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三百五十章 蝗灾

第三百五十章 蝗灾


  淡淡荧光在白解的手心显露,那个神秘的族印闪烁了起来,一股触电般的热流顺着手臂往上方蔓延,游走之下,很快便蔓延到了肩膀的位置。
  这股热流显然不是善茬,白解立刻警醒,随即想要用青龙引辉术的能量将它挡住。
  可它的角度是在刁钻,青色能量如同处处裂缝的堤坝,任它轻松穿过,不费吹灰之力地来到了白解的脑海。
  白解的精神力不同以往,如今紫月境界的精神力可以完美地凝出一道细网,将它的前路完全堵住。
  但这股热流似乎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进入白解的脑海后就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待在那里一动不动,白解的精神网将它完全裹住,也没见它有任何反抗。但当白解想要将它转移出脑海时,却发现怎么样也转移不走,它就像已经扎根在了自己的脑海里面。
  白解并不甘心,继续施展其他方法,可这股热流岿然不动,他的那些办法一一告败。最后他只能凝出一道道精神细网,将它重重地包裹住,压缩成一团小巧的能量球。
  做完这些处理后,白解才有功夫,查看一下手心族印以及那样异物的情况。
  手心的荧光已经渐渐弱下,不过它的样子还是清晰可见,本来含苞待放的状态,现在竟然有点盛开的迹象,不知不觉间,族印的纹理往外扩展了一些。
  白解皱紧眉头,端详着手心,试着活动了下五根手指,那种发颤僵硬的感觉已然消失。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心,他知道这是一种假象,实际上仍有未知能量潜伏在这,虽然目前感应不到具体的隐藏位置,但他觉得下一次还会继续爆发。
  至于那块纯黑的东西,拿在手上比想象的轻,非金非玉,表面光滑细腻,就像经过雕琢的璞玉一般。精神力量探不进去,表面似乎有层可以阻挡感知的夹层,换了好几种方式都没有奏效。
  但就这样将它丢掉,白解又觉得有些可惜,尽管还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但他隐约有种感觉,这件东西一定价值不小,如果用好了,可以给他带来巨大的好处。
  不能放入空间戒指中,白解只能将它又放入背包,和那两样东西靠在一起,反正这三样东西都不是寻常的物品,白解也不担心会出现什么纰漏。
  这些事情的处理暂时告一段落,白解沿着金属内壁,开始摸索离开这个地方的门路。
  让他失望的是,内壁上没有任何明显痕迹,而精神力也没办法穿透这层金属,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采取强行破开的办法。谁知道这金属内壁上会不会有特别设计,如果不小心引发了什么警戒,那无疑是更糟糕的事情。
  考量了许久,白解也不愿意坐以待毙,甭管有没有效果,至少也得试上一试。
  他试着用精神力凝出致密的细针,朝着他认为的,金属内壁上可能的薄弱之处,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往外面扎刺。
  金属内壁比他预料的还要强韧,细针只能进去很短的一点,然后就难以寸进,并且还会在内壁的挤压下高速消耗。
  只是一会的功夫,他凝出的十几根细针,就完全消耗殆尽。还好他的精神容量不同以往,这点消耗对于他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
  不得不说,尽管这种方法非常简单,但并不意味着它就没有效果,在来回折腾了一圈后,还真的被他找到了金属内壁的薄弱之处。
  白解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自己进来的入口,从他探查出来的轮廓看,或许不是那个入口,两者的轮廓大相径庭,不过这些没有关系,只要能够出去就行。
  他将意刀凝出,原本三指厚的刀身,现在变得薄若蝉翼,刃形也变成了半月状的弧度,不过拿在手上的份量,却比原来还要重上许多。
  白解虽然还有些不太适应,但他觉得现在的意刀,无疑比以前强大许多。
  将刃口对准他探查出来的痕迹,振臂之下,刃口渐渐没入金属内壁,如同刀切豆腐一般,待刀身完全没入,白解顺着痕迹缓缓移动刀身。
  似乎听到了兹兹的声响,一道细若发丝的刀痕在刀身经过的位置留下,痕迹本就不长,不一会的功夫就完成了一圈。
  白解抽出意刀守在身前,伸出左手轻轻地推动面前的金属内壁,内壁应力向外凸去,只听得细微的响动,脱离的内壁四周冒出明亮的光芒,一瞬间,白解不得不微微眯起了双眼。
  待双眼完全适应亮光的刺激后,白解听到一声闷闷的撞击,便看到这面金属内壁已经掉了出去。
  白解面露喜色,随即身体往外冲去,双脚刚跨过破口,身后就传来了强劲的冲击。
  他一个踉跄,身体被这股冲击扰乱了平衡,前扑着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当他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体看向后边,便发现外壁上的破口,正在往外冒着滚滚火流,难道他感觉背后有股火辣辣的灼烫。
  火流很快蔓延到整个机器,形成的火焰直蹭蹭
  地窜上五六米高,白解赶紧后退到几米开外,然后余光打量了下周围。
  这里似乎就是他进入的那栋大楼,里面的结构和他记忆中的完全一样。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楼已经渗透进外面的明亮光芒,熊熊燃烧的机器,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碎裂声,这不寻常的声音,让白解面色顿时大变。
  不会是要爆炸了吧?白解不太确定。
  不过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当即顾不上其他,转身就往楼外奔去。
  就在他的身体脱离大楼的瞬间,大楼里面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短促,爆裂,并且带有强大的声波冲击。
  白解感觉自己的双耳像是灌了雷,回震的闷响给他带来一阵阵的头疼,头痛欲裂间,脚步却不敢有丝毫迟缓。
  白解闷着头,一股脑地冲出了这栋建筑的范围,当他跑出了几十米远,已经感应不到身后的威胁气息后,才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地转过身来。
  此时大楼已经完全被火焰吞噬,腥红的火焰就像狠毒的恶魔,大楼的外墙被烧脱了皮,露出底下的银色墙体,与城墙的颜色大致相同。
  发现火焰没有往旁边蔓延的趋势,白解不由得松了口气,可他转念一想,又感到大大不妙,趁着周围似乎没人,就想就此溜走。
  可他刚一转身,眼前就突然冒出位年轻女子,娇美的容颜上挂满了寒霜,一双明丽的眸子冷冷地盯着白解。
  白解有种被人当面抓住的尴尬,只好正襟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渐渐扬起勉强的笑容。
  “迦叶···小姐···”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不满地瞪了白解一眼,然后便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大楼。
  这大楼上的火焰烧得兴旺,火光冲天,即便隔了几十米,都能感受到那股让皮肤发烫的灼热。
  可这么强烈的火焰,却奈何不了那银色墙体,它就好像老神在在的和尚,风吹雨打都磨灭不了它的身形。
  白解暗暗放下心来,余光微微瞥了迦叶一眼,却见她仍然沉着个脸,表情反而越来越严肃。
  “你在里面,到底获得了什么?”她突然侧着脸向白解问道。
  听着她不容拒绝的语气,白解不得不构思着语言,将在大楼里遇到的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其中的有些细节,被他一语带过。
  迦叶似乎也不关心那些细节,听完白解的描述后,低下头思考了起来,脸上不时显出捉摸不定的神色,看得白解有些惴惴不安。
  “你是说,你穿越到了100多年前的冥界?”她再次向白解确定道。
  其实他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冥界,毕竟情报都是那个家伙说的,不过面对迦叶的追问,他只好点了点头。
  得到了白解的回答后,她似乎又做了一番思考,最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你现在就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她郑重言辞地说。
  “现在?!”白解没想到她的决定,竟然是立刻把自己赶走。
  “对,就是现在。”她强硬地说,“你任何人都不要见,直接离开这里。”
  见她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白解只好点点头,“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就走。”
  “你站稳了,我送你一把。”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白解便感觉身体陡然一轻,然后似乎被一团棉花包裹住了,眼前晃过耀眼的白光。
  当他的视野恢复正常,就发现不远处巨大城门的轮廓,那个女人竟然好心地将他送到了这,白解有些啧啧称奇,又生出些许疑惑。
  为什么那个女人没有对自己实施惩罚?白解大感不解。
  白解仔细回想了一会,没想出个所以然,担心她还在暗中盯着自己,便往大门处走去。
  这扇大门似乎也不是实物,当白解伸手想要推开的时候,门上竟然自动显出一条窄道,一片漆黑,不知道是否通往外界。
  这种感觉又像回到了冥界之门面前,只不过此门非彼门,这条路也不是那条路。
  白解沉住心神,深深地吸了口气,大跨步地走进了窄道。
  当他完全进入窄道的瞬间,看到眼前出现的一切,心头的不安终于如轻烟般散去,面前正是那处流光溢彩的洞窟,而身后,白解转过身来,却发现身后什么东西都不存在。
  白解缓缓地张大嘴巴,双眉惊讶地竖起,眼神不自觉地晃动,过了一会,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偌大的银色城池,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消失,难道是在他眼中隐去了形迹?
  这倒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这座城镇异常古怪,再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在它身上都显得稀疏平常,不会让人感到特别惊讶。
  不过白解还是用能力仔细感知了一番。精神境界到达紫月境以后,感知的范围顿时扩增了许多,从前只有五六百米,如今轻易便可以到达七八千米的程度。
  洞窟的范围虽然不小,但在这种范围的感知下,不到几分钟的功夫,洞窟就已经被白解完完整整地探查了一遍。
  虽然发现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古怪东西,但他想要找到的痕迹却半点也没有发现。
  白解觉得有些可惜,除去这座城池的诡异之处,那种“撞大运”的事情让他有些甘之若饴,打心底里希望能够多体验几次。如果没有它,白解目前的精神境界也不会突破到紫月境。
  要知道,如果按他的推算,想要真正突破到紫月境,自己至少还得修炼两年,而且还得是日以继夜地修炼,就这样还要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境界突破时不会遇到麻烦。
  总之,白解这次算是撞大运了,直接省去了他将近两年的功夫,这对于志在走上强者巅峰的能力者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机遇。
  当然,白解现在还远远没有掌握紫月境的能力,还需要通过不断的锻炼和学习,争取早日掌握这股力量。
  遗憾地离开洞窟,白解照着原路返回,一边走着,一边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一件自己遗漏的事情,当看到联络器上显示的时间时,才惊然地醒悟过来。
  时间竟然来到了15天后,也就是说,他在承山镇里的短短2天,外面的时间竟然多走了10天。
  不对,白解的脑海中灵光一闪,自己还在那个机器里待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并不清楚,说不好,他在那里面待了整整10天。
  这两种推测都有一定的根据,但到底哪种推测是对的,白解也没有把握,不过有一点他非常确定,那就是现在距离回校的最终时间,只剩下不到1星期了。
  现在他的位置是连华疆域,距离江南市隔了足有七个疆域,如果单凭飞行的话,这么远的距离无疑是痴心妄想,就算他的速度真的能够飞到,那些未知的异常区域也不会让他顺利通过。
  有信心虽是好事,但过于自信就变成坏事了。白解可不会自信地认为,自己的实力足以横穿那些异常区域,恐怕就是封王级别的存在,也不会随意地说出这种话。
  为了尽快赶回江南市,白解决定离开这片废弃矿区后,便立即赶往就近的大城市,然后搭乘他们的远航月舟回去。
  脚下的速度渐渐加快,白解急赶着跑出通道,回到了先前的深坑之中。
  深坑顶部的光晕恍然如常,白解没做停留,直接腾空而起,化作一道虚影飞向上方。
  他的遁速如流光一样,拖着长长的模糊尾影,整个人瞬间穿过了这层光晕,不费吹灰之力。
  才刚飞到矿坑的边缘,白解却兀自怔住,鼻翼微张,面露惊讶地看着如沙尘般袭来的漫天黑影。
  这些黑影气势如虹,声鸣齐整,云烟都被它们惊散,以横扫千军的势头,从远处迅速地飞来。
  白解定神细看,两眼微微眯起,发现这些黑影原来是无物不噬的蝗兽,身长均超过了半米,体格强壮,钳足和螯刺都冒着冷光,散发着令人生寒的气息。
  白解可是听闻,蝗兽的螯刺就连精铁都能刺穿,普通的护甲,对于它们来说和白纸一样,更恐怖的是,蝗兽的出动往往是成群结队,结阵成云。
  就算是身体比古器还要坚硬的强大异兽,也不愿意招惹一大群凶残无比的蝗兽,这些蝗兽的凶名,可见一斑。
  想到这些蝗兽的凶狠之处,白解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脑袋陡然惊醒,立即掉转着身体,往远处拼命地飞去。
  这种时候再不拼命,等它们追上自己,自己可就回天乏力了。
  幸好白解出来的时机恰巧,这群蝗兽似乎刚从一边扫荡过去,扫荡到他所在的位置,至少还有两三千米,以他目前的飞行速度,倒不用担心被它们很快追上。怕只怕这些鬼东西一直追着,那就有点麻烦了。
  在烈烈的晴空下,这群蝗兽的气势蔚然惊人,只要被它们扫荡过的地方,不管是草木还是矿渣,全都被吞噬一空,只留下满地残灰。
  白解亲眼看到,一只突然从矿坑中冒头的黑纹巨蟒,被它们一窝蜂地包围,瞬间成为了它们的腹中之餐,吞噬得连一截碎骨都不剩。
  白解可不会认为自己的实力,比那只黑纹巨蟒超出多少,就连它都是这样的下场,如果自己被这些东西追上,后果可想而知。
  为了趁快脱离这些蝗兽的扫荡范围,白解开始不计消耗地飞行,只是他的飞行秘术等阶不高,即便是满负荷地运转,速度的提升也不太明显。
  这时,蝗兽已追到白解身后不到一千米的位置,白解注意着它们的状态,忽然发现它们从中间整齐地分开,相互形成直角,朝着斜着的两侧扫荡而去。
  难道它们放弃扫荡这边了?白解暗暗猜测。
  但不管它们是怎么想的,白解仍然按照自己的方向飞行,直到感应范围里面彻底没有了它们的踪迹,才汗流浃背地长舒了口气。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30407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