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020不是你能问的

020不是你能问的


  “你这话别拿到外面说了,”赵繁看着孟拂,呼吸一滞,“不然就凭你这句话,你的黑粉又要多十万。人种子选手叶疏宁都不敢说这句话,你是凭什么能说出这句话的?”

  疯了吗?

  孟拂装好麦,往外面走,闻言,挑了下眉。

  不好意思,因为你们家真正的艺人上线了!

  **

  几个大训练室。

  一群女孩子还在训练。

  下一期的表演很重要,每个人按照自己擅长的方向来选择老师,然后进行分组,这个表演更能突出来每个人擅长的优点。

  同时,四个老师之间也会进行pk,是个双向选择,最后没有双向选择的会随意进行分配。

  四位导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程,把他们全都安排在一起,其实也需要时间。

  而今天就是他们要双向选择的时间。

  席南城跟唐泽一起到的,这会儿才刚七点,还没到录制的时间,席南城跟唐泽先去训练室看了眼那群女孩子。

  这四个导师实际上都挺负责。

  一般这些女生有什么问题,他们都会悉心回答。

  “席老师,唐老师。”一训练室内的女生都在镜头下训练,看到席南城跟唐泽过来,都很激动。

  楚玥本来再练一个地板动作,看到人,她收了动作。

  “没事,你们接着训练。”唐泽人很温和,因为上次楚玥跟孟拂一个队伍,表现还很出色,他对楚玥印象深刻。

  实际上女生们这段时间也分了小队伍,楚玥魏锦她们都在一训练室,大概是因为上次磨练出了感情。

  这些唐泽自然也清楚,他解决了一个女生的问题后,在训练室内扫了一眼,没看到孟拂,有些讶然:“孟拂她人呢?在睡觉?”

  唐泽有些奇怪,他记得孟拂一向都挺努力的。

  有一次早上五点半还碰到她在晨跑。

  很自律的一个人,从那天后唐泽就对孟拂改观了。

  实际上唐泽相信,镜头外的练习生们要更真实一点,因为镜头外,没有

  不应该睡懒觉啊。

  “拂哥她请假回家了,”魏锦在一边解释,“她……”

  看她爷爷去了。

  只是魏锦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一边本来坐着的席南城站起来,淡淡开口:“走吧,时间快来不及了。”

  席南城一早就知道孟拂是走后门进来的,节目组还给她安排了第四名的花瓶人设。

  但他没想到,孟拂连做个样子都不认真,这个节骨眼请假?

  看看整个训练营的练习生,哪个不是每天认真训练的?

  就她特殊。

  “叶疏宁南秋她们每个人,几乎都六点起来,六点半之前到达训练室,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孟拂变好了?”外面,没有镜头了,席南城才看了唐泽一眼,“连这么重要的训练都请假,她家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不是,”唐泽皱了皱眉,“我觉得她不是偷懒,她应该有重要……”

  “唐老师,别说她了,我不想跟你吵起来。”席南城摇头,不想再听关于孟拂的话题。

  两人各自去自己的休息室戴麦。

  席南城去的时候,看到沐导在里面等他,他有些诧异,“沐导?你为叶疏宁的事来的吧,她已经在稳步训练了。”

  “不仅仅是,”沐导摇头,同他商量完叶疏宁的事,才说起孟拂的事:“前两天策划给了我一份文件,就是孟拂,他觉得孟拂能培养一下冲一冲《全球偶像》的门槛,你有什么意见?”

  “她?”有听到孟拂的名字,席南城眉头皱了一下,“您不是在开玩笑?她短板太严重了,《全球偶像》是全方面的练习生,汇集着四个国家的优质练习生,水准那么高。孟拂上次确实状态还可以,但是她能跟叶疏宁南秋她们一样稳定吗?以后还能超越她上次的表演?还有,她刚表演完,就请假,这样消极怠工,我不觉得她下次还能这样。还是等等下次公演再说,下次是每个人选擅长的风格,你且看她有什么擅长的地方。”

  他们这次要选的人不是忽高忽低的状态,而是一直能维持巅峰的稳定,甚至能冲进世界舞台的可能,为国内的《最佳偶像》正名。

  听到席南城的话,沐导松了一口气,“我们想法差不多。”

  他拿着台本去找策划了。

  **

  八点。

  所有的女孩在录播大厅集合。

  大厅的颜色是淡淡的粉色,地上贴着地板砖。

  45个外加五个待定的练习生,一共五十人,排队在中间站好。

  依旧是温和的唐泽拍手让五十位练习生安静下来,才道:“我们四位导师会分成四组,现在开始每个人选择自己想要学习的方向,然后我们四个老师会从里面选。”

  说着,他指着后面的画板,看向五十位练习生,“现在依次选想要在的组别。”

  画板上有四组。

  vocal、dance、创作,还有最后一个唱跳组。

  四个导师分别带。

  五十个女生填自己要去的组,如果哪组人数超了,会开启双向选择权。

  这些对那些有薄弱点的女生特别友好。

  孟拂没跟人一起挤,只同楚玥最后一个上台。

  席南城在她上来的时候,只淡淡开口:“希望有些人不要随意离开训练营,训练营不是你家。”

  孟拂听出来这意有所指的话,她只问了一句:“这不是训练营还有人也不在吗?”

  她说的是叶疏宁。

  闻言,席南城差点儿笑了,“叶疏宁是去其他地方了。”

  孟拂也笑,“那她去哪儿了?”

  “你们参加的是国内的比拼,她跟你们不一样,比的是国际赛台的人,别问了。”



  ------题外话------

  **

  明天见~


  (https://www.biqukan.com/4_4978/88374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