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修真界败类 > 第一一零九章 他是我的手下

第一一零九章 他是我的手下


        这还用问吗?就算不摸人家的手,不故意恶心人家,他也敢肯定自己算得没错。

        然而冥界圣女可不这么想,她自从走出诸天结界后,就没有对任何人告知过自己的名字,时间太久,自己几乎都淡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诸天结界外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如果说跃千愁算对了一个字是巧合,那接连算对两个字又怎么说?

        最让她信服的是,跃千愁的推算有理有据言辞凿凿,一点都不像是瞎猜的那种。最重要的是,跃千愁的的确确算对了,她的名字当中真的有一个‘太’字和一个‘宣’字,这绝对不是靠简单的猜和蒙能碰对的。

        虽然她精通卜算之术,但是坦白的说,她震惊了,而且是非常震惊,她做梦也没想到跃千愁还会这一手,不但让她刮目相看,陡然间感觉这跃千愁有些高深莫测起来。联想到自己看不穿对方的命运,对方有些深藏不露的本事自然也不稀奇,于是越发确定了对方就是自己想要找的人。

        她哪知道跃千愁前世曾经厮混于三教九流,什么江湖把戏没见过?随便拿出一套来忽悠她这么个没什么阅历的人,那还不跟刀切豆腐一样简单,尤其是那死的能说成活的的口才,就算是经常在江湖上混的老手也免不了要上当。

        见对方被自己的摸骨算命**给震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看向自己的目光显得情绪异常复杂,跃千愁立马挤出了一付高深莫测的微笑,但那眼神却是不怀好意的从她脸上瞄到了胸部,琢磨着下一步该摸哪个地方好……“还有呢?”冥界圣女抑制住情绪问道。

        “呃……”跃千愁从想入非非中回过神来,随口接话道:“你的名字是三个字。”

        “何以见得?”她的口气已经没开始那么冲了。

        跃千愁白眼一翻,刚摆出前世学来的瞎子算命神髓,想想不对劲,黑眼珠立刻又挂了下来,无奈道:“你当我白痴啊!这还用算吗?你都说了还有,既然还有,那自然是三个字。”

        “好像有不少人的名字是四个字吧?”冥界圣女故作冷笑道。

        跃千愁发现有些无法自圆其说了,当即拿出了帮冥界圣女算命的看家本事,一杆子把话题支开道:“从你手掌上的骨骼纹理结合我的推算,你的名字就是三个字,不知道我算得对不对?”

        冥界圣女又被他这一句话给震住了,愣了愣又反问道:“你既然说是三个字,那你再算算中间的那个字。”她也是死鸭子嘴硬自讨苦吃,就是不肯承认跃千愁算对了,送上门去被忽悠,也怪不得别人。

        “刚才摸的时间太短,没摸清楚,只算出了两个字,你如果让我再摸一下,应该就能算出来了。”跃千愁显得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人呐!好奇心千万不能被勾引起来了,否则被勾引到了半路上又如何能轻易收场。冥界圣女面纱下的红唇一咬,刚才被摸的那只手主动送到了跃千愁跟前,手指纤细,肤色雪白,竟然微微有些颤动,跃千愁很不好意思的一把抓在了手中反复一通乱摸。

        冥界圣女竟然主动伸出手来让这家伙糟蹋?旁坐默默观察着两人举动的青娘,嘴巴微微张开,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她现在有一万个理由相信,这一对男女肯定早就有一腿了。

        所谓瞎子算命自有一套,否则如何混饭吃,跃千愁摸着人家的手,心里乐开了花,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曾连续三天找同一个瞎子算命的事情来……记得,那瞎子倒是真瞎子,口才真好,差点把他这个江湖老手都给糊弄过去了。后来他留个心眼,接连三天变换了身份找那瞎子算命,结果三天算出了三种不同的命,而且每次都让他有种信以为真的感觉,太他娘的能忽悠人了,谁知他不以为怒,反而惊为天人,直接高薪请了那瞎子回去,好吃好喝的养着,几个美女伺候着。而那瞎子后来也没让他失望,那叫一个忠心耿耿,关键时刻出马,屡屡为他立下奇功,成了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自己挂了后,也不知道瞎子过得怎么样了,想念呐!

        摸了好一会儿后,心想,有了前面的忽悠做铺垫,是到了该让对方知道自己本事的时候了,遂白眼一翻,一口断定道:“叔,还有一个字是‘叔’字,你的全名叫做太叔宣。”黑眼珠挂了下来,盯着对方问:“我算得对不对?”

        嘴上问着,实则脸上是充满了对自己摸骨算命**的强大自信。

        其实算出了前面两个字后,她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听到果真把自己全名给算了出来后,冥界圣女这次倒是显得很冷静的缓缓将手抽了回来,冷冷道:“牛头不对马嘴,一个字都没有算对,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名字。你所谓的精通卜算之术,也不过如此!”

        “不可能!”跃千愁当场否认,心里暗骂死鸭子嘴硬,抑扬顿挫的传音反驳道:“我这一手摸骨算命**从未失手过,别说是测个名字出来……若不是因为你是女人,我连你祖宗八代的名字也给你算出来,就算是你前世今生的命运我亦信手摸出来。”

        冥界圣女一怔,她自认没那本事将别人祖宗八代的名字给算出来,但她现在也不认为跃千愁是在吹牛,只是眼中藏着疑惑的传音问道:“这和我是不是女人有什么关系?”

        跃千愁的目光停留在了她胸部,冷哼哼道:“若不是因为你是女人,我能从你的左胸骨上摸出你父亲的名字来,从你右胸骨上摸出你母亲的名字来,摸遍你全身的话,你前世今生的命运想瞒也瞒不过去。试问你是女人的身子,我一个大男人哪好随便下手乱摸。”

        黑纱下的神情抽了抽,咬牙沉默了好一会儿,方蹦出“无耻”两个字来,便没有再说话了,让跃千愁的不轨企图扑了个空。跃千愁是修养的人,自然不会强行扑上去乱摸,只是眉宇间纠结着狐疑,不知道这冥界圣女为什么要跑来和自己挤屁股坐一起,难道仅仅是因为认出了自己?

        山那边大峡谷的打斗声渐渐消失,随后又传来大量人手飞走的声音,周围顿时一片死寂。数个时辰后,远处两道流光以快得难以置信的速度从两人头上掠过,众人刚反应过来,那两道流光又去而复返,显然是发现了他们。

        金太和白启同时现身在飞行梭的上空不远处,众人有些喜出望外的齐齐行礼道:“见过仙帝,见过冥皇!”

        青娘也跟着站了起来行礼,唯独冥界圣女和跃千愁坐那一动不动。如今跃千愁的天下商会都垮了,一帮手下也撤出了仙界,他压根就没了束手束脚的顾忌,管他仙帝还是冥皇的,照样不鸟。

        金太和白启看到坐那不动的两人后,面面相觑的看了眼,同时闪身落在了飞行梭上,礼节性的朝冥界圣女拱了拱手,白启脸上挂着苦笑道:“我听千军说圣女在大战爆发前的几天,就已经悄悄的独自离开了冥皇宫,看来圣女早就算到有这一劫。”

        金太在边上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道:“算到了又怎么样,你冥皇宫还不是全军覆灭?”显然是对冥界圣女不提前预警有些不太高兴。

        “所谓天威难测,谁也无法窥视天道命运下的大势所趋,大势所趋,谁能逆天?只可顺势而为!若非如此,我又何须在人间被困十万年?”冥界圣女目光凛然的扫了两人一眼,幽幽道:“天威之下,我亦如滔滔江水中的一叶扁舟,阻挡不了什么,能在惊涛骇浪中靠岸已经算是不错了。”

        金太冷哼道:“既是天威难测,圣女为何又能提前避祸?”

        “我若是能揣测到天威动向,那我就是天道了,只因想出来找一人,恰好避过此祸罢了,这就是命运。”冥界圣女轻轻甩手道:“若不是我故意在这里耽搁了一会儿,只怕你们两个已经和忘情撞上了,哼!和你这种人不足做理论!”

        “你……”金太暴怒,白启却连忙挡住了他,看着和冥界圣女挤坐一起的跃千愁,感到有些惊讶,两眼微眯的打量了一番后,问道:“这位朋友脸上盖着东西,似乎不想以真面目见人,不知道和白启是不是旧识?”

        金太顿时看了过来,打量一眼冷哼道:“藏头缩尾一看就知道心中有鬼。”

        其他人都是微微一惊的看向跃千愁,他们可没有金太和白启那份神微目渐能看穿人皮面具的修为。青娘神情一震,目光闪烁的盯着跃千愁,越发相信了自己的猜测。

        大明轮连忙出来对金太拱手道:“仙帝息怒!此人乃是我故交好友派来为属下等报信的,正是因为有他的及时报警,帮属下等避免了一场危险。”

        金太瞥了其他人一眼,见聂小倩点头表示不错,遂喝道:“那就让他摘下面具来。”跃千愁正想带上大明轮一起走人算了,谁知冥界圣女幽幽道:“他是我的手下,好像没必要听命于你吧?”

        (未完待续)[笔趣看  www.biqukan.com]百度搜索“笔趣看小说网”手机阅读:m.biqukan.com


  (https://www.biqukan.com/4_4230/20067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