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069.乞丐皇帝

069.乞丐皇帝

        糟老头动作极快,飘然向后掠去,竟是极为轻松躲过李元秀的攻势,伸手道:“且慢!”

        只是李元秀却哪里会理他,剑光如瀑,瞬间将这糟老头笼罩在内。

        赵洞庭在旁边看得傻眼。

        因为这糟老头左躲右闪,李元秀那连绵的剑影竟是丝毫没有触碰到他。

        他的功夫,怕是不在李元秀之下。

        “住手!”

        赵洞庭怕两人有什么闪失,回过神来,连忙呼喊。

        李元秀对他的话是极为听从的,登时抽身而退,脸上兀自有些惊色。

        他自然比赵洞庭感受得更为真切,这个老乞丐的身手纵是不胜过他,也在伯仲之间。

        “好功夫。”

        糟老头仍是呵呵笑着,道:“不过且听我说完再打也不迟,皇上是这天下的皇上,而老朽我,却是这天下乞丐的皇上。”

        其实若是江湖人士,听他这么说,肯定能推断得出来他是什么人。

        奈何,赵洞庭初来南宋,李元秀以前也从未离宫,两人仍然只是目中茫然。

        糟老头也不在乎,看向李元秀,“老朽观你路数,好似对剑法并非特别擅长,而能将内力练至你这般登峰造极者,外练功夫也定然有出众之处。抽个时间,你拿出你最厉害的本事,再和老朽过过招,如何?”

        看他傲慢模样,显然是想说,刚刚他接连躲闪,也没有使出真本事来。

        李元秀虽是太监,但也有脾气,梗着脖子道:“过招便过招,你以为老夫怕你不成?”

        “两位可莫要把我这屋子给拆咯!”

        而这时,里屋又走出来一人,话语中带着笑意。

        赵洞庭和李元秀同时瞧过去。

        这也是个老者,穿着虽然朴素,却极为齐整,头发梳得有丝不苟,满脸儒雅气质。

        他和糟老头,可谓一个干净到极点,一个邋遢到极点了。

        “老朽向东阳叩见皇上。”

        走出里屋,到赵洞庭面前,这老人便缓缓跪倒在地。

        看他气质模样,和那些朝中饱读圣贤书的大夫、学士们有些相似,但赵洞庭却并不敢小觑。

        糟老头不是寻常人,功夫超然,这个名为向东阳的老人能和他对弈,想必也绝不会是凡俗之辈。

        赵洞庭亲自伸手扶起向东阳,道:“向老不必多礼。”

        自号乞丐皇帝的糟老头兀自在旁边笑吟吟的。

        “不敢当,不敢当。”

        向东阳则是连连摆手,“老朽不过是一教书先生而已,当不得皇上这声‘向老’。”

        紧接着他又指向糟老头,道:“这位乃是在下好友,丐帮帮主洪无天。他素来闲散惯了,没有规矩,刚刚冲撞圣上,老夫代为赔罪,万望圣上切莫见怪。”

        观他言行举止,都是有板有眼,很是有些迂腐气息。

        “丐帮帮主?”

        赵洞庭闻言有些傻眼,怔怔看向洪无天。

        洪无天胡子邋遢,头发散乱,满身补丁,满脸散漫,不仅是个乞丐,而且应该还是个老油子乞丐。

        “这简直就是洪七公原型啊……”

        赵洞庭心里直想,忍不住出口问道:“洪前辈可是绰号洪七公?”

        洪无天愣了,“什么洪七公?”

        向东阳在旁边也是有些奇怪,道:“皇上怕莫是弄错人了,我这老友江湖绰号洪九指。”

        说着他捋捋下巴上的长须,微笑道:“不过敢叫他这外号的人,整个江湖也就那么寥寥十数人而已。”

        话说到末尾,他也是有些为洪无天得意。很显然,洪无天在江湖中的地位极高。

        洪九指?

        赵洞庭心里微微沉吟,又轻轻松口气。

        他不叫洪七公,这时又不是北宋年间,而且武林功夫也没有金庸小说中写的那么夸张,看来金庸应该没有穿越到古代来过,那些小说都是想象出来的。

        赵洞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松口气。

        或许,是如果有其他现代人来到南宋,自己便再也不会有这种优越感了吧?

        又或许,是因为有其他人穿越过来的话,可能会威胁到自己?

        人嘛,总是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皇上?”

        向东阳见赵洞庭忽然发愣,轻声喊了声。

        赵洞庭回过神来,对着向东阳笑笑,然后又看向洪无天,“刚刚妄言,洪前辈海涵。”

        洪无天没所谓地摆摆手,“你这皇帝常年呆在深宫大院,弄错老朽的绰号也正常。老朽也不会和你个小孩儿计较。”

        他大刺刺的模样,可真没把赵洞庭当成皇帝的意思。或者说,把自己摆在和赵洞庭同样高度了。

        李元秀气得直哼哼。

        向东阳知道自己老友性格,连忙圆场道:“皇上、公公,请入内饮茶吧!”

        但他话音刚落,赵洞庭还没动,乞丐皇帝洪无天便已经摇摇晃晃地往里去了。

        李元秀见他竟然敢走在赵洞庭前面,更是瞪起眼睛,想要喝骂,但还没骂,便被赵洞庭用眼神给止住了。

        在赵洞庭看来,仅仅为这点虚礼,非要和个武功深不可测的丐帮帮主较劲,得不偿失。

        虽然,赵洞庭穿越过来后,并没有听说过丐帮这个名号。

        但他想着,这个洪无天能够这般洒脱,丐帮的实力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估计不是区区雷州可以衡量。

        刚走到里屋,赵洞庭便看到摆在草席上的棋盘。

        这局棋还没有下完。

        向东阳忙活着又去泡茶,洪无天自顾自在棋盘一头坐着。看他的棋,仅仅只剩下三颗,一枚帅,还有两枚士。再看向东阳的黑棋,却仅仅丢掉两个卒,还有个炮。棋力高低,立时可见分晓。

        李元秀搬来椅子让赵洞庭坐着。

        赵洞庭笑道:“刚刚在窗外听两位前辈论起国家之事,只是未曾听得真切,不知两位前辈认为我大宋现在形势如何?”

        洪无天捏起两枚棋子轻轻敲击,并不答话。

        向东阳那边边沏茶,边回答道:“元朝张弘范、李恒兵马刚败,我朝雷州短时间内应该无虞。皇上以强硬手段扼制雷州官员,又准备施行分田制度,雷州可谓欣欣向荣。只是以全国之势来看,恕老朽直言,仍是如星星之火,还未现出可以燎原之势啊……”

        赵洞庭心里啧啧称奇,没想到这向东阳呆在家里,对国家大势竟然还真有些看法。

        他心里显然是有想法的,要不然,绝不敢轻易在自己这个皇帝面前说这些话。

        微微沉吟,赵洞庭又问道:“那前辈觉得朕的分田制度可行不可行?这星星之火,又有没有燎原之日?”

        他看向东阳也不是凡俗,有些考验考验他的意思。

        若是向东阳真有见地,便是年纪再大,赵洞庭也得把他给拉到朝中去。

        现在的南宋朝廷太缺贤才了。

        甚至,相较于乞丐皇帝大高手洪无天,赵洞庭对这个教书先生似的向东阳更有期待感。

        可没想,向东阳泡茶过来,却只道:“分田制度可行,却难行。星星之火,犹未可知啊……”

        赵洞庭不解道:“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向东阳却不答话了,坐回到洪无天对面,道:“请皇上饮茶,乡野粗茶,多有怠慢,勿要见怪。”

        洪无天则是笑咧咧道:“当皇帝的细皮嫩肉不好,现在我们大宋还多的是仗打咧,多喝些乡野粗茶更好,像是老朽我这般皮糙肉厚,上战场也能少受些伤。”

        说着他端起茶碗大喝了一口,嘴里咂咂两声,呼出一道热气,“香!真香!”

        说罢又忙不迭放下茶碗,将棋盘上的棋子拂乱,道:“来,来,再来杀一盘。”

        向东阳只是苦笑,“你这臭棋篓子,又耍无赖了。”

        但他嘴上这样说,手却很老实地去摆棋子。

        两人很快拉开架势,竟是将赵洞庭这个皇帝给晾在旁边了。

        赵洞庭微作思索,心中了然。

        洪无天看起来放荡不羁、不拘俗礼,向东阳则是彬彬有礼,态度温和,但说到底,两个人都是心中有极高傲气的人。只是洪无天的傲更外露,而向东阳的傲,则相对内敛许多而已。

        他不愿跟赵洞庭说为何分田可行而难行,是还没有认可赵洞庭这个皇帝。

  (https://www.biqukan.com/53_53739/20884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