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075.提亲成功

1075.提亲成功

        主观意识中不存在绝对的美丑,要不然也就没有情人眼里出西施这种话。

        阿红算不得那种很俏丽的女人,最多也就能算是村花级别,但她在吴阿淼眼中却十足十是最美的。

        哪怕吴阿淼见过的美女多不胜数,甚至连张茹、乐婵、图兰朵、乐舞等女他全都见过,就唯有阿红才让他魂牵梦绕。

        听得阿红这话,吴阿淼脸色通红,眼巴巴看向阿红的父母双亲。

        而老汉和卧病在床的老妇人这时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吴阿淼为娶自家女儿甚至宁愿连官职都不要,这份诚意已经很是浓厚,自家女儿也表明心迹要嫁,这当然没有什么再好拒绝的。

        这对这辈子都没经历过什么太大风浪的老夫妻,其实也就是有些担心女儿嫁过去后会因出身卑微而受欺负而已。&1t;i>&1t;/i>

        而这种担忧,在吴阿淼显示出来的诚意前,忽显得全无必要。

        老汉和妻子对视,眼中都是有着些微笑意。

        女儿也到该嫁人的年纪,如今能遇上吴阿淼这样的青年,着实是他们家的福分。

        然后老汉点点头,算是颇有些拘谨的答应。

        吴阿淼更是喜出望外,霎时间竟是忽的没羞没臊、没脸没皮地冲着老汉和躺在床上的老妇喊了声,“小子吴阿淼见过爹、娘。”

        莫说是阿红,即便是加起来有近百岁的夫妇都被吴阿淼这声亲密的呼喊给喊懵了。

        这家伙未免也抬回打蛇随棍上了。

        而且这声爹娘实在是叫得顺口至极。

        只好在老汉对吴阿淼也算是了解,要不然非得又凭添几分担忧不可。&1t;i>&1t;/i>

        这家伙表面上可真看不到“实在”两个字。

        吴阿淼却浑然没有觉得自己脸皮厚的觉悟,又腆着脸到阿红面前,甜甜地喊:“娘子。”

        直让得阿红再度面如红霞,脑袋深深埋进胸口去。

        其后,吴阿淼又问阿红全家,将阿红嫁给他后是打算留在这常德府,还是往长沙去。

        阿红闻言轻轻松口气。

        吴阿淼果然没有只带她走,却抛下她父母的打算。不用她自己开口,总要免去几许尴尬和难为情。

        老汉和妻子也是颇有些感动。

        这年头,富贵人家娶平民妻子的尚且还不多见,愿意带着两老的就更是罕见。

        他们当然不会舍得让吴阿淼放弃官职。&1t;i>&1t;/i>

        既然已经将婚事定下来,把吴阿淼当做是自家人,只会希望吴阿淼以后愈出人头地才好。

        在吴阿淼问以后,老汉和妻子对视过眼神,当即表态,愿意跟着吴阿淼往长沙去。

        只老汉心里还稍微牵挂着这小雪粉馆,应承下来后便问:“阿淼,那掌柜的留下的这小雪粉馆又当如何?”

        吴阿淼之前没想这么多,闻言后微微沉吟,道:“就且先留着。等以后若是咱们不想呆在长沙了,便再回来。”

        其实回来的可能性不太高,他只是不愿意将泷欲的这间小粉馆转售出去而已。

        小雪粉馆。

        这间粉馆不仅仅只承载着泷欲和他那位心爱的姑娘的情意,也留着吴阿淼和泷欲之间的回忆。&1t;i>&1t;/i>

        虽然吴阿淼在这里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这里却算是他心中的家。

        老汉听吴阿淼这般说,只是点头答应。

        是夜,他便和阿红开始收拾细软。准备翌日便随着吴阿淼往长沙去。

        吴阿淼浑然代入女婿角色,没将自己当成外人。在阿红和老汉收拾细软的时候,张嘴问老汉要了些许银钞。

        他还得安排跟着自己来常德府的那十余个皇宫禁卫去客栈休息。当然,还有他自己。

        他脸皮再厚,也不敢就这样和阿红行洞房花烛。总得要到成亲之日再说。

        到翌日。

        吴阿淼早早便带着十余禁卫从客栈又赶回到小雪粉馆。

        阿红和父母亲已经收拾妥当,在城里租下两辆马车,便就跟着吴阿淼往长沙而去。&1t;i>&1t;/i>

        两辆马车被穿着金甲的吴阿淼和十余禁卫拱卫着,自是颇为引人眼球。

        周围店铺里的街坊们对吴阿淼和阿红的事情并非是全然不知,见得两人这般结果,自是好生感慨。

        不知道多少人艳羡突然飞黄腾达的吴阿淼。

        更不知多少人艳羡突然飞做枝头变凤凰的阿红。

        只现在要让他们在如同以往那般和吴阿淼亲密地打招呼,或是换上声吴小子,却是再也不敢了。

        突然间成为皇宫禁卫将领的吴阿淼,不知不觉间已是让这些街坊感觉到差距,也就自然而然疏远。

        元中都。

        有信鸽落在皇宫之内。

        真金和耶律铸还未回来,忽必烈又未痊愈,仍是桑哥坐镇在中书省主掌全国政务。&1t;i>&1t;/i>

        信件很快被太监送到他的手中。

        “这……这……”

        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桑哥看过信后,神情大变,脸色瞬间苍白,双手簌簌抖个不停。

        小纸条上只有十余个字,“宋军遣雄狮、龙枪两团奇袭襄阳,已经夺城。”

        桑哥心中无比希望这只是个恶作剧。

        但这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信后末尾有个颇为神秘的图案。

        那是代表的绿林营暗营。

        元朝绿林营分明暗两部,暗营便如同大宋的天网,也行监察百官、查探消息等职司,只是在元朝内都鲜有人知。

        而桑哥作为总制院使,自是知道暗营的存在的。&1t;i>&1t;/i>

        暗营不可能会开这样的玩笑。

        他们来信后襄阳府失,那襄阳府就定然已经失去无疑。

        宋元内6屏障竟然真的被宋朝给夺回去,而且夺得这般悄无声息,让人猝不及防。

        此时,桑哥脑子里想的根本不是襄阳府被夺以后,他们元朝是否还能向以前那样大军直接兵压江陵府等地。而是以后大元能否挡得住宋军的长驱直入。

        襄阳府是险地,群山环绕。宋军拿下襄阳,以后可以从这里直接兵南京路。

        直过去好半晌,桑哥才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向忽必烈的寝宫而去。

        其实他不愿意将这个消息告诉忽必烈,因为现在忽必烈的身体状况仍不太好,得知这样的噩耗可能会让他情况再度转恶。但是,这样的军情急要,桑哥又不敢压着不报。&1t;i>&1t;/i>

        到忽必烈的寝宫里。

        图兰朵不在。

        桑哥见到忽必烈以后,没敢直接说襄阳的时,而是道:“皇上,您可否好了些?”

        忽必烈叹息道:“年老了,哪有什么好不好的。精力总是大不如前了。”

        然后察觉到什么,问道:“你怎的匆匆忙忙前来见朕?是不是又生了什么事情?”

        桑哥微微犹豫,只道:“宋军遣雄狮、龙枪两个团奇袭襄阳,襄阳府告急。”

        他终究没敢说襄阳府失,怕年迈的忽必烈经受不住这样的噩耗。

        但饶是如此,也是让得忽必烈的脸色瞬间潮红起来。

        这只年迈的雄狮因心情过于激动而剧烈的咳嗽着。

        桑哥眼中泛出极为担忧之色。

        好悬,忽必烈才算是平复下来,脸色苍白几分,道:“怎、怎会如此?”

        桑哥答道:“宋军的这种特种团全是精锐,行踪难以捉摸。弘翰末也是不查。”

        忽必烈忙又问:“那现在南京路、京兆府路调集的大军已到得哪里?”

        桑哥道:“皇上……南京路、京兆府路所剩兵员不多。现在尚且还未进京西南路,咱们只怕是……”

        忽必烈脸色微微怔住,闭眼道:“你是想劝朕放弃襄阳府?”

        桑哥道:“咱们现在和宋军的实力差距颇大,纵是守住襄阳府,若不能研制出宋军的掷弹筒和神龙铳,以后也难免被宋军夺去襄阳府。以前攻下的宋国土地,还在咱们手里的只有京西南路了,那宋国皇帝定然不会放弃的。臣以为,与其继续在南疆和宋军厮杀,倒不如暂且休养生息,以待阿老瓦丁他们研制出掷弹筒和神龙铳再和宋军交锋。”

        23

  (https://www.biqukan.com/53_53739/234202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