有意外地,身无分文。

  说起这华彩币,是华国的官方货币,取华丽,七彩为寓意。版式精美,工艺独树一帜。整张纸币,看上去不像平日里用来买卖的钱财,倒像是摆在展厅里的工艺品,华丽的样式,七彩的纹理,非常的具有观赏性。

  老许头似乎对这大汉颇为熟悉,等他来到跟前,就主动地将几张华彩币交了上去,并且还对他说道:“李大憨,今天怎么是你上岗,你哥哥呢?又跑哪个地方趴窝去了?”

  这大汉本来笑眯眯着,似乎心情不错,等看到老许头的时候,脸色忽然变苦,像是吞了堆苦药一样。

  “许老头!”李大憨怪叫了声,然后像见了鬼似的,连忙把手里的钱还了回去,“这你拿回去,我不收你的。”

  老许头倒也不客气,笑呵呵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收回来了。”老许头收钱的动作可比说的话要快得多了,话还没说完,他钱已经收回到了兜里。

  “不过你哥哥呢,他到底干啥去了,你知道吗?”

  李大憨像摆钟一样来回晃着脑袋,满脸不知道的表情,嘴里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事,你自己找他去!反正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说完,李大憨就侧身避过了老许头,几步走到了司机旁边。从身上将收上来的钱取了出来,整理清楚后,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差不多九成,另一部分才一成。然后他恭敬地将九成那部分递给了司机。

  司机痞气十足地叼着大雪茄,看着面前的钱,倒三角的眉毛往上一挑。

  “钱没分错吧!“

  “绝对没分错,黑超老大。”

  “嗯~”黑超老大墨镜下的双眼,犹如短刀一般狭长,锐利的目光,从钱上一扫而过。

  “全放进去吧。”

  听到后,李大憨将钱放进了黑超老大旁边的一个小提包里。然后,退了回来。

  白解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他这才弄明白,原来这李大憨收上来的钱,最后还要交给别人,这个别人正好是这车的司机,黑超老大。难怪白解刚才就感到一丝诧异,这老许头不是说过,这些地痞混子轻易不会干扰普通市民的生活,否则他们会有非常悲惨的下场。怎么突然间,这车上就冒出了个抢钱的痞子,原来这背后是公车司机在主导。而且看他们娴熟的动作,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一次两次了。

  “是不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老许头忽然靠着白解耳边低声说道。

  “呵呵,花钱省麻烦。如果你在这生活久了,就会习惯。很多时候,它不是一件坏事。”老许头的语气甚是深长。

  不是一件坏事·······

  老许头的话让白解有些费解,但看老许头不打算细说的表情,白解这时候也不好细问,只能暂且将疑惑放在了心底。

  这件事完后,老许头就靠着白解耳边,低声向白解说明一些关于学校的事情。就这样,说了得有10来分钟。

  就这么一会,公车已经渐渐驶离高楼林立的城区,前往更偏僻的郊外,周边的环境,转眼间又变了一大样。

  连片的像是黑色蚂蚁窝似的破旧低矮平房,出现在白解眼前,房子的年份难以估计,但墙角已经被磨得滚圆。成堆的恶臭垃圾连排地堆在路边,像是在让人检阅。地上的污水,黑一片,紫一片,像是地藓,还冒着黑色的气泡。

  看到这一幕,白解才忽然意识到,原来地区的不同,真的会有这样大的差别。

  公车行驶在这片破旧的路道上,旁边的低矮平房,也变得越来越少。看样子,看要驶出城区了。不过没多久,白解却看到一道关卡,挡在了公车前面。关卡上,一群穿着制式服装的黝黑大汉,持着火力十足的枪械武器,把那黑漆漆的枪口对准着公车这边。

  公车缓缓地在关卡前停住,白解有些好奇这位黑超老大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情,看对方这火力和凶狠的样子,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打发走的。

  但没想到,这黑超老大打开车窗,直接探出头去,墨镜摘了下来,熟练地和对面打着招呼。打完招呼后,对面这群凶神恶煞的莽汉竟然就移开了关卡,放了公车过去。

  “这···”白解讶然。

  “呵呵,你看看其他人的表情。”

  听老许头这么一说,白解立刻用余光瞟了眼其他人,发现他们全都是副习以为然的表情。

  “现在你知道刚才那钱的作用了吧。”

  被老许头这么一指点,白解才恍然,原来所谓的花钱省麻烦,是这么一茬。

  不过为什么,这些人要设置这么个关卡呢?

  公车出了关卡不久,就看到了连片的工厂,一个个的烟囱像是怪物的嘴,在不断喷吐着黑气。天空中一片灰蒙蒙的,能见度特别差,即便有太阳,隔了几百米外,也已经模糊不已。

  在这里有个公车站点,大半的人,都在这里下了车。等那些人喧闹地下了,车上竟然只剩下白解两个乘客。

  离开这片黑烟滚滚的工厂片区,步入眼帘的,是向前延伸开去的洼洼坑坑的蜿蜒小路,旁边是一望无野的荒地。一个鬼影都没有。

  时间这时候已经到了9点整,太阳已经展出颜面,光彩从天边传来。

  一缕阳光从车前窗透了过来,如旭如阳,洒在白解身上,耳边这时传来老许头粗糙的声音。

  “那边,就是桃木高中的位置。”

  老许头指的方向,竟然与太阳升起的位置一致,茫茫日光掩映下,隐约有片高楼环绕,规模不小的建筑,出现在那边。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328989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