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繁花之期有时尽 > 第6章 暴行

第6章 暴行


  皇帝在御书房内看着秀女们的画像,开始思考要给这些美人什么位份

  “宫中许久不曾有大封了,朕觉得应该封几位高位分的嫔妃,你说呢?小福子。”

  小福子很久没有看到皇上这么开心了,这下一定要好好说话,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他小心的凑近皇上,看见了桌上的美人图便知道该怎么说了,故作惊讶,道

  “陛下可真是慧眼识珠啊,这几位简直就是天仙啊!至于能得到什么样的位份就要看她们讨不讨皇上喜欢了。”

  听着最亲近的宫人这么说,皇上的笑容就更加明显了,他把尉迟邵荣和祝梨的画像放在小福子面前,接着问道

  “小福子,你说这两位绝色美人当得到什么样的位份啊?”皇上此举也有试探之意,他向来多疑,断不会允许自己身边的人和大臣们私交甚密

  小福子伺候多年,自然清楚主子的脾气,他看得很仔细,一边看一边想着对策

  “回陛下,奴才以为,论相貌,左边这位更胜一筹,但右边这位应该更会伺候人,这方面左边这位看似就有些欠缺了。不过综合来看,两位都有过人之处,想必都能将陛下伺候的很好。”

  这回答确实够圆滑,驾轻就熟的避开了问题,又说了让皇帝开心的话。郑景再仔细看了两人的画像,好像确实有点小福子说的意思,祝梨本是不愿意进宫的,所以应该不太了解如何侍君;而尉迟邵荣是自愿的,应该更有韵味。不过那又如何,女人嘛都是教的......

  “小福子,你可是越发大胆了,居然故意不回答朕的问题,不怕朕治你得罪?”小福子熟练地跪下,开始了以往熟练的谄媚招数

  “都是奴才嘴笨,奴才只想要皇上好,其他的奴才都不在乎,请皇上赎罪。”说着说着还开始用手掌嘴。皇帝又被他逗得高兴了,心松快的像断了线的风筝,本想现在就去看看储秀宫的美人,但扫兴的事马上就来了。门口的侍卫突然来报,看似有些焦急

  “禀皇上,相国大人求见。”郑景一脸不耐烦的挥挥手

  “不见!”侍卫没有立马回禀,迟疑了一会也不敢起来

  “可是皇上,相国大人带了先帝御赐的免死金牌,见此物如见先帝.....”皇帝听到这话,脸都绿了一半,直接把手中的杯子捏的粉碎

  “真是个老顽固!”小福子笑的贼兮兮的,他知道自己立功的时候又到了。

  “陛下莫气,奴才有个两全其美的主意......”听小福子说了一会儿,皇帝的脸上又展露出了笑容,

  “去请相国进来,还有,去把相国夫人也带过来。”

  过了一会儿,相国急匆匆的进来,额头上的纱布格外的两眼,而皇帝正悠哉悠哉的拟着一道旨意,看着相国出示了免死金牌也没有太多的在意,轻笑道

  “相国这是何意啊,朕的旨意还没拟写完呢,难道是相国和夫人心灵相通,这便赶来相救?”祝易话还没出口,面色煞白的夫人便被抬了上来,看起来状况十分的不好,他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迅速扶住险些被扔在地上的夫人,伸手一探,那煞白的额头烫的厉害

  “陛下这是何意?”皇帝将写好的旨意卷起来,扔向了晕倒的夫人

  “这可不是朕何意,是您的夫人何意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往朕身上倒,这可是大不敬!众所周知,朕是一个严明律法的皇帝,这样不齿的行为当然应该按律赐死。谁知朕旨意还没下,相国大人就带着父皇所赐的免死金牌来了,不知您可是来救尊夫人的?”

  昔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大人,如今手上几乎没有什么实权,和朝中的许多大臣一样,空有好听的名头。本只想着一家人好好度日,谁知这样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开国重臣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连自己的女儿都保不了.....

  皇帝早猜到他会来,不料他的蠢夫人赶着来送把柄。相国夫人被收押之后还受了水刑,若不及时救治定会活不过三日,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用这唯一的金牌换他的夫人。

  也对,如果自己执意为了女儿舍弃夫人,那女儿也会自责一辈子吧,是自己没用,没能留住手中的权利,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看着眼前的情况,他的心简直如刀绞般难受,如此昏君,何以平天下,自己这么多年终究是效忠错了人啊。

  他心里一度哽咽,吐不出半个字,一想到这暴君会欺辱自己的心头肉,她恨不得现在就直接一刀了结了他。祝易闭上眼睛,脑海里逐渐浮现出先皇当年的模样,那样的伟岸、那样的神圣,冥想中,他跪倒在先皇面前,泪流满面

  “陛下,老臣有负陛下所托,再不能向元帝尽忠了,夺女之恨,不共戴天,老臣即使粉身碎骨,也要让这暴君付出代价!”

  终是相国含泪交出金牌,带回了自己的夫人.......

  太后留下了韶颜用完膳,其间还说了许多武王的事,她忽然心中有了一丝憧憬,世上当真有如此美好的人?那不就是她曾经在书中读到的翩翩君子?如果能同这样的人在一起,当真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

  太后说的有些累了,右手轻掩住自己疲惫的样子

  “哀家一说就停不下来,当真忘了自己年岁已大,再没有从前那般精力了,好孩子,你先回宫休息吧哀家乏了。”韶颜缓缓松开太后的手,起身行礼

  “那臣女就先告退了,太后娘娘好好休息。”

  太后叫过沫儿,嘱咐她将韶颜安全送回储秀宫,还有管好宫人们的嘴,先不要把韶颜许配给武王这件事说出去。她知道皇帝也是十分中意这姑娘的,还需要好好谈,不能伤了兄弟情分。沫儿点点头便领着韶颜告退了。

  夜晚的皇宫灯火通明,格外的美丽,抬头还能看到空中的点点繁星,一路上,两人也无话,沫儿只是安静的走在韶颜的前面,为她带路。

  忽然,后面传来很多人的脚步声,沫儿连忙拉着韶颜跪在一旁,口头行礼

  “拜见陛下。”

  韶颜也连忙低下头,恭敬地叩拜。皇上似乎喝了些酒,有些晕眩的朝她们望,接着开口

  “停轿,小福子,这紫衣服的女子看着怎么有些眼熟?”小福子走近一看,欣喜的答道

  “回陛下,是祝相国的千金。”他嘴角上扬,顿时觉得清醒不少,拍了拍轿撵,让他们将自己放下来,小福子将皇帝扶着,小心问道

  “皇上,还去王美人那里吗?”郑景跌跌撞撞的像韶颜走去,还不忘推开小福子

  “这里就有美人,还找什么丑妇啊!”说罢就把韶颜拉了起来,她挣扎的想向沫儿求助,但沫儿谨记着太后的话,丝毫不敢说什么

  “奴婢还有回宫当差,就不打扰皇上了。”皇帝没理她,沫儿也就飞快的向永寿宫跑去。

  韶颜使劲的想挣脱他的手,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陛下请自重,这样不合规矩还请陛下放臣女离开......”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打横抱了起来,死死的禁锢在怀里,他靠近韶颜的脸,十分不屑的说道

  “在这个皇宫,朕说的话就是规矩!”小福子看着皇帝把祝小姐抱上车,十分机敏的喊道

  “摆驾回宫!”抬轿的奴才们都加快了脚步,生怕耽误了时间惹得皇帝不高兴,不一会功夫就到了乾清宫,奴才们都很自觉地退下了,郑景直接把怀中挣扎的人扔到了龙塌上,不由分说的就压了上去,面对宫里的丑妇久了,他已经很久没体会过什么叫闺房情趣了

  韶颜拼命的想要推开这个男人,双手却被他按在床头,完全无法动弹,极度的恐惧刺激神经,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从挣扎变成了哀求,几乎是带着哭腔

  “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了。”皇帝擦干她的眼泪,兴致更加上来了,语气极度缠绵

  “乖,不怕,朕会好好爱护你的。”

  郑景粗鲁的扯下她肩头的衣服,唇就像着了魔一样的在白皙的脖颈上面流连,手也开始到处乱摸。感到自己的领域受到了极大的侵犯,韶颜眼神渐渐空洞,满是死亡的气息,泪水已经模糊了眼前的一切,每一寸被碰过的肌肤都觉得无比的恶心。

  “杀了我吧......”郑景停下了动作,捏着她那张满脸绝望的脸

  “跟朕欢好就这么让你厌恶?”她闭上眼睛,不想再说什么。皇帝看着她这个样子,心中顿生怒火

  “既然你不想,朕就偏要睡了你!”他脱掉自己的衣服,再一次扑了上去,直接扯开她的腰带,一边摸还一边感叹

  “美人不愧是美人呢,皮肤都别人柔滑了许多。”


  (https://www.biqukan.com/52756_52756006/554299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