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崩坏神话 > 第六百九十三章

第六百九十三章

  而且,在主峰之上。那盛传的七级浮屠塔也是格外的显眼,放眼望去塔顶直通苍天,塔身仙雾缭绕,巍峨壮观!

  见状,张扬再也忍不住直接飞了上去。

  其他三人看着猴急的张扬,都忍不住笑了笑,便也跟着飞了上去。

  来到主峰峰顶,七级浮屠塔的面前。师徒四人却是止住脚步,惊奇的看着这附近的景观。

  师徒四人走进才发现,这座塔的周围竟然闪耀着淡淡的金光。在塔大门的上方,一面玉镜之上神奇的显示着‘七级浮屠’四个银白色的大字。

  显得神圣而又奇异。

  在塔门的左侧,一座石佛像伫立着,石佛手拿着一串念珠,正在闭着眼微笑。给人一种祥和温暖的感觉。

  行人和游僧在进入佛塔之前都对着这个石佛像进行礼拜,师徒四人走了过去也跟着拜了拜,毕竟不能失了礼数。

  进入七级浮屠塔,师徒四人惊奇的发现此塔只有一层,却并非是字面上的七层。

  塔的内里极其宽阔高广,就连走步的声音都一直回荡不散。塔中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铜佛像,让人望而却步。

  看着这些铜像,张扬皱眉道:“我怎么看这些铜像都与整个塔格格不入,这种感觉真奇怪。”

  孟晓说道:“我们又不是来参观这里的景色的,你注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琼瑶仙子。”

  张扬翻了翻白眼,无语道:“那个绝命怨女只告诉我们琼瑶仙子穿着一身白衣,穿白衣的女子多了去了,我们怎么找?”

  红莲看着周围的人,说道:“哪有穿着白衣的女子啊,一个都没有。”

  张扬砸了咂嘴,仔细观察一下,发现还真没有一个穿着白衣的人。

  就在此时,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者走到师徒几人的身边,他眯着眼说道:“来这里的人皆知不能穿着白衣进入七级浮屠塔之内,看来几位是第一次来啊。”

  这个老人看起来慈眉善目,但是却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张扬警惕的看着这个老人,问道:“穿白色的衣服和拜佛礼佛有什么关系?”

  老人指了指上空,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你得问问上面那层的人。”

  说完,这个老者竟然突然消失了!

  张扬红莲和孟晓都露出震惊的样子,而且他们发现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看到刚刚出现的这位老者。

  对此,张扬惊呼道:“莫不是刚刚那老人就是传说中的塔中人?”

  红莲望着上方空秃秃的一片,疑惑道:“这里只有一层,哪还有其他的层面呀?”

  孟晓注视着周围,疑惑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来这里拜祭的人似乎都有专一的目标。这些人都跪在不同的铜佛像面前进行礼拜。”

  天雍真人眼中露出奇异的眼神,突然笑道:“你们三个有没有发现刚刚那个神秘消失的老者说话的声音很像一个人?”

  张扬三人都露出疑惑的目光,沉思了起来。

  沉思片刻,张扬突然大叫了起来:“哎呦,我想起来了。刚刚那个老者的声音是韩铁花的声音。我记得当时项冲成魔的时候他变成了一尊佛陀,后来不知去向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

  经过张扬这么一说,孟晓与红莲也恍然大悟,孟晓说道:“我记得当时项冲说韩铁花所变成的佛陀是他所在世界的神,还疑惑为什么韩铁花会变成佛陀的。”

  天雍真人说道:“这个世界也有佛,只是项冲一心想要称霸天下所以对这个世界的一些事不是很了解。”

  不过,张扬又疑惑了起来,他不解的说道:“如果刚刚那个驼背老者真的是韩铁花,那么便不是传说中一直守护在这里的塔中人了。既然不是塔中人,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我非塔中人,却是塔中佛。一切疑问,只要你们能到达本塔的第二层便可以揭晓。”

  老者的声音回绕在师徒几人的耳边,经他这么一说,师徒几人也确认了此人便是韩铁花。

  “喂,你说明白一些啊。这上面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层面,你让我们怎么找啊?”张扬大喊了一声,惹得周围的人一阵侧目,都以为他是疯子呢。

  韩铁花淡淡的笑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这话说的让张扬摸不着头脑,孟晓与红莲也很迷惑。唯有天雍真人露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思考了片刻,他朗声说道:“佛法认为法界即是妙明真心,一切事物完全是自心的显现,然后安立一个假名。人把自己的思维意识当做自己心,把肉体当自己身。才导致轮回不已。打个比方,一根绳子,在某些人的眼中是行凶的工具,在某些人的眼里是救人的工具,在某些人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在某些人的眼里可以用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某些人的眼里却是救命的稻草。绳子只是绳子,是每一个众生自己内心的变化让绳子成为了不同的代言,一切现象也因为心中的想法不同而成为内心错误幻想的投影。”

  “也就是说,我们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孟晓说道。

  就在此时,似乎是为了印证天雍真人的说法。塔中的景物突然变化,那许多的铜佛像突然变成一尊大佛,而众人也都在向着这一尊大佛进行礼拜。

  这也是一尊佛像,看到这尊佛像的时候师徒四人都露出惊讶的样子。不是因为许多佛像变成一尊佛像而惊讶,而是惊讶这尊佛像竟然是韩铁花成佛时的样子。

  就在师徒四人惊讶的时候,那佝偻老者的形象又从佛像之上浮现而出。化为驼背老者的韩铁花微笑着走到师徒四人面前,淡淡的说道:“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他刚说完,一条长梯便出现在师徒四人的眼前。

  师徒四人惊讶的看着这突然显现的长梯,韩铁花笑道:“去吧,长梯的上面就是七级浮屠塔的第二层。”

  张扬露出怀疑的目光看着韩铁花,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楼梯弄出来,害得我们师徒思考了这么久。而且,我怎么觉得你很诡异,甚至诡异的有些可怕。”

  韩铁花说道:“你对我产生恐惧,是因为你的身份被佛光克制。”

  张扬不解道:“我的身份和佛光又有什么关系?”

  韩铁花笑着看向天雍真人,天雍真人也笑着看着他。韩铁花点了点头,随即说道:“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真相的时候。”

  “嘁,玩什么神秘啊,吊人胃口,爱说不说!”张扬轻哼了一声,率先向着眼前的楼梯上走去。

  师徒几人通过楼梯来到了七级浮屠塔的第二层,这里是一间看起来很普通的房间,房间不算太大,地上摆放着许多经书。

  张扬好奇的拿起一本经书看了起来,却发现这本书是无字经书。

  就在张扬面对无字经书而疑惑不解的时候,一段话突然在书页上一闪而逝,但却被张扬记了下来。

  看着张扬震惊的模样,红莲疑惑道:“你看到了什么?”

  张扬说道:“刚刚我在这本无字经书上发现了一段文字,但却一闪而逝。”

  “什么字一闪而逝啊?”红莲问道。

  张扬若有所思,说道:“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红莲眨了眨眼,说道:“这句话连我都能理解,不就是说一切随缘的意思吗。你为什么露出震惊的样子?”

  张扬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话没有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

  “净心守志。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断欲无求。当得宿命。”韩铁花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微笑着对着张扬说道。

  张扬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韩大叔,你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韩铁花摇头笑道:“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韩铁花,现在的我是明心志佛。”

  张扬笑道:“嘿,明心志佛,这名字真奇怪。你是来表明心志的吗?”

  韩铁花轻叹了一声,说道:“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我愿以己身来明志众生。”

  张扬听得头大,无语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咱能不能好好说话。你这些话我听不懂啊。”

  韩铁花笑道:“该懂的时候自然就懂了。”

  张扬更加无语,便也不管太多,直接问道:“我们师徒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琼瑶仙子的,您可有见过她?”

  韩铁花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其实升仙谣已经被你拿在了手中。”

  张扬看着自己手中的无字经书,震惊的说道:“这个就是所谓的升仙谣?”

  韩铁花微笑着点了点头,身体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美丽动人的白衣女子。

  “我去,什么情况!你是韩大叔,还是明心志佛?难道你就是琼瑶仙子?妈呀,怎么这么乱!”张扬发出一阵怪叫,孟晓与红莲也很是无语。

  天雍真人别有深意的看着韩铁花所变成的白衣女子,问道:“你是人,还是佛,亦或是仙?”

  “我曾经是韩铁花,刚刚是明心志佛,现在亦是琼瑶仙子。数月前我见到过绝命怨女,便知道今日你们会来此借我的升仙谣。我可以将升仙谣借给你们,不过你们要铭记一句话。”

  “什么话?”张扬、孟晓和红莲同时问道。

  琼瑶仙子目光深邃的看着天雍真人,一字一字的说道:“一沙一世界,一尘一劫!”

  闻言,天雍真人身体顿时一震!

  天雍真人难以相信的看着琼瑶仙子,说道:“是你?”

  “是我!”琼瑶仙子一脸深情的看着他。

  说完,两人便同时消失了。

  “哎呦,有奸、情!师傅和那个女的有奸、情!”张扬极其夸张的大嚷大叫着。

  孟晓与红莲看着他夸张的样子都露出了一脸黑线。

  但是紧接着红莲突然做出捧心状,一脸迷醉的说道:“我想,师公和琼瑶仙子曾经一定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

  张扬与孟晓:“……”

  孟晓却一脸凝重,沉声道:“师傅说了句是你,而琼瑶仙子却说了一句是我。这两个字看似简单,但却隐含着很深的寓意。似乎,两位前辈有意提醒着我们一些事情!”

  红莲与张扬:“……”

  撇开这三个没节操的家伙胡乱瞎猜不说,此时天雍真人已经与琼瑶仙子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如仙境一般美好的地方。四散的柔和光芒令阳光黯然失色,笼罩着梦幻般地气息。淡淡的烟雾不知从何处飘来,袅绕在一池碧水之上。金光反射于碧波之上,几尾锦鲤划开水面,金色的光芒碎裂后又归于平静。天籁若有若无,金庭玉柱,屋檐在浓郁的绿色中显现。金碧辉煌。金色与绿色辉映,一切好似朦胧之中的梦境,又如云端仙境。

  天雍真人与琼瑶仙子在这里并肩漫步,走在缭缭的仙雾坏绕之中。

  琼瑶仙子遥望着周围的景物,悠然说道:“露雨春生,寒秋几度。蓦然回首,生如大梦。”

  天雍真人痴痴地凝视着琼瑶仙子,摇头叹道:“还是你最懂我,就连魔姬都没有认出我,不过要不是她说出自己的名字我也认不出竟然是她。过去了无尽岁月,大家都变了。然而如今却能在这个世界相遇,真是难解难分的一群人啊。”

  秋瑶仙子指着眼前的景物,说道:“这里是当年我们这群人共同创造的小世界,然而如今却是物是人非。美好的憧憬没有实现,现实中是更多的无奈。”

  天雍真人怜惜的将琼瑶仙子的手轻轻握住,叹道:“那一年我悄悄离去,你不恨我吗?”

  琼瑶仙子抚了抚自己的长发,轻笑道:“如果我恨你,当年就不会犯下天条被打入凡界。谁让天庭的大权掌握在那个人的手里呢,就连我这个帝女后裔都不放过。”

  “都是我的错,我当年不该无声无息的离去。”天雍真人一脸的懊悔之色,发出深深一叹。

  琼瑶仙子笑着将被天雍真人握着的手挣脱出去,背过身淡淡的说道:“我对你的深情一直没有改变,但是如今我们已经没有结果。你知道那个人有多狠吗?他打散了我的三大魂,只留下了七小魄。我现在只能附身在明心志佛的身体之内,而且这个身体之中还有另外一个人的魂魄。”

  

  (https://www.biqukan.com/51_51133/4735371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