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作战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作战


  “砰!”
  刀忽然倒飞出去,胸口吃了锉刀中校一记重掌。
  锉刀中校冷冷地看着他:“既然他是你的队员,那么他犯下的错误就由你来承担。我不想再看到下一次!”
  刀默默地站直身体,面色如常地看着他。
  “你们也是,谁的队员犯了错误,全由队长承担。”
  白解感到一阵懊悔,当刀回到他们面前时,白解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
  “不用说了,这不管你的事。”
  刀的果决让白解没办法再开口。
  “充能,松栓,锁定!”
  这一次白解聚集了万分精神,仔细瞄准了目标,才将将光焰发射出去。
  虚拟假人的脑袋被光焰直接命中。
  “好了,你现在自己练习吧。”
  留给拼比准备的时间并不算多,锉刀中校卡着时间,10分钟一过,他就命令各支队伍一起进入训练场。
  最终,白解他们队伍获得了第5名,不上不下的一个名次。虽然刀、白解和队伍里的一个身手矫健的女生发挥得非常不错,但其余两位男生却发挥得有失水准,不仅没帮上队伍,还需要其他三人来掩护他们俩。
  白解虽然对这两人没有任何轻视的意思,但也不希望队伍里有这样的人存在。
  果然,在评比结束后,锉刀中校说出了残酷的惩罚方式。
  “排名最后的两支队伍,以及每支队伍里击杀敌人数量没有超过5人的个人,全都放下身上的装备,调到其他队伍去。“
  虽说是被调到其他队伍去,但看锉刀中校冷冷的表情,肯定不是调换队伍那么简单的事情,最有可能的是,这些人将失去进入一线战场的机会。对于一个渴望战斗,渴望成为真正能力者的年轻人来说,这应该是最残酷的惩罚了。
  当白解他们从军械训练场里出来,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一群穿着校服的高中学生走来,他们校服上有市区特有的标志。这是些来自市区的高中生。
  这些人兴致勃勃地从白解他们身旁走过,队列杂乱无章,热闹得如同一群在树林中歌唱的小鸟。带着稚嫩,带着天真。
  与他们相比,白解这群人就成了老兵。或许这些高中生也不会想到,眼前走过的这群纪律严明的士兵,几个小时前还是和他们一样的高中生。
  下意识的,白解瞧了锉刀中校一眼,他大步流星地走过那些学生,似乎那些学生根本不值得让他瞧上一眼,或许在他意识里,那些人永远成不了他手下的士兵。
  作战的时刻终于到来。
  白解本以为锉刀中校会率领他们进入战场,却没想到他命令白解他们跟随一支普通作战部队行动。并且将指挥权交给了这支队伍的中校指挥官。
  这位中校指挥官对锉刀中校非常尊敬,虽然两人军衔相同,但他接完指挥权后给锉刀中校敬了个礼。
  这是一支将要替换昨晚那些一直进行战斗的士兵的部队。部队有两个团将近2000人。
  部队将会分批次乘坐护盾型重型装甲车进入战场,这种重型装甲车的火力不强,但它的优点也很明显,就是坚固并且容量大。
  白解他们33个人,被分到第五批
  乘坐装甲车。
  锉刀中校目送着白解他们一个个进入灰色的装甲车,当白解从装甲车的窗户往外瞧时,他惊奇地发现锉刀中校的眼神里居然流露出一丝丝伤感。
  白解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他再次看去,锉刀中校已经转身大步离开停车场。
  装甲车缓缓开动了。
  白解身旁全是大他们几岁的普通士兵,这些士兵穿着标准的常规作战军装,衣服样式显得大开大合。这些士兵将深绿色的背包巧妙地系在背上,松紧适中,既不会影响到人的行动,也不会让他们觉得负担重。所有的备用物品,他们还会仔细地检查一遍,不管是腰上的连发手枪还是腿上的狼牙短刀。与这些人相比,白解他们就轻松得多,只需要将大三样准备好,保证他们能够第一时间使用到它们就行。
  灰色的装甲车一点都不可爱。驶出营地的时候,白解坐在窗外往回张望,目光在寻觅着什么。可白解还是失望了,希望看到的两个身影怎么可能出现在营地门口。
  驶出星纹防御塔保护范围的时候,在泛着星光的值勤哨点,一名全副武装的哨兵,突然向白解他们敬礼。尽管白解看到的是他正对着自己敬礼,一直坚定地敬到白解他们的装甲车彻底消失,但白解知道,他真正的意思,是在向他们这一群前往战场的士兵表达敬意。白解第一次感到作为一个士兵的自豪感,白解喜欢这种感觉。
  军营离烂河岸边的战场有将近10多公里,以目前装甲车的速度,将会在20分钟到达战场。
  这条通往战场的路上一直有重兵把守,白解粗看还不知道为什么,等他仔细观察,就发现这些重兵身旁,堆满了黑压压的汚染兽尸体,这让白解忽然响起了曾经看到的场景。同样的野外,相似的载具,不同的汚染兽,以及完全不同的心境。
  “你好。”
  坐在白解旁边的一个年轻士兵突然和白解打招呼。他眼角的位置长了块不小的胎记,像是个刀形的伤疤。张嘴的时候,露出一口黄牙。
  “你是学生吗?”
  白解感受到了他眼中的好奇,”是的。“
  “大学生?”
  “不,我是高中生。”
  “高中生!?”他惊讶地看着白解,一口黄牙更加明显。
  “你是哪个高中的学生?”
  “木桃高中,你可能没听说过。”他的口音有点北方联盟的韵味,不过白解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北方联盟的人。
  “我知道!”他欣喜地说道,“很厉害的一所高中,我弟弟曾经在那里读过。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
  “他叫什么名字?”
  “武绝!你听过吗?”
  白解突然愣住了,“你是武绝的···哥哥?”
  “对!看来你真的认识我弟弟,他在学校里怎么样,和同学相处得好不好······”他兴奋地连问了好多个问题。
  不过白解却僵着脸,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弟弟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你的脸色有些不对。”
  白解的表情还是太过明显,被他很容易感到了不对。
  白解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又不忍心故意欺瞒他。
  “你和你弟弟分开很久了吗?”
  他点头说道:“我们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了,自从我去北方联盟参军。”
  白解恍然,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弟弟···他犯了事···”
  “他犯了什么事情?”还未等白解说完,他就紧紧地抓住了白解的肩膀,目不转睛地看着白解。
  见他如此紧张,白解又不忍心继续说下去。
  “你直说吧,当初我离开他的时候,我就有这种预感了。”
  见他眼神镇定了下来,白解才缓缓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当然,白解略过了一些关键的地方。
  他缓缓松开了白解的双肩,脸上露出了一丝苦色。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去参军···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他自责不已。
  “你···”
  他打断道:“不用安慰我!我不是那种心智脆弱的人。”
  白解对他的话腹诽不已,还说自己不是心智脆弱的人,那眼眶里不停地打转的泪水,难道是白解眼瞎。
  经过这番交谈,白解和他的关系熟稔了不少。他不亏是参军三年的老兵,很快就收拾了自己的情绪。
  从他嘴里,白解知道了他们这些士兵其实是来自北方联盟镇守圣天江的第三军团。这两个团是第三军团的预备部队,虽然只是预备部队,但他们也算得上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奉令调往南方联盟作战,以往这种跨联盟调兵极少发生。多半只有大军团作战才可能会发出这样的调令。
  正在这时,装甲车进入了一片暗黑地带,有如陷入黑夜一般。
  “我们到战场了!”他沉稳地说。
  白解登时转头往窗外看去。
  一切都在高浓度的异化空气中影影绰绰看不清楚,士兵的身影就像是脱离现实的一群魅影,只有当他们手上的武器冒出光焰时,白解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尽管能见度很差,但白解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个地方的空旷:天空像拱顶一样在头上伸向远方,无边无际,点缀其间的只有闪耀不断的光焰。
  很快白解他们就被命令下车。
  下了车后,白解感到有些不安,但那不是恐惧。
  正当他探着脑袋,往战线外面眺望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闷雷般的吼声。
  “所有人都俯下身子!”
  此时白解能够看到的是炮垒战车呈锯齿状朝着前方摆出了交叉防御阵型。和旁边的士兵一样,白解学着他们的方式蹲伏着,不让头露出炮垒之外,只感到脚下的大地在轻轻震颤,战车不断受到剧烈的轰击,嵌进地下的固定脚已经产生了细微的扭曲。
  “腐蚀体”的攻击开始了。
  白解忽然听到了旁边士兵的祈祷声,声音有些含混不清。只不过白解没心思去琢磨他为什么要祈祷。白解正预想着自己在那些“腐蚀体”暂时停歇的时候,挺起身子朝它们射击的情形。
  身旁的士兵忽然停止祈祷,他像一只动物竖起双耳,仔细倾听着腐蚀体攻击的声音,身体紧绷着随时准备发动反击。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32031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