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八百六十五章大罗密藏20

第八百六十五章大罗密藏20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一处,就连半空中主持拍卖会的半神境老者亦是如此。

  最后一件拍卖品,谷家已经出了极高的价钱,而且看样子也是谷家所能喊出的最高价钱了,究竟谷家能否把冰魄刀拿走,却是全都要看纪东是否加价了。

  谷玉岩的双眼也是死死地盯着纪东,手心里早已经出了汗。

  要说在场谁最紧张,那绝对是非他莫属的,他这次的任务就是把冰魄刀拿回去,如果拿不回去,就算罪不在他,他恐怕也难逃责罚。

  “这…………貌似大家全都看着我了啊!”

  人群中,纪东这个时候扯了扯嘴角,心下难免有些无语。

  修炼至今,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引人注目过,在场数千上万人,每个人都紧紧地盯着他,如果不是他本身实力强绝的话,恐怕还真受不住这么多人的注视。

  “哎,那么好的宝贝,我又怎么可能会错过?就算是得罪了天谕盟,得罪了那位谷家的神之境强者,这柄冰魄刀,我也必须要拍下来的。”

  幽幽一叹,他的决定自然不会有所改变。

  虽然谷玉岩已经摆明了是在威胁他了,但说真的,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还真的未必怕了那位谷家的家主大人。

  “谷家的少爷,我的一位长辈乃是领悟的冰之本源之力,这柄冰魄刀刚好适合他,所以,在下今日只能说声抱歉了,我出六座三品灵脉,这柄冰魄刀,我要了!”

  心里有了决定,他这个时候也不再迟疑,直接笑着上前一步,满脸傲然地道。

  六座三品灵脉,这却是要超过谷玉岩的报价很多,随着他这一出口,基本上也就意味着没有人能够跟他争夺冰魄刀了。

  “你…………”

  谷玉岩的面色陡然变得一片阴沉,刚要爆发,但最终还是乖乖地压制住了。

  姑且不说富甲商会的拍卖会禁止打斗,就算要打,他恐怕也不是纪东的对手,何况这是拍卖会,大家比的就是谁的钱多,他既然被对方比了下去,自然没有恼羞成怒的道理。

  另外,他刚刚听得十分真切,纪东要买冰魄刀,竟然是为了赠送一位家族长辈,而且是领悟了冰之本源的长辈,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不可能不明白。

  “少爷,你赶快通知盟主大人,我会盯住此人,届时由盟主大人自行决断。”

  谷玉岩身后的老者,这个时候也是面色凝重,第一时间对着谷玉岩传音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显然已经不是他们两个所能左右的了,为今之计,就是要让谷正阳知晓这边所发生的一切,至于后者如何决断,那就不关他们二人的事了。

  “给我把他盯住了!!”

  谷玉岩也知道轻重,不用对方多说,便是愤愤地拂袖而去,也不在乎周围那些怪异的目光,大踏步朝外面走了出去。

  “哈哈哈,好,这位公子出价六座三品灵脉,看来应该没有人会出更高的价格了吧?”

  半空中,主持拍卖的老者扫了一眼离去的谷玉岩,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直接笑着扫过全场道。

  他就知道,纪东一定会再次出手的,能够拿出那么多的三品灵脉来竞拍四件无关紧要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错过这最珍贵的一件?

  “真是富得流油啊,又是六座三品灵脉,真不知道这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管是从哪里来的,身后的背景都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臆测的,就是不知道,咱们的那位盟主大人是否会有所行动。”

  “不好说啊,没看谷玉岩已经离开了么?估计是去通知谷正阳了。”

  “我倒是蛮希望谷家拍到这柄冰魄刀的,毕竟,谷家强大了,我们天谕盟的力量才能更强,这对我们来说自然会更有利。”

  “希望有个屁用?行了,接受现实吧……………”

  尘埃落定,在场的众人难免有些情绪低落起来,没办法,富甲商会最后的一次拍卖会,可五件拍卖品竟然都被一个外人买了去。

  他们这些人花了入场费,竟然就是跑来做了几分钟的观众,想一想都够让人郁闷的了。

  “哈哈哈,这位公子,我富甲商会向来喜欢结交朋友,公子此番一口气拍下我富甲商会五件拍卖品,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跟公子对饮几杯,也算是感谢公子的大力支持了。”

  交易很快完成,主持拍卖会的老者长笑一声,直接对纪东发出了邀请。

  富甲商会的客户有很多,可像纪东这般出手阔绰的实在是不多,最主要的是,他这会儿很想知道,纪东究竟是哪个大家族大势力之人,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喜欢交朋友?这倒是跟我很像,我这个人也喜欢结交四方,既然前辈诚心相邀,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老者的邀请,纪东一边将冰魄刀收好,一边笑着应了下来。

  眼下拿了富甲商会五件拍卖品,估计他已经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大肥肉了,尤其是刚刚谷玉岩已经离开,十有八九失去通知谷家那位神级强者了。

  虽然他并不惧怕那位,但此时此刻,他并不想就这般跟对方正面交锋。

  神级强者的强大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能够先晋级无尽境,然后再光明正大地离开富甲商会,届时不管谁想找他的麻烦,他都无需有任何的担忧。

  富甲商会名声在外,自然不会对他出手,而他呆在富甲商会里,想来就算是谷家的那位家主来了,也绝对不敢在这里对付他。

  “爽快,公子果然爽快,既然如此,还请公子随我去顶层,老夫愿与公子把酒言欢!!”

  听到纪东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老者顿时大喜过望,大笑声中,便是对着纪东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一齐朝着神殿的顶层而去。

  他原本还担心纪东会拒绝的,却是没想到纪东根本连迟疑都没有。

  二人一路向上,很快就来到了富甲商会顶层的一间密室当中,整间密室装饰简单,但却处处透着大气,平凡中透着不平凡。

  “哈哈哈,净顾着主持拍卖会,却是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老夫孙瑾仁,乃是富甲商会的执事,不知公子可方便透露姓名?”

  分宾主落座,孙瑾仁朗声一笑,郑重其事地对着纪东拱了拱手,几乎是以一种平辈之间的礼仪对着纪东道。

  按道理来说,他已经是半神境强者,而纪东一看就没达到半神境,而且年纪明显不是太大,如果按照正常情况的话,他是要端好老前辈的架子的。

  “原来是孙执事,在下云靳,因为很少在外界行走,恐怕孙执事并未听说过。”

  听到对方自爆了身份,纪东同样笑着拱了拱手,却是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名说出来。

  虽然纪东的名字也不见得有多出名,但为了避免麻烦,简单伪装一下姓名还是很有必要的。

  “原来是云靳公子。”

  听到纪东说出的姓名,孙瑾仁表面上友好一笑,心下却是迅速思索着云靳这个名字,只可惜,富甲商会虽然消息比较灵通,但云靳这个名字,他还真的没什么印象。

  倒是天启大世界的确有几个云姓家族,实力都颇为强悍,十有八九,纪东应该就是从那几个家族来的了。

  “云靳公子此番拍下了我富甲商会这么多商品,我这里有一块贵宾令,云靳公子手持此令牌,将来无论到了富甲商会的哪一家分店,都可以享受九折的优惠,还望云靳公子收下。”

  稳了稳心神,孙瑾仁直接取出了一块儿特殊的令牌,一脸真诚地递给纪东道。

  富甲商会的贵宾令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给的,不过纪东一看就是一个大客户,这种级别的客户,自然有绝对的资格拥有此令的。

  “哈,这倒是好东西,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将令牌随手接过,纪东却是没有丝毫的推辞,直接便是收了起来,说不定将来真的能够用得到。

  “执事大人,酒菜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这时,密室的门外传来声音,却是有下人准备好了酒菜,第一时间送了过来。

  “哈哈,酒菜来了,云靳公子稍等片刻,咱们边饮边聊。”

  说话间抬手开启了密室的门,让下人把酒菜全都端了进来,很快就摆了一桌子,然后跟纪东边饮边聊了起来。

  一老一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几杯酒下肚,倒也很快就熟络起来,纪东旁敲侧击地表达了一番自己想要跟富甲商会多做生意的意愿,更是希望对方能够多卖给他几套天心软甲,只可惜天心软甲不是一般之物,就连对方也弄不到更多拿出来卖了。

  而孙瑾仁则是试着打探纪东到底是出自哪一家族势力,但却都被纪东简单地搪塞了过去。

  一番宴席过后,双方虽然都没能得偿所愿,但至少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亲近了不少,而纪东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让对方帮自己准备了一间密室,暂且在此住了下来。

  孙瑾仁当然求之不得,很快就给纪东安排了最好的客室,并且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一切都吩咐妥当之后,这才暂且跟纪东告辞,匆匆的离开了。幽静的密室当中,纪东此时静静地盘坐在床榻之上,仿佛进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身形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就像是蓦地消失然后又迅速重现一样。

  “看来这富甲商会倒是还算讲究,竟然并没有任何监视我的手段,想必也是不愿意得罪了我这个大客户吧!”

  麒麟神殿里,纪东的本尊此刻从外面挪移进来,脸上尽是一片满意的笑容。

  在孙瑾仁为他安排了静室之后,他在静室里面休息了一阵子,暗中检查了周围的情况,最终确定富甲商会并没有暗中监视他。

  直到确定毫无问题之后,他这才用一个分身取代了本尊,本尊则是进入麒麟神殿,准备去做他急需做的事情。

  “眼下身处富甲商会的拍卖会,应该不用担心会被打扰,既然如此,我也是时候开始尝试冲击无尽境的境界了啊!”

  这次之所以选择留在富甲商会,就是想要借此机会冲击无尽境,只要他成功晋级无尽境,他相信自己对剑之本源的理解一定会大大提升,届时就算有人在富甲商会外面等着埋伏他,他也完全怡然不惧了。

  “对了,依依,冰魄刀现在如何了?可是能够唤醒其中的器灵?”

  眉毛一挑,他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冰魄刀,这柄灵器长刀被他拍下来之后,就直接交给了九龙鼎去精炼,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大哥哥主人放心吧,这口刀的器灵伤得不是很重,五天时间,应该足以将其重新唤醒了,届时只要在九龙鼎里面温养几日,必然可以重现昔日的威能。”

  依依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语气当中充满了自信。

  “那就好,如果能够唤醒冰魄刀的器灵,那么这口刀的价值何止翻了几倍?看来这次还真是赚大了!”

  得到依依的答复,纪东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下充满了喜悦。

  完好的灵器跟残破的灵器,二者根本就不能同日而语,至少富甲商会绝对不会把完好的灵器拿出来拍卖,这绝对是毫无疑问的。

  “咫尺,你和几个分身为我护法,我要闭关一阵子,没有要紧之事的话,千万不要打扰。”

  又吩咐了咫尺蟒几句,他这便切断了自己跟对方的联系,甚至连分身之间的联系都暂且断开,然后在麒麟神殿里面找了一处密室空间,心无旁骛地修行起来。

  这次得到了滴水罗兰,他完全可以尝试去领悟水之法则,而且他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成功,当然了,就算最终没能领悟到水之法则,他也会加深对五行之水的认识,为他今后冲击无尽境的境界打下坚实的基础。

  领悟第三项法则,这恐怕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他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的时间,不过眼下身处富甲商会当中,他更是事先知会了孙瑾仁,所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就这样,他在麒麟神殿里面开始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闭关,却不知道他在富甲商会拍卖会上的造成的影响,却是完全没有消弭的趋势。

  ……………

  谷家,一座耸入纪东的神殿之巅。

  “父亲,孩儿无能,没能把冰魄刀带回来,还请父亲重重责罚!”

  谷家大少爷谷玉岩此时心惊胆战地跪在地上,将拍卖会上的情况一一汇报给了上手宝座上的谷正阳,不敢有半点儿的隐瞒。

  “行了,此事怪不得你,你说的那个年轻人既然有着如此深厚的底蕴,想必应该身份不凡,这件事,本座会亲自去处理。”

  谷正阳此刻端坐在宝座上,眉头微微地皱在了一起,显然是心情不怎么好。

  为了这次的拍卖会能够万无一失,他可是耽搁了几天的修炼时间去提纯了三座三品灵脉,原本以为可以万无一失呢,却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富甲商会要出手冰魄刀之事,他的确事先得到了通知,而对于一柄寒冰属性的灵器,他当然是势在必得。

  晋级神之境之后,他原来用的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已经都没什么用了,也只有灵器级别的神兵,才能让他的实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按道理来说,眼下天谕盟刚刚建立,应该没有人会像现在这般不给他面子才对,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也属实没什么办法。

  “多谢父亲大人理解。”

  谷玉岩这个时候如蒙大赦,一颗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父亲,孩儿已经派了族内的高手时刻监视那小子,不过那家伙此时还在富甲商会里面没出来,我们的人只能守在富甲商会外面,一有动静就会传回消息来。”

  稳妥起见,他在回来的路上就又派了几个谷家的高手去富甲商会外面等候,从那些人传回来的消息来看,纪东此时应该是在跟富甲商会的那位半神境老者饮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你做的不错,我现在就亲自去富甲商会一趟,你先回去休息吧!!”

  目光闪了闪,谷正阳不再多言,一抬手便是将谷玉岩打发了出去,而他则是随手一撕,就在面前撕开一道空间裂缝,一脚迈了进去。

  等他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然到了富甲商会的门前,然后毫不客气地朝着富甲商会的大门里面走去。

  他的速度不急不缓,几次迈步,就已经来到了富甲商会的神殿内部,然后一层一层向着神殿的顶层走去,连通报都省了,而那些守卫在神殿内部的富甲商会高手,根本连他的踪迹都掌握不到,自然也就没有人出来阻拦。

  “嗡!!!”

  然而,就在他旁若无人的向着富甲商会顶层进发之时,某一刻,一阵空间震动陡然响起,随后,一股恐怖的力量便是从商会的顶端传来,陡然朝着他压迫而来。

  “恩?!!”

  感受到上空传来的压力,谷正阳眉头一皱,却是马上停下了脚步,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能够感受到,这股压力乃是这座神殿本身传递过来的,如果他强行破开的话,倒也应该做得到,可若是真的动了手的话,那可就摆明了是要跟富甲商会对着干了。

  富甲商会能入驻天谕盟,那已经是给他面子,他如果跟人家撕破脸,到时候后悔的绝对是他。

  “刷!!!”

  就在这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下一刻,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天谕盟盟主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望谷盟主恕罪!”

  老者慈眉善目,就像是在迎接一个老朋友一样,对着谷正阳微微一礼,力道恰到好处。

  “吴会长客气了,是本座来得鲁莽,还望吴会长莫要见怪。”

  见到对面的白发老者,谷正阳却也不敢太过托大,同样回了一礼,一脸浅笑地道。

  眼前的老者他认识,正是这间富甲商会分会的会长,吴道宇,虽然只有传说境圆满的修为,但作为富甲商会分会的会长,这位的身份非同小可,他的确得罪不得。

  说起来,富甲商会要拍卖一柄冰魄刀的消息,也正是这位之前通知他的。

  “哈哈哈,哪里哪里,谷盟主言重了。”

  朗声一笑,吴道宇的面色稍稍正了正,这才继续道,“想必谷盟主应该是冲着冰魄刀的那位买主来的吧?不瞒谷盟主,那位贵客此时正在富甲商会闭关修炼,孙执事离开之前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打扰其修行,所以还望谷盟主能够理解。”

  吴道宇开门见山,不用谷正阳询问,便是当先把对象想了解的情况都讲了出来。

  纪东半路截胡冰魄刀之事,眼下整个天谕盟怕是没有不知道的,他作为这一分会的会长,更是第一时间就掌握了一手材料。

  只可惜对于纪东,他还没有资格了解太多,那位总部派来的孙执事只交代他不得打扰纪东,其余的根本什么都没说。

  “闭关修炼?”

  听到吴道宇的介绍,谷正阳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显然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

  “不错,那位之前拍到了一株滴水罗兰,十有八九是在领悟水之法则,估计得几天才能出关吧!”

  歉然一笑,吴道宇虽没有多说,但言外之意却是十分明显了。

  “原来是这样…………”

  谷正阳的目光闪了闪,自然也是领会了对方的意思。

  他的确要找纪东商议冰魄刀之事,可眼下纪东既然闭关修炼了,他总不能跑过去打断人家吧?先不说这样做是不是不礼貌,单单是富甲商会这一关,他就没办法闯得过去的。

  “这样吧,如果那位朋友出关的话,还望吴会长能够知会在下一声,当然了,吴会长大可放心,本座绝对不会做出让吴会长为难的事情来。”

  既然是孙瑾仁交代过的事情,他深知眼前的吴道宇可没有资格改变什么,所以只能乖乖地等到纪东出关,然后再想办法跟对方交涉冰魄刀之事。

  不管怎么样,他眼下急缺一柄趁手的神兵,冰魄刀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哈哈哈,这个好说,只要那位出关,在下定会第一时间通知谷盟主。”

  长笑一声,吴道宇直接一口答应了下来,因为在他心里,此番没能让谷正阳顺利拍走冰魄刀,富甲商会还是有那么一丝责任的,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尽量弥补一番为好。

  https://www.biqukan.com/50_50125/476497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