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繁花之期有时尽 > 第39章 借驾回宫

第39章 借驾回宫


  自从女儿入宫以后,祝相国的病情一下就加重了,已经好几日未去上朝,即使听到了把女儿赐婚给武王的消息也没有半分的开心。他觉得皇上一家人都是一个样子,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当成礼物一样送来送去......想必她一定在皇宫受了很多委屈,可偏偏自己还什么都做不了。想到这里祝易又闷头饮下了一杯冰凉的苦酒,时不时地泪流满面。

  忽然房门被打开,他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看到女儿之后他还是不敢相信,又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祝易,你做什么梦呢!女儿怎么可能回来.......”看见父亲如今憔悴的模样,韶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了一样飞奔到父亲怀里,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把父亲瘦弱的身体死死抱住,像小孩子一样哭到哽咽。

  祝易不可置信的摸了摸怀里的人,惊讶的欣喜到了极点,差点高兴地昏了过去。双手几乎是颤抖着搂着女儿,几十岁的人现在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女儿瘦了,脖子上还有很多伤痕,即使几天过去了,祝易还是隐约看到了女儿的脸也有隐约的红痕......

  短短的几天,她是经历了什么啊。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可是连一根头发丝都被照顾得很好,这如今到处都是伤,无论深浅,每一道都像是一把极其锋利的刀,狠狠的刺进自己心里

  “宝贝女儿,爹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祝易一直在问她怎么受伤的,哪里痛之类的话,而现在的韶颜只觉得一切都卡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一句话。夫人看见这幅画面,也止不住的用手绢擦眼泪。而相比之下,武王默默地握紧了拳头,觉得自己对她的好可能连祝相国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吧......心里的愧疚之感一下就涌了上来,引发深深地自责。

  等了好一会儿女儿整理好了情绪祝易才发现屋里还站着一个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武王那个王八羔子!抢了我女儿还有脸到这里来!心里真的是想捏死他的心都有了......从祝易看了武王第一眼开始,他就觉得身边有一束冷风一直缠着自己,身上的汗毛全都立起来了,怎么都觉得压抑。

  他知道女儿不会久留,心里五味杂陈,最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女儿,这次回来能留多久啊......爹爹舍不得你再回去受委屈......”提到委屈两个字的时候,还特意看向了一旁的武王。之前郑武也没有告诉韶颜到底可以待多久,所以他又接收到媳妇投来的目光,里面满是期待。

  他当然想让阿颜开心,不过外面已经公鸡打鸣了,宫里也开始准备伺候各位主子起床了,若是回去晚了恐怕会被发现,阿列也顶不了多久。又实在不忍心看到她难过的表情......

  “听闻岳父大人多日未上朝了,不如进宫面圣吧,这几日尉迟将军一家独大,惹得皇兄头疼。咱们就搭乘岳父大人的车架进宫,这样您就能多跟阿颜呆一会儿了。”在武王陈述了各种利弊之后,祝易也最终妥协了。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有才的人,只是心里仍旧不喜欢他,只能期待他会对女儿好一点了.....

  相国夫人恋恋不舍不把女儿送上了马车,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只为不暴露他们的行踪。马车飞驰向皇宫,一路上祝易都紧紧握着女儿的手,一件一件的问清了宫中的事,这才知道她短短几天经历了这么多。等太后寿宴之后就要跟着武王回封地了,有生之年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了......

  他还清楚的认识到,皇帝和武王两兄弟都是‘好色之徒’,指不定女儿已经被这武王......他捧在手心这么多年的花就这么被猪拱了,心里又怎么会好受呢。不过女儿说武王对她很好,这也算是宽慰了,至少比那恶心的暴君强。

  到皇宫的时候天已经见亮了,他们选了一个离抚忧宫近又人烟稀少的地方停车。武王率先跳下马车,而后掀开帘子把韶颜抱了下来,小心的放在地上。祝易不便久留,简单的告别之后就乘车向御书房奔去了,心里千万个不舍也只能和着泪水吞下去,终有一日女儿会回来的.......

  阿列早早的到抚忧宫候着,以为殿下和娘娘还在休息,就把梳洗的宫人都拦在了外面,等了好久都没有声响,他只得敲了敲门,小心翼翼的问着

  “殿下,起了吗?”寝殿内许久没有人回应,他还是冒着被骂的风险推门进去了。殿内一切如故,被子也叠的规规矩矩的,他伸手探了一下,棉被一点温度都没有,想必是昨夜他们根本就没在这,这事可不能传出去,不然殿下可能就摊上事了。他自导自演的往自己头上倒了一杯水,然后故意摔碎

  “殿下,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他几乎是爬着出来的,直接把外面的宫人看呆,一声都不敢吭了。阿列小心的关上房门,把梳洗宫人们都往外赶

  “先出去先出去!殿下和娘娘太累了,暂时还不想起呢!不想被打就赶紧出去!”这些宫人都是太后娘娘精挑细选来的,没有达成目的自然又都回了永寿宫,向太后一五一十的说明了情况。

  楚璃已经用过早膳了,听了宫人们得描述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的武儿一向规矩,怎么会到了这个点还不起来,像什么话啊!

  “沫儿,走。咱们去看看武儿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一干人等跟在太后身边,步履匆匆的往抚忧宫走去,冰儿被阿列打过,直接走出了要去干架的气势,还不断地在太后面前说阿列的坏话

  “太后娘娘,奴婢觉得一定是殿下那个侍卫搞的鬼,上次奴婢带宫人来给殿下和王后梳妆的时候也是他拦着,说不定他就是个细作,故意想让殿下被人非议呢!”楚璃觉着一切都还没水落石出,没必要现在就下定论

  阿列仍旧在外面守着,见太后来了忙下跪行礼,冰儿气势汹汹的直接略过他想去开寝殿的门,立马被阿列拦了下来

  “大胆宫人,毁了殿下和娘娘的清誉你担当得起吗!”两人各执一词,开始争吵,惹得楚璃烦躁,拐杖狠狠的敲击在地上,而后独自一人去开了寝殿门

  “你们都在外面候着,哀家进去看看。”楚璃缓缓推门而入,还没到床头就听见了武儿的声音

  “母后别过来!儿臣......”他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更引得楚璃上前了。纱帐掀开的一刹那她直接惊呆了,赶忙又放了下来。他们两个都没有穿衣服,被子掩住半个身子,头发也凌乱了,韶颜的身上依稀还有着很多的吻痕,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怎么了

  “母后,都叫您别过来了,儿臣这不是想让您早点抱孙子吗,可是忙活了好久呢!”在场的两个女子脸都听得滚烫,万万没想到武王在太后面前会说得出这样的话......楚璃也是尴尬的不得了,尤其是看见韶颜那张红彤彤的脸,只能尴尬的转身离开

  “阿颜,抱歉,母后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先穿衣服,哀家在正殿等你们。”

  


  (https://www.biqukan.com/52756_52756006/547068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