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神领主 > 96. 击杀马丁

96. 击杀马丁

        肖恩在哪?

        肖恩此刻的忙碌程度,丝毫不亚于塞西莉亚和阿尔弗雷德。

        骑士们用餐的偏厅,就在餐厅的拐角处,两处的距离只有十数米而已。从餐厅出来往左走,就是通往军营区的通道,而右边则是偏厅,此刻肖恩就站在这里,阻拦着其他骑士赶去军营区支援马里奥伯爵。

        在他面前,还有四名骑士。

        这四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势,最严重的一个整只左臂都已经被斩断了,可是他们却依旧想要突破肖恩的封锁。对于这些骑士,哪怕他们是敌人,但是肖恩多多少少还是保持着一丝敬意的,不为其他,就为了他们愿意为马里奥而牺牲自己的姓命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马里奥在他们的心目中有多么重要的地位了。

        只是,彼此之间的立场不同,所以注定了他们只能成为敌人。

        事实上,若不是马里奥选择和美杜莎商会合作的话,肖恩其实并不介意帮他把杜鲁恩给解决掉的。因为汀德斯领在马里奥的手上,未来的发展至少他是清楚的,可是在杜鲁恩的手上,肖恩还真的不怎么看好这个依旧带有几分天真的男人。

        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手上的长剑,将剑身上依附着的血迹全部挥落。

        “你们再不止血的话,就算我不出手,你们很快就会死的。”肖恩依旧尝试着做出最后的劝告。

        回应他的,是那名断臂的骑士持着长剑朝着肖恩冲了过来。仿佛是信号一般,身后另外三名骑士也迅速跟着动了起来,他们彼此互相掩护着、呼应着,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配合战斗,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身上伤势的缘故,这些人的动作明显已经有些变形,不复之前那般灵活。

        肖恩微微叹了口气,身形往前一冲,朝着最开始那名断臂骑士冲了过去。在即将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那一刻,肖恩微微晃动了一下,身形朝左边一偏,右手轻撩,长剑的剑刃贴着对方的颈动脉划了过去——当剑尖从颈部划过之后,一道血箭也跟着飙射而出。

        在斩杀了第一个人之后,肖恩的冲势和动作并没有就此停下。他快速的切入后方右边那名骑士的攻击范围之中,但是手中的长剑却是先对方一步贯穿了他的心脏,第二击成功之后,右手一抽,长剑同样带着一道血箭飙射而出,紧接着再度朝着旁边顺势一挥,就将第三名骑士的头颅斩飞。

        就在肖恩转身准备对付第四名骑士的时候,一柄长剑突然自这名骑士的胸腹间透体而出,然后狠狠的转动起来。如此用力的绞杀,让这名本身就已经身负重伤的骑士再也无法坚持,他望着肖恩最后的眼神充满了一种不甘与颓然。

        当长剑从这名骑士的体内拔出之后,他便再也站不住的倒了下去。

        肖恩的目光,从这名倒下的骑士逐步移向站在其后面的杜鲁恩,他的半张脸已经肿了起来,牙齿都崩掉了几颗,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狼狈与难堪。但是肖恩此时望着杜鲁恩的目光,却是异常的阴沉,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看出肖恩眼里隐藏着的怒火。

        “我告诉你用毒,为什么不用?”肖恩冷冷的质问道,“如果你早一点用毒的话,就算马丁和其他几名骑士侥幸活下来,但是马里奥却是绝对会死!而且我还让阿尔弗雷德跟着你,你和他联手难道还没办法制伏得了马丁吗?”

        “除非是火龙毒,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用毒!”杜鲁恩尽管异常的狼狈,但是他的声音却依旧坚定,“我的父亲是中了火龙毒,如果不能给马里奥也下火龙毒的话,一点意义也没有!”

        “你需要个屁的意义!”肖恩忍不住破口大骂,“只要他死了,我解决了穆德斯,你们再把马丁拿下,其他骑士也就翻不了多大的浪,等到我们内部的事情全部解决之后,就算黑骑卫队是马里奥精心栽培的骑兵部队,那又如何!……结果就因为你的一意孤行,你不止损失了仅有的几名骑士,连你那些新兵只怕都没办法存活几个,甚至连塞西莉亚都因你而陷入了危险!”

        “我需要的是复仇!”杜鲁恩怒吼了一声。

        肖恩此刻是连杀了杜鲁恩的心思都有了,本来他们一起商量出来的计划,就是由他负责解决穆德斯,因为穆德斯终究不太可能露脸,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躲藏在马车里伺机行事。而马丁则交给阿尔弗雷德和杜鲁恩解决,至于马里奥伯爵和其他骑士,自然是下毒解决,就算毒不死他们,也可以让他们降低战斗力。

        但是这一切,都因为杜鲁恩的愚蠢和偏执,结果把事情弄得一团糟。肖恩总算明白,为什么马里奥会看不起杜鲁恩,甚至还想把他杀了,如果把领地交给这样一个领主,那才是真的对罗伊斯家族的侮辱。

        紧握着拳头,肖恩却是懒得再看杜鲁恩一眼,转身就朝着军营区赶去。他这些天都在帮阿尔弗雷德改造“焰狮獠牙”,三天的时间能够赶工出这件兵器已经算是不错,因此也就忽略了杜鲁恩的行事,肖恩内心已经做出了决定,只要塞西莉亚受伤的话,他一定会让杜鲁恩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当肖恩赶到军营区的时候,看到塞西莉亚正镇定的在负责指挥作战时,肖恩提着的心终于稍微放了下来。不过很快,他的脸上也就充满惊讶之色,他没想到塞西莉亚的指挥才华居然如此出众,只凭借两百名的新兵,居然就能够让马里奥伯爵引以为傲的黑骑卫队陷入了苦战。

        不过仔细一瞧,肖恩也就发现了塞西莉亚指挥上的秘密。她并不是单纯的依靠战术命令去指挥战斗,而是直接将所有的新兵都分成了不同的小队和小组,然后通过直接给小组下达各种不同的作战指令,强行将这如同散沙一般的队伍发挥出极其高度的配合默契,而也因为她的指挥命令和变阵实在太快,所以马里奥伯爵也完全无法做出应有的反击,只能被动挨打。

        但是,这种指挥方式对于士兵的伤亡率也稍微有些高。此时战场上还剩余的黑骑卫队有接近二十人,但是那些新兵却只剩三十人不到的数量,如果继续再拼下去的话,大概所有新兵都死亡之后,黑骑卫队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和优质的装备,怎么也还能存活十来人。

        但是考虑到双方军队的质量,这一仗无疑是塞西莉亚获胜了。

        然后,肖恩的目光就落到了另一边的战场。

        那是阿尔弗雷德这只怒狮和马丁那头猛虎之间的战斗。不过从目前的局面上来看,马丁似乎已经落入了下风,他的兵器已经有不少的坑坑洼洼,虽然身上暂时还没有任何伤势,但是一旦失去兵器之后,马丁的战斗力绝对是要打上好几个折扣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狡猾的阿尔弗雷德甚至开始不断的用左手去挡马丁的战戟。

        每一次格挡,都会让马丁的右手发出颤抖,而阿尔弗雷德则会立即抢攻,迫使马丁只能被动防御和招架。

        而这个时候,肿着一张脸的杜鲁恩也终于赶了过来,他的左眼已经完全张不开了,只能勉强用右眼来看东西。只是当他看到军营区这里的惨烈景象时,整个人终究还是彻底愣住了,呆滞的脸上完全不知道该作如何表情。

        “这就是你的复仇!”肖恩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后,就朝着阿尔弗雷德那边赶了过去。

        肖恩并没有施展轻身术,但是他的行动却没有丝毫的声响。他没有像傻子一样发出呼喊声的提醒敌人自己要来杀他了,更没有身为一名“贵族”或者“骑士”那种公平决斗的精神,如果说阿尔弗雷德像个佣兵一样毫不讲理的让人感到厌烦,那么肖恩就完全是猥琐得让人讨厌了。

        但是如果考虑到肖恩的玩家思维,那么这种猥琐其实也不是特别讨厌,因为在玩家之中,肖恩其实还算是比较正直的。

        所以他绕到马丁的身后时,甚至就连阿尔弗雷德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全副精神都在马丁的身上,难得有一个和他打成势均力敌的对手,这让阿尔弗雷德这个战斗狂其实是非常高兴的,因为对手可以坚持得越久,阿尔弗雷德的战斗技巧就可以恢复得越快,毕竟已经有一年没有动手了,哪怕是再怎么擅长战斗的人,身体也是会生锈的。

        当阿尔弗雷德再一次挥手挡住马丁的战戟,以强大的反震力再一次迫使他只能含恨而退时,肖恩这条蛰伏在一旁的毒蛇,终于狠狠的扑射出来,手中的利剑朝着马丁的后心刺了过去。肖恩的出手全然没有丝毫征兆可以预料,因为他已经将距离算得非常的准确,不多不少正好就是冲刺所允许的六米。

        而当马丁察觉到身后突然传来的呼啸声时,因为和阿尔弗雷德的死战耗尽了大量体力,再加上反震力的作用,他想要闪避已经完全来不及了,眼角的余光只能堪堪发现来袭的人就是一直潜伏着没有露面的肖恩!

        但是既然无法闪避,马丁也就干脆不去理会,他相信凭借身上这一套铠甲绝对可以挡下肖恩的偷袭,他已经做好了在挡住肖恩的偷袭之后,立即动手反击的准备。

        可是下一秒,心脏传来的绞痛让他的大脑思维瞬间变成一片空白:“怎……怎么可能!”

        然后他低下头,望了一眼绞碎自己的心脏,还刺穿了自己一身重铠的那柄长剑,看着不断从自己的体内沿着剑身流出,然后滴落的鲜血,以及剑身上闪烁着的三色光华,马丁终于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而且这个错误的代价更是惨重得连他都完全无法承受。

        “第……二把,魔化兵器?”

        (未完待续)[笔趣看  www.biqukan.com]百度搜索“笔趣看小说网”手机阅读:m.biqukan.com

  https://www.biqukan.com/4_4146/1972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