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661章 殇雪·凋零(二十三)

第661章 殇雪·凋零(二十三)

        虽说席家很有钱,但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所以絮儿并不是什么坐专机回去,而是插进了即将起飞的航班,毕竟可以补票啊!

        这航班并不直达华城,没那么巧合的事,她需要在起飞一小时降落后换成另一架直达华城的飞机,同样是一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这样更换航班花费的时间会比宁海直达华城的两小时长一点,但减去等待时间后,已经是最快返回华城的办法了,不然,她就只能等到第二天坐去华城的航班。

        飞机上,头等舱里,絮儿给母亲方姿打电话,询问详情。

        ps:再说一遍,飞机上是可以打电话的,前面解释过!

        控制自己的情绪,絮儿说:“妈,我已经登机啦!”

        方姿:“好!”

        答应就没了,这让絮儿尴尬一下,难道说母亲没有告诉自己真实情况的意思吗,通话就这样沉默了一下。

        方姿也知道絮儿是想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她犹豫了一下该不该现在就说出来,想到回去之后,絮儿还是会知道,也不在乎早一会儿,她就决定说了。

        “絮儿,你哥的女朋友,你知道吧!”

        下意识点头,絮儿回答:“我知道,苏以乐……姐姐是吧?”

        “嗯!她出事了!”

        “什么?她?”

        当方姿提到苏以乐时,絮儿心里就有了一定感觉,可现在真的被方姿这样肯定,她还是惊讶不已,“怎么会这样?”

        那边叹了口气,方姿继续说:“之前你哥受伤那件事还记得吗?”

        “记得!”

        絮儿点头,那一次因为哥哥受伤,她还专门给母亲打了电话,怎么可能会忘记。

        “这件事就是那件事的延续……”

        “小乐为他挡了一枪……被一枪射中心脏……”

        “现在,人已经……走了!”

        说着,方姿的话音就低沉下去,哀伤之意从话音中传出来。

        听到说苏以乐没了,絮儿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虽说苏以乐抢走了哥哥橘枳,这让絮儿并不喜欢她,可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带来的冲击感还是非常强烈的!

        停顿片刻后,她马上问:“妈,那哥怎么样,哥没事吧?”

        方姿回答:“不久前柳姨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已经在家里,只是,整个人都……颓废了!”

        “哥他……”

        还想问,但停住了,絮儿已经大概能想见,失去苏以乐,对他的打击绝对是空前的,他还没做傻事就最好了……

        方姿说话的语气变了,“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急着叫你回来吗?”

        絮儿:“我明白!”

        方姿:“嗯!明白就好!小诗可能不会回去,那你哥就只能留给你来照顾了……我这边也……”

        絮儿:“我知道了,妈!我会让哥振作起来的!”

        絮儿能这样说,方姿也算是松了口气,她不是不能回去,只是不愿意回去,遇到这种事情,不能让橘枳依靠父母来克服。

        想想也对,如果遇到这种事都要靠父母的安慰才能克服,那将来父母走的时候,又要让谁来帮他克服呢?

        絮儿和他是同龄人,更是妹妹,她在身边的效果绝对会比父母更好……

        “好,那就这样说了!行程我全部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到了机场会有人直接送你回去!”

        絮儿:“妈,柳姨还在吗?”

        方姿:“不在了,他到家之后就让柳姨回去了!”

        絮儿:“我知道了。”

        方姿:“嗯!”

        通话结束,将手机装回去的絮儿长吸一口气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哥哥颓废了,母亲这话给她带来的冲击相当大,试想到底要变成什么样才会被用“颓废”这个词来形容呢,这件事给哥哥带来的伤害绝对比她现在可以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吧!

        ——哥,等我!

        两个多小时后,絮儿在华城机场下飞机。

        从机舱出来,絮儿的第一感觉就是冷,华城这时的夜间气温在零下,和宁海没有可比性,而中途换乘飞机地方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冷意。

        都没心思给自己加件外套,絮儿下了飞机就火急火燎地跑到机场服务站去,然后在那里见到母亲给安排送自己回去的人。

        “絮儿小姐,请跟我来!”

        从地下停车场离开后,车速就没有慢下来过,越来越快,也让絮儿离那个家越来越近。

        视线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空没有一点星光,和宁海形成鲜明对比,路灯亮着的道路上行人、车辆稀疏,似乎伴随着冬天的来临,整个华城都陷入困顿状态。

        并没有欣赏夜景的欲望,絮儿心里只有哥哥橘枳,虽然在母亲面前将这件事答应下来,但她心里真是一点底都没有,况且苏以乐的离去对她和哥哥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会对她和哥哥的关系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不久之后,絮儿回来公寓楼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小姐,需要我送你上去吗?”

        视线从那顶层没有亮光的窗口收回来,感觉寒冷的絮儿缩了缩身子,摇头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不用了!麻烦你送我回来!”

        这人摇摇头,说:“小姐客气了,这是我该做的!”

        目送这人开车离去后,絮儿马上拉着旅行箱去乘电梯,到顶层出来,拉着箱子站到门口。

        本想敲门,但手指落到门上前停住,刚才没看见亮灯,怕哥哥已经睡了,她就拿出钥匙来。

        门打开,一股难言的冷意从里头吹到身上,让她都忍不住颤抖一下,外面已经够冷了,为什么里面会更冷?况且,这么低的温度,哥哥真的在睡觉么,还是说根本就不在家呢!

        箱子提进来,跟着往里头一推,轮子滑动与地面发生摩擦的声音在这完全黑暗死寂的房间里有些刺耳。

        进去时,借着楼道的灯光,絮儿还四处多看一眼,空调处于待机状态的灯是亮,厨房那边也有电源在。

        “出去了吗?”

        如此喃喃着,换好鞋子的她把门锁上,同时开灯。

        顶上的灯光将房间里头照亮,絮儿走过玄关,手要去拉旅行箱的拉杆时,她看到了让她震惊的一幕:

        地上坐着一个人,背靠着床,身体蜷缩着,两条手臂抱着膝盖,头深深低着,藏在臂弯中!

  https://www.biqukan.com/50_50566/23161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