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八百四十五章霸族99

第八百四十五章霸族99

  虚空之中,三个人影站成一条线,每个人的神色都是不尽相同。

  龚自宇此时张大了嘴,脸上尽是一片的兴奋之色,因为本应该被一剑抹杀的他,此时竟然还活着!

  入眼处,一个潇洒的背影站在他身前,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将他稳稳地护在了身后,给他的感觉,好像只要对方站在那里,他就可以安然无恙一般!

  他不知道救下自己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出于什么目的,但不管对方有何企图,此时的他得救了是真的。

  想都不想,他便是赶忙收摄心神,努力运转力量去压制身体里的剧毒,再也不用担心被对面的枯瘦老者斩杀。

  “混账,什么人竟敢坏本座的好事?!!”

  另一边,枯瘦老者此时面色阴沉,眼底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怒意,好像恨不得择人而噬。

  不过,虽然神色愤怒,但在他的目光深处,明显透着一丝浓浓的忌惮,原因无他,因为适才拦下他那一剑的,竟然同样是剑痕攻击,只此一点,就让他不得不重视了!

  能够把剑法修炼到剑痕之境的,都可以说是剑道之上的天才,就像他,凭借着一手剑法,同一级别的高手当中,他几乎可以单挑无敌,就算是以一敌多也未尝不可。

  也正因为知道剑痕之境的恐怖,他才对这突然冒出来的年轻男子越发忌惮起来。

  “这位前辈好大的火气,不过我劝前辈还是消消火儿,免得气坏了身子。”

  嘴角一挑,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温和的笑意,却是丝毫没有因为老者的呵斥而生气,就像对方呵斥的不是自己一样。

  精神力微微一动,在场的一切都已经尽数掌握在他的心里,身后的龚自宇正在努力压制毒性恢复伤势,一时半会儿估计也难以恢复,至于对面的老者,看起来应该是在观察他,寻找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目光一转,他最终将注意力放在了老者手里的骨剑上面,他能够感受到,对方手里的这柄剑绝对非同小可,尤其是对方适才斩出的剑痕攻击,威力恐怕还在他之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眼前的老者,绝对是他所见过的最强对手!

  事实上,他此刻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正是被对方的剑痕攻击吸引过来的,原本,他在跟罗承分开之后,就想去天谕城城主府附近看一看,可谁知还没等他付诸行动,他便是感受到了这边的剑痕之力,所以就跑过来看了看。

  当然了,也就是因为他的感知力强于旁人,而且又对剑痕之力十分敏感,如若不然,他也未必能够感应到这边的动静。

  “混账东西,你好像不是天谕城城主府之人,为何要趟这趟浑水?识相的就赶快退去,否则你定会后悔的!!”

  眼看着纪东如此打量自己,枯瘦老者面色更怒,但却依旧没有急着出手,显然还是有所顾忌。

  他在纪东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如果可以的话,他着实不想跟纪东动手。

  另外,他对天谕城城主府的高手都有所了解,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纪东绝对不是天谕城城主府之人,而既然对方跟龚自宇不是一伙的,事情就相对好办一些。

  “天谕城城主府?我的确不是城主府之人,此番出手也无非就是碰巧赶上了而已,不过正所谓天下人管天下事,这位兄台都已经伤成这番模样了,老前辈难道就不能放他一马么?”

  眉毛一挑,纪东也没有急着动手,就这般跟对方继续对峙着。

  他在现身之前已经戴上了伪装面具,倒也不怕对方记住自己,另外,身后的龚自宇还在压制伤势,他也想给对方争取一点儿时间。

  他不知道龚自宇具体是什么身份,不过之前二人的对话,他倒是简单听到了几句,抛开一些私心不说,这种仗义出手的事情,他还是觉得应该去做的。

  “看来阁下是铁了心要多管闲事了?既然如此…………给我死!!!”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枯瘦老者知道,他想要用言语逼迫纪东离开,那是铁定不可能了,不过他倒是要看看,对方是否能够拦得住他!

  “嗤嗤嗤!!!”

  动念之间,他手里的骨剑接连挥出,顿时,一道道恐怖的剑痕,就像是编织成了一张剑网一样,刹那之间就已经将纪东所有的退路封死,可谓是精妙之极!

  “哈,好剑法,不过,我也会!!”

  眼看着枯瘦老者出手,纪东的眼神顿时微微一亮,一声朗笑之间,他的右手当中同样出现了一柄神剑,正是他如今最强的神兵,无极剑!

  “嗡!!!刷刷刷!!!”

  无极剑在手,纪东整个人气势陡增,下一刻,同样的剑痕攻击从他的手里斩出,威力丝毫不比枯瘦老者的攻击弱。

  “噗噗噗!!!”

  剑痕交错,一声声闷响此起彼伏,眨眼之间,枯瘦老者的所有剑痕尽数被纪东抵消,轻飘飘不留一丝痕迹。

  “什么?!!”

  眼看着自己的剑网竟然被纪东如此轻松地破掉,枯瘦老者顿时双眼圆睁,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想来,就算纪东的实力不弱于自己,可此番他突然发起攻势,而且是全力尽出,纪东不可能把他的所有攻击都接下,而只要纪东闪避,那么后面的龚自宇必死无疑!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纪东的反应速度和出剑速度,竟然全都快到了这等境地,毫不夸张的说,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纪东的实战水平还要在他之上!至少纪东的掌控能力是要强过他的。

  “天谕城从哪里冒出来这样一个恐怖的剑道高手?看来今日恐怕真的要有些麻烦啊!”

  目光一凝,他知道,这次恐怕真的有些难办了,姑且不说他能否斩杀龚自宇,就算他侥幸杀了对方,可眼前的纪东恐怕也不是好相与的,一旦被纪东纠缠住,届时若是引来天谕城城主府之人,他想要脱身就真的难了。

  两个剑道高手对拼,那等精彩程度根本就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无论是对于纪东还是对于枯瘦老者来说,这一刻都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能够领悟到剑痕之境的武者并不多,枯瘦老者纵横天下这么多年,还真没有遇到过几个精通剑痕之道的对手,至于纪东,他更是第一次跟精通剑痕的强者对战,那种感觉当真是美妙无比。

  说到底,纪东的战斗经历还是太少了一些,此刻面对这样一个对手,他简直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之意!

  “哈哈哈,老前辈,我知道你的实力绝对远非如此,难得今日你我相遇,您何不把所有力量全都拿出来,咱们打个痛快如何?!”

  纪东此时越战越勇,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子的凌厉之气,只不过,这会儿的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面的老者根本就没有全力尽出,而是打得越来越保守,这让人难免有些不尽兴。

  他想要通过对面的枯瘦老者来磨练自己的剑法,那么就必须要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压力,如果对方只防守不进攻的话,那对他的锻炼意义恐怕不大。

  “小子,你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愣头青?你可知道,一旦你我二人的战斗波动引来了天谕城城主府之人,届时你也未必讨得到好!”

  枯瘦老者面目狰狞,眼底充满了急怒之色。

  坦白讲,如果是换成平时的话,他可能也会十分愿意跟纪东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因为那对他的剑道领悟也会有所帮助。

  可眼前的情况不行啊,他心里清楚,此间距离天谕城城主府并没有多远,一旦他跟纪东都放开了打,那么城主府那边肯定能够有所感应,届时,他完全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哈,前辈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是在救人,你是要杀人,就算城主府的人来了,我也是他们的恩人,说不定还会被他们奉为上宾呢!”

  嗤笑一声,纪东却是不为所动,他知道对方现在很急,不过他却是并不着急,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此时是在出手救人,就算天谕城城主府的高手来了,却也断然不会迁怒于他这个恩人就是了。

  退一万步讲,即便城主府的人想对他不利,他也完全不会放在心上就是了。

  “该死,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跟本座做对了?本座今日倒要看看,你到底怎么拦我!!”

  枯瘦老者这次真的怒了,事到如今,他显然已经没有了其它选择,毕竟,一旦让龚自宇逃回城主府,那么他们的计划必将受到巨大的影响,说不定有可能会失败!而他也将在联盟当中颜面尽失,永远抬不起头来。

  “嗡!!!”

  心里想着,他手里的骨剑突然猛地一颤,下一刻,他整个人都已经变得彻底的不同起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在他身前的空间便是微微一凝,整整十几道剑痕已经成型,并且凶猛的朝着纪东斩了过去!

  这一次的剑痕快若闪电,几乎是刚一成型,凌厉的攻击就已经到了纪东的面前,恐怖的气息,直让纪东面色一变,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好恐怖的剑招!这个老家伙竟然把剑痕修炼到了这等境界?!”

  面色一凝,纪东知道,对面的枯瘦老者这是要动真格的了,不得不说,如果单论剑法的话,看来他的确是要输了对方一筹,至少对方的剑痕攻击,已经比他要领悟得更深一层。

  “刷刷刷!!!”

  手里的无极剑接连斩出,一道道剑痕迎刃而上,这一刻,他也将自己的掌控能力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

  “噗噗噗……………”

  可惜的是,当二人的剑痕对碰在了一起之后,这一次,他的剑痕几乎瞬间被对方的剑痕湮灭,而对方的剑痕虽然势头有所减弱,但却依旧朝着他斩了过来。

  “以为这就可以让我躲开么?剑盾!!!”

  眼看着对方的剑痕继续斩来,纪东却是依旧没有躲避,动念之间,他手里的无极剑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在他的身前高速旋转起来,刹那之间形成一堵墙!

  “哗啦啦……………”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枯瘦老者的剑招已然杀到,只不过,当那一道道被削弱的剑痕碰到纪东面前的盾墙之时,却是尽数被无极剑绞得粉碎,依旧没能突破纪东这道防线。

  “什么?!你的出剑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眼看着自己的攻击竟然被纪东轻松破解,枯瘦老者再次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得出来,纪东这一招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绝学,说白了,适才纪东无非就是把剑法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虽然每一剑的威力都没有他的剑痕攻击那么强,可那一瞬间的工夫,纪东斩出了怕是不下数百剑,愣是把他的所有剑痕都蚕食了!

  “好好好,前辈的剑法果然高超,我这次当真是学到了!!”

  破掉了对方的攻击,纪东先是扫了一眼被自己护在后面的龚自宇,等见到对方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之后,这才笑着对枯瘦老者道。

  有压力才有动力,这话说的一点儿不假,如果不是对方突然发力,他也未必能够用出适才的招数,他能够感受到,就在刚刚那一刹那,他对剑法的领悟,无形当中又有了新的东西。

  当然了,这里面也要有无极剑的大半功劳,也只有像无极剑这等神兵利器,才能硬生生承受住老者的剑痕,如果是普通的神兵的话,这会儿怕是早就已经先碎了。

  “混账!!!”

  听到纪东之言,枯瘦老者简直火冒三丈,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哪怕是行动失败,他也要让纪东知道自己的手段!

  “嗡!!!”

  手里的骨剑不知何时已经举到了头顶,刹那之间,方圆几十里的灵气都被抽空,紧接着,一道漆黑如墨的剑痕迎风大涨,猛地朝着纪东和他身后的龚自宇斩了下去!

  “咔咔咔咔…………”

  剑痕速度极快,所过之处,整个世界仿佛被它一分为二,就像是这片天地被他劈开了一样!

  “嘶!!!这是……………”

  瞳孔一缩,纪东的神色终于变了,面对这样的一剑,就算是他,也难以免俗的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从洞天境晋级到乾坤境,纪东自信可以不惧传说境的超级强者,可现在的他突然意识到,传说境强者也有强弱之分,很明显的,眼前的这个枯瘦老者,就绝对不是一般的传说境强者所能比拟的!

  恐怖的剑痕已经到了自己身前,他能够感受到,这一剑当中蕴含了太多太多的剑道至理,而且,对方的这一剑,应该是从一开始就在准备了,只不过之前的对方一直掩饰得极好,愣是让他没有注意到对方酝酿了这样一个大招!

  诚然,这一刻的他完全可以施展精神力手段躲开这一击,可若是那样的话,他的心里势必会埋下失败的阴影,今后在剑法的道路上,恐怕很难有更高的造诣了。

  另外,如果他这个时候选择躲避的话,那么后面的龚自宇也是必死无疑,虽然他并不在乎对方的死活,但若是就这般轻松的让对手如愿,他着实心有不甘。

  “投之亡地而后存,置之死地而后生!今日,我纪东就以身试剑!无极剑助我!!!”

  双眼猛地瞪圆,纪东这一刻狠狠地咬了咬牙,整个人都是一下子站得笔直,与此同时,他手里的无极剑微微一震,旋即直接朝着前方刺了出去。

  这是孤注一掷的一剑,也是神来之笔的一剑,在这一刹那的时间,纪东的脑海当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眼前那漆黑的剑痕攻击彻底消除,而若是消除不了的话,他就只有被剑痕撕碎一种可能!

  “嗡!!”

  简简单单的一刺,完全没有任何的花哨,甚至于连纪东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剑是如何刺出去的,可随着这一剑刺出,纪东的心里突然有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冥冥之中突然站在了世界之巅,在他的脚下,无数强大的存在都在顶礼膜拜,任凭他践踏杀伐!

  “桀桀桀,小子,想跟我斗,你还太嫩了,桀桀桀桀……………”

  另一边,枯瘦老者的脸上早已经充满了狰狞兴奋的笑容,他知道,又有一个天才要在自己的手底下陨落了。

  从见到纪东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在暗中积蓄这一剑了,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只是简单的对拼的话,他就算能够赢得了纪东,怕也很难将其击杀,可纪东此番看到了他,却是必须要除掉才行的。

  所以,在一边跟纪东纠缠之时,他就在暗中酝酿,直到此刻时机成熟,他才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一切全都在他的计算当中,这一剑斩出,不但纪东必死无疑,就算是后面的龚自宇也绝对难以活命,而等到抹除了这二人,他就可以安然遁走,一切全都是神不知鬼不觉!

  “嗡!!!”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完全追溯不到源头的所在。

  “恩?!!怎么回事?这能量波动……………”

  脸上的笑容蓦地一凝,枯瘦老者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危险之感,而这个时候,他也终于见到了纪东朝着自己这边刺出来的一剑。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纪东这一剑,乍一看,纪东这一剑简直就是漏洞百出,犹如蹒跚学步一样,可万分之一个刹那之后,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几乎是出于本能,他的身形急忙暴退,与此同时,他的所有力量疯狂涌出,瞬间就在自己的身前凝聚起一面法则之墙!

  “啵!!!”

  一声古怪的响声在整片天地间响彻开来,随着声音传开,枯瘦老者酝酿许久的终极杀招,就像是冰雪遇到了烈日一样,瞬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哗啦啦!!噗!!!”

  紧接着,枯瘦老者身前的法则之墙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竟是直接碎裂开来,而他本人更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形直接朝着后方抛飞开去,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啊!!不可能,这不可能!!”

  身形抛飞,枯瘦老者的脸上尽是一片难以置信地骇然之色,身躯更是在剧烈地颤抖着,几乎连想都不想,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朝着远方遁去,似乎是彻底地被吓到了。

  整片天地很快恢复了平静,纪东此时依旧保持着一剑刺出的姿势,在他身后,龚自宇似乎有所感应,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是并不知道适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噗!!!”

  就在这时,纪东的面色陡然一变,却是同样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浑身的气息都一下子变得虚弱起来。

  “刚刚那一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口血吐出,纪东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只是,此时的他满脸都是疑惑之色,却是同样没有弄清楚适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无疑是触及到了剑之道的某种大道至理,可那一刻的福至心灵太过短暂,此时回想起来,他根本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哎,可惜啊可惜,这么好的悟道机会,竟然就这般被我错过了,看来我的境界还是差了些,也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再次感悟一次!”

  凝眉思索了片刻,但最终也没能回忆起什么,对此,他不由得摇头苦笑一声,心下暗叹可惜。

  适才那一剑,恐怕已经超越了剑法的范畴,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属于某种规则的力量了,如果他能够掌握那等力量的话,那么就算他只是乾坤境的境界,恐怕也绝对不是传说境强者所能比拟的。

  话说回来,既然他能够在机缘巧合之下用出那样的一剑,那么终有一天,他应该一定能够将这一剑再次演练出来,并且真正的将其掌握!

  “嗡!!!”

  “刷刷刷……………”

  就在这时,一股空间波动,蓦地从天谕城的方向传递而来,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工夫,三道光芒便是瞬息而至,转瞬间出现在了纪东的眼前。

  “什么人竟敢在我天谕城之外动手?!!”

  光芒消散,三个中年模样的男子同时显现出来,而刚一现身,其中一人便是大喝出声,那属于传说境强者的气势猛地逸散开来,似乎是要震慑当场。

  “冬烨兄!!”

  等到来人话音落下,还不待纪东做出回应,那一直都在镇压毒性的龚自宇便是兴奋地大叫起来,同时朝着三人靠拢过去。

  “恩?自宇兄?!!”

  三人的目光赶忙朝着龚自宇看了过去,待得看清楚龚自宇的凄惨模样之后,每个人都是面色一沉,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杀意!

  (https://www.biqukan.com/50_50125/4326426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