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608.到静江府

608.到静江府


        赵洞庭出化州以后,继续向北,到容州境内,始终行在天魁军前大概数个时辰脚程。

        不出意外,距离展中心雷州越远,民生便逐渐凋敝起来。光是依靠雷州航海贸易,显然没法让得整个广南西路都在短短时间内富裕起来。

        不过在大宋朝廷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勉力支撑下,官道倒是不再像以前那般坑坑洼洼,已经进行填补。

        赵洞庭一路走一路瞧,将沿途所过城池的民生状况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虽然6秀夫、陈江涵等人都是能臣,但大的方向显然还得由赵洞庭这个未来穿越者进行把控。

        分田、修路、以特产带动贸易,这是赵洞庭定下的大概基调。

        如今雷州、化州、高州、南恩州等沿海城池因有海运贸易催动展,已经走到最后阶段,接下来应该要走的路就是兴修水利、广办学府、医署,再就是着力推行兵役制度。而如容州等内6城池,则还只刚刚踏上或者走完修路阶段,眼下国库空虚,中央无力对地方再进行补助,想要推动贸易,少不得还要费些水磨工夫。

        赵洞庭心中其实对此早有预测,是以没有什么惊喜,但也谈不上失望。

        分田后百姓们能够有口饭吃,不至于在满街衣不蔽体,饿殍遍野,就已经是让人庆幸的事情。

        吃饱、穿暖。这两个看似轻飘飘的词汇,在战火蔓延过后短短两年时间内就得以实现,真是天公作美。也就是赵洞庭执政后这几年来都风调雨顺,没有出现大旱或是洪涝,要不然即便是分田,百姓们也未必就有口饱饭吃。

        眼下接近处暑节气,赵洞庭沿途看到原野稻田中稻穗饱满,青黄交接,好似看到大好未来。

        等秋收过去,朝廷征收粮食,能暂解燃眉之急。或许,说不得今年未必还需要再去国外进口粮食。

        只是到容州境内6川县城后,赵洞庭的好心情便噶然而止。

        容州这些年很庆幸没有被战火波及,百姓还算安生。赵洞庭先行大军入城以后,却是撞见城内主官到城门口摆出浩荡阵势迎接,军甲鲜亮,旌旗飘扬。有捕快、小吏清扫街道,还有官府特意安排的百姓穿着绫罗绸缎游走大街之上,分外光鲜。

        到底不是人人都如宋碧涛那样脚踏实地,媚上之风,总有些官员深谙其道。

        赵洞庭对此都只是冷冷看在眼里,等得岳鹏率大军入城后,到府衙,不出意外将6川县丞当场革去顶戴。

        然后再往北到北流,也是这样场景。

        两个县丞苦心孤诣营造出歌舞升平的盛事景象,最终却都落得被当场革职的下场。

        其实,这对于这两县主官而言,是有些冤枉的。

        毕竟实际上他们还算将城池打理得不错,并没有出现满城乞丐,衣衫褴褛的场景,而且媚上之风也着实算不得什么大事。

        但又不能说全然冤枉。

        弄虚作假的浮夸之风要被点燃,那将会很吓人。他们既然撞在这枪口上,赵洞庭当然免不得要杀鸡儆猴。

        真要不处置,以后个个官员都变成只是谄媚迎上,谎报政绩的人,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就这样,时间很快过去二十天。

        很快就要到处暑,距离立秋已经过去将近半月,但天气仍是炎热。

        岳鹏万余天魁军正常行军度约莫每日三、四十公里。虽然道路曲折绵延,但如今终于也是赶到广南西路主府静江府外。

        中途被赵洞庭革去官职的县丞多达五人之多。

        到得静江府境内,官道自然要较之前平坦宽敞些,毕竟静江府怎么说也是广南西路主府。

        主府总有主府气象。

        这座又名始安郡的大都督府,城池方圆得有将近二十平方公里,城内百姓也较之陵水郡要多得多,得有十多万。

        至此,赵洞庭巡查广南西路之行算是到最后一站。大体上,对于广南西路展态势还是满意。

        抛去民生不说,起码治安有明显改善。

        以前盗匪横行,城内城外常常都可以见到有游侠刀兵相向,分高下分生死,现在要少见得多了。&1t;

        />

        对于董震、柳弘屹、穆康巽等广南西路各部主官,赵洞庭都打过数年交道,有深刻了解,便也没有再做先行潜入城内查探民生的事,随着大军入城。柳弘屹等人早就得知消息,并没有摆开太大阵势,除去城内六品以上官员迎驾以外,只有数百士卒相随。倒是城外跪着的百姓不少。

        岳鹏大军刚到,跪满官道两旁的百姓便山呼万岁。

        赵洞庭这些年来实施新政,让百姓有饭吃,有衣穿。百姓们是记在心里的。

        大军缓缓停下。

        赵洞庭走下车辇,带着洪无天等人步行到柳弘屹等人近前。然后在百姓们目送中缓缓入城。

        城内同样跪倒不少百姓,山呼声如潮。

        这刹那,赵洞庭的心中满足、感动,无以言表。

        当初刚到南宋,只为给自己谋求后路,其后接连遇到乐婵、文天祥等人,却让得他的心境渐渐改变。

        大丈夫行走于世,岂能真只独善其身?

        这也是赵洞庭为何宁愿不去逍遥快活,却要打算将大宋打造成辉煌盛世的理由。

        兴许是这刹那福至心灵,赵洞庭体内内气鼓荡不休。再继上元境连破两窍穴后,又破开第三个窍穴。

        这种度,堪称是骇人听闻。

        跟着柳弘屹等人入府衙,众臣参拜。

        赵洞庭没对广南西路政事指手划脚,只是勉力众臣继续努力。五年时间,让百姓安居乐业是根本,展军队挡大理都是其次。

        其后众臣离去,只余柳弘屹。

        他从袖袍中掏出两封信来,递给赵洞庭,“皇上,这是军情处军情急报。”

        赵洞庭看到密信上分别系着三根和两根红绸带,微微蹙眉。

        这可都是最紧急的军情,但是眼下已经议和,国内还能有什么如此紧急的军情?

        打开第一封,他脸上露出些微喜色。

        西夏军于永睦大败白马军,杀白马军两万余,俘虏三千。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有西夏军将白马军驱逐出夔州路,只待放回李秀淑,大宋就可以将夔州路尽纳囊中。

        但打开第二封信,赵洞庭脸上笑容便猛然凝固起来,有阵阵怒气上涌。

        旁侧岳鹏、柳弘屹瞧得他这副模样,都不禁惊讶,只是也没多问。这是忌讳。

        赵洞庭微微闭眼,内气汹涌,两封密信便在手中化为碎末。

        他冷笑,“好个李望元啊,朕倒是小瞧他,也可以说重看他了。本以为是个有情有义汉子,不曾想还是没能挡住利益诱惑。”

        岳鹏、柳弘屹眼中浮现疑惑之色。

        赵洞庭也没瞒这两个亲信大将的想法,神色重新变得淡漠,“西夏有高手入邕州广王府,想要劫持广王。”

        “奸诈宵小!”

        柳弘屹很快回过味来,不禁出声低骂了句。

        岳鹏则是道:“皇上,那西夏怕是想劫持广王,换回李秀淑去?”

        赵洞庭道:“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广王远在邕州,总不至于好端端去得罪西夏。”

        岳鹏又道:“那广王无碍?”

        赵洞庭挠挠眉心,“信中说受到重创,希望没事才好。”

        但他心里自然是有些疑惑的。

        武鼎堂安卫殿成立时间还不长,尚且还在训练当中,没有安排到朝中个个大员身边去。赵昺身边理应没有多少高手才是,只不知是如何挡住西夏高手的。他微微沉默后,对柳弘屹道:“军情处只来这两封密信?”

        柳弘屹点头。

        赵洞庭更是沉思。

        这封信太过简单,都没有写出几个高手闯广王府,是何修为,中间又是何过程。

        不是他多疑,而是这本就有些不符合军情处的规矩。他曾说过,凡遇到大事,军情处务必做到吹毛求疵,不得遗漏。


  (https://www.biqukan.com/53_53739/222671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