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繁花之期有时尽 > 第40章 镜花水月

第40章 镜花水月


  太后出去之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回来的及时,不然就玩完了。韶颜把手腕处的衣服拉了上去,三两下就系好了腰带。怪异的看着武王

  “殿下,看不出来呀,你在太后面前也敢说这种话。”郑武掀开被子,也快速的穿好了上衣,转身又坏笑的把媳妇压住

  “哪种话?是不是昨晚的那种......”武王的姿势并不稳,韶颜稍微一推他们就换了位置,这可就更方便他动手动脚了,占便宜也就算了,嘴上还不忘调侃

  “这样也挺好,下次你在上面?”韶颜禁不住调戏,慌乱之中直接滚到了地上,头还险些撞到桌角,可把武王吓坏了,若再磕着碰着一点,那相国不得来宰了自己!

  梳洗完毕之后他们来到了太后面前,完全不敢抬头,刚才实在是太好尴尬了。谁知道接下来太后的话更让他们想找个地方钻进去了......楚璃招手,让韶颜坐到她的身边来,至于武儿.....随便吧。太后轻扶着那张精致的小脸,一低头就瞧见了那些若有若无的痕迹,于是摘下自己的项链给阿颜戴上

  “哀家的混账儿子一定下手不知轻重,让你受委屈了吧。哀家是想要孙子,但是不着急的。”楚璃是看见韶颜手上的朱砂痣没了才这么说的,昨夜的晚餐只是个祝福,没成想这小子这么急不可耐。还真是像他的父皇。韶颜毕竟才十六,经不起这么折腾的......

  这话题虽然尴尬,但是自己作为母亲还是得叮嘱几句,武儿这血气方刚的,难免让这好儿媳受累。一个尴尬的白眼劲直的翻向武王,他本来悠闲地喝着茶,背后的汗毛忽然又直立起来了

  “母后,您这么看着儿臣干什么,怪吓人的。”楚璃强忍着尴尬,紧紧握着韶颜的手,还是对着儿子说了出来

  “武儿,哀家把阿颜给你可不是让你欺负的,你要懂得自制,她还小,经不起你这样折腾的。哀家是想要孙子,可是也心疼儿媳妇。”郑武喝进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脸上的温度直线升高。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的控制了,上一次和这一次隔了三天也不算很频繁了吧.....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可能没羞没臊的说出来的。要不是媳妇太诱人了,自己又怎么可能这么耐不住性子.....嘀咕了半天才回答了母后

  “儿臣会记住的,一定尽量克制,多谢母后提醒。”韶颜在一边脸红的像天边的云彩,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紧张的不得了。郑武望着阿颜头上琳琅作响的发饰,忽然想起了昨天从蓉苑庄带回来的残剑

  “母后生辰将至,儿臣想先送母后一件东西。”她这辈子什么珠宝没见过,所以一点都不喜欢那些朝臣妃嫔送的东西倒是十分期待两个儿子的礼物。见武儿捧出那个盒子的时候还有一点失望,还以为儿子和其他人一样选的珠宝。直到那柄残剑呈现在眼前

  不同于武王当时的熟悉,楚璃立刻认出了这是先皇出征前的佩剑。那时先帝人在战场,心却在皇宫,时不时都就会写信给楚璃,诉说自己的近况,那样担惊受怕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两兄弟小时候也都很少有父皇的陪伴。

  有一日,楚璃凭着自己的想象,画了一幅先帝征战沙场的画,信中还告诉了他这件事,谁知他回信的时候说自己没有那么多才情,只能把她的名字刻在随身带的配剑上了。后来战争结束了,先帝不得已取了许多的女人,他们之间也再回不到最要好的时光了,至于那把剑,她再也没见过。

  本以为丢的是一把普通的刻了自己名字的剑,现在才知道丢的是他们最恩爱的那几年。残剑上不规则的分布着许多铁锈,上面那个字早就腐坏的看不清楚了,抚摸着上面的痕迹像是个‘璃’。

  不知不觉他居然已经走了八年了,自己也早已不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若是这世间没有什么让她牵挂的东西,当时还真的随他一起走了。不过她还有景儿,还有武儿,还有先皇辛苦打下的江山,她又怎能随便就撒手人寰。

  当着孩子的面她不能哭,直到回到了永寿宫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才敢放肆的哭泣。八年了,早已物是人非,无数个漫漫长夜她都会独自在院落里呆着,有清风有鸟鸣,时不时还有阵阵花香,这一切长年累月不断地发酵,和先帝在时没什么两样,她也越来越麻痹自己,仿佛她的陛下从未离开过......

  梦终会醒,每次清醒的时候都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安然的做着她的皇太后,不能面露半分不该有的情绪。楚璃将残剑放在先皇的衣服里,和着衣服一起紧紧抱在怀里,仿佛他又回来了.......铁锈的味道十分刺鼻,但她总觉得里面包含着先皇的味道,让人好安心啊。

  那天晚上,楚璃做了一个梦,她站在一个湖边,湖面辽阔,一望无际,青草都长得老高,她只能冒出一个头,走着走着,突然被一块石头绊倒,差一点就跌进湖里,这么一摔才发现湖面倒影出了她和先皇年少时的样子,一个在练剑,一个在弹琴;一个在品茶,一个在跳舞。

  那曾经是她最喜欢的舞衣,红的通透,裙摆还坠着很多的小铃铛,跳起舞来的时候格外好看。先皇也说过最喜欢她跳舞了......后来她还看到了战场上她从未见过的画面,遍地都是战士的尸体,很多刀剑向他砍去,有几刀还砍得挺深的,但是他仍旧在奋勇的厮杀,怀中还能依稀看到自己送给他的平安符。

  盔甲下的衣袍渐渐被血染红,围在他周围的敌军就像疯狗一样一直往他身上砍,最后那把沾满鲜血的剑被斩断了,战场的画面也越来越模糊,湖面快要恢复平静了,但她还没看够啊,这是唯一一次梦里她这么清楚的见到日思夜想的夫君......

  跳入水中的那一刻她都快要窒息了,即使是在梦里也觉得真实无比。她一直往下沉,努力的睁开眼睛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漆黑的一片,好可怕,如今的沉沦,还是见不到他了。泪水浸湿了枕头,梦中的她仍在低语,痛苦到了极致

  “陛下......带我走吧......”


  (https://www.biqukan.com/52756_52756006/5469012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