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030锦囊,节目上映

030锦囊,节目上映


  这话听得于贞玲也是又烦又乱。

  天乐传媒是江家找人托关系才让孟拂进去的,这会儿被解约,不说其他,T城这个圈子里的人肯定知道。

  于贞玲没有坐下,她听着江歆然的话,指尖都气得发颤。

  从孟拂第一天就要进娱乐圈的时候,于贞玲就知道她不省心,她抿了抿唇,没说话。

  江泉愣过后,觉得遗憾,可惜了老爷子安排的天乐传媒,娱乐圈这条路其实也不是不能走,孟拂走其他路是没希望了,靠着娱乐圈,以后艺考可能会进个好大学。

  不过片刻后又放松起来:“也好,正好让她回去读高中,这番她应该给能安心读书了。”

  说着,江泉打电话让孟拂回来。

  江鑫宸扔掉手中的笔,瞥江泉一眼,似笑非笑的:“爸,您觉得她回来念什么高中?难道你要舔着脸去找我外公安排?”

  “江鑫宸,你怎么回事?!”江泉一排桌子,朝他扬声道。

  江歆然也被吓了一跳,立马去拽江鑫宸的袖子,抿了抿唇,“弟弟,别跟爸置气。”

  江鑫宸心里又闷又烦,他嘟囔一声:“我就是替你感到不公平……”

  不过他一向敬佩江歆然这个姐姐,她说了,他勉勉强强跟江泉道了歉。

  眼下已经晚上了,实际上也过了节目组的录制时间,不过那些想要更多经过头的练习生依旧不会错过这些机会。

  时间上其实也算得上自由。

  孟拂今天看起来也挺不高兴的,眉宇间看起来有些生人勿近。

  于贞玲对她冷眉冷眼的,孟拂也懒得搭理于贞玲,她微微偏了下头,慢慢取下鼻梁上的墨镜,朝江泉看了眼,“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

  一边被江歆然安抚的江鑫宸冷眼嘀咕:“还以为自己多有名呢,连墨镜都要戴上……”

  被江歆然戳了一下胳膊,江鑫宸就没再说了,只不太爽利又挑衅的看了孟拂一眼。

  “听说你被天乐传媒解约了?这么大事不跟家里说?”江泉找孟拂回来,实则也是为了安慰她,“解约了其实也没什么,可能你不适合娱乐圈,回来继续读书吧,你这个年纪读高一也不算晚。”

  说到这一句,江鑫宸讥诮的一笑。

  这会儿连看都不看孟拂了。

  江歆然阻止了江鑫宸,然后看了下孟拂,笑了一下:“妹妹别急,考一中二中都不难的。”

  孟拂百无聊赖的把墨镜重新架到鼻梁上,“哦”了一声:“不了,刚签了盛娱乐。”

  听到江泉的话,孟拂总算知道找她回来什么事了,只是她今天心情不太好,没跟小学鸡计较。

  江鑫宸一愣,他抬头看了下孟拂。

  “盛娱?”江泉也显然惊愕,也放下笔,又惊又喜:“你竟然签到了盛娱,他们公司捧出来的都是超大牌。”

  盛娱乐,不仅是娱乐圈的超级巨头,也是亚洲步入前十的公司,手里两个超一线的演员是国际常客,手底下投资电影综艺无数,还开辟了一条新的“IP之王”道路。

  天乐跟盛娱虽然都是国内顶尖的娱乐公司,但论影响力跟财力,天乐不如盛娱十分之一。

  于贞玲也不由自主看向孟拂,面色这才好转了些,带了些难以形容的复杂。

  江歆然嘴角的笑明显凝了一下,才看向孟拂,继续笑:“竟然是盛娱,易桐在的那个盛娱吗?妹妹,你没听错?”

  “不然?”孟拂淡淡瞥她一眼。

  “妹妹你太厉害了。”江歆然除了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微微垂了头。

  孟拂把墨镜往鼻梁上推了推,“我的符你给爷爷了吗?”

  “哦,正打算明天让你妈送去。”江泉不敢说自己忘了,说来也怪,他今天竟然有些不敢直视孟拂。

  “别忘了,回见。”孟拂随意的撩了下刘海,双手插进黑色风衣的口袋,除了跟江泉打了声招呼,其他谁也没看,漫不经心的往门口走。

  脊背挺得直,黑色风衣随着走路的弧度缓慢的撩着弧度。

  连头发丝儿都写了“今日不爽”四个大字。

  “明天你去看看爸,跟他说一下这件事让他开心一下,”江泉心情也好了不少,又想起来孟拂的那个锦囊,“对了,顺便把拂儿给爸的锦囊拿给爸。”

  那个锦囊是孟拂让他给老爷子的。

  不过江泉最近一直忙,确实忘了,就让于贞玲明天找时间带过去。

  **

  翌日,于贞玲去给老爷子送东西。

  于贞玲拿着保温盒跟佣人要走的时候,管家把江泉放在锦盒里的锦囊给于贞玲,“先生让我给您的。”为了好看,江泉还让人找了个锦盒过来。

  于贞玲看到这个锦囊就头疼。

  她拆开锦囊看了看,里面是一张折成三角形的白纸,不太像是寺庙里求的黄纸。

  敷衍也不是这么敷衍的。

  于贞玲想不明白老爷子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喜欢孟拂,江泉也由着她闹。

  她看了眼那白得不像样的纸,看也没看里面画的符,直接把它扔到了垃圾桶,换上了自己不久前去寺庙求的一张平安福,去医院把锦囊给老爷子。

  中午十二点,于贞玲到的时候,江老爷子正在给护士安利今天十二点出来的《最佳偶像》第六期,那护士笑得也有些随意敷衍,看起来不是很想看的样子。

  女孩子们的上一场公演。

  江老爷子收了锦囊,笑眯眯的看向于贞玲:“最佳偶像已经放了,拂儿的公演现场,你跟我一起看看吧?”

  于贞玲嘴角一抹僵硬的笑,孟拂被全网黑的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别说她,连江鑫宸都不愿意向外承认这个被全网黑的花瓶是他姐姐,因为这事,于贞玲没少被圈子里人明嘲暗讽。

  看孟拂的节目?还不如去做美容,免得看了节目自己尴尬,每一秒都是极刑。

  “我不看了,待会儿要去看歆然练琴。”于贞玲笑了笑。



  ------题外话------

  **

  明天见~~


  (https://www.biqukan.com/4_4978/87862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