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异常觉醒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带来灾祸的灵兽 (下)

第三百五十六章 带来灾祸的灵兽 (下)


  他迅速地转过身来,将强光扫向头顶以及旮旯角落,只看见冰冷的银色反光,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存在。
  他的内心有些发毛,抿了抿嘴唇,出声喊了两句。
  “有人吗?”“谁在那里?”
  冰冷的墙壁自然不会回应他,声音传出去很远,过了一会才会后面传来回声,貌似实验室的通道非常漫长。
  许久没得到回应,他又长长地松了口气,再次转过身来朝着里面走去。
  就在白解离开这里不久,后面被他扫过的角落里,鬼魅般地显出一个模糊影子,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它”朝着白解这边吸了吸鼻子,双目顿时发亮,像看到了珍宝一样,正想追着白解而去,却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又再次隐去身形。
  白解完全不知道发生在后面的事情,他的感知能力被实验室的某种禁制,限制到只能探查周围十米的范围,所以他每经过一个实验室,就小心翼翼地观察一遍。
  这片建筑的建造似乎非常随意,实验室的分布杂乱没有章法,相互之间完全找不到联系。
  从一个有许多水槽的实验室出来,前面是几条通道汇合的房间,房间外有扇巨大的合金门,数个密码盘随意地嵌入门上。
  这里应该是整个建筑较为重要的地方,白解推测,要不然,不会弄得如此严密,和其他实验室大相径庭。
  但这几个密码盘却让白解蹙紧眉头,沉吟地抚弄着下巴,迟迟没有动手尝试。
  第一个密码盘形似迷宫,需要推动机括中的玉珠去往出口,这供选择的入口就有十几条,白解也不知道哪个才是。
  这第二个密码盘则是拼图,大大小小有几百个分块,对于白解来说,这种拼图反而相对容易,凭借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可以快速记下所有的图案,在脑海中拼接组合。
  白解立刻试着拼接了一番,花了差不多10分钟不到,就将数百个分块拼成了一幅图案怪异的图样。
  要说为什么怪异,是因为白解从来没有见到类似的图案,明看像幅风景画,实际上又完全没有山水,只有一堆扭曲的线条。
  但他像在脑海中更改图样,却又发现完全没有下手的地方,似乎现在已经是最完美的状态。
  至于那第三个密码盘,却是最寻常的数字锁,如果要让白解硬说出不寻常的地方,或许就是它的数位数量比平常的数字锁多出十几位。
  三个密码盘顿时难倒了白解,尽管他自认为天资还算聪颖,但也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松破解它们。
  而现在最重要的又是时间,没有太多的时间能够让他在这里浪费,如果不能在较短时间内,将这三个密码盘破解,那么他只能放弃了。
  用联络器给自己定下时间,白解开始尝试破解它们,首先是这个迷宫似的密码盘。
  入口虽然有十几条,其实细看之下,会发现每三条算一组,十几条入口分成了五组。
  如果采用就近原则,也就是最近的入口一定能够通向出口,那么第二组和第五组就可以排除掉了,因为它们距离出口的位置比另外三组远得多。
  而一,三,四组的排列又隐隐符合契约命数,这是一种订立契约时必须遵守的规则,所有的契约书写基本上都照这种规律进行,白解不知道这种规则因何而来,但以这种规则书写的契约才能发挥限制效果。
  契约命数中最核心的部分是第三段,换成密码盘上来说,也就是第三组入口。它作为整个契约命数的核心,必须占有绝对的位置,不能删减也不能添加,其他的契约命数则多可以进行少许的修改,并不会影响契约的施展效果。
  确定这个密码盘的答案大概就在这三个入口之中,白解就需要选择其中一个,三个入口从左往右看上去一模一样,已经没有规律可以找寻。
  迟疑了一会,白解下定决心,将机括中的玉珠推进了最右边的入口。
  晶莹的玉珠,甫一滑进入口,立刻飞速地流转起来,白解完全不知道玉珠已经流动到什么位置,大概过了十多秒,才听到底下传来“咔”的一声。
  密码盘的锁孔竟然自动弹了出来!
  运气,真的是运气,白解刚才完全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是随意地选了一个,结果上天似乎眷顾了一下他,让他恰好选中了唯一的正确入口。
  挟着破解第一个密码盘的运气,白解开始破解第二个拼图密码盘。
  拼图的规则倒好掌握,只需要先移后转分块进行,就可以将图案拼好,难处主要是开始的部分,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参考图样,所以很容易造成误配,但只要有一个地方配错,最后就完全成不了全图。
  又花了大概一个小时,白解才终于将拼图搞定,其实越到后边拼得越快,大半的时间都花在开始上。
  解决前面两个密码盘,已经花了1个多小时,最后一个密码盘,白解不知道还要用多长的时间。
  白解静下心神,长长地吐了口气,开始全身心地进攻最后一个密码盘。
  但这个看似
  普通的数字密码盘,却让他花费了二倍于前面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
  白解抬手抹去额头上的细汗,又再次专心地研究了一会。
  “可恶!”白解有些心烦意乱。
  就差这个密码盘了,前面两个密码盘已经破解,只要再破解这个,这扇神秘的大门将向他完全敞开。
  扫了一眼联络器上的时间,5点55分,如果是山脉外面的话,差不多天就要亮了。
  没有时间再犹豫,白解满心遗憾,只能和这扇大门说再见了。
  就在他略感失望地转身瞬间,数字密码盘上的数字竟然自行转动起来。
  听到清晰的转动声,白解立刻回头,目露异色地看着已经停止转动的密码盘,一串长长的数字出现在上面,通读起来,似乎是一种未知的记录序列。
  锁孔铛地一声弹出,整个大门忽然震颤了一下。
  白解不由地后退几步,手上摆出防御姿势,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着大门。
  大门分成四块缓缓打开,从里面吹出一股旋风,轻轻地拂过白解的发梢,夹着浓烈的药液气味。
  里面似乎还有尚存的药液,白解眼前一亮,他正想找到可以研究的材料,如果里面的药液没有变质,或许能够研究出这个实验室更多的信息。
  待里面的风散尽,白解大步走了进去,在强光的照耀下,一个个巨大的陶瓮高高地吊在梁柱上,下面依稀可见燃烧过的痕迹,更往里面,有个游泳池大小的倒扣池子,底部还剩下一滩黑色液体,那股刺激的药液味道,就是从它这传来的。
  白解没有立刻装起那滩黑液,而是沿着边缘绕过池子,往更里面探去。
  眼前开始出现长条状的实验台,上面散乱地放着各种锋芒犹显的刀刃,一些刀身上面还有暗红的印记,几块用来擦拭的白布就在旁边。
  对于一个严谨的实验者来说,是不会允许自己用过的工具上面,还留着如此清晰的血痕的,这只能说明两个事情,要么这个实验者是个三流人士,完全不知道实验细节,要么他根本来不及处理干净,被什么事情影响了他的注意力。
  几张实验台的上面,还留着厚厚的实验记录,已经堆成了几座小山,上面似乎记满了实验数据,白解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实验,会留下这么多的记录。
  拿起几张瞅了两眼,字迹非常凌乱,数字倒写得工整,只不过,白解不知道上面写着的“未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有的实验对象都用这个词来代替了。
  放下这几张实验记录,白解又拿起其他的看了几眼。
  其他的记录上面也充斥着“未知”两字,只有一张记录,引起了白解的关注。
  它不完全是实验记录,只有上部分与实验记录有关,下部分却是一段字迹娟秀的随笔。
  认真地看了一遍,白解的内心翻起轩然大波。
  【已经三个月了!它一直关注着我,我非常不喜欢它,但我又不得不遵从它的指令,那个东西不应该诞生的,从我的手里诞生,那是灾祸的源头,我该怎么办?】
  字里行间,充满了困惑和迷惘,而那些个“它”,“那个东西”以及“灾祸”,又让文字之中的事情变得神秘诡谲。
  白解试着体会那种心情,但是过了一会,又快速地放弃。
  字迹的主人当时肯定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只是她还没有完全意识到,白解曾经在精神病院中,见到过很多前言不搭后语的病人,他们多是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实际上精神已经完全不能沟通。
  难道这里曾经的一个实验者,最后竟然变成了精神病?
  白解试图找出其他的蛛丝马迹,既然出现了这样的随笔,那就表示或许还有其他的存在。
  将这几堆实验记录翻了个底朝天,白解惊喜地发现了其他两份随笔,它们是完完整整的随笔,上面没有实验记录。
  【公元2002年,来到这个世界已经2年,我还在继续努力地寻找回去的办法。那些人告诉我,他们已经有大概的想法,我觉得他们的想法有些荒谬,这个世界怎么会诞生那样的东西。他们想利用我的能力尝试制造那个东西,我果断拒绝了,哼!我是绝不会干那种事情的。】
  这段更像日记的随笔,时间似乎比前面那份早上一些,里面的内容,却让白解看得越来越激动,背脊上蔓延开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一定也是从地球来到这里的人!
  他不是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同伴,有也想回去的同伴,或许正在某个地方等着他!
  白解的心情激动异常,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地球人,独自寻觅着回去的道路,小心翼翼地对待周围所有的事情,不敢有丝毫放松,露出自己地球人的身份。
  但没想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他一个地球人,还有一个或者更多的地球人,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
  他们或许也在努力地寻找,如何回到地球的办法。
  又看了一遍这
  份随笔,白解的心情激动难消,将它视若珍宝地藏入怀中。
  还有一份随笔,白解更加期待地细看了一遍。
  上面的内容让他有些失望,只是关于实验对象的事情,这个实验者似乎成功实验出了两个东西,还给它们起名“皮皮”和“跳跳”,并且将它们视作自己的孩子,写了许多关心爱护的话。
  这些话要多肉麻就多肉麻,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能够表达的,更像是精神失常的疯子,才会大概率说出的话语。
  不过,这倒让白解糊涂了,到底这个实验者是男是女,第一份和第三份随笔的口吻,完全是以一种感情丰富的女性角度,但第二份随笔的字迹,却是粗犷奔放的笔势,不像是女性能够写出的文字。
  矛盾的地方除了这些,还有里面的用词上,完全不合乎逻辑。
  尽管还有许多疑惑无法解答,但它们已经告诉白解的东西,让他觉得完全不虚此行。
  收好这三份随笔,白解捡了两把沾有血迹的长吻短刃,丢进空间戒指中,然后便回到了那个池子旁边。
  白解忍不住地缩了缩鼻子,池中残留的黑液味道实在够呛,就算是已经见识过许多的白解,也不由得有种胸闷呕吐的难受感觉。
  暂时屏住呼吸,白解拿出一个长条状的透明细管,身体跃下池子,轻飘飘地落在黑液旁边。
  脸上带着厌恶表情,白解脖子后仰,将透明细管的前端插入黑液之中,推开栓塞,黑液立刻涌了进来,并且很快充满了整个细管。
  就在白解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头顶忽然掠过一道微影,周围的什么东西似乎被触碰了一下,传来一串“咔咔”的声响。
  糟糕!白解暗道一声不好。
  这肯定是机关启动的声音,如此防备严密的实验室,相信不会少了机关,白解先前那么小心,就是怕误碰里面的机关。
  谁曾想,这机关还是碰到了,只不过触碰的对象不是白解而已。
  白解收起细管,蹬上一脚,如雄鹰般腾空而起,身体还未完全离开池子的范围,就被上面落下的合金牢笼完全框住,与牢笼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砰!砰!
  白解的脑袋和身体,连连撞了两下,整个人的骨架似乎都要被撞散了。
  忍着皮肉之苦,白解凝出意刀,用力地朝着上面使了一招“横扫千军”。
  巨大的反震力震得白解虎口迸裂,面色大惊,慌忙之间,竟然似将意刀给甩了出去。
  还好意刀与白解形如一体,意念一动,它就稳稳地回到了白解的手中。
  但这合金牢笼的坚硬程度,还是让白解感到甚是心惊。要知道,就算是硬度在100个单位的复合精铁,也挡不住他意刀的轻轻一划。
  牢笼外面忽然显出一个模糊虚影,悬空而立,沉默地待在那里。
  白解很快就注意到了它,强光立刻打了过去,却见光线直接穿透了虚影,照亮了后边的灰黑陶瓮。
  “这是什么鬼东西?”白解忍不住吐槽道。
  它忽然朝白解飘来,似若无物地穿过牢笼,来到了白解的面前。
  白解紧张地看着它,意刀斜横在身前,开始运转神隐术和拔刀术。
  它似乎看出了白解的紧张,渐渐地显出全貌,飘忽不定的状态变得稳定起来。
  “你···好······”它说的竟然是地球语,字音虽然非常生涩,但白解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看见白解仍然保持沉默,它又说了一句:“我在你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听到这句话,白解的目光微微闪动,旋而轻轻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说这种语言?”
  它似乎很久没有和人交流过了,思维明显有些迟缓,摇着头迟疑了很久,才细声回道:“我叫跳跳,这是母亲教给我的。”
  “跳跳”,白解目光一闪,想起在随笔上看到的内容,那个实验者不是说过,他成功的实验出了两个特别的东西,其中一个就叫做“跳跳”。
  “母亲?”白解试着问,“你的母亲现在在哪里?”
  这个问题明显超过了它的思考范围,它疑惑地看着白解,理所当然地反说:“我不知道母亲在哪里。”
  白解非常失望,还以为它知道那个疑似地球同类的去向。
  “那你在这里待了多久,都在做些什么?”
  它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一抹邪魅的表情,“我一直在等你,我想占有你的身体!”
  话语刚落,它就像猛鬼出笼一样,扑着朝白解冲来。
  白解没想到它说变就变,一点迹象都没有,身体连忙侧开,同时向它划出一刀。
  但它显然不怕刀芒的攻击,白色刀芒直接穿过了它的身躯,没有让它的行动产生一丝停滞。
  就在白解面色大变的瞬间,它跟着一转,扑到了白解身上,像湿/软的泥团一样,紧紧地黏住了白解。


  (https://www.biqukan.com/54_54255/30343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