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崩坏神话 > 第六百九十五章

第六百九十五章

  “咳咳,大家不必行此大礼。你我皆凡人,都是凡人哈。”张扬装模作样的对着村民们说着。

  在远处观看的红莲看着张扬那一副做作的样子,赏了他一记大大的白眼。

  村民们仍旧跪拜不起,并一起说道:“恳请仙人赐予我们修仙之术!”

  “呵呵”张扬笑着将升仙谣摆在胸前,对着众人说道:“这个就是修仙之术,只要大家能读懂这本书之中的真意,那么你们就可以修仙。”

  众人见到升仙谣,全都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瞻仰一番。

  看着众人迫不及待的样子,张扬将升仙谣抛向空中,书页慢慢展开。

  当村民们看到书页上没有任何字迹的时候,全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见状,张扬将升仙谣收了回来,对着众人说道:“何为修仙,又如何修仙?如果以为我们会法术的人就是仙人,那么大家就都错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活着的意义,而你们为了一场镜花水月却抛弃了属于自己真正的人生!这本升仙谣乃是真正的仙人之物,就连我都窥探不出其中的真意。你们还真的以为任何人都可以修仙吗?你们为何执着于修仙,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重建家园,你们还有老人和孩子要照顾!”

  被张扬这么一说,村民们方才如梦初醒。

  村民们都明悟了,但是张扬却疑惑了。他拿着升仙谣回到天雍真人身边,红莲见到张扬一副忧虑的模样,便问道:“你怎么了?”

  张扬摇头道:“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指点我,我本打算将升仙谣给村民们看一看就好了。却在刚才突然说出了那些话,我的心里一直都没有想到说这些话的啊。”

  天雍真人看着张扬,说道:“你说出的是自己的本心,你的意识里本来就有这些东西,只是你一直没有在意而已。在关键时刻,你做出一些抉择的时候就会因为你的本心而改变。”

  张扬摇着头嘿嘿笑道:“我自认为自己无忧无虑没心没肺,难道潜意识里真的装了一些连自己都不曾发现的东西吗?”

  “没错,这就叫天性使然。”天雍真人淡淡的笑道。

  听天雍真人这么一说,张扬突然夸张的大笑起来,笑完了后回头看着孟晓与红莲,极为得意的说道:“看吧,我就说我自己一直都不缺爱心什么的。”

  “……”

  孟晓与红莲都很无语。

  解决了新月村的事情,师徒几人继续前行。

  这一次,他们来到一个叫做精灵之森的地方。让师徒几人停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关于精灵泪的传说。

  这是一个古老的森林,森林中有一个古老的部落,叫做满月部落。部落中生活着一些善良的精灵,精灵们有他们自己的信仰,他们最崇拜的就是满月女神。

  满月部落的精灵们守护着一条湖泊,传说满月女神曾在这里流下过泪水。这条湖因此而得名,就叫做精灵泪。

  这一日,师徒几人便来到了精灵泪湖的湖旁,并发现了一件奇异的事情……

  “传说,满月女神的眼泪可以洗涤这世间一切的罪恶……”

  师徒四人听着满月部落的精灵们讲述着关于精灵女神的传说,看着这些漂亮的精灵们,张扬的眼睛都直了。

  这些大大小小的精灵都长着一双翅膀以及尖尖的耳朵,不论是男精灵还是女精灵,它们的模样都异常俊美,而且性格和善温柔。

  除了这些常见的精灵,还有一些形态各异的大小精灵在森林中飞来飞去。有的小精灵只有巴掌大小,它们调皮的在师徒四人的头上跳来跳去,并发出清脆的笑声。

  这种小精灵叫做夜精灵,它们更喜欢在晚上出没。到了晚上,在柔和的月光下它们慢慢起舞,显得更外的美好。

  除了普通的精灵与夜精灵,还有其他一些特殊的精灵,比如火精灵,水精灵,雷精灵等等。但是生活在精灵之森的精灵们性格都很温柔善良,也很好客。

  在热情的精灵们轮番讲述下,师徒几人知道了关于满月部落的传说。

  传说,满月部落有一个善良的满月女神。满月女神是一个最有爱心的女神,她爱护世间中的每一个生命。她看到每个生命走到尽头都会落泪,据说精灵之森里那个最神秘的精灵泪湖就是满月女神流下的眼泪而汇聚形成的。

  师徒四人听得向往,便询问可不可以让他们观赏一下传说中的精灵泪湖。好客的精灵们没有拒绝师徒四人的请求,并热情的带着他们师徒前往精灵泪湖。

  穿过森林,来到一座漂亮的湖泊旁。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精灵泪湖,湖面上波光粼粼,几人走近看竟发现湖水清澈见底。看到此景,师徒几人都忍不住发出惊呼。

  就在几人观赏着湖水的风景之时,湖面上突然飞出了一些小精灵。

  这些小精灵发出欢快的笑声,围绕着师徒几人飞来飞去,在空中起舞。

  然而,这些小精灵就像很有魔力一般,它们唱起了歌谣。听了歌谣后,师徒几人除了天雍真人之外全都昏昏沉沉的栽倒在地睡着了。

  天雍真人见这些精灵没有害人的样子,便没有对这些小精灵出手,也没有立即将这两个徒弟和徒孙叫醒。他认为这是属于三个年轻人的机缘。

  这时,带着师徒几人来到这里的一群精灵中走出一位更加漂亮的女精灵。

  这个女精灵乃是如今满月部落的圣女,名字叫做艾雅。

  艾雅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纱裙,背后摇曳着一对白色的翅膀,她的肌肤也白的水嫩。整个人看起来都是圣洁无比,她明亮的双眼笑起来就像两个弯弯的月牙,看起来更加可爱迷人。

  艾雅眯着眼微笑着走了过来,悄悄的来到天雍真人的身边,指着昏睡的三人,悄声道:“他们现在被满月女神带进了梦境,我们不要叫醒他们。”

  天雍真人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直接坐在了地上开始闭目养神。

  跟着艾雅而来的精灵们也在默默地关注着昏睡的几人。

  过了许久后,孟晓第一个醒来。见状,艾雅迅速向他走了过去,忍不住问道:“你梦到了什么?”

  孟晓摇头道:“我只梦到了一把剑,真是一个奇怪的梦。我注视着那把剑直到睡醒……”

  看着孟晓很是纳闷的样子,艾雅微笑道:“你梦到的那把剑一定是把神物,将来你会拥有它的。”

  孟晓讪讪的笑了笑,摸了摸背后的落羽剑,说道:“我有这把剑就足够了。”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张扬也醒了过来。不过他刚睁开眼就大跳了起来,并同时大吼一声,吓得众精灵都发出惊呼。

  张扬揉了揉眼,眼前迷迷糊糊的景色也渐渐清晰起来,当他知道之前的遭遇只是一场梦之后便拍了一下脑门,摇头道:“太诡异了,我怎么能做出这样诡异的梦呢?”

  艾雅疑惑道:“你做了什么噩梦了吗,为什么你露出如此惊魂未定的样子?”

  张扬瞄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红莲,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一个很奇怪的梦而已。”

  孟晓察觉到张扬看红莲的那一瞬间,惊呼道:“难不成你做了春、梦?”

  “我靠,我有那么猥琐吗?”张扬虽然表现得很淡定,但是脸上还是流下一滴冷汗。

  孟晓不依不饶,继续说道:“而且你梦中的主角还是红莲?”

  “我说你不猥琐能死啊,我就算是做春、梦又怎么能让红莲这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当女主角呢。她一没有身材,二又不温柔体贴,没事还总对我施展一些暴力……我能梦到她才怪呢!”张扬翻着白眼说道。

  孟晓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你解释这么多干什么,分明就是做贼心虚。好啊你,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儿,竟然对自己的晚辈都心怀不轨。哼哼!”

  张扬撇嘴道:“我看你就是胡乱吃醋,是你自己有这些想法吧?”

  “我可没有,你别冤枉好人啊!”

  “嘁,你是好人为什么那次偷看人家红莲换衣服?”

  “奶奶的,你个小兔崽子在这么多人面前乱说什么?”

  “哈哈,你才是真正的做贼心虚哇!”

  “找打!”

  “我躲,我闪……哈哈!”

  看着说着说着就打起来的师兄弟二人,众精灵都惊呆了……

  天雍真人睁开眼,看着不顾形象抱在一起摔跤的两个徒弟,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喝一声道:“你们别闹了,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被师徒这么呵斥,师兄弟二人才安静下来。

  就在此时,红莲也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她的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便跌跌撞撞的向着张扬走去,最后扑在了张扬的怀里。

  遇到这样的情况,张扬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外面,紧张极了。而孟晓的脸则变成了猪肝色,平时红莲总是和自己说说笑笑,没想到梦中梦到的竟然是张扬。

  红莲半眯着眼依稀在张扬的怀里,语气格外轻柔的说道:“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竹影婆娑,我穿着飘逸的白纱裙。一个人寂寂的走在一片湛蓝湛蓝的湖泊边。看着天空飞过的白色,叫不出名字的水鸟。淡淡的清愁,像潮湿的风一样缓缓地滑过我的心底。水底矫捷的鱼儿欢快的,在幽幽的水草间徘徊。波光粼粼的湖面,像我起伏跌宕的心事一般,随风摇摆。”

  听着红莲的呓语,张扬微微有些失落,孟晓也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不过,红莲接下来说的话语却是让孟晓的心凉了半截。

  “天空云卷云舒,我看到身着白色衣服的你,朝我款款走来。杨,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好不好,一起翱翔在无垠的旷野,一起去自由的飞翔,祈祷我们今生永远在一起。不去管任何世俗,任何牵绊好不好。亲爱的你,在阳光下。长长的头发,随风轻扬。那时的你,如此完美,潇洒。”

  听了这段话,张扬笑的连嘴都合不上了,还示威的对孟晓伸出了中指。并轻轻的拍了拍红莲的肩膀,笑道:“傻丫头,你暗恋哥就跟哥说啊,哥不会亏待你的。”

  张扬一激动之下,连辈分都弄错了。

  然而被张扬这么一拍,红莲顿时完全清醒了过来。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下,她推开张扬红着脸跑了出去。

  天雍真人看着傻站在原地的张扬,笑骂道:“混账小子,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追?”

  “哎呀,红莲别跑。其实哥也挺宣你的啊……”张扬这才反应过来,迅速向着红莲追去。

  然而,孟晓却是一副失落的模样,看着红莲离去的方向,黯然说道:

  “沉沉的睡去,

  却无法闯入你的梦境,

  梦魇般的微笑无法抹却。

  那片森林中,

  有多少精灵在叹息,

  叹息那无眠的夜。

  远去的微光,

  照不透阴暗的森林,

  只待光明慢慢降临。

  不料、

  只有无尽的黑夜。”

  天雍真人拍了拍孟晓的肩膀,说道:“属于你的终究会是你的,不属于你的你怎么也得不到。”

  孟晓轻叹了一声,说道:“好吧,师傅我懂了……”

  眼里柔情都是你

  爱里落花水飘零

  梦里牵手都是你

  命里纠结无处醒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人前笑语花相映

  人后哭泣倩谁听

  偏生爱的都是你

  谁错谁对本无凭

  不知是谁在唱着伤心的歌,不知是谁在流着痴情泪。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一首痴情冢,一生一世人。

  多少江湖儿女,情断一生路。

  在四季的更迭中,看花开花谢,春去春回;在悠悠岁月中,品人情冷暖,世间百态;在渐行渐远的背影中,不禁感叹:若人生只如初见,该是多么的甜蜜浪漫,温馨美满!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爱情,是生生世世不老的赞歌;是人生最浪漫的主题;是一见钟情的执着;是非你不嫁,非她不娶的痴迷;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一世的山盟海誓……

  (https://www.biqukan.com/51_51133/473161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