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神领主 > 149. 秉性相同的人

149. 秉性相同的人

        背叛肖恩

        凯恩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

        他很清楚,他能够拥有今时今日的实力境界,全赖于肖恩的栽培。虽然那个过程可能很痛苦,只是凯恩并没有任何不满或者怨恨,相反他非常感激肖恩,尤其是在他第一次切实的感受到力量所带来的快感后。

        瑟琳娜赐予的初血很宝贵吗

        无疑是肯定的。

        作为第二代血族所诞生出来的第三代,瑟琳娜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天资纵横那一个档次,这一点也是她能够在同辈血族中脱颖而出,甚至被无数血族所看重的真正原因。而作为由第三代的瑟琳娜所赋予新生的第四代,在血统方面不仅更靠近勒森巴氏族的血统,而且也能够同时得到瑟琳娜的基因传承,有远比一般血族更高的起点和终点。

        如果瑟琳娜开口说要创立自己的氏族,只怕在如今已在魔党阵营崭露头角的那些年轻一代天才,有近一半的人愿意投靠到瑟琳娜的麾下,让瑟琳娜氏族成为一个新生的强盛氏族。

        这一点,哈伯之前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要不是被肖恩所杀,能够获得瑟琳娜初血的人肯定是这个家伙。

        在一间装潢简陋,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破败的树洞房屋里,凯恩向肖恩和罗蒂卡巴斯汇报了他之前所遭遇过的一切。

        “你杀了我的同胞”罗蒂卡巴斯听完凯恩的汇报后,脸色一沉,神色显得有些难看。

        “告密者。”凯恩并没有太多的畏惧,而是淡淡的回答着,“他们的眼神,我实在太清楚了,如果真让那位女王看出什么破绽的话,我也要交代在那里。恕我直言,你们革新党成员的意志,真不怎么样。”

        “你”罗蒂卡巴斯猛然站起来,浑厚的气势喷发而出。

        以凯恩的实力,自然不可能抗衡得了罗蒂卡巴斯的气势压制,当场就被震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树壁上,然后反弹落地。

        “够了。”肖恩站起身来,阻止了罗蒂卡巴斯的后续动作,“革新党的情况,你也应该知道的,这事怪不了凯恩。”

        罗蒂卡巴斯依旧一脸怒色,只是相比起之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情况,无疑要略微好上一些。毕竟他和革新党的人接触时间终究要比肖恩和凯恩长一些,所以对于这个势力组织的情况是什么样,他当然清楚,因此其实从内心他早就排除了凯恩说谎的可能性,只是这个遮羞布被凯恩毫不留情的挑开,他还是有些恼羞成怒。

        肖恩伸手拍了拍罗蒂卡巴斯的肩,轻声说道:“眼下更重要的,是应该给你的那些子民树立信心,否则的话一旦出了新的问题,那些家伙转手把其他人都给卖了,你还怎么率领他们奋起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刻。”

        革新党的最后据点被发现,所有幸存者被迫转移。

        可是眼下的情况,却是他们没有第二个能够容纳超过五万人的大型据点,因此只能躲避那些中小型的据点。如此一来,人心方面自然会开始分散,而且无论是政策还是命令又或者是其他什么,都很难得到统一的调派,光是命令传达就很可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再等到其他几处据点传来汇报,前后的时间起码就要浪费一星期以上。

        更不用说,人心这种玩意,是最不好把握的。

        “那现在怎么办”罗蒂卡巴斯有些沮丧的坐了下去。

        革新党眼下当务之急,就是重新树立信心,将他们再度凝成一股,团结起来。

        只不过,这需要一个契机。

        “先解决瑟琳娜的事。”肖恩阴恻恻的笑了一声,“这个家伙,没想到居然还敢出来找我们的麻烦。正好,我可以和她把所有的旧账一起算了。”

        对于这一点,罗蒂卡巴斯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他只知道,肖恩来到地底世界并且受了重伤是瑟琳娜搞出来的事,但是具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清楚。当然凯恩也同样不清楚,他知道的甚至比罗蒂卡巴斯还要少,仅仅只是知道肖恩和瑟琳娜有冲突矛盾,而且瑟琳娜曾尝试在肖恩伤势极重的时候派人去暗杀他,只不过没有成功而已。

        “那个女人现在在哪”

        “就在据点外一公里处,她让我回来探听一下虚实,如果发现您在据点里,那么就让我想个办法将罗蒂卡巴斯大人引诱出去,她会自己进来找您。”凯恩倒是没有丝毫隐瞒,直接就将瑟琳娜给卖了个一干二净。

        “她有这份实力”罗蒂卡巴斯冷笑一声。

        “她应该已经恢复到公爵位阶了,不过似乎伤势依旧没有全好。”凯恩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我亲眼见到她将一只黑狼击杀,然后吸干净了黑狼的血液。仅从战力上而言,已经不会弱于公爵位阶的强者了。”

        “瑟琳娜的情况比较特殊,能够力敌老牌公爵位阶强者很正常,毕竟曾经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公。”罗蒂卡巴斯的评价倒是比较客观,“黑狼对一般人而言非常棘手不假,但是对于你们血族而言,负能量伤害显然并不够看。只是她还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吧”

        “不知道佐罗大人的实力。”凯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过对于罗蒂卡巴斯大人您的实力倒是非常清楚,所以才让我想办法将你引诱离开据点,给她制造至少五分钟的空档时期。”

        肖恩的嘴角扬起,划出一个很优雅的弧度:“一公里外是吧”

        瑟琳娜安静的站在一棵高树的阴影里,她已经给自己换了一身更便于行动的轻猎装,从猎装的款式风格上,应该是某一个倒霉撞到了她手上的暗精灵所有。不过现在猎装已经穿在她身上了,那名暗精灵的下场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此时此刻,瑟琳娜的心态放得非常平稳,并没有如她之前所想象的那般激动兴奋。

        有的仅仅只是宁静。

        就好像做出了什么决断似的,已经拥有了充分面对事实结果的宁静。

        突然,一阵轻微的踩踏声响起,瑟琳娜的耳朵动了一下,旋即张开双眼,有些疑惑的望向前方,然后又扫了一眼左右两边。三道踩踏声的响起明显表明了来者有三位,而且从声音的分布点来看,三人已经隐隐呈现出包围的姿势将她围了起来,阻断了她的一切逃跑可能性。

        瑟琳娜有些意外于自己的内心居然没有丝毫的愤怒,不过很快她就想明白了,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已经料想出这个结果,只不过被她下意识的忽略了。

        发出一阵自嘲似的轻笑,瑟琳娜露出一个甜美而又不失优雅的轻笑:“果然,还是被出卖了吗”

        “被出卖”肖恩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应该说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收服过凯恩。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你能够掌控住一名从来就不曾听命于你的血族,难道就因为你的那一滴初血吗”

        听到这回应般的声音,瑟琳娜的瞳孔猛然一缩,声音变得冰冷无比:“肖恩”

        下一刻,原本宁静的心态瞬间就被打破了,瑟琳娜整个人猛然朝着肖恩所在的位置冲了出去。

        速度,本来就是血族所独有的最强能力。

        更何况,瑟琳娜的速度也要远比一般的血族更快。当然,瑟琳娜所具备的实力可并不仅仅只是速度一项,她的肌肉力量也要比一般的血族更加强大,尤其是她还能够控制自身的血气转化成可怕的武器来给对手添加麻烦。

        仅从个人战力上而言,瑟琳娜对于自己拥有那么高的自信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只是。

        瑟琳娜以多快的速度朝着肖恩冲出去,她就以多快的速度倒飞回来。

        一如当初她吊打凯恩的时候一样,整个人直接撞破了十数棵参天巨树的树身,然后镶入了第十五巨树的树身之中。而直到这时,瑟琳娜才感受到腹部和背部所传来的强烈痛楚,张嘴就是一口粘稠的血液喷吐而出,从粘稠的血液上所沾染着的些微肉沫来看,很明显内脏也是受到了相当程度的破坏。

        此时此刻,瑟琳娜直接陷入了一脸懵逼的状态:背部的剧痛她可以理解,毕竟接连撞破了十数棵树身,哪怕是强度不亚于蛛魔的她也有些承受不住。可是腹部处传来的剧痛才是真正让她完全无法理解的原因,她能够知道的就是自己遭受到了一击攻击,但是她却是连肖恩如何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整个人就被击飞出去了。

        “这不可能”强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楚,瑟琳娜活动着想要从树身上落下,可是一阵乏力感却是让她的动作变成了一种挣扎,根本就无法摆脱被嵌得紧紧的身体,“你你绝对不是肖恩”

        “哦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肖恩带着一脸从容的轻笑,径直朝着瑟琳娜走了过来,“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是难看呢。”

        瑟琳娜死死的盯着肖恩,脸上犹保持着那幅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不可能你怎么会”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瑟琳娜的双目一睁:“生命晶核你已经服用了生命晶核”

        “当然。”肖恩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你在勒森巴古堡的这段日子并不好过啊,居然连收到的情报都是过时的。”

        瑟琳娜紧咬着嘴唇,并没有开口回话。

        从她能够联想到肖恩服用了生命晶核药剂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情报时效。

        在她收到血精灵遭遇重创的那个消息开始,再到她抵达深谙之林试图寻找肖恩的麻烦,这前后已经经过了好几天的时间。而生命晶核药剂在一般的医师手上或许需要一段挺长的时间才能够调配出来,但是在真正的大师级医师手上,却只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了。

        原本,瑟琳娜是有不少机会可以去收集这些情报,甚至是去验证消息,只是她却是被愤怒与仇恨所蒙蔽,以至于她忽略了很多关键线索:暗精灵革新党能够在被永夜党与复仇党举族围剿的情况下坚持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底蕴呢拥有一名大师级的医师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同样的,以肖恩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能力,对于暗精灵革新党而言也是属于强大的助力,那么暗精灵革新党没有理由不加速生命晶核药剂的制作,以期让肖恩恢复实力。毕竟,她已经耳闻了复仇党和永夜党针对革新党所执行的报复行动,所以在这种四面楚歌的危机情况下,肖恩的实力是否恢复就能起到一个非常积极的作用。

        “失败会滋生愤怒,而囚禁与冷漠则会滋生耻辱并壮大愤怒,从而产生复仇的。”肖恩望着瑟琳娜,这个在半年前给他制造了莫大麻烦、也是让肖恩深感忌惮的敌人,可是现在这个敌人却并没有比一条死狗好到哪去,这让肖恩感到非常的唏嘘,“在复仇的冲击下,你变得迟钝与麻木了。如果是之前那个敢拉着我一起卷入深渊之径爆炸中的瑟琳娜,绝不可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你说得对。”瑟琳娜脸上的神色渐渐恢复了平静,“我早就该想到这一切的。那场爆炸虽然让我们都受了伤,但是却也激发了我们的潜能,只要伤势恢复的话,我们必然能够踏入亲王行列地表世界是将这一位阶称为传奇吧”

        肖恩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给我一个痛快吧。”瑟琳娜轻声说道,脸色显得异常的平静,并没有丝毫的愤怒或者不甘、懊恼,似乎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结局。

        肖恩轻握着黑君王,然后缓步朝着瑟琳娜走去,他并没有丝毫掉以轻心,因为这个女人是肖恩所见过最危险,也最无耻的女人。对于她而言,过程和手段似乎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只有结果。而这一点,肖恩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却是不得不说,在很多方面上,这个女人和他的处事态度和价值观都有着近乎一模一样的相似。

        突然间,肖恩的脚步停住了。

        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名词。

        结果。

        看着肖恩停步在自己的不远处,瑟琳娜的嘴角微扬,露出一个嘲讽式的笑容:“怎么害怕我有什么阴谋所以不敢过来了没想到,堂堂的虚空大公居然还会害怕。”

        听着瑟琳娜的嘲讽,肖恩神色古怪的望着她,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瑟琳娜一眼:“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什么意思”瑟琳娜皱了一下眉头,不过旋即就又展开了,“你想要羞辱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种嗜好。”

        “我突然想起来,我和你是一类人。”肖恩笑了笑,“很巧妙的手段,果然足够疯狂,差点就被你骗了。”

        听到肖恩的话,瑟琳娜的脸色猛然一变。

        “你忽略了情报的时效性这一点是真的,但是后来你应该就想明白了,至少在等待我的这段过程里,你就应该想通了。”肖恩笑了起来,然后开口说道,“只不过,你还带有一丝赌徒性质,或许真的让你撞对运,又或者说我刚好身负重伤。所以你才会在听到我的声音立即对我发起进攻,以避免因为我是在虚张声势而导致你错过击杀我的大好时机。”

        瑟琳娜的脸色,变得渐渐难看起来,甚至是开始挣扎起来。

        这一次,不再是之前那种演戏般的挣扎动作,而是真正的挣扎,突然产生的恐惧感让瑟琳娜感到有些不安。

        正如肖恩很了解瑟琳娜一样,瑟琳娜同样也很了解肖恩。

        从某方面而言,这两个人可以算是同类:一样的无耻、一样的只求结果不问手段。

        “你没有预料到我踏入传奇境界是真的,但是你却是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对应措施,甚至不惜以你自身当作诱饵。”肖恩的笑容显得阳光灿烂,可越是如此,瑟琳娜就越是感到冰冷,“因为勒森巴氏族对你的作为,让你感到心灰意冷,所以向我复仇便是你仅存的念头。从你之前敢拉着我一起卷入深渊之径的爆炸,不惜和我同归于尽的行为来看,你并不怕死,只是这种死亡必须得符合你的核心价值观利益才行。”

        罗蒂卡巴斯和凯恩两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肖恩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是看瑟琳娜那越来越强烈的挣扎动作,以及脸上的神色来看,很显然是被肖恩说中了。

        这一刻,两人突然觉得,肖恩和瑟琳娜这两个怪物非常可怕。

        “听说,你已经是乔凡尼氏族那位暴君的未婚妻了”肖恩露齿一笑,显得非常的开怀,“那么如果我杀了你的话,以乔凡尼氏族的立场来看,他们肯定要复仇,到时候我就要面对乔凡尼氏族和勒森巴氏族这两个庞然大物。可是,如果你没有死在我手上,而是依旧活得好好的话,那么你就是在逃婚了。”

        瑟琳娜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而肖恩,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瑟琳娜:“你说,有我在背后捣乱,勒森巴氏族和乔凡尼氏族打起来的话,谁会赢而一旦乔凡尼氏族赢下了战争,我再把你当礼物送给乔凡尼氏族那位暴君的话”

        不需要肖恩继续说下去,瑟琳娜的挣扎动作已经变得异常疯狂起来。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kan.com/4_4146/66754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