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072除了她还能是谁?

072除了她还能是谁?


  孟拂现在正在拍杂志。

  现在孟拂的资源都要通过苏承同意,孟拂最近热度大,尤其是拿了《最佳偶像》的冠军后,不少团队都要找她合作。

  明明赵繁才是孟拂的经纪人,但收到通告的第一时间,赵繁都会先跟苏承沟通。

  孟拂已经画完妆跟着摄影师去影棚了,赵繁拿着她的手机跟在她身后念念叨叨,“好歹要营业,你倒是给我一个正脸,让我拍一下。”

  孟拂已经好几天没有发微博了。

  “你就不能随便找个角度?”孟拂撇了一下头发,走路似乎带风的样子,“你看我哪个角度是不好看的?”

  拿着手机的赵繁:“……”

  孟拂“啧”了一声后,又转向身边的摄影师:“兄弟你看我这么说对吗?”

  摄影师没忍住笑了,对孟拂高冷的印象一下子就转变了。

  赵繁默默拿着手机随便拍了三张。

  拿到手里一看,孟拂说的没错,她就是三百六十度都没死角。

  拍完照片后,赵繁就换了孟拂的微博账号发了三张图片,什么配图也没有,对那些泡芙来说,三张图片已经足够。

  “承哥,她接的那个直播什么情况。”赵繁发完图片,就看向一直站在门口的苏承。

  询问孟拂将要接的第二个综艺节目的情况。

  “等会让苏地发给你脚本,她应该喜欢,”今天外面有雨,温度又降了几度,苏承伸手把雨伞还有一件外套递给赵繁,声音温凉:“拍完你们就直接回去,预选赛还有一个星期,不是很急。”

  赵繁接过,想起来孟拂今天来的时候没穿外套。

  她抬头,看着苏承伸手把另一边的口罩拉上,不紧不慢的往门外走,赵繁从来没见过苏承哪怕有一丝发过火的模样。

  他叫孟拂,永远都是一字一字很清楚的“孟拂”,宛如他平日说话那般的温凉,跟苏地还有那些粉丝各种叫法完全不一样。

  赵繁正想着,手机就响了。

  这是孟拂的手机,手机上来电显示没有署名,孟拂还在拍杂志,赵繁很注意孟拂的私人隐私,没有接。

  但打电话的人似乎十分暴躁,一个接一个的。

  到第三个电话的时候,赵繁接了。

  她刚想开口,告诉对反管孟拂在拍杂志,对方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孟小姐,我是江管家,夫人希望你马上来画展。”

  声音严肃,又带了点儿冷意,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赵繁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人是谁。

  孟拂这边拍摄十分顺利,她眼神动作气质都非常到位,摄影师一边拍一边忍不住夸,一连拍了一堆照片。

  等孟拂拍完后,赵繁直接走到孟拂那边,告诉她江管家那件事。

  “我看江管家声音很急也很严肃,”赵繁压低声音,“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你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

  孟拂不太明白这些人找自己是干嘛。

  她甚至猜想是不是江泉把她画给送过去了。

  但这不妨碍她不想看到于贞玲,“不去,走,找个地方喝酒去。”

  江家除了江老爷子,还真没人能使唤的动她。

  “苏地跟着我们……”

  “你去搞定他。”孟拂头也没回,外套就这么往身上一披。

  赵繁:“……”

  不愧是你。

  她估摸着,是不是又要多一个人背锅了?

  **

  画展的休息室。

  九点四十,于永跟江鑫宸也来了。

  于永作为T城绘画协会的副会长,这么重要的场合,他自然会到。

  江鑫宸把自己的票给孟拂了,没有票只能找于永蹭,也跟着来到了后台,听说江歆然的画没了之后,于永面色也沉下来,“到底怎么回事?”

  江管家摇头:“小姐的画被人偷了。”

  江鑫宸看了看周围,不由皱眉:“怎么会被人偷了?有没有查监控,是谁?”

  “谁?除了孟拂,还能有谁?”于贞玲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目射寒光。

  这个回答,江鑫宸顿了下,“她?她不至于也没理由……”

  于贞玲冷笑,“没理由?理由多的很,她恨歆然,恨她占了她的位置,嫉妒她,恨舅舅怎么只教歆然不教她。还有,画我一直带在身边,除了在江家那段时间。除了她,还能有谁在江家把画拿走?”

  除了孟拂,于贞玲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在江家把江歆然的画偷走。

  偏偏时间又这么巧,孟拂跟童尔毓刚解除婚约,童家刚对江歆然示好,江歆然的画就被人偷走了?

  还是用这种愚蠢的方式。

  于贞玲想都没想,就知道是孟拂。

  时间太过巧合,江鑫宸不懂,但于贞玲很懂女人的嫉妒心。

  江鑫宸张了张嘴,他转身看向江歆然,想询问她的想法。

  江歆然抿唇坐在一边,面色依旧白,她没有看江鑫宸,只闭了闭眼,没说一个字。

  江鑫宸看了眼休息室,然后转向工作人员,“这休息室外人能进来吗?”

  听到江鑫宸的声音,江歆然抿了抿唇,似乎是笑了一下,不知道是自嘲还是什么。

  于永的脸上看不出想法,他只是转向于贞玲:“孟拂她没来?”

  “没有。”江管家皱眉,“给她打过电话了,兴许是知道我们找她是为了这件事,所以没来。”

  “现在找有什么用,我已经错过了首展。”江歆然开口,脸上满是嘲弄。

  于贞玲心口起伏的幅度很大,显然是气惨了。

  于永看着江歆然,直接低头,一个电话打给了江老爷子,让他通知孟拂马上过来。

  电话里没说孟拂盗画的事儿,他知道江老爷子一向偏爱孟拂。

  **

  “这么急找你,肯定是有急事,别喝了。”赵繁拿下来孟拂手里的酒瓶,让苏地把车子开过来。

  孟拂没喝两口,赵繁一直念叨喝酒对嗓子不好,她解释了很多遍她有药,赵繁就是不信。

  有江老爷子发话,孟拂也就没拒绝,让苏地把车开去画展。

  现在快十一点了,画展人依旧很多,门口更是停了不少豪车。

  “奇怪,怎么是去后台?”赵繁进去后,找人问了休息室,奇奇怪怪的带着孟拂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是半掩着。

  赵繁先敲了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让孟拂先进去,苏地就跟在她们身后半步远,双手环胸,戴着墨镜,像个门神。

  一进去,就看到半屋子的人。

  孟拂抬头,挑眉:“找我……”

  她一句话都没说完,于贞玲直接站起来,她径直走到孟拂面前,目光冷冷的看着她,抬起手就朝孟拂的脸扇过去。

  ------题外话------

  **

  晚安,晚安。


  (https://www.biqukan.com/4_4978/85985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