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末世四万年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尽出

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尽出


        沧浪剑意化作的一记沧浪斩,带着剑气海潮堂而皇之的朝着鳌莽月镇了过去,此刻的鳌莽月更像是在茫茫大海中的一条小蛟蛇,即便再怎么兴风作浪,也终究难逃剑气洪流的镇压。

        “水之剑意吗,我的白骨剑意这么可能比你弱呢。”鳌莽月桀桀笑道,手上的魔纹不断的亮起,本来在剑气洪流冲击之下的白骨此刻却印上了一圈魔气缭绕的纹路,而结果就是鳌莽月的白骨蛟蛇在魔纹的加持之下抵住了叶潇剑气洪流的冲击。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我的剑招是那么好抵御的?”叶潇嗤笑一声,手指微微弯曲在水幽剑的剑身上轻轻敲击,叮叮咚咚叮叮咚,滴水剑意化作水滴形状的剑气沁入白骨蛟蛇的身躯内,这下即便是魔纹也挡不住叶潇剑气的渗入,破坏力极强的滴水剑气一寸寸的破坏者白骨蛟蛇。

        鳌莽月的脸色一变,沉声道:“果然有点本事。”

        白骨长剑化作一道黑光像叶潇直刺而来。

        “想近战吗,来的正好,就让我来看看你的白骨剑意厉害在哪里。”

        叶潇踩着滑步技能朝着鳌莽月攻伐了过去,两人两剑毫无花哨的撞在了一起。

        “想不到人族也有这么高的体质。”

        “怎么,不大放厥词了吗?”

        “呵呵,那只不过是一种激怒你的方式而已,既然你有如此实力和智谋,那么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就作罢。”

        “我还以为你们蛟魔族都是一群酷爱装逼打脸的家伙。”

        “弱者没有资格嘲讽强者的行为和方式。”

        “说你胖,你就喘上了。”

        “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

        鳌莽月手中的白骨剑的确了得,地上不断的有骨刺陡然刺出,叶潇索性直接在脚下覆盖了一层圣域之墙,将白骨地刺直接顶在地底不让其冒头。

        双方你来我往战的酣畅,局面渐渐的僵持不下,然而人族的情况却并没有得到好转,不少的人族职业者都被蛟魔族的职业者所屠杀,毕竟并不是所有的职业者都像叶潇一样专注于体制的提升,同时在力量上有服用过逍遥子赠予的龙象大力丸。即便是经过了这么多奇物的加持,叶潇的力量和体制也只能确保他在和与鳌莽月的战斗中保持硬碰硬不落下风而已。

        由此可见蛟魔族的体质显然远一般的魔族,他们的力量足以成为打出碾压伤害的重要因素。

        局势不妙,叶潇和杨三思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睛里体会到了各自的用意。

        那就是战决,然后保住阵地不失。

        杨三思先爆了,只见杨三思割破手腕鲜血四溅,而后右手蘸着精血凌空作符,一道紫色的符纸被杨三思从大袖中打出,临空所画出的符文印在上面,杨三思把紫色的符纸往半空中一甩,一道冥火出现在手指,点燃了符纸。

        “现世符篆,急急如律令,现!”

        叶潇也没想到杨三思的底牌竟然是阴阳师位面中sr式神里号称最强的姑获鸟,实力直追那可遇不可求的ssr式神。

        要知道,每一个ssr的式神,实力都堪比一个现实中的二转职业者,姑获鸟的aoe伤害同时也极其不凡,杨三思的这一底牌不仅仅让叶潇惊讶,即便是在上空和蛟魔族二转职业者鏖战的晓峰晓桐二位道人也惊讶不已。

        “想不到三思师侄已经和sr级别的姑获鸟签订了契约,这样的实力足以笑傲二阶转职以下的所有职业者了,那条小蛟翻不起风浪。”

        杨三思的乾坤之力有限,召唤出sr级别的式神姑获鸟之后,便无力再维持先前的两个r级式神兵俑和管狐。

        然而只需要一个姑获鸟相助,杨三思也已经处在了纵横无敌的状态。

        “鳌莽山,受死。”

        鳌莽山目眦欲裂,吼道:“不可能,我是蛟魔族的少年天才,怎么可能被你打败。血蛟**,蛟魔变。”

        鳌莽山走的应该是炼体流派,他的肉身已经强大道连管狐的雷云炮都能够堪堪挡下,然而当得下管狐的雷云炮,却挡不住姑获鸟的伞剑,更遑论是声明赫赫的天翔鹤斩。

        杨三思打出一道巨大的太极圆,如同一个大磨盘一样朝着鳌莽山镇压了下去。

        这正是道士的近战技能中最可怕的太极单鞭,力道最为雄浑刚正,纯粹的以势压人。

        鳌莽山的肉身在血蛟**的加持之下自然能够扛过杨三思乾坤之奇所演化出的太极圆,然而要他命的却是之后的姑获鸟的大招。

        杨三思在先是用乾坤之力演化太极圆遮盖住鳌莽山的视线,然后姑获鸟趁机绕道鳌莽山的身后,打出死亡一击。

        姑获鸟以伞作剑,大招——天翔鹤斩使出,姑获鸟飘逸的身影绕过鳌莽山,径直在他身体的五个部位劈出了致命的五刀,一秒五刀,标准的二转剑圣配置,此刻姑获鸟的攻叶潇的确是望尘莫及。

        鳌莽山喉咙里出不明所以的哬哬声,最后瞪大眼睛倒在地上,被魔气腐蚀。

        叶潇一直和杨三思都处在一种亦敌亦友的关系,既然杨三思已经翻出底牌镇杀鳌莽山,那么叶潇自然没有理由在继续藏拙。

        “鳌莽月,到你了。”叶潇轻喝一声,四只念力之剑旋转着钉向鳌莽月的泥丸宫,念力之剑无形无相,难以被防御,只听见鳌莽月痛叫一声,显然大脑被叶潇的念力之剑所创伤。

        而叶潇要的就是这个将鳌莽月强制性打入负面状态的时机,这样的话叶潇才能从容的使出杀手锏。

        如果说杨三思的底牌是召唤出姑获鸟,那么叶潇的底牌就是同时使出好几种压箱底的手段,将鳌莽月强行格杀,而现在,时机已经到来。

        射出所有储存的念力之剑将鳌莽月打入负面状态之后,叶潇右脚在地上一震,地刺陷阱动将鳌莽月打入击飞状态,整整一点五秒的击飞时限。

        叶潇的左手是能上已经燃起了蓝色的乾蓝冰焰,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朵小火花,但是威力足以惊鬼神,小火花被叶潇轻轻一送沾在鳌莽月的身上,一股肉眼可见的寒霜顿时蔓延而开,将鳌莽月冻成一座大冰雕,然而这并不足够,随之而来的是叶潇剑势绕指柔,一股柔软却杀伤力却异常可怕的剑气水流绕着叶潇的手指一圈一圈盘旋着被叶潇轻轻点了出去,冰雕伴随着鳌莽月的尸体一起被斩成了好几块。

        “恭喜叶兄,大功告成。”

        “也恭喜杨兄,手刃大敌。”

        叶潇和杨三思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却并没有多少轻松之情。


  (https://www.biqukan.com/49_49600/21946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